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集体个人破产
    (鞠躬感谢“墨小寶”的两张月票支持!)

    詹姆斯是布鲁克投资公司的一名资深投资经纪人,资深是因为他从事这个行业已经有五年了,从最初大学毕业,金融专业毕业的他就应聘进入了新成立不久布鲁克投资公司,可以说是跟着这个公司一路成长起来的。

    他穿着定制的高档西服戴着墨镜,开着自己的爱车行驶在南布莱顿区的大路上,显得意气风发。这辆保时捷是他才换不久的新跑车,他坐在驾驶位上随着劲爆的音乐摇头晃脑,几分钟以后他开车到了金融大厦下,他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里,自己坐电梯上楼到公司上班。

    这是他每个工作日的正常上班流程,不过今天却有些特别,因为今天是他提为组长的第一天,他需要给所有的组员上课。

    “有时候一个决定就能关系自己的未来,所以凡事都必须细心,今天就给他们讲这些吧,那些该死的家伙们,我真期待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叫我头的样子,光是想想就已经很让人兴奋了!不过没办法,谁让这个世界就是充满了神奇,我也不知道周铭这个名字就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改变。”

    等着电梯的詹姆斯喃喃自语着,到最后都忍不住的笑出了声,詹姆斯也不能不这么高兴,因为他能有今天都是因为前几天的一个电话。

    那个电话是自己曾经的一个客户仙蒂打来的,那个客户还是自己的一个亲戚,她在买房的时候自己曾给她办理过次级贷款的业务,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给自己透露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她说有人要她申请个人破产,还说那个人是个中国人名叫周铭。

    这可不得了,詹姆斯记得头曾说过只要有这个人的消息就要告诉他的,虽然究竟是在开会还是在酒吧里詹姆斯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却很肯定头说过这样的话。

    于是詹姆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去找了头,并把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然后过了几天,自己就得到了一笔十五万美元的奖金,以及自己升职到投资部一组组长的位置了。

    ⊥ding⊥dian⊥小⊥说,.2▽3.≯os_;詹姆斯毫不怀疑这肯定是那个消息所带来的福利,要知道他入职在这个公司的五年,除了公司交的保险和自己的年终奖有看得见的增长以外,其他都还是在原地踏步的,没道理突然一下就爆发了。

    “中国人?我一直以为除了那些黄皮肤的小婊子很好操以外就没别的优dian了,看来也并不是这样嘛!”

    詹姆斯婬笑着说着,然后他乘电梯上楼最后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也是升职的待遇,有一间自己独立的办公室,而不用和其他经纪人挤在一间大办公室里办公了。

    才关上办公室的大门,詹姆斯就听到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接通,马上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咆哮:“詹姆斯你这个狗.娘养的杂种,快把我的房子还给我,我并没有任何违约!”

    詹姆斯马上移开话筒,等那边话音减弱了以后他才说:“你是仙蒂吧?我认为你需要的是一罐雪碧,因为只有最冰镇的雪碧,才能让你冷静下来。而我想说的是,你的房子和我一dian关系也没有,我只知道你的确违约了,所以公司为了避免损失,才不得不收回你的房产,这是我们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我就明确告诉过你的。”

    “可是我已经问过律师,我并不存在任何的违约行为!”仙蒂那边反驳道。

    “我完全相信这一dian,那么你可以选择让你的律师起诉我们,如果法院判公司败诉,我相信公司一定会给你十分优厚的补偿。”詹姆斯说。

    “法克!詹姆斯你这个无赖,我明白了,你这是在耍我,我会让你后悔的,还有你的公司,都见鬼去吧!”仙蒂怒吼道。

    詹姆斯无谓的耸耸肩:“好的,如果这么想能让你的心情好过一dian的话,我是无所谓的。”

    詹姆斯说完挂断了电话,他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但是不一会他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开,一名白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叫:“詹姆斯……头,不好啦!”

    詹姆斯对此皱起了眉头:“我的兄弟,你要记住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时刻需要保持的就是优雅,哪怕对方再如何无礼,否则你注定无法成为上流社会的人。就像我一样,刚才有人打电话来骂我,但是我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姿态,那不就很好吗?”

    那人愣愣的dian头,随后詹姆斯才问:“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人这才恍然反应过来:“哦,是这样的,刚才康威律师事务所打来电话,说明达、百利和昆尔三个社区的四十人,同时向各自所在的法院申请了个人破产。”

    “四十人同时申请了个人破产,你确定你不是在愚弄我吗?”詹姆斯饶有意味的说。

    “这是真的,你知道我的父亲是在法院上班的,这个消息就是他告诉我的,他还问我这么多的个人破产,会不会对我们的公司造成影响。”那人说。

    “这能有什么影响?法院会把他们的房子进行拍卖的,拍卖所得的费用会用于还债,现在布莱顿的房地产事业非常红火,如果我们能有办法处理这些拍卖资产的话,或许还能再赚一笔钱呢!”詹姆斯高兴道。

    然而高兴的詹姆斯并不知道,同样的消息在他隔壁的几个办公室里同样传播,最后这些消息都传到了布鲁克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布鲁克那里去了。

    布鲁克得到消息他当即就坐不住了,毕竟他和詹姆斯可大不一样,他很清楚现在的次级贷款市场究竟是什么样的,那早就已经不是什么每个人的贷款,只要拍卖了借款人的抵押物就能清偿了。由于信用违约互换也就是s市场的兴起,所有的次级贷款都签署了s的保险合约,s合约也都被炒到了天价上。

    换而言之,在s市场的投机风气下,s合约的利润已经被压到了一个非常低的值,也就是房地产和次级贷款的稳定,才保持着s的信用值,而一旦发生了大规模的次级贷款违约情况,那么s市场击鼓传花一般的投机会立即被市场终止,一直维系着的市场也会瞬间崩溃。

    当然布鲁克并不在乎最后这些已经几乎失去利润的s合约在谁手上,他也不在乎哪些公司会瞬间破产,而自己手上持有的s合约也可以在危机爆发前抛售出去,但次级贷款却是他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的。

    原因很简单,持有s合约的公司如果破产,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保险。

    要知道,自己所有借出去的次级贷款全都是利用杠杆原理从银行贷出来的,贷款金额是整个布鲁克投资公司总资产的四十倍,之前是在有保险的前提下才能贷到的,现在一旦失去了保险,那么就意味着这笔钱全部要由自己偿还,可那笔钱是超出公司总资产四十倍的呀。

    在这样庞大的数字面前,就算他是资深参议员布鲁克,也只有立即破产一条路可走,哪怕亚当斯家族也救不了他,因为他的价值远远达不到一百亿美元。

    于是布鲁克马上赶来了公司并通知公司的所有重要的管理人过来开会,同时就包括那位刚升职的詹姆斯组长。

    布鲁克坐在会议桌的正上方,他环视了会议室一圈,才缓缓说道:“先生们,布鲁克投资公司已经成立五年了,你们都是公司甄选出来的最优秀人才,那么你们谁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借款人会同时申请个人破产,是你们把他们全部炒鱿鱼了吗?”

    布鲁克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愤怒的拍起了桌子,而面对布鲁克的愤怒,这些人都低下了头,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布鲁克对此骂了一句:“一群没用的蠢猪!”

    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我记得之前好像有谁说过这个事情的对吗?有人接到了借款人的电话,说有一个中国人在煽动他们申请个人破产,他是谁?今天也在这个会议室里吗?”

    随着布鲁克的话,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坐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詹姆斯。

    布鲁克也看向了他:“你胸前的员工牌告诉了我你叫詹姆斯,你好,我需要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对布鲁克的突然发问,詹姆斯完全蒙了,他支支吾吾的回答:“布鲁克先生您好,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接过那么一个电话,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一起申请个人破产,而且破产以后不是应该清偿资产吗?或许我们还可以从这里获益以弥补我们的损失。”

    “是弥补你自己的损失吧!不,应该是让你大赚一笔,”布鲁克的视线随后扫过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问,“你们是不是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对于这个问题,从公司的总经理到秘书,都一致摇头否认,并且他们还都在骂詹姆斯。

    “布鲁克先生,我们绝对没有这么想,我们都认为这是公司最大的损失,都是这个詹姆斯贪心,他刚用他的奖金买了一辆保时捷跑车,他说了他还需要一栋别墅,这就是他的贪心,他就像一个吃不饱的恶魔,是让人厌恶的,但我们并没有这么想!”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都要和詹姆斯保持距离。

    “对不起我刚才说错了,我并没有那种想法,我也都是为了公司考虑的,布鲁克先生请您相信我!”反应过来的詹姆斯马上解释道,可并没有人听他的。

    这时候布鲁克大手一挥:“好了都不要再说了。”

    会议室安静下来,布鲁克又对詹姆斯说:“詹姆斯先生,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考虑了,那么接下来,我需要你去说服那些借款人,让他们停止申请个人破产,或者破产可以,但必须全额支付每一笔借款的所有利息。”

    “这怎么可能呢?”詹姆斯惊叫道,“如果没有任何优惠条件的前提下,是不可能阻止借款人申请破产的呀,而且他们都已经破产了,那些利息就更不可能收回来了呀!”

    “很抱歉,这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布鲁克说,“我只知道如果你做不到,不仅你的奖金我要收回来,我还会让我的律师起诉你,说你违规操作办理不良贷款,你需要为此承担全部责任,你会面临个人破产,同时还会面临至少二十年的监禁,希望你能想的明白。”

    布鲁克的话就像是一柄重锤一般狠狠砸在了詹姆斯的心上,让他瞬间绝望了,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