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该死!他们这一招真是太恶毒了,明明诈骗这种事情就是他们栽赃嫁祸给我们的,可依靠舆论制造的就好像真的一样了,而且他们人多,还在不断的闹事抗议,甚至还给公司的员工施加压力,逼他们从公司辞职,他们这样的做法根本就是流氓呀!”

    当周铭挂断了朱莉的电话,林慕晴的不满和愤怒就从嘴里爆发了出来。

    不过骂归骂,这却根本没法解决任何实际问题,林慕晴也很明白这dian,于是她又问周铭:“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总不能任由他们这样造谣啊,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这个提议林慕晴也提得非常不自信,因为现在这个局面就是之前报警所导致的,如果现在再报警,她没法判断是不是会让局面更加混乱和不堪。

    周铭摇摇头说:“没用的,当然现在这个局面也坏不到那里去了,但是慕晴姐你别忘了美国这边所标榜的自由,现在电视台里在播什么,门口那些闹事人群在说什么,都是他们的自由,不管是我们还是警察,都没有权力去管的,如果硬要介入,只会给电视台更多更好发挥的借口。”

    说到最∟♀ding∟♀dian∟♀小∟♀说,.↑.↗o后,周铭苦笑一下:“事实上我们现在也根本没这个能力,甚至那边如果再心机一dian,就等着我们去报警,然后由他们来推动强行介入,那我们的麻烦就更大了。”

    周铭的话说得林慕晴心底一颤,显然她也想到了这个恶毒的可能,尤其是以现在背后操纵的克里斯托,他是很有可能这么做的。

    也正是由于她想到了这一dian,才让她变得更加烦躁起来:“周铭我们如果连报警都不可以,难道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吗?”

    周铭却耸了耸肩说:“我的慕晴姐,我可没有这样说过,因为我并不认为这就到我们无计可施的地步了,只是我觉得对方的招还没有出完,我还想看他还有什么后续的动作。”

    林慕晴瞪着眼睛看着周铭,对周铭的话感到有些诧异,她相信周铭会有办法,至于那边还有什么后续动作,就让她感到很可怕了,难道说都已经到这一步了还没有结束,那边还会有更加压迫性的动作吗?可是现在自己已经这样了,他们还能怎么做呢?还是周铭故意说出来吓唬自己的呢?

    周铭知道林慕晴在开始瞎想了,于是周铭对她说:“好了慕晴姐,我们不要去想这些东西了,我们还是先做我们本来该做的事情吧。”

    面对周铭的话,林慕晴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周铭你是说我们先去找律师?”

    周铭微笑说了一句当然,从林慕晴的这个问题能看出来她还是很聪明的,只是刚才一下子蒙了,才会有些不冷静了。

    时间到了中午的时候,周铭和林慕晴一起来到了市中心的花园餐厅,这是他们已经和艾伦约好了的,毕竟电视台那边造了一个那么大的谣,自己总不能无动于衷的。或许电视台的实力雄厚,又或许克里斯托那边早就想到了这一dian,因此在背后做好了准备,但自己怎么都要挣扎一下,不能任人宰割的。

    只是克里斯托这个时候非常阴险的捅了律师事务所一刀,甚至这个动作还干涉到了艾伦的律师执照,因此周铭不得不拜托艾伦再帮忙寻找一位律师。

    在花园餐厅门口,周铭林慕晴和艾伦见了面,艾伦果然带来了一位中年律师。

    “这位是霍尔德律师,他是我的大学同学,现在经营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他非常擅长商业领域内的诽谤官司,甚至曾经有赢过东北电视台的诉讼记录,所以我相信他能给周铭先生您很大的帮助。”艾伦为周铭介绍道。

    “那真是一个好消息!”林慕晴说,“不过请恕我多嘴问一句,霍尔德律师没有和亚当斯家族有什么关联吧?”

    说完林慕晴也想到了不妥,她随即又补充说:“霍尔德律师我这么说并没有任何不相信你的专业素养,只是我们需要确定一些事情……”

    林慕晴的话还没有说完,霍尔德就对她说:“这位女士你请放心,之前艾伦就已经对我说过了,老实说我很为你们能挑战亚当斯这样强大的家族感到骄傲,为此我也对你们现在的处境表示忧虑,所以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你们打赢这场官司的!”

    林慕晴这才放下了心,周铭也挑起眉头看了霍尔德一眼,随后他们一起走进花园餐厅,周铭要了一个非常好的葡萄园餐厅。

    在特制的葡萄架下,周铭林慕晴与艾伦霍尔德一起举杯先喝了一杯,随后周铭对霍尔德说:“霍尔德律师,其实这个案子的本质非常简单,就是东北电视台的记者在我公司的门口拍下了那些闹事人群的镜头,可是他们不仅没有如实报道,甚至还故意造谣说沃顿公司涉嫌诈骗,把闹事人群的涂鸦说成是现场的惨状了。”

    霍尔德一边听着一边dian头:“周铭先生你先不要着急,你说的我都明白不过这个案子却有些麻烦。”

    周铭和林慕晴都很疑惑的看着他,霍尔德接着解释:“很简单,周铭先生你说是东北电视台在造谣,但是我们却根本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dian。”

    “为什么不能证明?难道有现场的录像,还有电视台的报道,难道这还不够吗?”林慕晴惊讶道。

    “当然不够。”霍尔德说,“因为电视台完全可以用片面报道来规避,就这一dian来说,任何一个有经验的律师都很容易进行辩护,除非有什么更加有力的证据,或者是更有利于我们的形势。”

    周铭和林慕晴面面相觑:“什么更有力的证据和形势?”

    霍尔德想了一下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周铭先生你刚才说了电视台也报道了你们和警方勾结的事情对吗?”

    周铭dian头说是,霍尔德又说:“那就对了,一般对于这种事情,电视台是负有核实责任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报道把警察局也一起拉进诉讼里来,然后逼迫警察局和我们站在同一边,这样无论是寻找证据还是我们诉讼团的实力,都会让这场诉讼更容易一些。”

    “的确如此。”

    周铭说,在和霍尔德说完这话以后没多久,周铭和林慕晴就离开了花园餐厅,因为他们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所以周铭没办法,只能匆匆结束和艾伦霍尔德的饭局。

    在路上,林慕晴问道:“周铭你说那个霍尔德真的值得相信吗?我总感觉他是亚当斯家族那边派来的人,故意给我们捣乱的。”

    周铭笑了:“我说慕晴姐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虽然我承认不是没有你说的这个可能性,但现在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精力去防着这个防着那个了,而且这个霍尔德是艾伦请来的,我相信艾伦肯定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他肯定仔细考虑过的。”

    林慕晴默默的dian头,她转头看向窗外,就见路口那里有很多人正在派发传单,还有人高高举着条幅标语,上面都是在声讨沃顿保险公司的话语。

    “这些恶棍真是无处不在呀!”林慕晴愤恨的说。

    “难道他们是希望像挤兑银行一样鼓动那些投保人来闹事吗?可这里是美国,一切都得遵照法律来,我们和所有投保人都是签了正式合同的,怎么可能说退就能退呢?”周铭说着还是叹了口气,“不过看来这亚当斯家族的能量还真是不一般,居然能造起这么大的声势,只是他们也是换汤不换药,还是熟悉的配方。”

    摇摇头,周铭和林慕晴都不去想这些,他们就这样坐着车一直来到了哈佛宿舍,陈树叶凝和李阳这三位金融班班干就等在门口,见周铭和林慕晴下车,他们马上走上前来。

    “老师不好了,我们的宿舍便利店开不下去了!”叶凝说。

    “你们先不要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慢慢说。”周铭说。

    周铭的冷静让陈树叶凝和李阳也冷静了下来,随后作为宿舍便利店的负责人,李阳站出来对周铭说了。

    其实便利店的事情并不复杂,甚至是周铭非常耳熟的,就在下午的时候,有很多人来到了他们的宿舍便利店进行抗议,说他们在便利店里卖假货,结果都导致有人拉肚子住院了,他们要求立刻关停这种没有任何资质的便利店,并对受害者进行补偿。

    “这肯定又是亚当斯家族那边的阴谋!”林慕晴说,“李阳同学我问你,是不是有人在抗议的时候,还跟着记者?”

    李阳dian头说是,林慕晴又说:“果然是这样,他就等着这边有动作,然后又到新闻上诬陷一番,他们对沃顿保险公司的时候就是这样,真是一群无耻的东西!”

    周铭也皱起额眉头:“李阳那你们是怎么做的?没有和他们起任何冲突吧?”

    李阳回答说:“当然没有,我们都记得老师您说过现在是非常时期,还说了沃顿公司的事情,我就有所防备的,并没有和他们起任何冲突,也没有报警,只是请校方出面。可他们却不依不饶,最后都把整个校长楼给围了,就是要逼学校关停我们的便利店。”

    “那最后的结果呢?”林慕晴着急的问。

    在林慕晴的追问下,李阳低下了头:“学校没办法,只能选择让便利店暂停营业。”

    对于这个结果,无论周铭还是林慕晴都非常不愿意接受,可他们却也没说什么,因为现在对李阳来说,也并没有其他选择,尽管这个选择很让人郁闷和憋屈,但似乎也是唯一的路了。

    可这样的憋屈却并不是结束,紧接着陈树又上来说:“老师,其实便利店的事情虽然那是我们的第一桶金,但对于现在来说却并不重要,我们之所以那么急着给您打电话,是因为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是我们的股票账户被经纪公司给冻结了,我们现在无法进行任何有关金融方面的操作。”

    “原因根据我们询问经纪公司的结果,是关联的银行账户出了问题。”陈树说。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也是亚当斯家族那边的杰作吗?”林慕晴惊讶道。

    周铭则冷笑一声说:“看来那边还真是不遗余力了,居然对我进行这样全方位的打击,虽然这些手段都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但目的是要把我一下打倒,不想让我再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