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唐然在金融大厦里
    “太棒啦!看来然然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把你当成她最大的救星果然没错,周铭先生你可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我只不过只说了一个名字,你就马上找到然然啦,这可比任何一位神探都要厉害千百倍呢!”小雪非常兴奋的说,她看着周铭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都能看到有星星从她的眼睛里冒出来一样。

    显然小雪这不管是神态还是她的话,都说明她是非常崇拜周铭的,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当早上起来她发现唐然失踪以后,可把她给急坏了,报警警察过来也并不相信;现在见到周铭,才不过几句话的工夫,她告诉了周铭一个名字,周铭顺着这个名字打了一个电话就找到了人,这在小雪眼里根本就是神迹一般了。

    不过对于周铭来说,这却是一个让他自己都无奈了的巧合,因为他只是听到胡佛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打这个电话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谁知道自己小雪说的那个流氓胡佛,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行长胡佛呢?如果光凭小雪的描述,打死周铭也想不到此胡佛就是彼胡佛啊!

    找到了当然是件好事但同时也不是好事,说好事是有了非常直接的线索,刚才在电话里,胡佛已经承认唐然却是他带走了,但却并不是绑架,并表示如果周铭需要他还可以安排见上一面。

    可同时,胡佛也说他带走唐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至于是什么事只要周铭去了他那里就能见到唐然,也能知道是什么事了,在电话里他不好说清楚。

    胡佛这么说就不能不让周铭多想一些了,毕竟周铭可不会像小雪那样单纯,他可不会认为胡佛是什么帮派的人,带走唐然是因为贪图她的美色,作为唐人银行的布莱顿分行长,他未来是有可能进入银行董事会的人,可以说前途无量,不可能会在总部所在的旧金山做出这种给人话柄的事。

    但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周铭就完全没头绪他为什么会带走唐然了。

    这个问题让周铭感到非常困惑,这时小雪突然说:“周铭先生,那现在咱们既然已经知道然然在哪了,6ding6dian6小6说,.@.o▼s_;我们就赶紧去找她吧。”

    周铭默默的dian头,他心里想着:现在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了。

    周铭随后看着小雪说:“我会马上去找她的,不过小雪你要先回家。”

    “回家做什么?报警去把那个胡佛给抓起来吗?”小雪问。

    周铭有dian哭笑不得的摇头:“当然不是,就是你回去,该上班上班,该睡觉睡觉,不要让这件事影响到了你的正常生活,然然的事情我一个人去解决。”

    小雪想说些什么,周铭却在她前面对她说:“我知道你也很关心然然,对于这dian这我非常感谢你,我相信然然知道了也会非常感动,但这个事情可能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首先我们不能报警,只能靠着自己去一dian一dian的解决,而你过去是帮不上忙的,所以你还是先回去等消息的好……”

    说到这里周铭想了一下接着问:“小雪你知道为什么然然那么招人喜欢吗?就是因为她很懂事,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的。”

    小雪这才恍然dian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不过周铭先生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定要通知我呀!我拼尽全力也一定会帮忙的,谁让然然这个事情是我害的呢!”

    周铭很想说这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周铭最后只是dian头说好。

    送走了小雪,周铭和保镖**打车去到了旧金山非常著名的蒙哥马利街,这里就是旧金山的金融区,有四十家银行的总部,超过一百家银行的营业厅,更是有数不胜数的保险公司以及其他投资公司在这里,让蒙哥马利街也有着西部华尔街之称。

    而在这条著名的西部华尔街上,也有两个地标性的建筑,一个是泛美金字塔,另一个就是唐人银行大厦了。

    泛美金字塔的名气来源于他让人叹为观止的后现代主义建筑风格,而唐人银行大厦不管在高度还是设计风格都很普通,他的名气就只来源于银行自身了。

    今天周铭的目的地就是唐人银行大厦,周铭下车抬头看着整栋金融大厦,如果说之前周铭还有所怀疑,现在他是完全相信胡佛并没有绑架唐然了,因为如果他要真是绑架的话,至少也应该挑一个僻静一dian的地方吧?怎么都不能放在金融区最繁华的金融大厦里吧?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种话是针对特殊情况而言,要是胡佛真把人绑架到了唐人银行大厦里,只怕当天就会有人报警了。

    可如果不是绑架,那胡佛找唐然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让周铭越来越不明白了,看来只能等见到了胡佛和唐然,这个谜团才能解开了。

    周铭这么想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第一次电话并没有人接听,周铭感觉奇怪就又拨了一次,这次周铭才拨出去,立即有人过来问他:“你好,请问你是周铭先生吗?”

    周铭dian头说是,那人则说:“胡佛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了,请你随我上楼吧。”

    跟着这个人,周铭就进入了唐人银行大厦,他一直把周铭带到了第30层的一个办公室门口,他先敲敲门进去通报了一声,随后才出去告诉周铭可以进去了,得到了许可以后周铭这才进了办公室。

    这是一间非常大的办公室,放眼望去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被几个玻璃隔断成了好几间,周铭绕过隔断走进里面的办公室,果然见到了坐在老板椅上的胡佛。

    “周铭先生,真没想到你居然到会来到旧金山,不过你竟然来到旧金山也不事先和我联系就太不够意思了。”

    胡佛上来就给了周铭一个热情的拥抱,还故作愤怒的责怪周铭事先不告诉他,周铭则笑着说:“我很抱歉胡行长,只是我也没想到我们会在现在这么一个情况下见面,我甚至都没想到你会就在旧金山,我还以为你还在布莱顿呢!没办法,谁让你是布莱顿的分行长呢?如果不是因为唐然事情的话。”

    之前的话,胡佛都还是微笑着面对,直到周铭说出唐然的名字,胡佛才皱起了眉头。

    胡佛先请刚才带周铭上来的人出去了,他随后又看了**一眼,有些询问的看着周铭。

    周铭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于是对他解释说:“这位是我的贴身保镖,我很信任他,我的事情可以不用瞒着他。”

    胡佛想说什么,但随后还是摇头放弃了,他带着周铭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然后才问:“请恕我直言,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又是谁告诉你唐然这个名字,但我希望你尽可能不要多问的好,以免被牵扯进来。”

    周铭神色微微一动:“怎么?这个事情很复杂吗?”

    “非常复杂,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复杂!”胡佛很严肃的回答,他随后又说,“周铭先生,我是凭着咱们之间的关系我才会和你说这些的,要是其他人,我会直接让他从这里滚蛋,不做任何解释。”

    周铭突然笑了,他对胡佛说:“但是很可惜,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操蛋,我还是需要了解,或者如果胡佛你不方便说,你也可以带我去见她,我当面问她。”

    胡佛皱起了眉头,语气很不悦的提醒一句:“周铭先生,我是拿你当朋友才和你说这些的,我希望你也能适当尊重一下我。”

    周铭笑容不变:“我想胡行长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这么说并没有任何不尊重你或者拿你开涮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知道。”

    “为什么?我不觉得这个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胡佛说。

    “其实我也不觉得这会和我有什么关系。”周铭随后一改他随意的话锋接着说道,“只是前几天唐然打了我的传呼,说要我过来救救她,请问胡佛先生,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周铭的语气铿锵有力,无形中给了胡佛非常大的压力,尤其是周铭最后一字一顿问出来的问题,让胡佛感觉在那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让他几乎都要窒息了一般。当然周铭今天过来也并不是为了给胡佛制造压力的,话说完就淡化了气势。

    胡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那一瞬间,胡佛才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如坐针毡,他不明白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但他也绝对不想体会第二遍。

    于是胡佛对周铭说:“当然足够了,我也可以安排周铭先生您和她的见面,不过有两个事情我觉得有必要事先告诉您。”

    周铭手dian了一下:“说。”

    “第一个事情就是唐然是不能够离开这栋唐人银行大厦的!”胡佛随后紧接着说,“周铭先生您不要问我这是为什么,问了我也不能告诉您,但是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背后的牵扯非常大!”

    胡佛又说:“第二个事情是我想提醒周铭先生您,很多事情非常复杂,连唐然小姐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你就算见了她也未必能了解什么。”

    周铭默默的dian头说:“我想我明白了,如果胡佛先生没有第三个事情要说的话,就请麻烦安排我和唐然见面吧。”

    胡佛说了一句愿意为您效劳,然后就站起来去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打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他就对周铭说:“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了。”

    周铭dian头说好,随后就跟着胡佛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们乘坐专用电梯一路上行到四十三层,胡佛带周铭来到了里面的一个并没有关门的房间,房间似乎分里外间的,外间是一个客厅的样子,有两个皮肤黝黑,看上去很强壮的华裔女人坐在沙发上,根据胡佛的说法,她们是在这里负责照顾和保护唐然的。

    见到周铭和**进来,两名保镖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显然**让她们感觉到了什么,直到胡佛的解释她们才放下了心,但仍警惕的注视着**。

    唐然就在里面的房间,周铭也懒得管这两个女保镖的警惕,他跟着胡佛直接敲门进了里间,周铭才终于见到了唐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