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非理性繁荣
    今天是9月3日星期一,休息了两天的股市重新开盘,以新能源和新科技为代表的股票依然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势头,领跑三大股市。而军工企业股票由于国防部的大订单以及中东局势影响,也保持着非常良好的涨势,不过或许是市场对中东局势很有信心,因此较上周而言涨势有所回落。

    截止到下午收盘时,军工企业股票上涨幅度平均不超过2%,其中收到国防部订单的通用和菲尼克斯公司,他们的上涨幅度也并没有超过5%。

    ……

    这是布莱顿电视台的财经新闻,在剑桥的一栋别墅里,周铭林慕晴和童刚李成以及伊尔别多夫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这是他们最近才买的别墅,原因是他们不想一直住在酒店里,同时经过这一个月的投资,他都已经获得了超过一倍的收益,一栋豪宅自然不再话下,不过他们是不会在这里很长时间的,因此这栋别墅他们是准备在走了以后直接送给周铭的,因此才会选择在哈佛所在的剑桥这里。

    “看来布莱顿财团是真的反应过来了,已经在干预军工企业的股票走势了,否则最近这段时间≠↖ding≠↖dian≠↖小≠↖说,.2●3.▲o以通用和菲尼克斯为主的军工股票,不会上涨的这么疲软。”伊尔别多夫靠在沙发上说。

    “这是肯定的,虽说股票的上涨有助于融资和提升企业价值,但这些有大财团控股的企业却并不需要,反而股价的虚高会让他们感到头痛。毕竟企业不同于投机,其他用来投机的资金随时可以撤走,可他们却要留下来堵这个窟窿,没有哪个资本家会想要做这种给他人做嫁衣的事。”李成说。

    童刚最后说:“但就算是布莱顿财团他们也明白,市场的大势不可违,所以他们也只是想办法将股票的涨势压低,却并没有压成负增长。”

    “也幸好周铭先生的投资模型早就计算到了这一dian,否则这几天我们的投资回报就会降到一个百分dian以下了。”伊尔别多夫看着周铭说,“不过周铭先生,既然大财团已经刻意压低了军工企业的增长幅度,我们何不转换一下战场呢?我看最近的股票走势,以电脑软件科技为主的新科技企业,不是涨势很好吗?”

    面对伊尔别多夫的问题,周铭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先把目光投向童刚和李成问:“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资本总是需要投资在能得到最大收益的地方。”童刚对周铭说,他的话十分简短,但却意思明白。

    “的确,我很同意童主席的说法,资本都是趋利的,如果有更好或者收益更大的投资方向,那资本的选择必然是最好的。”周铭说。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眼睛一下亮了,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周铭就又说道:“你们先别急着高兴,因为我还有些问题没搞明白,你们看过几家电脑科技公司的财物报表?确切的知道几家公司的盈利情况?或者手上有几份这些公司的发展计划?”

    这一连串问题把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当时就给问蒙了,这并不是周铭问的问题有多怪异或者刁钻,反而这些问题都是最简单和重要的。

    也正是由于简单和重要,才更让他们感到心惊,因为他们并不能回答。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相视一眼,最后童刚问周铭:“你认为现在的科技股票是一场泡沫?”

    “是不是泡沫我不知道,但这是一场非理性繁荣却是可以肯定的。”周铭说。

    “非理性繁荣?”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异口同声的惊讶道,显然他们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汇。

    周铭dian头说:“就是非理性繁荣,这并不是一个褒义词或者贬义词,而是一个必然存在的客观规律,因为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投资者,我们总在说这个泡沫那个泡沫,那么这些泡沫是怎么形成的呢?”

    “当然是热钱的涌入和投机风潮。”伊尔别多夫说,“可是我们并不是投机,我们完全可以在泡沫碎裂之前离开。”

    “可关键我们并不知道泡沫将在何时破碎。”李成接过伊尔别多夫的话头说。

    周铭摇摇头:“我说的关键并不在这里,而是一旦泡沫被戳破以后,资金会怎么样?”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愣住了,他们显然没有想到周铭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不过李成还是回答道:“当然是不计代价的撤出,然后再去寻找新的投资机会。”

    “没错,那我们现在要选择科技股票,不就是新的投资机会吗?”伊尔别多夫说,“我明白,一个泡沫破了,资金纷纷撤出,一个泡沫被吹起来,资金又纷纷涌入,这样周而复始就是一个非理性繁荣;可……我们又不是联邦政府,没有帮他们稳定市场的义务,我们只要能赚到钱就好啦!”

    “看来你们都没有理解周铭小兄弟的真正意思。”童刚叹息一声道,“他的真正意思是由我们来创造新的投资机会,而不是跟风在别人的屁股后面。”

    “看来还是童主席更了解我,我就是这个意思。美国投资市场的好坏或者投资者的死活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当然不会担心他们,但是我却担心自己。”

    周铭说:“从国际石油期货到军工股票,甚至还有最开始我买的港股股指,我一直都是在别人做好的市场里进行投机,所以我才要不停的担心这个泡沫什么时候会破,庄家准备会用什么手段来控制价格的波动,我应该在什么时候进场,又该在什么时候离场,怎样才能让自己的盈利最大化。”

    说到这里周铭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说:“好在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对于庄家的动向我都猜的一清二楚,但不管我的运气怎么好,总归会有用完的一天,而且在别人定好规则的赌场内赌博,这个风险还是太大了,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投资者应该依仗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做法太累了,我需要一个轻松一dian的玩法。”周铭补充道。

    “所以周铭小兄弟你打算怎么做呢?”童刚问。

    “想办法自己坐庄。”周铭回答。

    尽管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但当亲耳听到这个答案,还是让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倒吸了一口气,伊尔别多夫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周铭先生你是想自己捧起一个市场泡沫吗?”

    “伊尔别多夫先生,你觉得这可行吗?”周铭问。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问,伊尔别多夫肯定丢出一句不可能的答案,毕竟要捧出一个市场泡沫,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不仅需要巨额的资金,同时还需要很多的社会资源,比如说舆论的宣传造势,其他投资公司的跟进和推波助澜,甚至还有政策的支持,只有这些拼凑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个大泡沫。

    这些条件无疑都是非常苛刻的,否则庄家不就人人可以当了吗?那些财团还拼命的扩充资本,尽可能的掌握各种资源做什么呢?

    就算是在国内,在北俄在港城,周铭靠着他们的支持也不是想吹就能吹起一个泡沫的,更别说现在他们是在美国了,资本舆论和可调动的社会资源,他们一样都不具备,如何坐庄吹泡沫呢?

    可眼前的这个人是周铭,他在自己面前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让伊尔别多夫有种自己常识在他这里都不奏效的感觉,因此现在明明都看不到任何坐庄的可能,但伊尔别多夫却总觉得周铭还是能坐庄成功的,就像周铭经常说的那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然而随后周铭的答案就让他险些没背过气去。

    “当然不可能了,我们现在是在美国,基础又那么差,怎么可能坐得了一个市场的庄呢?除非伊尔别多夫你能说动北俄和美国打一仗。”周铭说。

    “周铭先生,请你不要开玩笑了。”伊尔别多夫无奈道。

    虽然周铭的答案是最正常和符合常理的答案,但这种被人戏耍的感觉还是让伊尔别多夫要抓狂了。

    对比伊尔别多夫的抓狂,周铭却是笑着说:“好了我不开玩笑了,以我们现在所掌握的资源尽管要吹起一个市场的泡沫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如果只是某个公司呢?”

    刚刚才蔫下去的伊尔别多夫瞬间又来了精神,童刚和李成的眼睛也都充满了光芒,因为周铭的确给他们指了一条很光明的方向。要知道他们现在手里可掌握着近十亿美元的资金,这笔资金或许在整个市场面前还太弱小了些,但如果只是针对某一个公司,还是很容易带起节奏的,更不要说现在整个科技市场里都充满了泡沫。

    在泡沫里帮忙吹一个泡沫,还是很简单的,并且还很容易就能把自己给隐藏起来。

    童刚想到了什么,他问周铭:“所以这就是你刚才问我们看过几家电脑科技公司财务报表、盈利情况和发展白皮书的原因吧?”

    周铭哈哈笑道:“还是瞒不过童主席,这也是没办法的嘛,毕竟现在军火板块在财团的刻意压制下,所得利益越来越小了,我不能不想办法去开发一下新的投资方向,不过一个股市里的公司本来就多如牛毛,又还是三大市场,那么多公司我看的就头大了,所以现在既然童刚先生李成先生和伊尔别多夫先生已经提出来了,那就拜托各位了。”

    最后几句话,周铭说的一本正经,但听在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耳朵里,却是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那个……周铭先生,您的金融班不参与了吗?”伊尔别多夫问。

    “参与是肯定的,不过他们正在设计新的投资模型,不过伊尔别多夫先生你也知道,科技市场本来就是泡沫,要如何规划其中的投资比例,是很难取舍的。”周铭接着说,“并且现在哈佛新学期也要开学了,金融班的同学们还要准备新一学期的课程了。”

    听着周铭的话,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一头黑线,最后童刚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个事情就由我们来做好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周铭高兴的说。

    随后周铭就离开了别墅,不过才走出别墅,周铭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

    “你还在担心对吗?”林慕晴问。

    “我怎么能不担心?”周铭无奈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