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颠倒是非的抗议
    听着朱莉在门口慌慌张张的汇报,让林慕晴跟着也一下紧张了起来,因为林慕晴了解朱莉,知道她是个很有能力的女人,那么现在她这副样子就证明外面的事情肯定不一般。

    完全是下意识的,林慕晴转头看向周铭,不过比起她的紧张,周铭显然很平静,只是淡淡的问朱莉道:“发生了什么事?”

    周铭的平静让林慕晴和朱莉的心里都平静了下来,朱莉回答道:“周铭先生,是有一个政治团体,他们说我们的保险理财产品涉嫌非法集资,是一种金融诈骗,他们正在门口抗议,甚至还……还在公司的门口和墙壁上泼红漆,还有一些非常恶毒的涂鸦。”

    最后一段话朱莉原本是并不想说的,是周铭告诉她什么都可以说,她才鼓足勇气说出来的。

    “看来事情果然不小!我们出去看看吧。”周铭感慨了一句,然后站起来和林慕晴一起走出门去。

    沃顿公司的会议室是有隔音效果的,因此周铭他们才打开门,顿时一阵嘈杂声就扑面而来,如同菜市场一般,不过和菜市场不一样的是,里面还夹杂着愤怒的叫喊,以及敲打玻璃的声音◆ding◆dian◆小◆说,.⊕.↘o。前面办公室里其他的公司行政人员都非常害怕的躲在一边的角落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油漆味,让人作呕。

    林慕晴当即愤怒了,她质问朱莉道:“怎么会这样,他们这是黑帮吗?你们有没有报警?”

    面对林慕晴强大的气场,以及她的一连串质问,让朱莉感到难以招架:“很抱歉林女士,我们并没有报警,因为报警对公司声誉的影响会很大的。”

    朱莉的答案让林慕晴更生气了:“难道现在这个样子对我们声誉的影响就不大了吗?朱莉你也算一个很有经验的经理了,怎么连这dian常识都没有呢?你说如果现在这个样子,再有媒体过来采访,那沃顿保险公司这几个字,以后就会人人喊打了吧?”

    很多事情怕什么来什么,几乎是在林慕晴才说完的时候,外面就有记者带来了摄像机,并开始采访了起来。

    朱莉一下子愣住了,她喃喃的说:“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刚才还没有的。”

    周铭看了朱莉一眼,作为朱莉的老板,周铭也很了解朱莉,知道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人,但她也终究是个女人,在碰到这种突发状况,很多男人都会不知所措,更别说她了。

    对此,周铭只能在心里暗叹了口气,然后安慰她道:“这些都是注定的,既然有人导演了这一出戏,那么中间的一些重要角色是不可能会缺席的,和你并没有关系。而且现在既然记者已经来了,那就用不着担心品牌形象的问题了,赶快去报警吧。”

    朱莉马上dian头去报警了,周铭看着她去报警的身影,却反而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就好像这个做法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抉择一般,但现在面对这个状况,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周铭和林慕晴来到了门口,门外依然吵吵闹闹的,十多位穿着背心短裤,有些还纹身了的美国人就站在门口,他们或举着条幅标语,或挥舞着棒球棒,冲着公司里面叫嚣着。

    “周铭,我看这些人并不像什么社会团体,更像是美国的黑帮。”林慕晴拉住了周铭说。

    “慕晴姐,这个时候就不要用像了,他们根本就是,否则不会那么准时的在我门口集合。”

    周铭笑着说,然后朝门口走去,周铭正要打开公司的玻璃门,不过旁边的保镖**却眼疾手快的把玻璃门又给关上了。

    也几乎是在门关上的瞬间,一桶红油漆就被泼到了门上,外面发出了丧心病狂的大笑。

    “这些人也太嚣张猖狂了!”林慕晴愤愤的骂了一句,她见周铭又要开门,急忙说,“周铭你别出去了,这些人他们就是来故意针对你的!”

    周铭却说:“没关系的,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来故意针对我的,所以我才要面对。”

    林慕晴看了一眼玻璃门上的红漆想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他们既然第一次没成功就不会再泼一次的,而且即使他们还想再泼,有**在我身边,他也绝不会让我出丑的。”

    林慕晴在心里叹息一声,她很清楚周铭的决心,知道周铭绝不是因为一dian小事就会退缩的男人,因此她不能阻止,只能坚定的陪在他身边。

    周铭能感觉到林慕晴原本拉住自己的手已经挽在了胳膊上,周铭对她笑了笑,然后再次打开了门。

    “我是沃顿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周铭,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的公司门口做这些事情,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周铭寒声质问。

    所有人先愣了一下,显然他们没想到周铭在这个情况下居然还敢出来,难道他就不怕被再泼一桶漆吗?要知道他们为了今天可是准备了很多油漆,甚至在必要的情况下,汽油也是同样可以用的。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领头一人指着周铭说:“就是这个中国人,他就是这个公司的最大诈骗犯,是他发明了什么理财保险的东西,在我们布莱顿这里实施诈骗!他是在用我们布莱顿人的钱来供他自己消费,他就是个骗子恶棍,应该滚出美国滚出布莱顿!”

    随着一片谩骂声音,他们都把手上的棒球棒朝周铭这边扔了过来,不过却都还是被**给挡了下来。

    周铭则根本不在乎满天飞过来的凶器,只是站在原地说:“大诈骗犯?我倒还真不知道自己如何实施诈骗了?”

    “你就是诈骗,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产品一说,所以你们就是最大的庞氏骗局!”抗议人说。

    而当抗议的政治团体说话时,电视台过来的记者也过来问周铭:“这位先生你好,听说你的公司已经通过庞氏骗局的手段,从整个布莱顿骗了有至少两千万美元的资金,很多人因为相信你的理财投资将自己一辈子的储蓄投进去结果导致破产,你认为是什么让你觉得这个骗局就那么容易成立呢?”

    周铭看了那记者一眼说:“骗局?我并不认为这是个骗局,而真正的事实就是我的公司在这里正常营业,这些人就突然上来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因此我非常怀疑他们的动机!”

    “你在说谎!”那位领头人说,“我们是代表所有被这个中国人欺骗的布莱顿人,要回所有被骗的资金!”

    记者也对周铭说:“请周铭先生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听着人群和那记者的一唱一和,周铭马上明白了什么,于是他笑着说:“我要回答什么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现在已经报警了,至于你们的问题,我想等待会警察来了,就一切都清楚了。”

    听周铭这么说,那些举着横幅的人却一dian都不慌,反而更加起劲了,领头那人更大声的冲着记者的镜头喊道:“报警?看啊,这就是资本家们罪恶丑陋的嘴脸,他们自知无法安抚受伤的人民,就和权力当局相勾结,试图用暴力来驱赶我们了吗?”

    “谁要用暴力驱赶你们了?难道你们在这里泼漆涂鸦甚至辱骂我们,我们连报警的权力都没有了吗?那究竟是谁的嘴脸更丑恶?”林慕晴愤怒的说。

    不过那些人却并不听,只是一味的说:“今天我们就要为所有受你们欺骗的人们讨回公道,将你们的诈骗行为公诸于世!”

    记者也上来继续故意追问:“这位先生女士,我想请问你们是如何与当局联系的?是通过贿赂吗?因为我们都知道你们中国人经常习惯于做这种事,在移民局贿赂官员,在考场贿赂考官,在法庭贿赂证人,你们的贿赂似乎无处不在,你们是怎么想的呢?”

    “我们没有贿赂,我们的一切做法都是合理合法的!”周铭强调。

    “那你们为何要报警,而不是去和这些受害人解释呢?”记者又问。

    “首先是他们侵害了我的权益,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向我的公司泼红漆,又丢棒球棒打我,我有权保卫自己的权益。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dian,他们也不是什么受害者……”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记者给打断了:“所以说你还是害怕公司的诈骗曝光,才要贿赂当局试图用权力掩盖对吗?”

    “我们刚才就说过了,没有这回事呀!”这一次是林慕晴大喊道。

    然而那记者却并不理会,只是自顾自的对着镜头说:“观众朋友们,我现在就在诈骗公司的门口,他们对自己的诈骗行为并不承认,只是一味的试图驱赶受害人群,甚至以暴力手段相威胁,目前受害人群已经报警,但据诈骗公司情况,他们已经贿赂了警方,我们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听着那记者的话,林慕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周铭那记者他还要不要dian脸了?这样颠倒是非的话他也说的出口吗?”

    周铭对此冷笑道:“那些白皮人,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这记者本来就是安排好的,自然要对得起他自己的工资,不断的给我们抹黑了。”

    “这些该死的白人,混蛋亚当斯家族!”林慕晴骂道,“那周铭,你说警察来了会帮我们吗?不会帮他们来抓我们吧?”

    “如果只是那样就好了,我担心的是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周铭说。

    ……

    与此同时,在白山森林的亚当斯庄园里,罗伯特也得知了在天梯大厦发生的事情,他非常高兴的来到克里斯托的书房。

    “哈哈!没想到克里斯托你这个家伙还真的会想,派人到那些中国人的公司门口闹事,然后再派警察去把那些中国人给抓起来,没有比这更有趣的事啦!我想他们一定感到非常无助吧!”罗伯特笑着说。

    克里斯托合上手中的书,看着罗伯特说:“所以我才说你就是个猪脑子,如果只是这样,那根本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

    “难道克里斯托你这个家伙没有联系警方吗?”罗伯特惊讶道。

    “那是非常愚蠢的布局!”克里斯托说,罗伯特还想问什么,不过克里斯托却先说道,“你想知道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接着往下看下去就是了,只是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放心吧,我今天就在这里,看看你这个老家伙究竟给那些中国人准备了什么套餐。”罗伯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