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男人的决定
    周铭的黑色轿车行驶在哈佛大学外的公路上,道路两旁的树木在不断的倒退,林慕晴就坐在周铭身旁。

    这熟悉的一幕乍一看和他们来的时候一样,但实际上却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上一章是周铭应州长爱德华的邀请过来哈佛大学,但现在他却是在离开哈佛。

    在车上,林慕晴抬手看了眼时间拧着秀眉说:“才不到半个小时,从我们过来哈佛大学到现在离开我们才用了不到半个小时,这也太快了一点!周铭说真的,我完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答应他们,这么着急离开,你明明知道他们这就是在过河拆桥。”

    面对林慕晴的抱怨,周铭点了点头说:“慕晴姐,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在过河拆桥,可我并不认为这和时间的长短有什么关系,因为他们都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这个情况下,我并不认为我再继续和他们周旋拖时间,就能获得什么优势,相反可能还会失去很多利益……”

    周铭想了想补充道:“或许那两亿美元他们就不会给我,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沃顿保险公司来说。”

    “周铭你明知道我说的并不是这个!”林慕晴有些恼怒的说,显然她对周铭的解释并不满意,“和他们的联盟是周铭你促成的,对付亚当斯的方法是周铭你想出来并一步步去实现的,在周铭你开始布局的时候,他们三大家族怎么没这么热心呢?现在好不容易凭着周铭你的努力把亚当斯家族给逼到了绝路上,这个时候他们就跳出来摘桃子了,还要周铭你不要插手后面的事了,这样的过河拆桥真是太过分了!”

    林慕晴的情绪越来越愤怒,到最后甚至都忍不住狠狠挥舞了几下自己的小粉拳。

    但随后她见周铭似乎还一脸的云淡风轻,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周铭,其实我们能不能打倒亚当斯家族,或者我们能从这个事情里面获利多少这都不重要,只是这对你太不公平了呀!”

    周铭无奈笑着点了点头:“这的确很不公平,不过慕晴姐,对于这点我们应该早有准备不是吗?”

    林慕晴愣了一下,周铭接着说:“其实这还是慕晴姐你说过的,那还是在我提出联合三大家族的时候,你就对我说他们三大家族都是布莱顿财团的掌控者,即便他们都和亚当斯家族有矛盾,但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不可能会是我们忠贞不移的盟友,极有可能他们只会利用我们达到他的目的。”

    “我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可那只是我们所需要防备的一点,或者说我们既然料到了这点,我们就更应该在事情发生以后和他们理论到底呀,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过河拆桥了!”林慕晴说。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不成我们也把他们列为敌人,直接把这次诉讼再追加一百多家投资公司,把这三大家族也全部牵扯进来,谁都别想好过吗?”周铭问。

    “这……”

    林慕晴犹豫了,他对于这个问题也没法回答,因为现在他们在三大家族的帮助下单独对付一个亚当斯家族,就已经如此吃力了,不仅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被软禁了,就连他们也必须离开布莱顿在罗德岛上住了大半个月,现在要再加上三大家族,那只怕他们今天就在布莱顿这个城市

    (本章未完,请翻页)待不下去了。

    周铭拉起林慕晴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说:“所以呀,我的慕晴姐,既然现在他们都已经敢这么直接告诉我们过河拆桥了,就证明他们肯定是有恃无恐的,而我们这个时候要是再和他们起冲突则是更不明智的,那么我们就只能选择妥协了,这是没办法的。”

    “但是周铭……”

    林慕晴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先问她:“慕晴姐,而且现在这个时候我也并不认为他们对我们过河拆桥是什么坏事,正好可以让我们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了。”

    “周铭你说的是然然离家出走的事情吗?”林慕晴试探着问,在得到周铭肯定的答复以后她就无奈了,“这两件事情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林慕晴是真的有点崩溃,尽管自己的表妹离家出走去到一个陌生国家她也非常担心,可如果说要拿周铭的努力成果作为交换的话,那林慕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更不要说然然那边还有她朋友能在旧金山帮助她,至少短时间内是不需要担心的,但周铭这边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当然是没法相提并论的,至少在我看来,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局也是只要我还活着,就总有机会再布的,可人却只有一个不是吗?”周铭说。

    听了周铭的开导,林慕晴很奇怪的看着周铭问:“我真的很奇怪,周铭你为什么会对然然的事情这么关心呢?”

    这让周铭心里狂跳一下,随后打了一个哈哈:“我并没有非常关心,只是现在被三大家族过河拆桥已经是事实了,总得为自己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嘛,总不能拿着这些资金放在手上发霉呀!再说了,慕晴姐我们第一次去港城的时候,在南江受了然然很多照顾,现在她离家出走了,我们总要有点表示嘛!”

    对于周铭的解释,林慕晴尽管没有说话,但还是很怀疑的看着周铭。

    约摸四十分钟后,周铭和林慕晴回到了酒店,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第一时间过来询问情况。

    “周铭小兄弟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会是计划出了什么问题吧?还是亚当斯家族那边使出了什么新手段,还是这三大家族又出了什么事呢?”

    三人很惊奇的问,从他们的表情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他们已经猜到了什么,而随后当周铭告诉他们事实以后,他们都是一脸果然如此的懊恼:“怎么会这样呢?他们这是最恶劣的过河拆桥了!”

    “虽然三大家族是过河拆桥了,但我们也得到了我们所想要的,不仅我们已经得到的抵押房产会有保障,我们在布莱顿的生意不会受到影响,甚至他们还会同意给我们一百亿的无息贷款,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利用好这些,我们还是赚大了的。”

    给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留下这番话以后,周铭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面对周铭的离开,林慕晴和童刚李成还有伊尔别多夫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对此林慕晴站出来说:“其实周铭说的也没错,既然三大家族的过河拆桥已经是既定事实了,与其再在这上面纠结,还不如想办法先利用好他们给我们的补偿。”

    说着林慕晴扭头看了周铭离开的方向一眼又说:“我想周铭可能是被打击到了,但他一定

    (本章未完,请翻页)会振作起来的,我们要对他有信心!”

    ……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又拿着仪器来到了周铭的房间,这是**作为周铭保镖每天都必须要做的,他手上拿着的就是一种复杂的无线电检测装置,除了能检测房间内报警装置的正常以外,还可以房间内有没有异常的无线电信号以及特殊物质,只有当**确保房间的绝对安全以后,他才能放心的让周铭在这里睡觉。

    在房间内转了一圈以后,**对周铭说:“房间并没有任何异常,那么我出去了,如果这边有什么情况你随时按下报警器,我马上就能赶到。”

    这也是一句老生常谈的交代了,说完**就要出门,周铭却喊住了他问:“**,你觉得我今天做的对吗?”

    **很疑惑的看着周铭,周铭又补充一句道:“我说的是我今天的决定。”

    **点头说:“我知道是关于三大家族那边的过河拆桥和你要去旧金山找那个叫唐然女孩的决定,老实说,我没法告诉你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

    “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和唐然的关系吗?”周铭问。

    “这是一方面,但还有另一方面,是在我看来,任何一个决定都没有对错之分,只有轻重缓急和该做与不该做之分。”**回答说。

    “我有点明白了,但好像还并不是很明白。”周铭说。

    **摇了摇头:“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拧着眉想了一会又说:“其实周铭你这个问题问我并不是一个好方向,因为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认为只要我想去做的,我就一定会去做,与其让自己过后去后悔,我还不如直接就去做了,我认为男人的选择应该是率性而为的,只要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要去做!”

    说到最后**看着周铭问:“那么周铭你觉得你应该去旧金山吗?”

    对于**最后的突然反问,周铭笑了:“没想到**你都开始质问我了,那么你这就是一个兵王的自由吗?”

    **摇头说:“或许是吧,不过这更多的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当初在东南亚的丛林里,就是因为我的犹豫,葬送了我兄弟的一条命,那件事是我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一件事,也是让我一辈子内疚的事。”

    说着**就低头流出了痛苦的眼泪,虽然只有一滴,但也很让周铭惊讶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兵王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历史,不过这也符合他重情重义的风格。或许也正是出过这个事,后来当他妻子被强制流产以后,他才会变得那样疯狂吧。

    “所以你是不希望我重蹈你的覆辙,对吗?”周铭问。

    **摇头说:“我不知道这样劝你对不对,不过我认为男人还是必须要有自己的决定,就算最后做错了,再想办法弥补就好了,如果等失去了再后悔,那就晚了。”

    “不过如果我做出了决定,你可就要跟我一起去旧金山了,我听说那边的治安可并不怎么好,你的保镖工作可能要沉重很多了。”周铭说。

    **笑了笑说:“只要你不是准备去捣毁某个美军基地,我想应该是都没问题的。”

    “好吧,我想我已经有了决定,男人的决定!”周铭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