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换一套方案
    周铭的话就像是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把所有人都给炸蒙了,他们愣愣的看着周铭,眼里满是茫然无措,包括奥马尔也都十分惊讶的看着周铭。

    面对所有人的惊讶,周铭的表情却仍旧淡定:“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会这么说仍然还是在记上次的仇,既然上次你们不帮我,那这次我索性也就不帮你们,反正我只是没办法报复布鲁克议员,而你们却是要永远失去自己的房子,相比之下似乎我更愿意见到你们去哭泣。”

    说到最后,周铭还转头向奥马尔问他:“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对于周铭的问题,奥马尔完全没有准备,只是下意识的dian头道:“我会有这么想,但我相信周铭先生您是不会这么做的。”

    周铭笑笑说:“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不过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当初我对你们都说过什么话。”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他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的表情才接着说:“我当初说过,我让你们申请个人破产,是为了让布鲁克投资公司拿不到贷款只能拿你们的抵押房产去拍卖,是为了给整个美国社会传递一个次级贷款并不保险的信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引起后续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可是现在呢?”周铭说,“现在布鲁克投资公司已经给你们发了律师信,认为你们已经违约,要拍卖你们的房产了,也就是说你们的房产本身已经不存在了,失去了这个前提条件,我还能怎么帮你们呢?”

    所有人这才恍然反应过来,他们也因此悔不当初,他们都非常恨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相信周铭的话,听从周铭的建议去申请个人破产,去给那些白人一个教训,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结果。明明周铭先生就对他们说过的,他们既然拒绝了抗争,那些白人也不会对他们有丝毫感谢,相反只会更加变本加厉,而现在不就是那时候的预言吗?

    “周铭先生,我知道我们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们也都是不能宽恕的罪人,我们对您的不信任和冒犯,才是我们最大的∠↙ding∠↙dian∠↙小∠↙说,.+.o♂s_;原罪,但是罪孽深重的我们,还是希望能匍匐在您的脚下,希望您的光辉能帮我们驱散这些罪孽和黑暗。因为我们的家人和孩子是无辜的,如果有罪就让我来承受,不要连累我的孩子呀!”

    说话的还是那位黑人妇女仙蒂,她就像是一个即将溺亡的落水者一般,紧紧抓着周铭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周铭先生,我知道您是非常聪明的智者,所以您一定会帮我们的对吗?我求求您了,我不希望我和我的家人变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呀!”

    仙蒂说着就离开了座位,最后来到了周铭面前,跪伏下来乞求周铭。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周铭说着就要扶仙蒂起来,但仙蒂却仍然跪伏在那里乞求着周铭。

    其他少数族裔的家庭代表见仙蒂这样也都有样学样的来到周铭面前跪伏下来,一个个乞求周铭道:“周铭先生求求您了,我们听奥马尔先生说了,您的金融和经济智慧是超越了时代了,所以您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求求您帮帮我们吧,除了您不会再有人帮我们了,律师都是一群收钱不做事的蛀虫,而那些高高在上的议员和官员,他们只会对我们发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

    周铭看了奥马尔一眼,奥马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之前为了帮周铭打好基础,他可是帮周铭做了很多工作的。

    当然周铭也并没有怪他的意思,毕竟他也是想帮自己的,只是这些少数族裔倒是有dian惨。

    相比国内党政机关掺杂着很多人情和人道主义,那么美国的联邦政府就是冷冰冰了,因为如果在国内发生这样的事,只要这些少数族裔集会闹一闹,政府总会想办法给他们解决的,但是在集会自由的美国,如果他们敢闹,等待他们的就会是防暴警察的橡胶棒和逼他们离开的催泪瓦斯了。

    在冲突中受伤或者被抓进警察局都是在所难免的,这些有正式工作的少数族裔们都不愿意的。

    至于找律师,且不说有能力和布鲁克投资公司打官司的律师一个个诉讼费高的离谱,要知道周铭自己就有律师,每个月自己都要付给他至少二十万美元,并且有了律师还并不一定就能打赢,因此他们才不得不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周铭身上了。

    周铭幽幽在心里叹了口气: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这么多人这样求自己,自己总是该做dian什么的,并且自己的办法也的确需要这些少数族裔。

    于是周铭想了一下才说道:“好吧,我可以答应给你们找到另外的住处,并且也可以帮你们把拍卖的房产再想办法买回来,只是接下来你们都必须要听我指挥了。”

    听周铭这么说,瞬间让这些人看到了最后的希望,于是他们都忙不迭的dian头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都听您的话。”

    “那么你们都请先起来吧,我可不是被供奉的上帝。”周铭说。

    周铭的调侃让所有人哈哈大笑,随后他们这才都从地上站起来,一个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当所有人都坐了回去,周铭才说:“其实我明白布鲁克投资公司拍卖你们的房产,是不希望有一天你们想通了去申请个人破产,所以他们才要先动手,不过有一dian是他们的失误,你们虽然是少数族裔,但实际上你们的人口却并不少,你们都还有很多亲戚朋友,以现在次级贷款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我想所有人都有办理吧?”

    面对周铭的问题,所有人都dian了头,仙蒂试探着问:“周铭先生您是要我们说服我们的亲人朋友申请个人破产吗?”

    “这只是一方面!”周铭说,“你们用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实去向你们的亲人朋友们作证明,我想是最有说服力的。”

    “好,没问题,我有三个姐姐,她们的房子也都是找的次级贷款公司,她们很早就觉得这些贷款公司是不是在骗她们的利息,担心她们和贷款公司签的合同是不是有问题了,我相信现在有了我们维达社区的事情以后,她们肯定会更加相信了!所以周铭先生,我一定会努力劝她的!”黑人妇女仙蒂说。

    在仙蒂之后,其他人也都跟着向周铭表了态:“周铭先生,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劝服我们的亲人朋友的!”

    “对于这一dian我没有丝毫的怀疑,除非你们不想拿回自己即将被拍卖的房产了。”周铭说,“那么就请你们都回去做事吧,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在周铭的号召下,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叫了声好,然后就都离开了仓库,周铭并没有送他们离开,而是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奥马尔才问周铭道:“您真的认为他们能说服他们的亲人和朋友吗?”

    周铭摇头回答:“我并不这么认为,毕竟如果不是到了没办法的地步,我想房子是每个人都不愿意放弃的吧,因为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个家。”

    “不过我仍然还是要这么做。”周铭说,“只是我并非是在期待任何奇迹,而是我需要一个契机,我可以借机让反对亚当斯家族的媒体进行很大规模的报道,或者找一些评论员来dian评一番,从而戳破次级贷款这个大泡沫,再加上维达社区的人以自己举例子,肯定会让市场对次级贷款的态度由信任变为忧虑。”

    “而一旦市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那么中间一些击鼓传花的把戏就玩到了终dian。”周铭想了想又说,“当然我也明白多dian开花并不可取,所以我会把目标就选在布鲁克投资公司这一家上面。”

    “虽然我并不明白周铭先生您的次贷危机究竟会是怎么样,但我相信您,您说他会发生就一定会发生的。”奥马尔说。

    随后奥马尔也离开了仓库,周铭先拿出手机给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分别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刚才给维达社区开会的结果告诉了他们,也给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包括哪些少数族裔的房产问题。

    对此三人都很慷慨的说:“如果真能解决了布鲁克投资公司,把亚当斯赶出布莱顿,哪些房产的事情就都是无足轻重的小问题!”

    挂断了三人的电话,周铭和**离开了仓库,来到了汽车旅馆的大厅找到了老板。

    他这个时候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抬头看了周铭和**一眼说了一句:“刚才我看到很多人坐车离开了,他们都是笑着离开的,看来周铭先生你的会开的非常成功。”

    “对于你的夸赞我感到非常荣幸。”周铭说,“那么既然我的会议结束了,我现在是来把钥匙还给你的,顺便你也可以把费用都一并算到我房间上面。”

    周铭说着把仓库的钥匙给了旅馆老板,随后又说:“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因此今天的会议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你想知道我们在里面都在讨论什么问题吗?”

    旅馆老板摇头回答:“很抱歉我并不想知道,这是我一贯的规矩,如果谁要在我的仓库里谈事情,我都一概不会去过问,只要你们讨论的不是如何把我的仓库给一枚炸弹爆掉,否则我就会失去信任。”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因为我要主动告诉你,其实刚才我们讨论的是如何干掉布莱顿银行和亚当斯家族的。”周铭说。

    旅馆老板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说:“你说的是认真的吗?”

    周铭耸了耸肩:“我可并不认为自己现在是在开玩笑。”

    旅馆老板长长吐出一口气说:“想不到周铭先生的野心是真的很大,居然想要干掉布莱顿银行和亚当斯家族,那可是布莱顿的核心呀,他们甚至比这个国家的历史还要更加悠久,你的勇气是值得敬佩的。”

    周铭一屁股坐在了旅馆老板的面前对他说:“所以我需要你来帮我一个忙。”

    “哈哈!我想周铭先生您这可就找错了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汽车旅馆老板,怎么可能帮你们的忙,还是对布莱顿银行和亚当斯家族……”

    旅馆老板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说出了一个名字:“巴尔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