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或许存在的问题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和“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白山森林深处的亚当斯庄园,一辆和庄园古典优雅氛围格格不入的火红色级跑车带着特有的引擎轰鸣呼啸开进了庄园。一看※〓△书︿︿―.1◇书□看.

    会这样做的人就只有亚当斯家族年轻一辈最不讲究的罗伯特了,由于他的身份和他的秉性,庄园里也没人管他,或者说就算有人管他也听不进去的。不过今天当罗伯特才把车停好在庄园的停车场里,走下车就看到克里斯托满脸严肃的站在门口。

    这让罗伯特感到有些意外,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因为罗伯特并没有家族内其他人对族长的敬畏,所以他只是无聊的摆摆手算是和他打招呼了,尽管克里斯托是他的父亲。

    不过克里斯托这一次却并没有放任罗伯特就这样过去,而是喊住了他:“罗伯特,你知道白山庄园的规矩吗?”

    罗伯特停住脚步看了克里斯托一眼说:“我知道,不过我今天也没有其他的车可以开了,我下次注意就好了。”

    罗伯特说完就要出去,不过克里斯托却仍然没有说完:“下次?你还有多少个下次?”

    罗伯特再次停住了脚步,他当然明白克里斯托这句话的指代,因为他来白山庄园从来都是开着自己的跑车来的,并没有把家族的规矩当回事。

    最后罗伯特笑了,他对克里斯托说:“咱们彼此彼此,你有多少个下次,我就有多少个下次。”

    克里斯托的眼神充满了疑惑,罗伯特接着说:“看来克里斯托先生总是家族的事务繁忙,所以需要我来提醒你了,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你答应过我那个中国人的事情?”

    “这个事情我正在做,不过现在他的资金和那些从港城来的合作者都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那些和他一起来的中国人也都无法继续在哈佛上课,只能每天躲在酒店的房间里,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敢再回到布莱顿来了,这些你都是知道的,难道这还不够吗?”克里斯托说。■壹看书看.1.

    “这当然不够!”罗伯特说,“克里斯托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当初说的是要他还有其他和他有关系的中国人都给我去死!”

    克里斯托看着罗伯特道:“我想肯定是你记错了,因为当初你并没有这么说我也没有这样答应,因为这个中国人有着特殊的身份,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国家在保他,虽然我并不惧怕那个东方国家,但也没必要惹上那个麻烦,所以我只说会帮你让这个人永远消失在布莱顿。”

    罗伯特不屑的笑着点头:“没必要惹麻烦?好呀,就按你说的,可是他现在消失了吗?”

    罗伯特伸手指着克里斯托又回答:“我告诉你,没有,他不仅没有消失,他还做了更多的事情,你不要以为就你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所有的事情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也知道很多的事情,就在一个小时前,港城投资公司启动了对布莱顿银行的并购谈判。”

    罗伯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又说:“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港城投资公司是什么。”

    克里斯托皱起了眉头,很严肃的问他:“罗伯特,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罗伯特摊开双手并冷笑一声道:“这并不重要,而且你要问我的话我也只会说是上帝告诉我的,重要的是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个港城投资公司就是受那个中国人控制的,确切的说是他和那个婊子!”

    罗伯特的语气咬牙切齿,克里斯托很费解的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不过我希望你这个时候不要闹脾气,我怀疑这一整个事情都是一个阴谋……”

    克里斯托要解释,不过罗伯特却并不理会,他直接打断克里斯托的话说:“这位先生,很抱歉我并不想听这些,我不知道什么阴谋,我只知道现在你没有实现你的诺言,那个中国人不仅没有离开,他甚至还要对我们的布莱顿银行起攻击了,你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这个庄园里,趁早滚蛋吧!”

    克里斯托当即扬起了巴掌,但最终却并没有打下去,他恨恨的放下了手对罗伯特说:“所谓并购布莱顿银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你知道他们是提出了多少资金吗?只有两百万美元,这些钱甚至还买不起你的那辆跑车!所以我看这是那个中国人无计可施了以后的疯狂举动,并不能当真。△要※看书看要看.壹1书 ̄.”

    “你觉得哪个中国人是没有道理的疯狂举动吗?”罗伯特说,“看起来的确是,但是我却认为这很有可能成功,克里斯托先生,我希望你别忘记了他和肯迪尼劳伦斯还有洛威尔三大家族联盟的事,并且现在还有一位路易先生和他一起在罗德岛上度假。”

    听罗伯特这么说,克里斯托反而冷静了下来,他静静的看着罗伯特问:“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不妨说说看,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会败的很难看,在那个中国人手上。”罗伯特说。

    克里斯托笑了:“是吗?那么我也不妨告诉你,别看那个中国人联合肯迪尼劳伦斯还有洛威尔三个家族声势浩大,但不过就只是吓唬吓唬人而已,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与我们对抗的资本,否则三百年来一直掌控布莱顿银行的早就不是亚当斯家族了。”

    罗伯特也笑了:“看来克里斯托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大,那么我就等着你给我带来的好消息了,我说过我虽然很希望看到那个中国人像只无家可归的狗一样,但我也更愿意看到你被打脸。”

    ……

    罗德岛上的豪华海滨别墅客厅里,周铭和林慕晴继续在对着一堆文件奋战着,当然由于路易的帮忙,让他们所面对的文件比之前少了许多。

    “怎么样?我的两位中国朋友,你们对着这些资料已经两天时间了,有没有现什么问题呢?我本人可是非常期待呀!”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周铭和林慕晴对这个声音都非常熟悉了,根本用不着抬头也能知道是谁,果不其然,随后一个矮小的身影走进了客厅,他就是留在别墅里的路易。

    受到了周铭和林慕晴的冷落,但路易却并不意外,他过来坐在了周铭和林慕晴的面前,伸手拿起桌子上一份材料,他打量了一眼说:“这是比尔森保险公司的材料,在亚当斯家族通过布莱顿银行控股的保险公司当中,这并不是一家非常有名的大公司,但却是第一个提出给次级贷款提供保险服务的保险公司。”

    “从第一份信贷违约互换合约签订后,其他保险公司纷纷效仿,到现在几乎所有的保险公司都在提供这项服务,所有从布莱顿银行拿出去的贷款,无论他是最优惠贷款,还是次级贷款,无论最终的借款人是谁,他的信用评级如何,都是非常有保障的。”

    说着路易笑了,他把材料放回到桌面上又故意问周铭和林慕晴道:“怎么样?我的中国朋友,是不是这个保障体系,会有点出你们的预料之外呢?”

    面对路易的嘲讽,林慕晴很不满的站起来说:“路易先生,我承认现在的情况的确有些让人意外,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亚当斯家族作为一个三百年的老家族,他做的事情肯定会有顾全的考虑,我们现在正在分析对策,所以我希望你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是能够帮我们想办法,而不是在这里冷嘲热讽。”

    “林女士,我想你这么说就太冤枉我了,我都已经为你们提供了这么多文件材料了,你怎么能怪我没有帮你呢?你的话真是太让我寒心啦!”路易故作伤心的说。

    林慕晴显然拿故意的路易没有办法,只好周铭站出来说:“这些文件材料的确都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也让我们更多的了解了布莱顿银行的次级贷款业务,尤其是在中间贷款公司这一边,我们现了有很多外部游资参与了进来,我在想是不是可以拿这些不知名的游资开刀呢?”

    听到这个问题,路易马上大喊道:“绝对不行!这些游资都是我们洛威尔家族的资产。”

    “原来是这样吗?可为什么明明有一位洛威尔家族的族长在这里,他却不给我们提供任何信息呢?”周铭看着路易问,“我想如果我去找爱德华州长先生和劳伦斯校长先生,他们肯定会答应吧?”

    路易气到脸上的肌肉都在不停的抖动,他知道周铭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周铭先生,我希望你明白,不是我不给你们提供任何信息,而是我也并没有想到。”路易一字一顿的说。

    周铭一句话就给顶了回去:“那么就请路易先生不要在这里废话连篇!”

    路易的肺都要给气炸了,自从他当上洛威尔家族的族长以来,就几乎再没有人这样吼过他,哪怕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克里斯托,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可是现在他在周铭面前却就像是个下人一样,这怎么能让他不生气呢?当然如果只是如此倒还算了,更让他吐血的是就现在的形势下,他还拿周铭无可奈何。

    好你个中国人,看这次事情结束你达不到目标,看我怎么弄死你!

    路易在心里这么想着,然后深吸一口气说:“周铭先生,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现在最重要的是次级贷款不是吗?我可以为我刚才的不当言辞道歉。”

    毕竟是合作伙伴,既然这位洛威尔家族族长都服了软,周铭自然也没兴趣不依不饶,他对路易说:“说句实话,虽然现在次级贷款市场看起来很美好,但在我看来那只是一块被吹起来的泡沫而已,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戳破这个泡沫的办法。”

    “或许你说的没错,不过周铭先生,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呢?”路易问。

    “因为我在哈佛上过经济学,就我在书本上看到的知识而言,金融市场本身只是一个资本聚集的场所,他只能单纯的进行资金的转移,并不会创造任何的价值,那么在价值不进行增长的前提下,像次级贷款那种不安全的行为,是很容易崩溃的。”周铭说。

    路易点点头,然后饶有意味的问:“这个说法我也听说过,是个有趣的说法,不过这话也只能说说而已,如果真那么容易崩溃,恐怕就没有金融行业了不是吗?”

    “我想路易先生或许没有听明白我的话,我是想说信贷违约保险,或许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