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此胡佛彼胡佛
    “你是说然然向你求救?”

    女孩很惊讶的说,她还犹疑的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显然并不相信周铭的话,因为在她想来唐然既然选择找人求救,那么求救对象就算不是长辈,至少也该是有实力的人,而且唐然也对她说过那个人是非常厉害的人,可眼前的周铭怎么看都只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他能做什么呢?

    以周铭的阅历,他当然明白女孩在怀疑什么,于是他随后道:“我叫周铭,然然的确通过别人向我求救了,这一点你不需要怀疑,或者反正警察那边并不相信,你把事情告诉我也无妨,你觉得呢?”

    听着周铭的话,女孩这才()()()反应过来他这么怀疑是很不礼貌的,于是她马上道歉道:“很抱歉,我叫小雪,其实我并不是怀疑您的。”

    周铭点头说:“对于这点我很相信,那么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把事说说吧。”

    小雪也点头说好,随后他们就一起来到了街口的一家茶楼,周铭要了一个包厢,等他们坐下来,小雪马上先说道:“周铭先生我是真的很抱歉,不过我也的确没有任何怀疑你的意思,只是我觉得这么重要的事她或许会先告诉家里人,不知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倒真是把周铭给问住了,因为他和唐然好像并没什么很深的关系。

    但这也难不倒周铭,他马上就说:“我和她的关系有点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但你可以相信我是她最信任的人就好了,否则她在遇到麻烦以后也不会首先想起来向我求救了,而我也不会在接到她的求救马上顺着号码就找到了你的地址。”

    对于周铭的答案,小雪先是一愣,随后眼睛一亮说:“对呀!她连家里都不通知就找你,肯定是很信任你的,而且你根据一个电话号码就能找到我家,证明你也不是一般人的!”

    说着小雪不好意思的吐了吐小香舌说:“真的很抱歉了,我刚才不该怀疑你的,不过我现在是百分百相信你了!”

    周铭有点无奈,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唐然最要好的女孩果然也有点呆萌呆萌的,难道她这就不记得自己刚才还说没怀疑的话了吗?

    不过周铭也并不在意,他说:“这并没什么关系,只是请恕我直言,你为什么会那么肯定然然是被绑架了呢?只是因为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她不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吗?”

    “这只是一方面,因为然然她虽然来过旧金山,但在这里还是人生地不熟的,不可能一个人到处乱走,最多也只是在附近走走跑步,可是她好像昨天晚上出去跑步就再也没有回来。”小雪说到这里变得非常懊恼,“这都是我不好,我明知道她在这里并不熟悉,我应该推掉我的工作回来陪她跑步的,或许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了,这都是我的错!”

    “小雪这并不是你的错,你用不着自责的,你有你的工作,并且你也想不到她只是出去跑步就没回来不是吗?”周铭安慰她说。

    但面对周铭的安慰,小雪却拼命的摇头说:“不对,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明明已经猜到她有可能出事了,而且她都已经向你求救了不是吗?我应该能想到的,或者至少我也应该不让她出门的才是,因为我家里有枪的,按照旧金山的法律,如果有人敢进来,我们是有权打死他的!”

    周铭严肃的皱起了眉,倒不是听了小雪的话以后要责怪她了,毕竟她也有她的工作,要她24小时看着唐然是没道理的。可让周铭奇怪的是另一点:她们怎么会预感到要出事呢?唐然还因此通过苏涵向自己发出了求救信息。

    想到这里,周铭对小雪说:“等一下小雪,这里我很好奇你们难道知道有人要对然然不利吗?”

    小雪点头说是,这个答案让周铭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但周铭很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是问了一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能完完本本的说给我听吗?”

    “没问题。”小雪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说,“其实这个事情要从上个礼拜说起,那时然然因为家里逼婚的事情闹的很不愉快,她就离家出走到旧金山来了,我想着带她散心,我们就去了北边的渔人码头,可我怎么也没想到那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糟糕的决定,也害了然然被绑架了!”

    “渔人码头是旧金山很著名的景点,你这个决定并没有问题,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周铭问。

    “我们在那里遇到了帮派。”小雪说。

    这个答案让周铭感到很惊讶,但他却并没有打断小雪的回忆,只是抬手示意她继续说。

    “那天上午我带然然去了安克雷奇广场逛街,中午吃了邓杰内斯蟹,但我感觉她的兴致好像并不高,所以下午我就带她去39号码头看海狮了,本来我想着憨憨傻傻的海狮能让她心情好一点,可没想到就在39号码头上,我们碰到了帮派的人。”

    回忆起那天的事情,小雪感到十分后悔,她接着说:“那天我们正在看海狮,就有人过来找唐然搭讪,说想要她的联系方式,我并不想理这种人,但他却一直追着唐然要,我忍无可忍就骂了他,可他却说就算我们今天不给没关系,他也一定会找到我们的。”

    “那然后呢?你们就离开渔人码头了吗?”周铭问。

    小雪点头回答:“是的,那天本来好不容易被那些海狮带来的气氛全给那恶心的人给破坏了,后来我就带然然回去了,可谁知道当晚我和然然在附近跑步的时候,却又碰到了那个人,他说他正在找然然。”

    “他在找然然?就在这整个唐人街这里吗?”周铭很惊讶的问。

    “我想他应该就是唐人街上的帮派,他看我们也是华人,所以才想在这里不断找然然的,他的目的不就是想找到然然吗?”小雪说,“那天我和然然害怕的回去了,不过第二天然然又碰到了他,我不知道他对然然说了什么,所以然然回来就打传呼给你求救了。”

    “本来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人肯定是对然然有歹心的,我就应该不让然然一个人出去跑步的,我真是太不应该了,都是我的错,我想然然现在肯定已经被欺负了!可是如果她真的被欺负了,那我就是最大的坏人,也是最对不起她的人了!”小雪说着伤心的大哭了起来。

    听完了整件事情,却让周铭感觉一头雾水,虽然听起来这就是一个她们碰上了帮派成员,那个帮派成员看上了唐然,然后天天寻找唐然最后把她绑架的故事,但只要深想下去却仿佛又不像这么回事一样。总之听得周铭脑袋里一团浆糊,好像脑中闪过了什么,他却怎么也抓不住重点一般。

    最后周铭没办法,只好先宽慰道:“小雪你先别伤心,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等小雪止住了哭泣周铭才接着问她:“你还记得其他什么线索吗?比如说名字什么的。”

    “名字?”小雪拧着秀眉想了一下突然说,“我记得,他的名字叫胡佛!”

    不过说完名字小雪似乎才恍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试探着问:“可是知道名字能怎么样呢?难道周铭先生你也认识本地的帮派不成?”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苦笑着回答:“我是第一次来旧金山,本地的帮派我肯定不认识,但叫胡佛的华人,我倒还真认识一位,只是那个家伙好像并不是什么帮派,而是金融系统里的。”

    周铭的前半句回答让小雪很是气馁,不过后半句却又让她喜出望外:“原来周铭先生你认识吗?那就太好了,那周铭先生您先试一试吧,或许就是那个胡佛呢?你知道现在的帮派都放高利贷,可能他们自己就会自诩是什么金融系统也说不定呢?”

    小雪的话让周铭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想那唐人银行也是在全美很有影响力的华人银行,那位胡佛先生也是唐人银行布莱顿分行的分行长,到了小雪嘴里就成了哪个帮派放高利贷的了,相信这要是让胡佛本人知道了,他估计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小雪有一点说的也对,不管说的是不是这个胡佛,先问问总是没错的,而且貌似哪个唐人银行的总部就在旧金山,以他出任分行长的身份或许在这边有点门路也说不定,问问总没错的。

    想到这里,周铭对小雪说:“你说的没错,或许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这个事情我知道了,我也会马上处理的,你先回去吧,如果有什么其他的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周铭说着给小雪写了自己的手机号,小雪看了很惊讶问:“原来你有手机吗?那要是你有手机的话你怎么不直接给你认识的那个胡佛打电话呢?然然还在他手上呢!千万别让然然受欺负了!”

    周铭原本是准备等小雪走了以后再打的,不过现在小雪都这么说了,周铭再赶她走会有点不太好,于是周铭只好当场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胡佛的号码。

    “胡行长你好,我是周铭,我现在到了旧金山,我记得上次你说过你回总部述职了对吧?所以想到你就给你打了个电话,现在回布莱顿了吗?”周铭问。

    胡佛接到周铭的电话有些意外:“是吗?原来你到了旧金山,那太好了,我现在还在旧金山,不过最近可能有点忙,不知道你要在这里待多长时间,等我忙过了这阵子的事情,我一定好好请你喝酒,你或许不知道,这边渔人码头的酒吧非常棒的!”

    周铭哈哈大笑着说好,小雪在一旁却很着急,因为周铭电话里半点没提到唐然的事,于是她轻轻拉了拉周铭的衣袖。

    周铭打手势让她放心,随后问:“胡行长,既然你也在旧金山就好说了,我这边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有点麻烦希望你能帮忙。”

    “能让周铭你打电话的,我想肯定是非常麻烦的事了,说吧什么事,只要不是太难,我就能给你解决了。”胡佛很爽快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叫唐然,她似乎惹了一点麻烦……”

    周铭试探着说,可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胡佛那边就很惊讶的问:“唐然?周铭难道你也认识唐然吗?”手机用户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