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CDS市场崩啦!
    随着布鲁克投资公司最新的交易单子被挂出来,整个巴顿酒馆如同被烧开的水一样立即沸腾起来,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着显示屏上面的消息,大声的惊呼着,而他们所讨论的中心,无疑就是这份交易单子。

    “我的上帝,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可并不是愚人节,一份千万的s合约仅仅只出售四百万美元,这位布鲁克议员今天难道疯了吗?”

    “这绝对是今天最划算的交易,如果我现在能花四百万美元买下一份s合约,然后再以五百万卖出去,我就能净赚一百万美元,就算没有五百万,能卖四百五十万我也能赚五十万美元,这绝对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交易,但是很可惜我并没有那么多钱,这份s合约的交易也不能拆开。”

    “这真是一笔天大的损失,我一定要通知公司,如果能拿下这笔交易,我相信我这个月的奖金就足够我带着我的妻子去一趟夏威夷了……”

    听着酒馆内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周铭笑着问布鲁克:“感觉如何?”

    布鲁克对此很不屑的撇撇嘴说:“不过就是一些贪心的白痴而已,随便一dian低廉的价格就会让他们动心,不过比起这个,我在想如果他们真的把你挂出去的s合约买走了怎么办?你就要承受超过一千万美元的损失了。”

    “不是我,而是我们,我的布鲁克议员。”周铭提醒了布鲁克一句,“不过仅仅只有一千万美元还并算不了什么,我们再拿出价值一亿的s合约出来挂单不就好了吗?不过很可惜,我并不认为这里的人会让我有机会损失两千万美元,或许连这一千万美元我都没机会损失出去。”

    面对周铭的这句话,布鲁克没有反驳,是因为他也很赞成,尽管现在整个酒馆都像疯了一样的在讨论这被低价出售的s合约,但却并没有人真正去吧台提出交易的意向。

    原因很简单,眼睛盯在那五十万和一百万利润上的人,他们口袋里都拿不出足够的交易资金,而能拿得出这笔交易资金的人,他们□ding□dian□小□说,.2↗3.o≡s_;并不会只考虑这五十万一百万的利润,他们更会思考布鲁克投资公司为什么会愿意以这么低的价格出售这些s合约,是真的缺钱了想要急着折现?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呢?

    要知道布鲁克投资公司是经历过破产风波的公司,而注资拯救他的,更是在美联储布莱顿银行和几大银行退出拯救以后横空出世的沃顿保险公司,或许这个公司会有什么特殊的内幕消息。

    如果真这样那才糟糕了,毕竟就连布鲁克这样的投资公司都要破产了,至于其他公司在这次次贷危机里就更没了保障。

    而s合约是要在投保公司能够持续支付保费,并且保险风险很低的情况下才有很高的交易价值;相反要是投保公司存在破产的风险无法持续支付保费,或者保险风险在次贷危机的影响下逐渐增高,以至于预期会大大超过s合约,那么这个时候,这些s合约无疑成了废纸一张。

    要是真有这样的风险,那么还不如在风险爆发之前将手上的s合约全部处理掉,哪怕亏个五十万一百万也无所谓,因为亏这dian钱总比血本无归要强。

    正是这个原因,无论是保守的投资者还是激进的投机者,他们都会选择谨慎行事的。

    也是由于这样的想法,让那些‘大人物’开始在酒馆里寻找起了布鲁克,毕竟作为资深参议员的布鲁克他大小也算个名人,因此才不过几分钟,就有人过来找布鲁克说话。

    “哦,我亲爱的布鲁克议员,我看到那条消息就猜到你肯定也来了这里,不能不说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讶。”

    一个穿着暗红色晚礼服的人端着酒杯走过来对布鲁克说,周铭对于刚才布鲁克的介绍还有印象,知道他就是加勒比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贾迈尔。

    或许是因为事情太重要,也或许是贾迈尔天生就是个直接的性格,亦或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总之他在和布鲁克打过招呼以后就坐在了布鲁克身旁的沙发上,小声问道:“我的老伙计,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以这么低的价格出售s合约吗?你可知道你现在的可接受交易价格,会让你损失超过两百万美元,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

    面对贾迈尔的问题,布鲁克耸了耸肩说:“贾迈尔议员,我想这个问题你问错了对象,因为这并不是我决定的。”

    布鲁克的答案立即让贾迈尔意识到了什么,他随即转头向周铭说:“这位尊贵的中国先生,让我猜猜能做出这样决定的,肯定就是你了对吗?”

    周铭微笑着dian了dian头,不过周铭却并没有告诉贾迈尔什么,他只是先很客气的和贾迈尔打招呼,然后在做了自我介绍以后反问他道:“你不要问我,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只是我很好奇,如果我真的给了你想要的答案,你难道真的会相信我吗?”

    周铭的反问让贾迈尔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周铭接着对他说:“很多时候,与其我给你一个答案,是不是这个s合约存在什么潜在问题,还不如你自己思考要来的好。”

    贾迈尔若有所思的起身要离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吧台那边突然传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随后酒馆的领班快步过来告诉周铭说已经有人已经提出了交易申请。

    这让贾迈尔心中一惊,他很想留下来看周铭接下来会如何反应,但他更明白这样的做法很不礼貌,于是他慢慢的离开,最后听到了周铭很高兴的让领班又多加了十份一千万美元的s合约出售单,并且价格已经再一次降低到了三百九十五万美元。

    “布鲁克先生,我想你和贾迈尔先生多少有些交情吧?那么在你的印象里,他是一个果断的人吗?”看着贾迈尔离开的背影,周铭问。

    “我和贾迈尔是老交情了,虽说政客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友谊,但至少这个人我了解。”布鲁克dian头回答说,“他的性格很果断,只要他认为有风险,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立即放弃,三年前的股灾,他就是感觉到了股市的问题,所以提前从股市撤资了,而那个时候只是九月,而股灾要到了十月十九日。”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相信有了一个贾迈尔,后面就会有更多的人相信了。”周铭说。

    刚才周铭的做法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让贾迈尔担心次贷危机,只有这样他才会跟着一起抛售s合约。而只要贾迈尔开始跟着一起抛售,在现在这个次贷危机的大环境下,很容易会引发整个市场对s合约的担心,继而爆发大规模的抛售潮,至于周铭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那边随着贾迈尔的回去,其他原本准备过来的‘大人物’们也纷纷坐回了位置上,他们紧盯着贾迈尔,等着他的动作。

    一切都如布鲁克所介绍的一样,贾迈尔在回去自己的座位上以后也立即叫来了服务员,然后过了五分钟,吧台的显示屏上就出现了一条新的出售信息:出售十份价值一千万的s合约,出售价格为399万美元。

    这个消息就像是在一壶热水里丢下了一块被烧红的铁球,顿时又沸腾了起来。

    “天哪!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布鲁克投资公司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吗?否则他为什么会接受一次又一次的亏损?这太让人费解了!我的头幸好没答应四百万美元的交易,否则就错过了!”

    无数人对着显示屏惊呼着,周铭在看到上面的数字也长出了一口气,尽管上面并没有显示任何交易人信息,但只要看到贾迈尔刚才动作的就能判断是谁做的了。

    都是一千万美元,这并不是说所有的s合约的价格都刚好这么多,而是这一次交易的s合约是一千万以上,那些市场经纪人们和酒馆本身为了区别客户,可以将合约捆绑分成的几个不同档次,以便看到价格就能直接的提供相应的服务。

    或许看起来这399万美元的数字比起周铭的四百万只差了一万美元,但问题是他带起了一个下滑的趋势,这才是周铭想要的。

    转头看了看周围紧皱着眉头的‘大人物’们,周铭知道他们还在犹豫,周铭也知道他们犹豫不了多长时间了。

    紧接着又过了五分钟,吧台的显示屏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布鲁克投资公司出售二十份价值一千万的s合约,出售价格为395万美元。

    这个消息再一次惊讶了所有人,周铭看了贾迈尔那边一眼,似乎贾迈尔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消息能这么快就发出来,于是他着急的找来了服务员,马上修改了自己的售价为394万美元。

    面对这十分钟三跳的数字,整个巴顿酒吧内一片哗然,要知道这里并不是真正的交易所,显示屏上面的数字并不是实时更新的,而是真正一条条的报价,因此尽管私底下的交易价格很不统一,但一般的公开价格还是很统一的,往往几个小时都不会有变化,可现在居然这么频繁,这就算反应再迟钝的人,也会感觉不对劲了。

    至于那些有专门座位的‘大人物’们,如果之前他们还只是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于是他们也都纷纷招手叫来了各自的服务员,而几分钟后显示屏上顿时又出现了很多新的消息:出售价值一千万的s合约,价格为393万美元……出售s合约,价格为392万美元……出售s合约,价格为390万美元……出售s合约……

    显示屏上的价格数字在一dian一dian的往下降着,这让所有人都看傻了,因为刚才那些握有大量资金的‘大人物’找服务员是他们都看到了的,那么现在……

    “s市场崩啦!”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这么一句,然后这句话就像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整个巴顿酒馆立即疯狂起来,所有人都拿起自己的手机或者用酒馆里的电话,拼命的打回自己的公司,尽管他们的口音和话语都各不相同,但都只有一个意思:“s市场崩啦,一定要抛售所有的s合约!”

    而在疯狂的酒馆里,当所有人都在拼命要抛售自己手中的s合约,价格在一路下跌的时候,却并没有人注意到,布鲁克投资公司的出售价格,只停留在了395万美元的价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