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凭什么?
    (鞠躬感谢“云梦罗天”的三张月票支持!)

    银色海滩上浪花涛涛,远离市区的别墅非常安静,周铭和州长爱德华互相面对面的坐在沙滩椅上,周遭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耳边只有浪花拍击海岸的哗哗声。

    就这样,爱德华愣愣的看了周铭好一会才说:“我想我一定是听错了,还是周铭先生你在开玩笑呢?”

    “不,”周铭很认真的说,“爱德华州长你并没有听错,我也同样没有在开玩笑,我这一次来你的度假别墅,就是希望你能帮我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的。”

    听着周铭的话,饶是爱德华的心理素质再好也忍不住笑了,他饶有意味的对周铭说:“很抱歉我知道我应该要保持严肃的,可我不能不发笑,因为我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知道现在你的处境或许并不好过,但那并不是理由。”

    “看来爱德华州长已经知道关于我和沃顿公司的事情了?”周铭问。

    爱德华dian头说:“没错,我的确了解过一些,毕竟现在大街上都是抗议的人群,我这个州长想不知道才难吧?”

    £ding£dian£小£说,.2︾3.≤o说完爱德华盯着周铭的眼睛又说:“所以现在周铭小先生你才会病急乱投医的到我这里来,希望我能给你最后的奇迹了。但是很抱歉,我想我帮不了你,虽然我是麻州的州长,我也的确拥有一些权力,但我所拥有的权力和你所知的权力并不一样,我是需要遵守法律的,无法凌驾于法律至上。”

    “原来如此,但可惜我的想法和爱德华州长你的想法或许并不一样,因为我并不认为我是来寻找奇迹的,而是我认为爱德华州长你一定会帮我这个忙。”周铭说。

    面对周铭的信心满满,反而爱德华皱起了眉头,因为周铭的话让他想起了两个月以前,那时候在维达社区的办公室里,这个年轻人也是这么信心满满的坐在他面前,最后成功的从他这里要走了七百万美元,为此自己还和议会的家伙们吵了一个多月的嘴,现在他的表现又是这样?这让爱德华不能不多想一dian了。

    爱德华没有说话,周铭接着说:“州长先生,我所说的希望你帮忙,并不要你直接下行政命令制裁亚当斯家族,因为亚当斯家族的做法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那你到底是想怎么样?”爱德华问。

    “我想这个问题我早已给出了答案,就是帮我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周铭回答。

    “可是这个问题刚才你自己不是也说过了吗?我是州长,但却不可能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力帮你做任何事情,你现在的话岂不是自相矛盾吗?”爱德华有些生气的说,“我是尊重你是奥马尔的朋友才没有责备你,并且没有追究你闯入别墅的责任,但如果你只是在这里无理取闹,那么我会立即赶你出去……”

    爱德华的话只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随后说了一句:“矛盾与否是要看爱德华先生你是州长的身份,还是肯迪尼家族成员的身份了。”

    爱德华冷静的考虑了一会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是州长身份,那么我们没得谈,你不可能帮我,但如果你是肯迪尼的家族成员,那我想我们就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了不是吗?”周铭看着爱德华说,“州长先生,我想我们都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或许很少有人称呼你的姓氏,但却也掩盖不了你是肯迪尼家族一员的事实。”

    “我从来都没想掩盖什么,不过我是肯迪尼家族的一员又能说明什么呢?”爱德华靠在自己的沙滩椅上,饶有意味的问道。

    “肯迪尼家族是一个非常富有传奇的家族,在一百五十年前,一位贫苦的爱尔兰人漂洋过海来到布莱顿,他在制桶厂工作,赚了一些钱成家立业,他的儿子很聪明,先在码头当搬运工,他看到水手们的**以及在酒吧的一掷千金,于是他在积攒了一些钱以后就开了一家酒馆。随着生意日渐兴隆,这位肯迪尼二代娶了有名的酒店女儿为妻,他散尽自己的全部家财让他的儿子进了哈佛大学,最后成为了最年轻的银行董事长。”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爱德华任何问题,而是娓娓讲出了肯迪尼家族的发家史,对此爱德华也并没有阻止,他就那么躺在沙滩椅上,貌似悠闲的听着。

    对于爱德华的态度,周铭尽管感觉意外却也没有停下来,还是接着说道:“这位最年轻的银行董事长进行了一系列的投机,为自己赚取了丰厚的利益,在合法的取得了银行的股份,以及累积了十多亿美元的资产以后,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布莱顿财团的一员,这就有了肯迪尼家族。”

    “看来周铭先生对布莱顿的一些历史非常了解嘛!这让我有些惊讶,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爱德华笑着问。

    “或许是家族的底蕴不够,又或许是新兴家族总是很有冲劲和活力的,所以肯迪尼家族这一百年来一直不停的在商政两界活动,直至出了一位美国总统。我想当肯迪尼总统在白宫宣誓就职,登上了权力巅峰的那三年,无疑也是肯迪尼家族最风光灿烂的时候吧?”

    淡淡的说完这番话,周铭故意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又说:“可自那次震惊世界的总统遇刺以后,肯迪尼家族也随着总统的死亡而沦落了,难道肯迪尼家族就此接受了命运吗?”

    周铭能看到爱德华的手不自觉的握起了拳头,他也才躺在了沙滩椅上继续道:“我不知道爱德华州长你还有你家族的人是怎么想的,但如果是我,我肯定会不甘沦落,我肯定是要家族在自己的手上再次辉煌起来的!”

    听着周铭的话,爱德华一下坐直了身体,他的眼神锐利如刀,紧盯着周铭。

    但很快的,没多长时间以后,爱德华却又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没想到啊,我爱德华肯迪尼今年都快六十了,居然还能被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教育。”

    随后爱德华又低头看向周铭:“那么周铭先生,你想让肯迪尼家族如何重返辉煌呢?”

    “干掉亚当斯家族,自己掌控布莱顿财团,就是这么简单。”周铭说。

    “的确很简单。”爱德华说,“但是年轻人,你有想过布莱顿财团究竟是什么,亚当斯家族掌控布莱顿财团三百多年,是如何的根深蒂固吗?”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也针锋相对的反问:“那么爱德华先生,你有想过要带领肯迪尼家族取代亚当斯吗?还是你就只听到亚当斯的名字就会瑟瑟发抖?”

    “你说什么?”爱德华愤怒的拍案而起。

    周铭却一dian也没有退缩,迎着爱德华的愤怒继续说道:“还记得二十七年前的事情吗?在达拉斯的刺杀行动,一下子就把风光无限的肯迪尼家族打下了神坛。虽然这个事情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是什么意思?”爱德华问。

    “自己的床上怎么还能再睡另外一个男人呢?”周铭说,“我想亚当斯已经掌控了布莱顿财团三百多年,他肯定不会允许有任何人要超过他的吧?”

    “所以周铭小先生你今天来是想要离间我和亚当斯家族吗?不能不说,你的手法很拙劣,更卑劣!”爱德华冷笑着说。

    周铭拿起手边的椰子喝了一口,对于爱德华的冷笑嘲讽完全免疫。

    “其实这原味椰汁并不好喝,至少不符合我的口味,有dian太淡了,不会是在大棚里培育出来的吧?”周铭说。

    爱德华有些凌乱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究竟在想什么,怎么说着家族的事情,他突然就扯到了椰子上面,这中间毫无关系好吗?

    爱德华想抓狂,但碍于自己州长的架子,只能压住自己的情绪等着周铭的答案。

    周铭当然明白爱德华的想法,他把椰子放回小桌上,然后很悠闲的对爱德华说:“其实我想说,事情并没有州长先生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从来没想过要用离间什么手段的,我只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了什么。当然我的目的是不会变的,我还是希望州长先生你能答应帮助我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

    “凭什么?你的合伙人失踪了,你公司的资金也都被冻结了,你的公司,不管是沃顿保险公司还是宿舍便利店都已经臭名昭著,和你一起来的中国朋友为此都不得不搬出哈佛。如果这是一场牌局,那么你手上连一张牌都没有了,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或者说就算我答应你又凭什么能对付亚当斯家族呢?就凭你这张嘴吗?”

    爱德华强压着心头的火气对周铭说:“如果是,我只能给你一个评价,那就是幼稚,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或许吧。”周铭耸耸肩说,“不过单凭我当然是没办法撼动亚当斯家族分毫的,就算加上肯迪尼家族也无济于事,ding多就会让二十七年前的事情重演,肯迪尼再被亚当斯狠狠敲一棒子,虽然这么说很让人难以接受,但很抱歉的,事实就是如此。”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又问:“那么如果再加上洛威尔家族和劳伦斯家族呢?”

    随着周铭的最后一个问题,让爱德华把自己所有准备责骂周铭的话全咽回了肚子里面,他只能惊讶的看着周铭问:“你是说洛威尔和劳伦斯两家也都愿意?”

    “为什么不呢?亚当斯一家掌控了布莱顿王国三百多年,他的霸权并不是每个人都服气的。洛威尔和劳伦斯两个家族也是非常古老的家族,也是布莱顿财团最重要的组成家族,但很长的时间里,他们各自的活动范围基本都被限制在各自的城市里,这样的安排是他们想要的吗?还是不得已而为之呢?我反正是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周铭就从沙滩椅上站起来了,爱德华见状马上警惕的问:“你要干什么?”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难不成还留下来准备吃晚饭吗?反正布莱顿财团的王朝更替和我一dian关系都没有。”周铭说。

    面对周铭的目光,爱德华深吸了一口气:“那如果我答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