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不会那么简单
    第五大道是纽约曼哈顿岛上最著名的中心街道,这里由于拥有世界上所有最著名的品牌商店,因此也被成为梦之街,著名的帝国大厦就在这条梦之街上。帝国大厦自三十年代建成以来一直是世界第一摩天大厦,直到十八年前才被世贸中心所超过,不过即便如此,帝国大厦仍然是第五大道乃至整个纽约的地标性建筑。

    在帝国大厦的第73层会议室里,一位六十多岁的华人神色严峻的坐在这里,如果周铭在这里他肯定会非常惊讶,因为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童刚。

    童刚默默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童刚抬头却一下惊讶了:“伊尔别多夫先生?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进来的正是北俄的首富伊尔别多夫,他见到童刚先是一愣,随后无奈的笑笑:“童刚先生,你先别惊讶的太早,因为来的可不止我一个。”

    这话让童刚感到了诧异,不过还来不及问,就见伊尔别多夫身后又进来一个人,是李成。

    李成进来叹口气对童刚说:“这么看来我们是被人给算计了。”

    就如同是要给他们证明一般,¢£ding¢£dian¢£小¢£说,.2∞3.o≮随着他们都坐下来,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白人走了进来,对他们说:“三位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安迪,是受雇于克里斯托先生的一名私人管家,我知道三位都是很忙的商界大亨,不过今天我找三位来也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商量,还希望三位能仔细听我说完,好吗?”

    安迪说完故意停顿了一下,是要等回应的,然而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都不是笨蛋,并且来了布莱顿这么多天,他们也会对这里的情况做一定的了解,因此当克里斯托这个名字被说出口,他们就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既然原因明白了,那么再多说也就无济于事,还不如等着看对方要提什么条件了。

    对于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一致沉默,安迪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也很快反应过来说:“看来三位都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那么我也就直接挑重dian说吧。今天把你们三位都请到这里来是克里斯托先生的意思,他的目的则是希望能和你们达成一个协议。”

    “协议?”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面面相觑,似乎都有些不理解。

    面对三人的疑惑,安迪笑着dian头说:“没错就是协议,因为克里斯托先生想要和你们进行一些商业方面的合作。”

    “什么合作?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安迪先生能像你自己说的那样,能直接一dian,重dian一dian,不要说这些杂七杂八我们都听不懂的东西,你要记住你只是个龙套,像你这样没节操的凑字数凑剧情,是读者最厌恶,是要被打死的!”童刚对安迪说。

    安迪无谓的耸了耸肩:“看来还真是一群野蛮到不好伺候的中国人呀!”

    感慨以后安迪又说:“好了重dian,我想问各位,你们是不是现在在和一个叫周铭的人一起合作呢?合作一起投资石油期货,合作一起投资军火股票?”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心里同时咯噔一下,心想果然如此,尽管当安迪抛出克里斯托那个名字的时候,他们就想到了这是亚当斯家族的阴谋,可当安迪真的说出口的时候,他们还是感到了一阵无力。

    不过无力归无力,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于是童刚问:“所以你是想让我们放弃与周铭的合作对吗?”

    安迪dian头说:“没错,因为克里斯托先生非常不喜欢你们的合作,而且克里斯托先生准备教训教训那个胡作非为的小子,他不想误伤无辜。”

    说完安迪顿了一下接着说:“当然克里斯托先生并不会让你们吃亏的,他为你们准备了一份三千万美元的石油期货合约,并且这份合约还是8月3日以前的,相信这对你们是一个很好的补偿。”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他们谁都没有说话,紧咬着牙关,感到非常屈辱。

    三千万的石油期货合约,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一份天文数字的合约,但对于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来说,却是在打发要饭的,哪怕是8月3日以前的合约,哪怕未来会涨到六千万甚至七千万美元也一样,毕竟他们跟着周铭一起所进行的投资,早就已经获利好几亿美元了,这dian只是九牛一毛。

    安迪的目光来回扫视了三人说:“三位先生,这个补偿已经是克里斯托先生最大限度的忍让了,因为你们的行为是很没有商业道德的……”

    不等安迪说完,童刚就问道:“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不同意?”安迪笑了,“你们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因为你们的选择题里就根本没有这个选项。”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握紧了拳头,他们都是各自地域上的商界大亨,就算是出国都是受到礼遇,按照上流社会的标来准接待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要知道安迪这话完全就是一副逼你签城下之盟,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安迪先生,那是不是我们答应了就可以走了?”李成几乎是咬着后槽牙问的。

    “当然不是,为了表示诚意,三位先生还可以在帝国大厦里多住几日,几位所需要的生活用具将一应俱全,就算是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我们也会尽量满足的。”安迪说。

    “所以你们是觉得只要把我们软禁在这里,你们就可以对付周铭了吗?”童刚问。

    安迪笑着回答:“我可没有这样说,事实上也不会那么简单。”

    ……

    9月11日星期二,这一天放在二十年后是非常著名的黑色日子,不过这个年代却只是很普通的一天,周铭中午下了课来到了沃顿公司,因为林慕晴就在这里。

    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这几天林慕晴就没有再要求陪着周铭一起去上课了,而是就在公司里等着周铭下课过来。

    “周铭,从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在联系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可始终联系不上,他们的手机打不通,呼机发的信息也都没回,你说他们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一直觉得他们的股票账户怎么会同一时间都出问题了呢?这太奇怪了!”周铭才进办公室,林慕晴就着急的向他抛出了问题。

    一如林慕晴所说,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都是各自的股票账户出了问题,童刚是最先出的问题,伊尔别多夫紧随其后,就在昨天,李成的股票账户也不能幸免。

    其实股票账户出现问题,尤其还是有关联到离岸账户的时候是很正常的,毕竟离岸账户的资金转换,以及汇率税率的问题,非常复杂,并不像一般直接从银行取钱一样便捷,哪怕是这个时代金融最发达的美国也一样,谁也没法保证中间的手续会永远没问题。

    不过现在问题在于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他们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出现的问题,就不能不让人怀疑了。

    周铭并不着急回答,而是走过来坐在林慕晴面前问:“那慕晴姐你有问过纽约和芝加哥的股票经纪公司吗?”

    林慕晴dian头回答:“我当然有问过,他们说账户的问题并不在他们那边,是银行那边的手续出了一dian问题,他们已经将客户引导向银行那边进行接触了。”

    “那银行那边怎么说?”周铭又问。

    “银行那边说手续是存在离岸账户那边的,需要当事人去找离岸银行去解决,可我打给了离岸银行那边,他们却说根本没收到任何消息,应该是当地银行的问题。”林慕晴说。

    周铭笑了:“这不就是在踢皮球吗?一个踢给另一个。”

    “他们就是在踢皮球,每一个人都把责任往后推,没有谁真的能给出答案,就好像他们都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林慕晴很气恼的说。

    “我想他们并不会凭空消失,只是应该有人把他们给控制起来了。”

    周铭说,林慕晴惊讶的看着周铭,周铭笑着对他说:“慕晴姐,你忘了你说过亚当斯家族要对付我们的事了吗?”

    一听是亚当斯家族,林慕晴马上紧张了起来:“周铭你是说罗伯特真的说动了他父亲,这是他父亲在对付我们吗?”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答案。”周铭说。

    “这些卑鄙的混蛋!他们一定是知道了我们的钱被分散到他们账户里进行投资的事,所以他们才会同时出问题,那个克里斯托就是想通过切断我们的资金,强行切断我们的投资途径。”林慕晴暗骂道。

    周铭却摇摇头说:“慕晴姐,如果只是这样倒还好了,不过我想克里斯托既然作为亚当斯家族的族长,总不该只有这dian本事的。”

    经周铭这么说林慕晴也想起来这样的做法虽然让他们的投资行为没法继续下去了,但却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伤害,要是罗伯特的做法倒可以理解,毕竟他的想法并没有那么成熟,而克里斯托就不应该了,难道一位亚当斯家族的族长连敌人要直接弄死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周铭你的意思是说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失踪只是一个开始吗?”林慕晴问。

    “显然是这样了。”周铭说。

    就像是要给周铭的话做证明一般,这边当周铭的话音才落,沃顿公司的行政主管朱莉就敲门进来,交了一份文件给周铭说:“这是银行和我们的经纪公司发来的传真文件,说我们的账户涉嫌洗钱和其他非法行为,需要对我们的账户进行例行核查。”

    周铭抬头问她:“核查的意思是要冻结我们的账户吗?”

    朱莉dian头回答是,周铭无奈道:“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等朱莉离开了房间,林慕晴说:“不愧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姜还是老的辣,周铭你的那些账户都很隐秘,这也都能给他翻出来,看来他是不想让我们有任何投资行为了。”

    周铭还是摇了摇头:“如果他只是不希望我有任何投资行为那倒还好了,毕竟这些都只是小把戏,不管是童刚李成以及伊尔别多夫还是我的账户,他都不可能永远封住,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我这里。”

    周铭说着最后一句话也指向了自己,而与此同时,朱莉再次推开了房间的门,有些慌张的叫道:“周铭先生不好了,外面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