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千亿索赔
    一个漂亮的金发女郎手持麦克风出现在镜头里:“大家好,我是东北电视台的记者苏珊,在我的身后就是南布莱顿区法院,我现在就在法院门口为您报道一条非常不可思议的新闻,就在刚才,有人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诉讼申请,要求起诉加勒比投资公司、路易斯投资公司、圣马丁投资公司和新曙光投资公司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

    “这些公司的名字我相信所有人都是耳熟能详的,因为他们都是布莱顿非常著名的投资公司,如果把这些公司所支配的资金集中起来,相信能再创造第二家布莱顿银行了!”

    “可就是这些能量恐怖的大公司们,他们居然被人同时告上了法庭,这不能不让人疑惑,在诉讼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谁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呢?”

    突然从苏珊的背后传来了一阵喧闹,很多记者涌向了法院门口,苏珊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急忙带着镜头奔向法院门口,并在一群记者中挤向门口,只见几个人朝门口走来,在镜头里,能明显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布鲁克议员,布鲁克投资公司的最大投资人。

    不过今天布鲁克却并没有打算面对记者,而是一位头发不多的中年人走上前来说:“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律师艾伦,我的当事人今天由于身体不适不方便接受采访,不过这个案子是由我全权负责的,所以大家如果有什么问题我都可以代为回答。”

    随着艾伦律师的话,所有记者顿时倍感失望,但好在还有一位律师艾伦在这里,大家只好把问题通通对准了他。

    “请问艾伦律师,你们今天来法院是来起诉加勒比投资公司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吗?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在什么方面得罪你们了吗?听说你的当事人就是布鲁克投资公司对吗?你们的起诉是否就因为他们在公司破产边缘拒绝任何形式的援助呢?还有在这次的诉讼中,你们又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是要求这四十五家公司承担共同的赔偿吗?那么这么多家公司,这个赔偿数额又是多少……”

    面对记者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诸多问题,艾伦双手向下压了一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才说:“这么多问题,请允许我一个一个的回答吧。”

    “首先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你们的消息是没错的,我的当事人就是布鲁克投资公司,而今天我来法院就是为我的当事人起诉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那布莱顿最著名的四十五家金融企业。”

    说到这里艾伦顿了一下然后才说:“至于得罪……如果你们所谓的得罪是指他们在布鲁克投资公司陷入破产危机时没有施以援手的话,那么这是并不成立的,因为这并不能成为诉讼的理由,法院也不会受理,我们真正提起今天诉讼的理由是因为另外的一件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呢?让你们不顾一切的要起诉这四十五家大公司?”所有记者几乎是一齐问道。

    “毫无疑问,当然是他们违反了法律和商业精神的行为!”

    艾伦大声抛出了这个答案,随后解释道:“s合约,信用违约互换合约,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什么吧?这四十五家投资公司都或多或少的进行过这种合约的交易,而在这些交易的过程中,我的当事人认为这些公司都存在非常严重的商业欺诈行为,所以我们才必须诉至法院!”

    艾伦的语气非常严肃,甚至有些激愤了,说完他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说:“最后,我的当事人首先当然是要求这些公司对他们的商业欺诈行为进行道歉,并对此作出一定数额的赔偿,具体的赔偿数额是一千亿美元,要求这四十五家投资公司按各自的欺诈比例承担。”

    听到一千亿这个巨大的数字,所有记者都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他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艾伦,似乎都认为他是说错了数字。

    但艾伦却仍然伸出一根手指重复了一遍道:“我没有说错你们也没有听错,在这次诉讼中,我的当事人就是提出了一千亿美元的赔偿。”

    “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咱们全世界的首富的资产才不过百亿美元,然而现在你的当事人却要了一千亿美元的赔偿,你这不是一个官司打出了一个世界首富吗?还是超过原首富十倍的价值,这样夸张的赔偿金额你作为律师,难道就没觉得很不合理吗?”

    有记者问道,其他记者也纷纷附和道:“没错,这个赔偿金额简直太离谱了,难道是有人用脚想出来的吗?”

    对此艾伦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微笑着先反问了一句:“你们都是记者,那么有一个很经典的案例,就是一位丈夫由于吸烟患上了肺癌,妻子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索赔两百亿这又怎么算呢?按照各位记者先生女士的说法,这个判决难道不是直接判处了一位世界首富吗?”

    “而且我们的诉讼以实际情况来说更是一种公司的集体诉讼,就算最后赢了诉讼,所得的赔偿金也是归公司集体所有,就是每一位公司的投资人,并不是给某一个人的,所以大家都可放心。”

    艾伦最后说:“不过相比这一千亿的赔偿,我的当事人更相信这是一种惩罚性的赔偿,目的并不单纯的为了金钱,而是希望这种巨额的赔偿方式,会让那些公司了解到他们的错误并加以改正,以确保以后不会再发生此类的错误,最后达到一种商业精神的良性循环。毕竟很多事情无法用道德进行约束,更需要法律的威慑!”

    随着艾伦的话,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

    啪嗒一声,一个遥控器被狠狠的摔在桌子上碎成了两半,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一个咒骂声。

    “这些该死的杂碎,被上帝抛弃的渣滓们,都给我去死好了!什么一千亿索赔?也亏他能说的出口,还有布鲁克这个混蛋他居然真的背叛了我,跟着那个中国人一起给我找麻烦了,他们都是一群狗屎,我一定要杀了他!我知道布鲁克还是公司的董事长,没有他的点头,这个诉讼根本就不成立!”

    怒吼声中,一个玻璃杯被狠狠砸在了桌子上碎裂开来,和遥控器相呼应,仿佛这对难兄难弟在相互诉说着心里的哭。

    “先生怎么了?我在门外听到了非常可怕的声音,是什么让你生了这么大的气呢?”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中年人急匆匆走了进来,他看到桌子上的情况不免感到非常惊讶,而看到这条新闻这么生气的,除了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克里斯托以外不会再有别人。

    克里斯托抬头看了一眼,他伸手指着电视说:“我的管家,我请你先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什么新闻,那个中国人居然把加勒比投资公司、路易斯投资公司、圣马丁投资公司和新曙光投资公司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都告上了法院,并且向这些公司索赔一千亿,你说他这是要干什么?”

    管家并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先转头盯着电视看了好一会才说:“先生,只是一个律师,我并不认为他的话有多大说服力,就算有,这一千亿的索赔我也并不认为法院会支持他,这太不合理了。”

    面对管家的回答,克里斯托突然低头笑了起来,他并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先站起来到窗边狠狠拉开窗帘然后才感慨道:“我的老伙计,你以为这个诉讼就真的只是诉讼那么简单吗?如果单是这一千亿美元的索赔,根据用不着我出面,光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所请的律师团,我想就足以应付了,从地方法院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将任何一条证据都拿到法庭上一点一点的辩驳,这场诉讼没有三到五年根本不可能结束。”

    克里斯托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过了好一会才继续道:“可我真正担心的是诉讼背后的其他东西。”

    “如果不是诉讼那还能是什么?”管家疑惑的问。

    对于管家的反问,克里斯托苦笑了一下,他回头对管家说:“我的老伙计,从二十年前开始,我就知道,你有的时候太过聪明,可有的时候却又不够聪明。”

    “你说如果是你,有一天你的老板拿着一个很棒的项目来告诉你,如果你做错了失败了,就会把你从公司里踢出去,那么你会只老老实实的把项目做好,还是会想办法把项目做得更加出色,并想办法自己干,然后自己当老板,并把原来的老板给干掉呢?”克里斯托问。

    管家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克里斯托已经有了答案。

    果不其然,随后克里斯托就说:“野心是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魔鬼,那个中国人则是魔鬼中的魔鬼!”

    “所以,或许现在被告的只是那四十五个投资公司,但我相信他最终一定是冲着我来的!”克里斯托非常有信心的说,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此时此刻已经回到车上的周铭,却给出了一个并不一样的答案。

    “如果我没猜错,亚当斯城堡里那位克里斯托先生他现在一定在看这条新闻,他也一定会认为我今天的诉讼是冲着他来的,但是我只能说他这是想多了,因为如果只是他这个人,我还并不放在眼里,我真正要针对的,只是布莱顿银行,只是传承三百多年的亚当斯这个家族,仅此而已。”周铭说。

    律师艾伦和布鲁克就坐在周铭的身边,尽管已经习惯了周铭的语出惊人,但这次听到了还是让他们惊讶不已。

    “我想如果克里斯托他要是听到了,肯定要砸东西了,尽管这个行为太没有教养了。”布鲁克猜测道。

    周铭对此耸耸肩说:“我想着或许是因为本身修养不够的关系吧……”

    周铭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马上拿起来接通,是林慕晴打来的电话,他本以为林慕晴是要问今天去法院申请诉讼的事,却没想听到了另外一个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消息。

    “周铭不好了,我刚才接到了国内的一个电话!”林慕晴着急道。

    p手机用户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