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这叫抄底
    “这就是来自神秘东方的道术魔法吗?真是没想到,你这个中国人居然真的弄崩了这个足有几十亿美元的s市场!”布鲁克无比感慨的对周铭说,仿佛听到了世界末日一般的不可思议。

    布鲁克是真的很不敢相信,作为麻州的资深参议员和一家资产几十亿的大资本家,他是很了解这个s市场的,同样也明白这里面参与游戏的资本和企业。

    或许这个s市场说起来只是一个投机市场,但由于一环紧扣一环的保险,再加上房地产本身的火热,以及布莱顿银行从中所做的主导,在如此巨大的市场推动力下,别说麻州当局,就算是联邦政府想要动dian什么也都没那么简单,却没想被周铭如此轻易就弄崩溃了,也难怪布鲁克怎么也无法相信。

    周铭对此只是笑笑说:“其实这也并不能算是我的功劳,毕竟这是s市场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次贷危机的爆发,让所有人对s市场充满了不信任感,因此特别容易被带节奏。”

    周铭想了想接着说:“也就是说,这个s市场或许主导着几十亿美元的资金,但也只是看起来很大很光鲜的一艘船而已,但实际上里面早已是千疮百孔了,我只是轻轻推了一下,他就马上崩溃了。”

    周铭说的这个比喻无疑是有些夸张的,至少在现在,由次级贷款带来繁荣的s市场,由于次级贷款市场的问题,这个s合约的增值也是很稳定的,事实上次贷危机也的确过了十多年才爆发,这说明s市场才刚刚起步,借助房地产的泡沫,就能让s合约变成稳赚不赔的生意。

    布鲁克在一旁默默的dian头说:“其实在我面前这样分析s市场的,你并不是第一个,但你却是第一个真正做到的。”

    或许乍听起来布鲁克这话只是一句普通的称赞,但实际上却是给了周铭一个非常高的赞誉,因为一个金融天才能看到s市场所存在的问题,而周铭不仅能看到,他甚至还能做到,就这一dian,他就能强行给那1□ding1□dian1□小1□说,.≧.±os_;些金融专家学者教授给给安上一个‘所谓的’头衔了。

    周铭不想装b,但对于布鲁克强行给自己的夸赞,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好抬头看了看吧台上面的显示屏,说了一句:“现在的价格已经到了三百六十万了。”

    布鲁克心头一动问周铭:“你这是打算收网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道:“布鲁克议员你觉得s合约的价格最低能低到多少?”

    布鲁克摇头回答:“很抱歉,这dian我无法回答,因为事先我根本都不认为会有人以三百六十万的价格出售价值一千万的s合约。但如果非要我给出一个答案的话,我想或许会到三百三十万吧?”

    布鲁克的语气很不确定,他见周铭没有说话,马上改口道:“看来你对s市场的看法是非常悲观的,尤其现在是在整个价格一片下跌的时候,三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一边说着,布鲁克一边在注意着周铭的表情,他见周铭只是笑笑还是没有说话,他有dian不敢相信道:“难道你认为这些s合约会跌倒两百多万吗?我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几乎都快要跌破合约价格的底线了,如果接受了这个价格,那么就等于自己的合约交易是白做了的!”

    “所以布鲁克议员你的想法是现在咱们就出手开始收一些s合约进来吗?”周铭问。

    布鲁克有些疑惑的看着周铭试探着说:“我认为这样是非常保险的,我想如果你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

    不等布鲁克说完,周铭直接很爽快道:“那就这么做吧。”

    说完周铭就挥手叫来了服务员,跟服务员定下了如果s合约价格低到了350万的话,他就进行收购的单子。

    面对周铭的操作,那服务员和布鲁克都蒙了,他们都完全不明白周铭究竟想做什么。

    服务员不明白周铭今天明明是来出售合约,甚至都直接引发市场崩溃了的,怎么到现在非但停止继续降价反而还要买进了呢?布鲁克则是不明白周铭这一反常态是为了什么。

    原本当周铭问出合约能低到什么价格时,一般这不就意味着周铭判断价格会继续下跌,周铭是准备价格到了一个非常低的价位时,他才准备出手抄底吗?作为一位老牌资本家,布鲁克自己也是非常熟悉这个套路的,可让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周铭居然直接接受了自己的提议,在这个时候要出手购买合约了。

    这是为什么?难道周铭也认为合约的价格真的降不下去了吗?

    对于满脸疑惑的布鲁克,周铭笑着对他说:“你什么都不要问了,好好看好好学就好。”

    这句话让布鲁克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来,如果其他人对他说这句话,他有一百种方法回敬回去,但是面对周铭,他却只能受教育了。

    很快一刻钟时间就过去了,一千万的合约价格跌到了350万,与此同时周铭的交易行为自动启动。

    服务员急急忙忙的跑来对周铭说:“先生您好,您所购买的分别是路易斯投资公司的三份合约和新曙光投资公司的两份合约,合约总价都是一千万美元,最终被您以三百五十万的价格购得。”

    周铭抬头看着吧台上面的显示屏,同时问道:“交易消息应该马上就可以被传到那两家公司了吧?”

    服务员dian头说是,周铭又问:“那这一次他们暂时应该不会知道交易对象是谁吧?”

    服务员还是dian头道:“是的,根据市场规则,交易会先进行确认,只有当交易双方真正要进行交易的时候才会知道交易对象。”

    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以后,周铭就摆手示意服务员先下去了。

    “中国人,我想我似乎明白了你想要做什么。”布鲁克皱着眉头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周铭你这么做就是想让价格进一步下跌对吗?”

    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一般,这边布鲁克的话音才落,旁边立即响起了一片惊呼,这时再抬头去看吧台上面的显示屏,就见价格一下跳到了320万。

    “怎么会这样?刚才的价格明明还都是三百五十万的,怎么现在一下就成三百二十万了呢?而且之前价格尽管在下跌,但至少还是一万美元一万美元下跌的,可是现在居然一下下跌了三十万美元,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说s市场已经彻底崩溃了吗?”

    在周遭的惊呼声中,布鲁克也站起来了,他看着周铭说:“果然是这样,你知道一旦合约被出售了出去,就会给其他人更大的希望,他们才会以更低的价格出售!”

    周铭摊开双手说:“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如果是放任不管,那么当那些人反应过来就算他们多么降价出售也不会有人买,或许价格就会停下来,可如果我买了,就会给他们一个只要继续降价就会有人购买的信号,这样他们才会继续降价,这才是我想要的。”

    布鲁克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向周铭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鬼一样,他简直无法想象怎么就有人能把别人的想法计算到那么精确的,他这时也明白自己是为什么会输在周铭手上了,同时他也很后悔,自己当初是有多蠢,才会选择这样一个人做对手。

    周铭继续看着吧台上的显示屏,随着时间的过去,上面的数字还在不断下降,终于当价格停在290万美元的时候,周铭才再一次挥手叫来了服务员。

    “我要下购买的合约单,购买的价格是两百八十万美元。”周铭说。

    服务员那边dian头说:“好的我明白了,那么这一次还是只下五份五千万的单子对吗?”

    周铭摇头回答:“这一次不需要了,不管有多少,只要价格到了两百八十万美元,不管是谁出售的,我都收。”

    服务员愣在了当场:“不管多少都全收吗?我能明白先生您的雄心壮志,但这么多也的确太大数额了对吗?”

    周铭怎么会不明白这服务员的想法,周铭于是拿出一张支票交给那服务员说:“这上面有五千万存款,随时都可以去取,有这个保证金够了吧?”

    面对周铭的话,那服务员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忙不迭的dian头说当然没问题,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

    看着那服务员的离开,周铭笑着对布鲁克说:“两百八十万,想当初s合约最盛行的时候,最初拿出来的合约,只怕就是这个价格了吧?这才叫真正的抄底,不是说过,布鲁克议员你当初就是没胆量等到现在。”

    布鲁克dian头说:“的确如此,只是现在你已经以很低的价格买到了s合约,甚至还不止是一份,我很好奇你究竟要干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你引发的次贷危机,也是你预言说这些s合约并不值钱的,可你自己现在为什么还要购买这么多呢?你知道如果你的计划不成功,那么这些钱你就可都白出了。”

    周铭对此则耸耸肩道:“那么就让这个计划成功不就好了吗?”

    这句话让布鲁克愣在了当场,尽管说起来的确如周铭所说,只要计划成功了自然一切都好说,可问题在于这个计划能成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