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没机会了?
    在哈佛校园里,很多激进的学生包围了宿舍,他们手里打着条幅,嘴里大声喊着各种不堪的辱骂。

    “低劣的中国人请滚出哈佛校园,我们这里是神圣的校园,不是藏污纳垢的诈骗圣地,我们需要的是精英,而不是去欺骗老弱妇孺的午饭钱!你们就是世界上的杂种,你们在这里就是一种污染,你们还会带来最差劲的疾病,只有滚出去才能还我们清静!”

    这些激进的学生一边辱骂着,甚至还有人朝宿舍投掷了燃烧.瓶,当瓶子在墙壁上炸开的时候,这些人发出了兴奋的嚎叫:“快滚吧中国人,你们这些肮脏的垃圾,你们不属于这里!”

    ……

    在天梯大厦楼下的路口,很多人有组织的派发着传单,同时还对所有路过的人说:“沃顿保险公司这是一个非常罪恶的公司,他们打着保险的名义从我们这里骗取保费,然后去资助红色文化,试图过来颠覆我们的自由,他们要拿走我们的房子和存款,让我们的家人全部露宿街头!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所以为了我们的家人和自由,我们必须抵.制沃顿保险公司的一切,如果你曾经购买过沃顿∮ding∮dian∮小∮说,.2≥3.o◇保险公司的产品,就请你马上卖掉!”

    在这样的鼓动下,很多人来到沃顿公司,他们要求退还自己的投保资金,还有很多律师也都致函过来,为他们的当事人争取退款,否则将会在法庭见。

    “由于协议中存在诈骗的行为,因此这份保险合同并不具备任何法律效益,我的当事人有权随时要求终止合同,并行使自己的正当权力,要回自己被诈骗去的一切钱财,如果沃顿公司拒不执行,我的当事人有权选择提起诉讼,并联合其他受害者一起提起诉讼。”

    天梯大厦的拉姆经理也给周铭打来了电话:“周铭先生,我很抱歉的通知你,你和你的沃顿保险公司必须在三天之内搬离天梯大厦,否则大厦会采取一切强制措施。大厦方面可以协助你进行搬离事宜,却并不会给予任何赔付,因为沃顿公司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大厦的声誉以及对其他公司造成了影响,大厦方面会选择对此进行清查,并要求沃顿公司进行一定的经济补偿。”

    “周铭先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你现在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走正途,非要进行金融诈骗吧!你说那是造谣?很抱歉,我并没有分辨的义务,那也和我没有关系,我只知道你该给我的钱,该做的补偿,一个美分也不能少!”拉姆对周铭说。

    ……

    周铭睁开了眼,自己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刚才只是自己做的梦。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林慕晴走了进来,她见周铭起来了,上前对周铭说:“按照周铭你的要求,我刚安顿好了陈树他们,都安排在这间酒店了,这是一家很有实力的酒店,应该不会有人来闹事了。”

    周铭默默的dian头,其实刚才的梦,就是自己之前经历过的事,随着沃顿保险公司诈骗的消息不断持续升温,再加上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就连哈佛大学里都有很多人被组织起来给他们找麻烦了,他们包围了他们的学生宿舍,不断的辱骂,到最后甚至都发展到了投掷燃烧.瓶的地步。

    金融班的同学们每一个都是宝,为了他们的安全,周铭只好趁着晚上,把他们都从宿舍给接出来了,和自己一起安排在了林慕晴的酒店。

    “金融班的同学们都还是很团结,都是好样的,他们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况没有一个人抱怨,他们都很支持周铭你。”林慕晴说。

    周铭笑了笑,因为对于金融班同学们对自己的支持和信任,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只是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周铭想了一下问:“慕晴姐,那银行那边的情况呢?”

    听到这个问题,林慕晴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银行那边的情况是故意的。”

    尽管这个答案并不让周铭感到意外,但周铭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当陈树告诉了我们股票账户被冻结的消息以后,我就马上联系了经纪公司,那边说是和离岸账户的关联手续和汇率兑换方面出现了问题,但当我顺着问题又联络了离岸银行以后,那边却说我的手续并不存在任何问题。后来我又问了我的股票经纪人,他支支吾吾的告诉我那是上面领导的意思。”林慕晴说。

    话说到这里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那股票经纪人所谓上面的意思,无非就是克里斯托想办法说服了经纪人的部门主管,或者直接买通了这家券商,来故意给周铭制造麻烦。

    “只是我选择的券商好歹也是纽约非常有实力的证券公司,他们怎么也会做这种事情呢?”林慕晴气恼的说。

    “有实力也是要看和谁比的。”周铭说,“过去我们不也认为艾伦的律师事务所是布莱顿最有实力的吗?可是亚当斯家族一出手,不就立马被干掉了吗?还被一万美元给贱价出售了,所以慕晴姐你选择的券商或许有几亿几十亿资产,但在亚当斯家族面前,都不算什么。”

    对于周铭的话,林慕晴心里像明镜一样明白,作为一个控股布莱顿银行、麻州保险公司、贝尔飞机公司和菲尼克斯光学导弹公司,又是拥有三百多年历史,掌控着国家经济命脉的家族,他的底蕴恐怕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要知道今年的世界首富巴菲特才不过百亿资产,可亚当斯家族的控股企业,都是破万亿美元资产的,孰高孰低高下立判。

    “周铭,那我们该怎么办?亚当斯家族真的那么强大吗?”林慕晴喃喃的问。

    周铭正要说什么,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周铭接通,是奥马尔的声音,他的语气显得非常犹豫:“周铭先生,希望我这个电话没有打扰到您,我很抱歉我在这么晚打电话给您,可是我有个事情却不得不对您说,是关于亚当斯家族的。”

    听到这个名字,周铭立即反应了过来问:“是有人找过你了对吗?奥马尔。”

    奥马尔dian头说:“是的,今天上午芬威区议长找过了我,他问我是不是收取了沃顿保险公司的诈骗金?他要求我和沃顿公司一定要保持距离,否则就会影响我的政治前途,我说我会回去考虑的。”

    奥马尔的话音才落,周铭就对他说:“你应该告诉他可以。”

    “为什么?周铭先生,我并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我可以不需要这种肮脏的政治前途!”奥马尔说。

    “奥马尔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周铭对他解释,“因为现在我的处境很艰难,所以你可以先和我划清界限,等到我度过这次难关以后,我们再合作,而且你的议长应该也给你许下了很好好处对吧?”

    “议长说我以后能竞选市议员,他可以推荐我进党派,和介绍赞助。”奥马尔说。

    “所以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呀!先把这些能拿到手里的东西拿到手,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了。”周铭说。

    奥马尔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问道:“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你很快就能解决现在的困境吗?”

    “那是必然的,难道奥马尔你对我还没有信心吗?”周铭说。

    作为周铭的合作伙伴,也是周铭投资的未来总统,奥马尔当然了解到了周铭现在的处境,就周铭现在面对的情况,要换成其他人,奥马尔是肯定没有任何信心的,但这个人是周铭,就不太好说了。

    “好吧,既然周铭先生您都这样说了,我只能希望您能尽快摆平那些狗.娘养的了。”奥马尔说。

    这句话周铭还没来得及回,就听自己房间的大门被敲响了,周铭只好匆匆结束了和奥马尔的电话。林慕晴去帮周铭开门,没想到却迎进来一个中国人。

    “程领事,你怎么过来了?”周铭惊讶道。

    那人呵呵笑道:“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连金融班都被整个赶出哈佛了,我怎么能不知道不过来呢?”

    进来的这个人就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总领事程俊,当初周铭到了美国的时候,就是程俊负责在机场迎接他,并帮他办好一切手续的,因此周铭对他有印象。

    面对程俊的话,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也都是因我而起的,我对此感到很抱歉,因为我也没想到亚当斯家族那边居然会这么认真,不仅把我的沃顿公司给逼入了绝境,甚至还要拿金融班的同学们开刀,是我没有想到了。”

    程俊拍拍周铭的肩膀说:“其实周铭你也完全用不着自责,因为这和你并没有关系,你也不想这样的,只是碰上了罗伯特这么一个人,才让亚当斯家族过于不依不饶了。”

    周铭摆摆手说:“程领事你不用安慰我,我都懂的,不过程领事你特意来找我,不会就只是专程来安慰我的吧?”

    “当然不是,我是来传达大使交代给我的任务的。”程俊说。

    听到‘大使’这个词,周铭和林慕晴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因为在国外,大使往往就代表着国家,那么现在程俊口中所谓的消息,很有可能就是中央的消息了。

    “大使说他现在已经了解到了你们的情况,他也去和亚当斯家族进行了交涉,亚当斯家族愿意就此放过,但他们的要求就是要你离开布莱顿。”程俊说。

    “所以程领事你今天就是来带我走的了?”周铭问。

    程俊dian头说是,然后他看着周铭阴沉的脸接着又说道:“周铭你要明白,大使这么做是为了你好的,其实你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你所做的一切大使都看在眼里的,你能创造宿舍便利店,你能创造沃顿保险公司,都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奇迹了,你做的已经非常厉害了,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暂避锋芒而已,你知道吗?”

    “所以程领事你的意思不管大使还是国家,都不认为我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了对吗?”周铭问。

    “周铭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不服输的小伙子,但是有些事情是要讲究章法的……”

    周铭打断程俊的话:“程领事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负气和意气用事,既然你是想带人走,其实我也是这么希望的,只是要走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周铭说着伸手指向了林慕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