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晚上十dian,林慕晴回到和周铭一起的套间,**正拿着仪器在客厅做着检测,林慕晴向**打了招呼,随后她来到周铭的房前,她伸手要去开周铭的房门,却发现周铭把门给反锁上了。

    这让林慕晴有些意外,她立即很恼火的用力拍了一下周铭的房门大声道:“周铭你别在里面装睡,我知道你根本就没睡……”

    林慕晴说到这里不由顿了一下,因为她突然想起了**还在这里,怎么搞的好像自己是被男人反锁在房间外面的女人一样,这也太让人难堪了。

    为此她不好意思的回头对**笑了笑,然后想了想接着说道:“我告诉你周铭,刚才我和童刚李成还有伊尔别多夫都商量过了,被那三大家族过河拆桥就拆了,的确我们希望达到的结果都已经达到了,并且还有机会拿到那么大笔的无息贷款,这完全是意外收获的。”

    “所以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先利用这些无息贷款把我们的公司实力都壮大上去,另外我们还可以继续回归国际原油市场,你不是很早就说到了明年,中东那边的局势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发生战争吗?我们现在就可以利用这笔贷款进行准备了。”

    林慕晴说到这里又停住了,她见周铭的房间里还没动静,便没好气的踢了门一脚说:“你到底听到没有?怎么跟死了一样,不就是被人过河拆桥了吗?不就是不同意你去旧金山吗?你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闹起脾气来了呢?我告诉你,现在还不是你休息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是需要你去做的,你必须出来主持大局!这是你的责任,你跑不掉!”

    说完林慕晴又恨恨的踢了房间门一脚,这才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了,不过在回房间之前,她还是回头嘱咐**要好好检测,不要让周铭有任何危险。

    而随着林慕晴的房间门被关上,没过多久,突然一声弹簧跳动,已经穿戴整齐的周铭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蹑手蹑脚的走出来了,**见周铭出来,立即扔掉手上的仪器,抓起角落里一个早就准备好的背包打开了套间大门,周铭三【ding【dian【小【说,.2±3.o◆s_;两步的跑到了门口。

    但在这时,林慕晴却突然打开了房门,她见到这一幕当时就愣住了:“周铭你这么晚了还准备出门去哪里吗?”

    “慕晴姐很抱歉我来不及解释了,这边就拜托你了,那一百亿就全给你挥霍了,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吧,股市还是国际原油期货我都没意见!”

    周铭说完回头对**喊了一句快跑,就很快的冲出门去,**身手矫健的紧随其后。

    林慕晴这才反应了过来,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门口对着周铭的背影大声道:“周铭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敢跑?什么一百亿全给我,没有你在我又不懂国际原油,我也不懂国际政治,我特么怎么知道该怎么用?你到底怎么想的,这么多钱就这也丢给我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骂完林慕晴尤不解气的还狠狠踢倒了门口的一个垃圾桶泄愤,浑然不知他们这番对话要放在后世,要让多少绿茶妹羡慕嫉妒恨了,毕竟那时一百亿呀,就是参加一辈子三亚盛筵也凑不够的;至于随便丢出一百亿的周铭,则是让所有人在他面前连败家子都没资格了,尤其周铭还败的是自己的家。

    而另一边,周铭和**则是很快跑下楼去到了停车场,在坐上了自己的车以后,周铭一边喘着气一边笑着说:“**上尉,亏你还是兵王,这逃跑技术可不怎么样呀,居然还被我慕晴姐给发现了。”

    **无谓的耸了耸肩说:“如果真要逃脱,最好的方法是等你慕晴姐睡着以后,或者在她回来之前,等她才进房间这个时间本身太冒险了,是你太心急了的。”

    周铭对此只是笑笑就算带过了,随后**开车带他先去了芬威区的南方酒店,周铭和**上楼来到了酒店的豪华套间,敲响房门,是小芸来开的门,这是金融班的一个女孩,而在套间的客厅里,金融班的班长陈树副班长李阳和团支书叶凝也都在这里。

    他们见到周铭都很高兴的站起来了,并且不约而同的都问周铭有什么任务要给他们。

    周铭对此并不着急说话,他先带着他们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才说:“我今天约你们到这里来的确是有dian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们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记住并努力完成,而且不要有任何疑问,可以吗?”

    尽管对周铭的最后一个要求有些奇怪,但他们四个人还是拍着胸脯答应了。

    周铭这才说道:“是这样的,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我今天去了哈佛大学的事了,其实今天是爱德华州长约我去的,目的就是希望我能不再插手对加勒比投资公司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诉讼了。”

    陈树听懂了周铭的话:“老师,他们的意思是要过河拆桥,要你退出对亚当斯家族的计划了吗?”

    周铭dian头说:“就是这样,我也同意了,最终的结果是他们答应给我们一百亿的无息贷款,另外还单独给了我两亿现金,这笔钱未来我会用在国际原油期货上,因为我的预测是在年后中东会有大变化。现在我已经把资金都划入了公司的几个账户上,所以我要你们配合好林慕晴的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做好数据和信息的收集分析,以及建设好新的投资模型。”

    周铭一dian一dian的说,他们就一dian一dian的记住了,可越听他们越觉得奇怪,最后叶凝问:“老师你说让我们配合慕晴姐,那你呢?难道你要离开布莱顿吗?”

    面对叶凝的问题,周铭不能不感慨女人的直觉真是很准,他dian头回答:“是的,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并且给你们布置好了任务我马上就要动身。”

    “老师,是不是那三大家族?”李阳脱口而出问。

    周铭笑了:“如果是他们那就还好办了,但可惜事情或许比这要复杂的多,要不然我也不至于那么急着走呀。”

    说完周铭见他们还要说什么,周铭站起来又说道:“好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就先走了,你们也都别忘了你们答应我不要有任何疑问的。”

    周铭最后一句话让他们几人没了话说,周铭也笑着让他们好好干,不过最后周铭却把陈树单独叫到了一边很严肃的交代了他一句:“除了对中东局势还有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关注,在对加勒比投资公司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诉讼,以及其他关于亚当斯家族的事情,你都留心一下。”

    受到了周铭情绪的感染,陈树也皱起了眉头:“老师,是所有关于亚当斯家族的事情吗?关于那三大家族对付亚当斯家族的事,你担心会出变化?”

    周铭dian头说是:“现在或许看上去亚当斯处在一个很不利的位置,但却并不意味着他完全失去了扳回局面的能力。”

    说到最后周铭拍拍陈树的肩膀说:“我知道这是一项非常艰难的任务,毕竟这其中包含的事情太多太杂,想从中间专门分析出你想要的东西很难,但我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

    感受到了周铭的信任,陈树挺了胸膛:“老师您放心,我一定能做到的!”

    对于陈树,无论是他的人品还是能力,周铭都还是很信任的,在交代完这个事情以后,周铭才离开,而一个小时以后,周铭到了布莱顿的鲁根机场,随着一架波音737飞机的腾空,周铭也踏上了去旧金山的旅程。

    对于周铭来说,这只是他的一次说走就走的任性出行,因为周铭知道唐然会来美国,就是因为他,而除此之外他还需要去证实一些自己的感觉。

    不过对整个布莱顿来说,周铭的离开却也让很多人感到了意外。

    几乎就是在周铭飞机腾空以后的五分钟,在哈佛大学的豪华酒店里,刚刚睡下的爱德华就被助手给叫起来了,听到周铭离开的这个消息,他当时就愣住了。

    只是呆愣了片刻,爱德华就打通了劳伦斯的电话,电话才被接通,劳伦斯就说:“看来你也已经知道周铭离开的消息了。”

    “既然连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则可以明确这不是在做梦了。”爱德华调侃了一句,随后接着说,“不过这是让人非常意外的,劳伦斯你说他是因为今天我们才愤而离开的吗?还是会有其他什么原因呢?”

    劳伦斯那边想了一下说:“周铭那个人,以我对他的了解,我不相信那dian事情就能打倒他,我想肯定会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我想你还记得他今天也说过他确实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处理的。”

    “原本我以为他只是随口说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看来我们可给他减轻了不少的麻烦,还给他送去了那么多钱,这笔交易我突然感觉我们亏大了。”爱德华说。

    “就算再亏,我们也还要做的不是吗?”劳伦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又说,“只是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

    布莱顿财团的信息渠道基本都是相通的,当爱德华和劳伦斯这边得到消息的时候,克里斯托那边也得到了消息。

    克里斯托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问旁边的管家:“老伙计,你说那个中国人在刚才离开了布莱顿,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管家dian头说千真万确,克里斯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家伙怎么这个时候走了?难道今天下午那三个家伙找他去哈佛大学真的是在商量让他退出的事吗?然后那个中国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对待,所以最后他们谈崩了,结果就离开了布莱顿吗?”

    “先生,除了这个我已经想不到有其他解释了。”管家说。

    克里斯托长出了一口气笑道:“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可真是太蠢了,不过这也难怪,他们那个所谓联盟本来也就是一个很可笑的东西!现在那个中国人走了,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克里斯托一边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把周铭摆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高度上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随着周铭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布莱顿原本几乎成定局的局势,又开始暗潮涌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