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夜色背后
    “周铭小兄弟,对于你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就像是有一个魔术师的口袋一样,总是能带给我们最不可思议的惊喜,虽然我以前就说过,但现在我还是要说,你真是让我服气,不能不服气!”

    “周铭小兄弟,你的判断始终是那么的让人放心,就好像在你的字典里就没有估计错误这么一说一样。我年轻的时候曾随我的船队去到过世界各地,从二战到现在也见证了无数的历史变迁,但是只有周铭你是让我始终都无法看透的,因为每当我以为你只能这样了的时候,你却总是能狠狠的给我一耳光,告诉我那是错的。”

    “我的上帝,周铭先生您这都已经不是在给我们展现魔术戏法,而是一次神迹啦!如果不是我认识周铭先生您,我甚至都会认为您是哪个国家的特工啦,否则你怎么能把国防部的计划了解的那么清楚呢?甚至包括他会采用哪种战法,会采购哪些武器,这简直是开了上帝之眼一样呀!”

    李成童刚和伊尔别多夫在听到了电视里国防部的采购名单以后都对周铭的神预判惊讶不已,尽管这个结果是他们早有准备的。

    毕竟在此之∮←ding∮←dian∮←小∮←说,.≤.±o前他们无论怎么准备都只是猜想,而现在当这个猜想变成事实真的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还是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

    虽说周铭已经将方法都告诉了他们,包括分析现在的世界形势,和美**事理念的革新,以及美国这一战的目的,还有美国几大财团的博弈等等,可他们相信即便再来一次,他们还是依然无法理解国防部为何会这样下订单。可周铭却只是从那么几个毫不相干的杂志和新闻上,就准确的判断出了这一信息。

    这只能是一种超强的预感和判断能力,再加上集整个国家智慧的金融班的分析计算,才有的这个结果吧!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这样想到,不过也跟让他们所庆幸的是,他们是周铭的合作者,更庆幸的是,他们选择了相信周铭。

    林慕晴也看着周铭,作为周铭的女人,她听到自己男人被这样夸赞,心里自然也是很为他感到高兴的,不过相比他们的夸赞,林慕晴却又补充了一句:“其实还不仅是这样的,之前周铭他曾打电话回国,是打给了一位高官之子,向他说明了美国未来在海湾战争中的作战思路和战争走势。”

    林慕晴的话无疑是引爆了又一颗重磅炸弹,让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再一次惊讶了。

    “原来周铭先生还把这个事情给当成了政治筹码吗?这个眼光和行动能力都太了不起了,我们才刚来到起跑线,没想到你就已经跑出去一百米了。”伊尔别多夫感慨道。

    不仅是伊尔别多夫,童刚和李成也都瞪大了眼睛,正如伊尔别多夫说的那样,他们本来以为周铭通过那些微小的事情就分析出一切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因为他们都还在犹豫不决的状态。可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他们周铭不仅分析出了结果,并及时更换了投资模型,甚至还把消息通知国内领导层,以换取自己更多的政治资源。

    面对这些事情,非凡眼光这个词已经没法形容周铭了,对他更应该是一种天赋异禀才对。

    而对于眼前这些人的惊讶和敬佩,周铭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他搔搔头说:“其实你们这样夸我我也很不好意思的,因为就我之前的做法,完全就是一个自负和任性,你们能一直支持我信任我也是很了不起的。”

    伊尔别多夫马上说:“周铭先生您太过谦虚了,你怎么能是自负和任性呢?如果你是自负和任性,那我们就是更大的自负和任性了。”

    童刚也说:“周铭小兄弟,有一句话说的好,真理往往都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在这种难以抉择的时候,你就必须要相信你自己那超人一等的头脑和预判,而这也是我们愿意支持你的最重要原因!”

    听着童刚和伊尔别多夫这话,周铭只好无奈的耸耸肩说:“看来我只好却之不恭了,不过比起这个,我其实更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一次我们能赚多少钱。”

    周铭嘴上说的很勉强,表情也非常严肃,但实际上周铭心里早就笑开了话,如果不是他在自己重生这三年来一直在不断进步,恐怕自己就该像一只交.配成功的单身狗一样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

    原因很简单,眼前这三位一位是世界第二船王港城亲手捧自己的儿子成为特首,一位是未来的华人首富,还有一位是北俄的首富手中资产上千亿的超级金融寡头。这些人无论谁在各自的领域随便跺跺脚都是能震三震的人物,现在却都对他如此高的评价,怎能让他不偷笑呢?

    当然更让周铭想偷笑的是,自己之前说的那些,根本都是扯淡装b而已,究其原因就是自己有前世的记忆,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那么有了结果再反推过程,就很简单了,因为只要结果不变,随便怎么说都是对的,装b装好了还会显得高深莫测,就像周铭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对于周铭这个问题,事实很快给出了答案,当时间很快到了下午的四dian,美国股市收盘,而通用和菲尼克斯这两个军火公司的股票也最终定格在了11个百分dian的上涨上。

    看到这个最终的结果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高兴的欢呼起来,就连一向沉稳的童刚也都忍不住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们不能不高兴,因为通用和菲尼克斯这两家公司正是投资模型里最主要的增长dian,在其他军火公司的变动都不大的情况下,他们相信今天一天的总体增幅至少能达到7个百分dian了。

    7%的涨幅乍听好像并不高,可这才只是一天的涨幅,那么两天三天五天呢?而如果能连续十一天的7%涨幅,那么所获得的利益就已经超过本金了。

    要知道在股市里,只是3到4个百分dian的增长,就能让普通股民兴奋不已,每天万分之五的信用卡取现利益,就让普通人高呼杀人的利息,那么现在十一天就能让自己的投资翻倍,这样的回报足以让任何投资者疯狂,哪怕是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这样的人不能免俗。

    “老师,今天的投资回报已经计算出来了,根据我们今天对所有投资数据的计算,我们今天投资回报是7.89%。”

    随着陈树在电话里报出了最后的结果,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再一次欢呼了起来,最高兴的伊尔别多夫甚至都跳起来了,他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和您的金融班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团队,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合适的形容词了,如果说美国是依靠印刷钞票来缓解财政赤字,那么你投资赚钱的速度,就足以逼死所有的印钞厂啦!”

    伊尔别多夫这么说并不只是为了夸赞,他说的也的确是一个事实,因为自他们开始投资股市以来,他们每天的收益基本都保持在5个百分dian以上,甚至都有两天超过了7%,到现在他们的投资总回报都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这种增长幅度,的确是要比印钞厂更快了。

    ……

    四个小时后,周铭和林慕晴一起来到了查尔斯河边的观光带,周铭站在岸边扶着围栏吹着河风,周铭感觉酒气散去不少。

    他是才从酒场上出来的,喝酒的对象就是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了,原因就是为了投资的超高回报,童刚和李成不用说,都是中国人,酒文化都是一样的,大家合作投资赚了这么多钱,他们不请客吃饭喝酒有dian说不过去。因此下午从沃顿公司出来以后,他们就直奔餐厅过去了。

    至于伊尔别多夫则是从北俄带出来的习惯,也是很能喝很想喝的,他们聚在一起就喝了一个痛快。

    散了以后,周铭就被林慕晴带到这里吹吹风醒醒酒了。当然,作为女人的林慕晴和作为司机和保镖的**都是没有喝的。

    靠在围栏上,林慕晴说:“周铭,我能看的出来,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他们是真的很高兴,毕竟你的投资的确是让他们赚了太多的钱,是很让人不可思议的奇迹,这说明周铭你还是你,只要你想,就没有你赚不到的钱,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你说你能带我去港城,让我在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港股股指上赚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一样。”

    “那一次你对我兑现了承诺,这一次也一样。”

    林慕晴说着突然转了话锋,扭头看着周铭问:“只是为什么你好像并不是很开心呢?”

    对于林慕晴的突然发问,周铭先是有些诧异,随后反应过来女人的第六感还是真强。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才说:“慕晴姐,你说我赚了很多钱,你觉得会有多少?一个亿还是五个亿还是更多呢?”

    林慕晴愣了一下,她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这么问,但她还是回答道:“我不知道,不过根据你们的投资情况来看,如果真的翻倍,那么可能有超过十个亿的回报。”

    “其实几亿都一样,关键在于这么大的一笔资金,在证券市场上,或者说在通用或者是菲尼克斯公司那边,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周铭说。

    “不管通用公司还是菲尼克斯公司,他们都是非常大的军火企业,他们的资金规模也都是非常大的,要知道周铭你所关注的一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就价值七十万美元,一场战争打下来至少也要一百到两百枚导弹,那么光是导弹的订单就得过亿。那么可想而知他们的资本有多大,我们的十亿资金并不会左右什么……”

    林慕晴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她突然想到了另一方面,她又问:“周铭你指的是……亚当斯家族?”

    周铭diandian头,叹口气回答:“没错,既然那位罗伯特先生是在关注我,同时他也有调集家族力量对付我的能力,那么现在我在证券市场上做事,还有这么大的收益,他不可能查不到我的。”

    周铭说着抬头看着天空继续道:“可现在他那边一dian动静都没有,就像在这平静的夜色背后,天知道在发生着什么。我在想是不是他在积蓄自己的力量,会给我来一个更难忘的事情,让人不能不担心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