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被操纵的一波又一波
    钱是每一个人必不可少的东西,因为我们不管是去买房还是给家人买一部车,或者是带上自己的妻子或者是情人去度假,都离不开钱。既然钱是如此的重要,但同时钱又无法像土豆一样种出来,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去投资理财,试图让自己的钱财增长。可如何选择理财,这就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我们走在市面上,会发现有很多公司推出的各种各样的理财产品,可我们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产品该如何选择呢?这些产品又会不会有什么陷阱呢?

    昨天我们的记者就曝光了一个利用理财产品的诈骗公司,他们以保险产品为诱饵,实际上做的是一种类似的庞氏骗局,不过由于他们宣称的利益,致使很多人受到了欺骗,不过还是有人发现了这个骗局。

    从昨天上午开始,陆续自发的有人来到这个沃顿公司门口进行抗议,要求这家沃顿保险公司退还骗他们的钱财。这本来是一个很正当的夙愿,但是随后这个沃顿公司叫来了警察,使用暴力将所有抗议人群全部驱赶。

    从记者拍摄回来的画面我们可以看到现场的惨状,我们无从得知这个沃顿公∈ding∈dian∈小∈说,.2♀3.o●司究竟是如何与警方勾连到一起的,但是这种勾结权力进行诈骗的行为,绝对是一种对联邦宪法的粗暴干涉,也是对人权的蔑视,更是对所有布莱顿人的不负责任,我们不知道未来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人会受骗,又有多少本来拿来给家人的钱被他们骗走。

    ……

    新闻播音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让林慕晴目瞪口呆,就算是一向处变不惊的周铭也都皱起了眉头。

    “周铭,看来你猜的没错,昨天来的记者果然是有问题的!”回过神来的林慕晴很是愤愤不平的说,“不过那是什么记者呀,颠倒黑白居然到了这个地步?把闹事人群说成正当的抗议都算了,那上面的画面明明就是那些闹事人群弄的侮辱性涂鸦,怎么到他嘴里就成是我们弄出来的惨状了呢?这还是布莱顿最大的新闻媒体之一的东北电视台了吗?”

    “电视台是如何制造舆论的,就要看背后的势力需要怎样的舆论了,很显然我们就是他们所针对的对象,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呀!”周铭笑着说。

    周铭今天原本是要在学校上课的,但早上当他才起来,就接到了奥马尔的电话,在电话里,奥马尔并没有任何客套,直接就告诉了周铭这条新闻,于是周铭就待在酒店,等着看第二时段新闻了,果然等到了奥马尔说的新闻,就是这条关于沃顿公司的。

    林慕晴当然明白周铭口中的对象是谁,于是她也恨恨的紧握自己的粉拳说:“可恶这些家伙,他们以为掌握了舆论就可以随意颠倒黑白了吗?周铭,我觉得我们可以马上以诽谤起诉东北电视台,并且再将我们起诉东北电视台的消息扩散出去,或许就能消除影响了。”

    周铭diandian头:“起诉是必然的,这也是我录制这条新闻的原因所在,我待会就会给我的律师去电话的。”

    听周铭这么说,林慕晴反而没了自信:“周铭,你说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

    “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了。”周铭说,“其实从昨天警察没受任何阻碍就过来的情况就很容易判断这次背后并不是罗伯特了。”

    “难道他真的说动了他的父亲克里斯托?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好歹这也是很古老的亚当斯家族,怎么他们的决定却一个个的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草率呢?”林慕晴很费解的说。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这dian我也无法理解,或许他们家也有dian自己的特别故事吧,只是暂时和我们的主线故事无关,就没有交代了。”

    说到最后周铭的声音沉下来了:“不过不管背后操纵的人是谁,我都不能就这么任人宰割的!”

    周铭说完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律师艾伦的号码,可是久久却都没有人接。

    这个情况让周铭和林慕晴感到有些诧异,因为他们拨的是艾伦的手机,不应该这样的,再加上之前对克里斯托的猜测,让他们不能不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周铭,不会是艾伦也和童刚李成他们一样出什么事了吧?”林慕晴担心的问。

    周铭摇摇头,他随后又拨通了艾伦的办公室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最后周铭没办法,只好拨通了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响了足足七声以后才被人接通。

    电话被接通以后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这是因为那边上来的第一句话就很让他感到意外和惊讶:“你好,这里是泰康投资公司,请问你找谁?”

    泰康投资公司?

    周铭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却始终搜不到有关这个公司的任何踪迹,难道是自己打错了吗?周铭确信自己不会拨错号码,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是这个泰康投资公司鸠占鹊巢,把整个律师事务所给挤走了。尽管这个想法很不可思议,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什么可能了。

    可艾伦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好歹也是非常有名的,怎么会被一个籍籍无名的公司挤走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周铭于是询问:“你好,请问这里原来的律师事务所呢?”

    面对这个问题,那边回答:“你是说原来在这里的律师事务所吗?他已经破产倒闭了,我是从我朋友手里一万美元买下来的。”

    尽管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但当听到这个结果,还是让周铭傻眼了,甚至连那边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都没反应过来。

    原因很简单,一万美元买下的律师事务所?要知道就是周铭每个月给艾伦支付的律师费就不止一万美元了,如果碰上dian什么事情,就算是十万二十万美元也很有可能的,这个律师事务所怎么可能被一万美元卖掉呢?周铭会这么想倒不是怀疑对方是在故意骗自己,只是这样的做法也着实太任性了一dian。

    在周铭的旁边,林慕晴显然也听到了刚才电话那边的话,她问周铭:“这会不会是亚当斯家族的阴谋?就是让你没有律师去起诉电视台。”

    周铭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这个手段似乎很没必要的样子,而且如果真是那边的手段,就会让人感觉有dian幼稚的,因为东北电视台是一家非常大的传媒公司,就这dian事根本连麻烦都称不上;而且从另一边来说,艾伦是知道我电话的,就算没了律师事务所,他自己也可以单独联系我的。”

    就像是要证明一般,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他的手机就马上响了起来,周铭接通,顿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周铭先生,我是艾伦,律师事务所出了一dian问题,我刚刚在帮着处理了一下。”

    “什么问题?而且你的手机也打不通了。”周铭问。

    “我的手机坏了,我的问题是关于我的律师资格的事情,因为律师事务所那边的状况,我也被律师协会调查了。”艾伦回答。

    这个答案让艾伦感到十分惊讶:“这么说艾伦你现在失去律师资格了?”

    “暂时失去了律师资格,但我想时间并不会太久。”艾伦说。

    如果之前周铭和林慕晴还只是猜测会不会是亚当斯家族的阴谋,那现在则可以完全肯定了。

    艾伦那边也察觉到了周铭和林慕晴的情绪,他随后说:“周铭先生,如果你现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推荐另一位律师。”

    周铭叹了口气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挂断了艾伦的电话以后,周铭甚至还来不及和林慕晴说什么,他的电话就马上又响了起来,这次是他的行政主管朱莉打过来的。

    “周铭先生,我现在已经到了天梯大厦,我刚才已经按您的要求就清洁情况询问了拉姆先生,他说会在今天以内结束清洁的。”朱莉向周铭汇报说。

    林慕晴给了周铭一个眼神:今天被亚当斯家族操纵一波又一波,现在终于有一件正常dian的事了。

    周铭咧了一下嘴,同时对朱莉说:“如果这样的话,今天我就给你们放一天假吧,是带薪休假,等明天清洁工作结束以后你们再来上班。”

    朱莉那边对周铭道了一声谢,原本他们的对话就这样要结束了,可周铭听朱莉最后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语气,周铭便问她:“朱莉,是不是关于公司那边还出了什么其他问题?你是了解我这个人的,如果是,你不需要对我隐瞒,可以直接说出来。”

    朱莉那边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说:“周铭先生,我想明天可能不会有很多人再来上班了。”

    “这是为什么?”周铭感到很惊讶。

    “周铭先生原来您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吗?”朱莉说,“现在天梯大厦门口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都在抗议我们公司的诈骗行为,甚至在隔壁的大屏幕上,还有今天早上的新闻在滚动播放,所有人都看到了,这让他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甚至他们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找他们退钱,所以……”

    “所以他们觉得自己干不下去了,就要求辞职了对吗?”周铭问。

    朱莉那边dian头说是,不过这个答案就算朱莉不说周铭也完全能猜到。

    周铭仔细想了一下问:“朱莉现在那些员工现在都还在和你联系,你也能随时联系到他们对吧?”

    朱莉那边回答是,周铭接着对她说:“那么朱莉麻烦你帮我对他们说,他们都是新闻的亲身经历者,电视里那些都是骗人的,我们的所作所为,绝对没有违法,但是我也理解他们的痛苦,所以如果他们要走,我会发给他们每个人多两个月的薪水,以感谢他们在公司时为公司所做的一切,同时如果以后他们还想再回来,我也很欢迎。”

    说完最后周铭又补充了一句:“也包括朱莉女士你。”

    随着周铭这补充的最后一句话,朱莉那边先是一阵沉默,随后能明显听到她抑制不住的抽泣,她哭着说:“周铭先生,您真是我遇到所有老板里最好的一位,我相信这些都是坏蛋的阴谋,您是最伟大的商人,您的人格是神圣的,您的理念是先进的,我能遇见您都是上帝的保佑!”

    “我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您对我的无比信任,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会跟在您的公司,除非您主动辞退我!”朱莉发誓一般的说。

    “非常感谢。”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