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重点在哪里
    “就在几分钟之前,我接到了爱德华州长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了我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他说有人闯进了他的度假别墅,并要求他帮忙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同时那个人还说他已经联合了洛威尔和劳伦斯家族,未来三家还会一起坐下来商讨对付亚当斯家族的问题,你说是谁会这么大胆呢?”

    劳伦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饶有意味的看着周铭说道,虽然劳伦斯的语气很平缓,但听在周铭的耳朵里,却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让他的心一下被揪起来了。

    和议员说自己是银行经理,和银行说自己是议员女婿,在这个励志故事里有一个最大的漏洞,就是信息的不对称,因为议员需要的是一位银行经理女婿,而银行也需要一位议员女婿经理,如果当时议员和银行之间互相通了电话,那么故事的条件也就不存在了,就像周铭现在这样。

    周铭的思维急速转动,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想出办法,劳伦斯就接着说道:“在爱德华州长面前说你已经联合了洛威尔和劳伦斯家族,那么现在你来找我,也想说你联合了肯迪尼和洛威尔家族,最后再去洛威尔那边说你联合了我和肯迪尼家族对吗?”

    周铭看着劳伦还是没有说话,劳伦斯那边笑了:“不能不说你这三头行骗的想法倒是很胆大,只是你也把我们看的太弱智了一dian吧?难道你不知道在布莱顿财团内,我们几个家族是互相通婚的,一旦有什么消息,我们几家很容易就全部知道了吗?”

    “我当然知道,也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这么做。”周铭说。

    劳伦斯一下愣住了,周铭的反应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他以为自己揭穿了他的小聪明小把戏以后,他应该会很不知所措的否认和解释才对,怎么还会这么冷静呢?难道说他真的知道?

    在劳伦斯的注视下,周铭实际上是非常紧张的,他的手脚冰凉僵硬,心跳的也非常快,但同时周铭也很清楚,更是现在这种情况,自己绝对不能露怯。

    面对劳伦斯的愣神,周铭知道%∈ding%∈dian%∈小%∈说,.2≮3.o≈s_;自己有机会赌一把了,于是他轻轻吸一口气说:“我知道校长先生你并不相信,但讲道理的说,我也并没有要你相信的意思。”

    劳伦斯冷笑一下:“我希望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耍这些小聪明了,因为这根本没用。”

    “小聪明吗?其实我倒认为这并不是重dian,如果校长先生你一直执着在小聪明上,就会造成一个偏差非常大的结果。”周铭说。

    “是吗?”劳伦斯貌似悠闲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对周铭说,“请你接着往下说,我倒想听听看你这张嘴还能吐出什么乐曲来。”

    “很抱歉校长先生,我并不是贝多芬,所以恐怕让你失望了。”

    周铭先丢出这么一句话,然后拿起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相比掌控哈佛大学的劳伦斯家族,我并不富有,但我仍然有一部手机,或者说连我这样的人都有手机,那么校长先生你也肯定会有手机,通过手机,我在爱德华州长那里所说的话,只需要按动几个数字键,就能传到你这里了。”

    劳伦斯耸耸肩:“的确如此,所以你的赌注很容易就落空了。”

    “我想我需要重申一遍,我并没有做任何赌注,我也没打算利用谎言进行任何事情,既然我想到了爱德华州长会打电话给你,那么我就肯定会再把希望寄托在那虚无缥缈的可能上了。”周铭说,“如果校长先生你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偏差,完全没找到重dian了。”

    “那重dian究竟在哪里?”劳伦斯问。

    “当然是在结盟和对抗亚当斯家族的问题上。”周铭说,“作为布莱顿财团的中心,亚当斯家族掌控财团三百多年,这对你们三个家族是非常不公平的,但亚当斯家族根深蒂固,你们三大家族无论谁都无法与之单独抗衡,就算是肯迪尼当上美国总统,将家族带上巅峰,也依然无法撼动。”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才接着说:“肯迪尼家族的惨剧说明了亚当斯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可发展怎么可能会避免挑战呢?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结果,洛威尔和劳伦斯家族龟缩不出,肯迪尼家族一落千丈,可你们也是布莱顿财团的一员呀,凭什么你们就要被亚当斯家族压在身体下面呢?没有这个道理。”

    “现在既然你们需要挑战亚当斯家族,同时你们也需要团结起来才能对之对抗,那么这个团结的原因,还那么重要吗?”周铭问。

    劳伦斯再一次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周铭,心里被掀起了惊涛骇浪。

    周铭伸手指向窗外:“那边是查尔斯河,是这个布莱顿的母亲河,剑桥在河的上游,布莱顿在河的下游,为什么把东西从剑桥运到布莱顿要简单呢?”

    “因为河水是从剑桥往布莱顿流去的。”劳伦斯顺着周铭的话回答。

    “就是这样,在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顺水推舟,意思就是顺着水流的方向推船,就会很容易推动,校长先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周铭问。

    对于周铭的问题,劳伦斯先是dian头随后又马上摇了头。

    周铭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很容易理解,首先你们三个家族需要对抗亚当斯家族,但由于一些原因你们相互猜疑结果联合不起来,现在有我的出现,我和亚当斯家族注定是站在对立面的,那么我就可以作为这个中间人,把你们联合起来。”

    “如果我是校长先生你,我肯定就不会戳穿这一切,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促成这个联盟,最后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因为在这个故事里我就是水流,对付亚当斯家族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船,而你们就只需要从背后因势利导的推一把就可以了。”周铭说。

    “顺水推舟?”劳伦斯嘴里喃喃的念叨着这个词,“可是你这么说了我就这么做了,那不是显得太过儿戏了吗?”

    周铭轻笑一声,然后无奈道:“我真的感到费解,劳伦斯先生你究竟是怎么当上哈佛校长的,是依靠家族的福荫吗?否则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还是抓不住重dian呢?”

    “重dian?”劳伦斯抬头茫然的看着周铭。

    “告诉我校长先生,你讨厌亚当斯家族吗?想不想干翻他,然后带领自己的家族走向辉煌?”周铭突然问。

    周铭的话似乎触动了劳伦斯心底某根脆弱的神经,他马上回答:“我当然想干翻亚当斯家族,那个该死的家族,总是一副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样子,要知道我们所在的财团我们所控股的银行是姓布莱顿,而不是姓亚当斯的,我很希望劳伦斯才是第一的!”

    “那么就是校长先生你就是对自己的能力有所怀疑了,你觉得你答应了就是受到了我的欺骗,以后就会由我摆布了对吗?”周铭又问。

    “我也并不会这样认为,我承认你的胆子很大,但胆子和能力没有必然的联系,你也没有那个摆布我的能力!”劳伦斯很有自信的说。

    “所以了,”周铭两手一摊,“校长先生你还在犹豫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劳伦斯突然陷入了沉默,周铭知道他是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这个时候也就没去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等着结果。

    在这一刻,周铭感觉整个办公室内的空气都几乎凝滞了,周铭也屏住了呼吸,心也都几乎被提到了嗓子眼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铭无法感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就当他最后感觉自己要忘记了呼吸的时候,对面的劳伦斯终于dian了头:“我想我明白了,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要你能说服洛威尔家的人,联盟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也不是不可以。”

    得到这个答案,周铭心中一片狂喜,当即就想要嚎叫出声:特么的,这个b都让我完美的给装完了,真是太机智太刺激了!

    周铭不能不狂喜,因为自己原本是真的打算按照那个故事来演绎的,只是后来林慕晴的提醒才让自己有了担心,却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直到到了劳伦斯面前,听到了他真的和爱德华州长通过了电话以后,才在情急之下想一句说一句的,却没想真的说服了他。

    如果此刻周铭是在一个没人的房间里,他肯定要疯狂的摇摆起来了,不过由于劳伦斯还在面前,这个b还是要装到最后的。

    于是周铭说:“可是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校长先生和爱德华州长的电话。”

    “你是担心我既然已经和爱德华州长通过了电话,他就不会相信我们联盟的事情了,对吗?”劳伦斯问周铭,周铭对此dian头说是,劳伦斯笑了,“其实这dian你就不用担心,因为在电话里我并没有对爱德华州长说太多的东西,因此你的担心并不存在。”

    这个答案让周铭颇感意外,不过想想也是,就算是两个普通商人之间说话都不会说的太满,总会给自己留有余地,就更别说是这两大家族了。

    能成为哈佛校长和麻州州长的人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他们肯定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处事哲学,不会像小孩子一样胡乱说话的,因此就算得到了什么很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他也并不会直接否决,而是总习惯性会给自己留一些能够转圜的余地的。

    当然也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之间原本就有联合的打算,自己只是正好在这时出现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周铭说着站了起来,“我会马上去找洛威尔家族,带着劳伦斯先生和爱德华先生的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

    劳伦斯笑着摇头说:“既然我已经决定了就肯定不会再介意什么,不过洛威尔家那边可和我还有肯迪尼不一样,你需要去到洛威尔市,才能见到真正管事的人,麻州理工里面那位只是个逗比。”

    “我明白了劳伦斯先生,非常感谢。”

    对劳伦斯道谢以后,周铭就离开了办公室,而劳伦斯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周铭离开,直到大门再一次被关上,劳伦斯才喃喃的说:“他说的话都对,但为什么我就有一种上当受骗了的感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