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四位赌徒
    周铭的强硬话语让餐厅内的气氛非常紧张,不过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他们却谁都没有动,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周铭说的就是实情。

    亚当斯作为麻州第一家族,也是父子就任总统,继而创造了美国第一王朝的家族,在麻州的扎根不是一天两天了,尽管他们到了罗德岛,但要想完全避开亚当斯家族也仍然是不可能的,尤其还是当周铭在奥本城堡的晚宴上做了那样公开的演讲以后。

    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亚当斯家族哪可能无动于衷呢?就算事后他们主动找亚当斯家族负荆请罪也于事无补了,亚当斯家族为了避免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肯定会对其他三大家族动刀子的。

    除此之外,这三个人作为各自家族的代言人,他们今天既然过来了,就肯定是要谈出点结果的,否则一个个为什么要那么费尽心机在这里亮相呢?如果简单的因为一语不合就掀桌子走人,那不成了三岁小孩了吗?那么幼稚的举动绝不是他们的作风。

    就是这些原因,让他们恨不得一口吞掉周铭,却还是硬把屁股给钉在椅子上;当然另一边的周铭也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那样嚣张的。

    对于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的目光,周铭只是冷笑道:“怎么样?三位先生现在是否冷静下来了呢?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吵下去的话,我完全可以奉陪,我在刚才已经通知俱乐部的经理自动续约了,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晚上十二个小时,我想这足够你们把这辈子的架都吵完了吧?”

    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相视一眼,还是爱德华先说:“周铭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其实并没有吵架,只是任何一个联盟都需要一个中心。”

    劳伦斯和路易都点头附和:“没错,没有中心的联盟将会是一盘散沙,注定什么事都做不好的!”

    “原来如此,不过我也并不算是一个问题,因为我就可以成为这个中心。”周铭说。

    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当时都愣住了,他们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当他们都确信自己并没有听错以后都不由笑了。

    周铭也笑了,不过他的语气还是很严肃的说:“我知道你们会以为我在开玩笑,毕竟我现在没有资本没有资源,甚至还被亚当斯家族给逼到快走投无路,必须离开美国了,有什么资格当这个中心呢?但我想说,我并没有开玩笑,我的话非常认真。”

    爱德华耸耸肩:“好吧周铭先生,我很愿意相信你,但你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稍微合理那么一点就行。”

    面对爱德华这句略带嘲讽的话,周铭并没有生气,只是冷静回答:“因为成为这个联盟的中心,就意味着能掌握事情的方向,利用这一点,就可以为家族带来最大的收获。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州长先生,你们肯迪尼劳伦斯和洛威尔三个家族,无论谁成为中心,另外两家都不会同意。”

    “那么难的把中心换成是周铭先生你就可以避免了吗?”路易反问道。

    “完全可以避免,因为布莱顿财团或许是个我想象不到的庞然大物,但也正因为这样,对我来说才毫无价值,至于我的对手归根到底就只有亚当斯家族这一个而已,布莱顿财团再如何富有我也拿不走哪怕一个美分。”周铭紧盯着每一个人说,“对你们来说,我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仅此而已。”

    “所以,”周铭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最后说,“与其你们三个吵来吵去吵不出个结果,不如全部交给我来做的好。”

    周铭的话无疑是很有建设性的,但劳伦斯还是说:“可是周铭先生,你难道不觉得我们把事情交给你才是最玩笑的做法吗?”

    周铭摇摇头:“我并不这么认为,除非你们能说出一套行之有效对付亚当斯家族的办法,并且这个办法还能说服另外两家。”

    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都摇摇头,爱德华问周铭:“我们的确没什么好办法,但重要的是我们只要说服两家就可以了,但你却要说服我们三家。”

    “请恕我直言州长先生,如果你们能说服另外两家,我想现在布莱顿财团内就应该是一个均势的局面,而不是亚当斯的一家独大。”周铭说,“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就是你们无法团结起来。”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一次是路易说道,“那么周铭先生,你不妨先说说看你的想法,比如你要如何对抗亚当斯家族,我们再讨论讨论。”

    “很抱歉,对此我并没有任何想法。”周铭非常痛快的回答道。

    周铭的答案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把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三人当场就给炸蒙了,他们仿佛石化了一般痴呆的看着周铭。

    这个答案无疑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因为从之前的拍桌子到后来的解释,周铭都说的有板有眼,并且今天的会谈也是周铭召集起来的,他还想要当联盟的中心,还是什么职业经理人,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他无论如何都要拿出一个章程才能信服吧?

    可他就这么很光棍的丢出一句没有任何想法……这逗我玩呢?

    随着周铭的答案,现场的气氛尴尬了好一会,周铭才接着说道:“我并没有开玩笑,我的确没有任何想法,原因很简单,我对亚当斯家族和布莱顿财团并没有系统的了解,在不知道虚实情况的前提下,如果我贸然拿出任何章程,我想那才是纸上谈兵,是最大的不负责任。”

    “可是难道你说一句没有任何想法就是负责任了吗?”劳伦斯反问。

    “我想我从没有过这样说过。”周铭摊开双手说。

    “但你的字里行间透露的就是这个意思。”路易提醒周铭道。

    周铭笑了:“那么路易先生希望我怎么说?亚当斯家族的根都在布莱顿银行上,让我们使劲抛售布莱顿银行的股票,这样亚当斯家族就要破产了吗?还是说我们私底下不断收购布莱顿银行的股份,等到我们所持有的股份超过了亚当斯家族,我们就可以一句反正,把亚当斯家族从股东大会里给踢出去了呢?”

    周铭说着顿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难道这就是你们所希望听到的吗?你们不觉得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吗?”

    对于周铭的反问,爱德华站出来说:“好了先生们,我想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是为了对付亚当斯家族这么一个共同的目标,所以我们都要心平气和一点,愤怒只会遮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变成什么也看不到的瞎子,最后只会让我们的敌人捡了便宜,这恐怕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

    爱德华不愧是当选了麻州州长的人,他这一番话说出来,立即稳定了大家的心情。

    随后爱德华对周铭说:“还有周铭先生,其实就我个人而言,谁当这个联盟的核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核心必须要带领我们走向胜利,可是很抱歉,就周铭你刚才的发言,并不能说服我们。”

    “我也从来没有说过要说服你们。”周铭说。

    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再一次被震惊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周铭居然会给出一个这样的答案,尤其是爱德华,他感觉周铭的回答就是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面对面前三人的目瞪口呆,周铭站了起来:“我想我有必要再重申一下了,我们现在坐在这里会谈,并不是我求着你们来的,这个联盟也并不是我说他存在他就存在我说他不存在他就不存在。我们在这里并不是在竞选,你们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我们之间是完全平等的。”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们似乎还是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你们以为我们谈的拢就谈,谈不拢就拜拜吗?”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的说:“你们是不是都没有注意到,从你们踏上这个海湾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没有后路了,除非你们愿意回去各自面对亚当斯家族的怒火,或者你们可以放下自己的尊严去乞求,或许能为自己求得一条生路。”

    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他还来不及多思考,周铭紧接着又说:“所以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们,我并不是要说服你们,而是你们选择了我,就必须无条件相信我支持我,我会给你们想要的未来。否则就请回去布莱顿,从亚当斯家的裤裆下面钻过去保平安。”

    “赌一把自己的未来,还是放弃自己和家族的尊严,选择权就在你们自己手上。”

    周铭说完就又坐回了椅子上,等待着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三人的选择,周铭的表情非常严肃,他的眼神来回在他们三人的脸上扫过。

    周铭坐在那里看上去似乎胸有成竹,但实际上他心里是很没底的,毕竟自己的态度太过嚣张,自己的话也太过扯淡,自己几乎拿不出一点有说服力的东西,所以只能把他们不断的往墙角上逼,让他们没有选择。

    不能不说这种办法会让他们做出自己想要的选择,但也可能让他们背道而驰。

    不过幸好,老天还是站在周铭这边的,很快爱德华第一个做出了选择:“我是一个政客,每一次竞选其实都是一次赌博,我已经习惯了,但我还没有习惯没有任何战斗就向敌人低头认输,所以我选择赌一把。”

    有了爱德华的选择,劳伦斯和路易也都做出了决定:“我也选择赌一把。”

    周铭这才露出了笑容,他向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伸出了手:“既然大家的选择是一致的,那么我想我有理由恭喜我们的联盟成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