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拿布鲁克的不良资产赚钱
    处置不良资产?

    听到周铭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当时就都愣住了,当然作为在哈佛商学院念书的金融班同学们并不是没有听过什么叫做不良资产处置,但他们也仅仅局限于是在听过这一阶段,没有深入了解过这一行业的他们并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方向。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所谓不良资产,无非就是一些难以处理的股权债券和实物类资产。

    一般来说,这些不良资产的产生是由于公司或者个人破产,他们已经无力偿还任何债务,法院在对他们的所有资产进行清算以后的东西,这些东西可以是股票债券和银行存款,也可以是房产地皮,甚至是一张桌子或者一张椅子,由于这些东西存在资不抵债和变现困难等问题,就被归为是不良资产了。

    不良资产大都是由于投资失误所产生的呆账坏账,处理起来一般都有困难,因此不良资产的处置也都是信用评级很低的高风险投资。

    周铭环视一圈,见所有金融班同学,除了一些出身银行或者证券投资家庭的人,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周铭不由道:“我知道你们都很疑惑,在你们的观念里,肯定都认为所谓不良资产就是一定会亏损的资产,那么我们如果投资这个行业不就注定要亏损了吗?”

    很多金融班的同学们下意识的dian头,周铭很理解他们的观念,其实就是到了二十多年后,国内依然还有很多人不懂不良资产背后潜在的巨大利益,这并非是智商不够,只是观念的差异。在大多数人看来,所谓不良资产之所以被挂上了不良的名头,说白了就是亏损的资产,那么这样的资产一般人避都避不过来,哪里还有兴致去收购处理呢?

    正如一句老话说的那样:亏本的生意还去做,那不是傻吗?

    但实际上这就是一种短视的体现,哪里有钱赚就一窝蜂的拥上去,听到亏损下跌就唯恐避之不及,这样的投资想法和菜场买菜的大妈有什么区别呢?

    而且还有一dian更重要,就是这种只⌒≌ding⌒≌dian⌒≌小⌒≌说,.2△3.∷os_;看涨幅的人,他的信息和真正投资人之间,是存在一个信息延迟的,当你知道上涨消息的时候,钱早就被人赚走了,那么你这个时候进去,不就存在很大被套牢的风险了吗?

    周铭依稀记得在前世的时候,自己有一位初中同学就是靠着处理不良资产一年赚了上千万的,他没有别的窍门,就是当14和15年沿海企业出现倒闭潮的时候,他通过抵押房产向银行借了八十万资金出来,然后他就用这笔资金到沿海各个倒闭的企业收购处理不良资产。后来16年同学会的时候,他就开了一辆五百万的宾利亮相了。

    这个事情周铭有很深的印象,那么周铭既然知道处理不良资产背后的利益如此巨大,那么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自己不做不是傻了吗?至于有人赚钱就肯定有人亏钱,反正坑的是美国人,还是布鲁克投资公司,是自己的敌人,没有任何良心负担。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对所有金融班同学们说:“你们认为注定会亏损,但是我却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在这些不良资产的背后,潜藏的是你们想不到的巨大利益。”

    周铭说到这里就停住了,林慕晴很懂事的接过话头为同学们解释:“在港城就有很多人是专门做这种不良资产处理的,比如你们或许听过非常出名的洪兴和东星公司,不过不良资产的处置并不局限于这些上不了台面的黑道手段,实际还有很多合法手段也可以用的。”

    林慕晴思索了一下接着说:“说一个我自己的例子吧,我的思铭投资公司曾花费五千美元从港城银行那里竞标得到一个不良资产包,经过一年的处置,最终我从这个不良资产包当中获利三亿美元。”

    听到这个数字,金融班的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惊讶表情,毕竟就是那些出身银行和投资证券家庭的人,也想不到在这个不良资产中,居然包含那么巨额的利润,这已经不是暴利了,而是暴利行业当中的暴利了。

    “没想到吧?所以我这次就给你们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了。不过要处理不良资产,我并不准备继续用沃顿保险公司了,而是新成立一家公司交给你们。”周铭笑着说,他随后问叶凝,“听说你们刚才在完成核算,那么现在我们的账上还有多少钱?”

    “老师,由于我们的大部分账户仍然没有解冻,因此我们总共还有大概五百六十万美元的资金可以动用。”叶凝回答。

    “这些钱足够了,那么新公司就交给你们来做了。”周铭说。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金融班同学们立即欢呼起来,不过正当所有金融班同学都有些兴奋到跃跃欲试的时候,班长陈树却说:“老师慕晴姐,我完全相信你们的话,可是有些事情我认为还是谨慎一dian好。”

    周铭挑了一下眉,看来陈树这位班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至少他很冷静。

    周铭知道碍于自己的面子,陈树的话说的很委婉,实际上他的意思就是担心那些不良资产,毕竟高收益通常伴随着高风险,如果处理不慎,很有可能就是所有投资都打了水漂,一分钱都拿不回来的,否则如果真那么好做,为什么银行或者其他投资银行不自己处理,还要打包贱价卖给别人呢?难道银行那边都是脑残吗?

    脑中想着这些,周铭对陈树说:“我明白陈树你的意思,我所说的不良资产我知道该如何处理,因为我准备接手的这些不良资产,就是布鲁克投资公司手上那些次级贷款的抵押房产。”

    “之前在劝说那些少数族裔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他们,会把他们的房产还给他们的,现在就是我履行诺言的时候。”周铭说,“当然考虑到他们的支付能力,我并不会一次性卖给他们,而是给他们提供租期服务,就是和他们签一个很长时间的租房合约,只要他们每个月付给我房租,他们就可以回去住在自己原来的房子里,而只要他们在这里住了一定时限,我就可以把房子送给他们。”

    “这样我就有了一个非常稳定的变现渠道,我也做过了调查,这些人当中大多数是有能力的,就算那些没能力的,我可以适当调低一些房租。”周铭说,“根据我的计算,如果我花五百万买下这些不良资产,我把这些房子全部租还给那些人,最多只要五个月,我就能回本,剩下的都是获利。”

    如果说周铭之前提出处理不良资产的方向还只是让金融班的同学们感到诧异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则对周铭的想法感到无比震惊了。

    的确,要是按照资产分类,当布鲁克投资公司破产以后,为了清偿公司的债务,所有次级贷款的抵押房产都会遭到拍卖,但几万套房产和汽车的拍卖工作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更别说这么多资产一下子进入市场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了,无疑这些资产最终都会被归类到不良资产的范围。

    那么这个时候周铭能打包买下这些抵押房产再进行出租,确实是既完成了对那些帮助自己掀起次贷危机的少数族裔们的承诺,也是通过处理不良资产获利巨大的方式。

    然而在这里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么多套抵押房产,不管布鲁克投资公司如何破产,他也不可能那样贱价打包出售吧?除非布鲁克议员的脑子烧坏了!

    陈树李阳和叶凝还有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面面相觑,面对周铭的自信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陈树站出来说:“老师,我认为如果能成功的话,那么这无疑将是非常成功的不良资产处置,可关键就是如何让布鲁克投资公司贱价出售自己的抵押资产,这是不是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议题呢?”

    周铭笑着dian了dian陈树说:“我的班长同志呀,如果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就明说,我可没有那么独断专行。”

    对于周铭的话,陈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老师,我可没有这样说,其实我也是很支持老师您的想法的,只是我觉得如果拿到布鲁克公司的抵押资产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周铭又dian了dian头说:“的确如此,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个好办法了,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昨天来过这里的一位黑人妇女仙蒂。”

    叶凝闻言马上说:“我记得,她是维达社区的少数族裔的家庭代表,是来找老师您商量住房问题的,说老师您承诺了他们的住房。”

    “就是她,她昨天在走的时候和我说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她说她的次级贷款是通过在布鲁克投资公司内的一位朋友办理的,貌似她的那位朋友最近还因为自己的业绩特别突出而升了职,公司发给了他十多万奖金,他买了一辆跑车,不过最近由于次贷危机,公司好像在找他的麻烦。”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可以理解这位仙蒂女士她在说这些的时候是有些嫉妒的,但对我来说,这里面却给我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这位业务员,我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听蒙了,李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愣愣的问:“老师您不会是想通过这个业务员把那些房产都套出来吧?”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反正现在我知道布鲁克投资公司已经陷入次贷危机,肯定资金短缺,他会急于将那些抵押房产变现的,这就是我的机会。”

    说完周铭站了起来:“好了,接下来大家就好好做一下那些帮助我们申请了个人破产的人做好他们房产的统计工作吧,毕竟我答应了他们,总还是要做到的,请记住,不管我们做投资还是金融,诚信这个东西还是最重要的!”

    说到最后周铭又笑了:“当然如果能顺带赚dian钱就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