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顺位继承人
    唐然所在的里间是非常好的房间,这个好的意思并不是说这里有多么的富丽堂皇,而是说这里的所有装饰都很考究,从木质地板到桌椅甚至是吊ding雕花,都非常富有华夏特色的古韵古风。

    胡佛告诉周铭这里是按照总统套房的标准配备的,所有不管是家具还是装饰,都是从花大价钱从国内选用最好的材料,请最好的师傅哪怕一个锚栓都用手工打磨出来的,除了这些以外,房间内还有几个青花瓷瓶,也都是元明两代保存完好的古董。

    这些布局情况让谜团越来越大了,不过周铭并不着急,因为只要见到唐然,这些谜团应该就能解开了。

    周铭这么想着,突然听见有人说话道:“是胡佛先生吗?很抱歉我是不可能答应的,我很确定!”

    虽然很久没见了,但周铭还是第一时间听出这就是唐然的声音,她就坐在里间客厅的沙发上,由于是背对着大门的,因此她也看不到门口的情况。

    周铭转头看了胡佛一眼,胡佛不好意思的笑笑,周铭没再管他,而是对唐然说:“然然是我,我是周铭我来救你了。”

    说完,周铭能看到唐然的身体猛震了一下,随后她马上站起来了,转身看到真是周铭,顿时三两步扑到周铭的怀里泣不成声道:“铭哥哥真的是你,你真的来救我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周铭则轻轻拍着她的玉背安慰她道:“没错,真的就是我来了,我就是来救你的,所以你不要害怕了。”

    “有铭哥哥你在这里我当然不会再害怕了。”唐然说完抬起螓首,不过她随后又看到了旁边的胡佛,立即指着他说,“铭哥哥就是这个家伙,他就是那天路上搭讪我和小雪的流氓,也是他拿小雪的安危威胁我到这里来的,他还不准我出这个房间的门,你快dian教训这个坏家伙!”

    面对唐然的指责,胡佛语气无奈的解释:“唐然小姐,你这么指责我好像就没道理了,我把你骗来这里是用了dian手段,可我好像并没有亏待你什么吧?不仅给你吃好穿好,还给你住这≥◇ding≥◇dian≥◇小≥◇说,.∞.≯os_;么好的房间,如果你觉得一个人无聊,你还可以把你的朋友也一起接来的,我知道那个小雪,她肯定一辈子没有住过这么豪华的地方的。”

    听胡佛这么说,周铭才猛然看到了唐然现在的穿着,是一件黑色的开衫礼服,里面搭配有白色的蕾丝内衬,尽管周铭对女性衣装没有过多的了解,但在林慕晴的耳濡目染下,也能看得出来唐然这一身是非常贵气的,把让唐然这个过去呆萌的小丫头,摇身一变成了贵族公主了。

    而唐然对于胡佛的解释,则是很不屑的呸一声说:“我才不要让小雪也一起住过来,你这个骗子流氓,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这一下胡佛彻底受伤了,好在周铭这时让大家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周铭理了理自己的思绪,他先问了唐然:“你刚才说你很确定你不能答应胡佛什么?就在我刚进来的时候。”

    “铭哥哥我这话不是针对你的,我不知道是你进来了,我以为是那个家伙呢!”唐然说着抬手指向了胡佛接着说,“就是他,他说要我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周铭的意料之外,因为周铭也想过很多胡佛软禁唐然的原因,并且在看到软禁唐然的总统套房,和唐然身上的名贵装饰,周铭在心里就更加怀疑了,可不管周铭怎样怀疑,他都想不到居然会是要给唐然逼婚的,这是为什么呀?

    要知道唐然在南江是被父母逼婚,可到了旧金山你胡佛非亲非故的有什么资格?还是真的像小雪猜测的那样,他觊觎唐然的美貌?

    胡佛承受不住周铭锐利的眼神回答道:“其实事情并不是周铭先生您想的那样,我并没有逼婚,只是给唐然小姐一个友善的建议而已。”

    胡佛的话音才落,周铭就很不悦的说:“友善的建议?你友善的建议就是把然然软禁在这里吗?这就是你所说的友善吗?而且最重要的,和谁结婚应该是要尊重她本人的意愿,要她自己选择的,你是她什么人,她的终身大事还轮得到你来做主了?”

    周铭的话一句比一句重,仿佛一柄柄重锤砸在了胡佛的心上,直让他喘不过气来。

    胡佛随后解释:“周铭先生请您相信我,我这真是在为唐然小姐好,因为只要她答应了这场婚礼,她就能继承全部唐人银行的财产!”

    这个解释让周铭十分惊讶,他也注意到了这句话中间的重dian:“继承?”

    胡佛dian头说:“没错,就是继承,根据唐氏家族族规,唐然小姐是家族顺位第一继承人,只是由于她女性的身份,再加上她并没有在家族里成长,因此如果按照实际竞争力,她恐怕连前一百都排不进去,所以她才需要和家族内排名靠前的顺位继承人结婚,以此提升自己的实际竞争力。”

    “唐氏家族顺位第一继承人?”周铭看着唐然惊讶道。

    对于周铭的疑惑,唐然拼命的摇头说:“铭哥哥,我并不知道什么唐氏家族,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继承人,这些肯定都是这个坏家伙编造出来的谎言,就是为了骗我结婚,铭哥哥你千万不要相信他呀!”

    胡佛则叹息道:“唐人银行是全美排行第二的超大银行集团,明面资产就超过了一万亿,而唐氏家族就是唐人银行的最大控股人。唐人银行并不是广义上大家说的华人银行,而是唐氏家族的私人银行,正因如此,一般来说唐氏家族的继承人,就等于拥有了唐人银行,这么一大笔遗产,我有必要骗唐然小姐你吗?”

    这话倒是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原本也以为所谓唐人银行只不过是一群华人富商共同出资建立起来代表华人利益的银行,就像日后很多的浙商银行徽商银行这样,但却怎么也想不到所谓唐人银行,其实只是取了唐氏家族的姓氏的私人银行而已。

    尽管这样的唐人银行严格来说也是华人银行,但却并不是大家以为的那样了。

    胡佛随后又对周铭说:“不过唐然小姐会有这样的说法也并不奇怪,因为她过去都一直是在国内,很多事情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那你又知道了?”周铭问。

    胡佛对此dian头说:“我当然知道,因为她和我唐叔爷,也就是唐氏家族的前族长,由于族内的辈分很大,我们所有的小辈和外姓族人,都要尊称他一声叔爷。而唐然小姐和他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印刻出来的,我当初恰好服侍过叔爷,对他的印象很深,所以当初在渔人码头我第一眼看到她我就可以肯定了这一dian!”

    胡佛说完想了一下又说:“我知道光凭我这么说或许很缺乏说服力,那么唐然小姐我想我给你的那份na鉴定报告你可以拿出来一下,我相信那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唐然听胡佛这么说,她仿佛一下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捂着耳朵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鉴定报告,你那是骗人的,根本没有这回事,没有什么na鉴定报告,你就是故意说这些来欺骗我们,铭哥哥你不要相信他!”

    “唐然小姐请恕我直言,你这样只是在欺骗你自己而已。”

    胡佛一边说着一边他的视线还在房间内寻找着,最后停在了不远处还没来得及倒掉的垃圾桶上。

    胡佛过去从垃圾桶里找出了一份文件,他拿过来递给周铭说:“这就是加州大学医学中心所出具的na鉴定报告,而所谓na鉴定就是利用法医学、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理论和技术,通过分析遗传特征来判断被鉴定双方的亲权关系,这是现在最先进的鉴定技术,也是加州大学医学实验室得出的结论,这是最具科学依据的结论,并且根据加州大学医学中心的反复鉴定,是绝对没有误差可能的!”

    “由于我也担心自己会看错,所以在唐然小姐到这里来了以后,我就请加州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生为她做了na鉴定。”胡佛说。

    周铭接过文件看了一眼,果然如胡佛所说,根据加州大学医学中心的鉴定结果,唐然果然是唐氏家族的女儿;相比唐然,周铭作为重生者,他对na鉴定是再熟悉不过了,而加州大学医学中心又是全美综合能力排名前十的权威医院,那么结果也就如胡佛所说是非常权威的。

    要是鉴定结果真的涉及到唐氏家族的遗产继承,面临随时戳穿的危险,胡佛也没这个作假的胆量。

    可随着鉴定结果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又有其他问题一个又一个冒出来了,周铭抬头看着胡佛问:“在na鉴定上,我暂且可以相信你,但是唐然她一直是在国内,怎么就突然成了什么唐氏家族的继承人了呢?还是第一顺位,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dian……”

    周铭看着胡佛,眼神更加凌厉了起来:“如果只是你的猜想,你不可能在路上看到一个长相相似的人就上去搭讪要对方做na鉴定吧?”

    “当然不会,但这一切也确确实实是一个巧合。”胡佛说,“首先我会找唐然小姐,是因为最近唐氏家族的遗产继承问题,由于族长的突然离世,来不及指定继承人,几个继承人为了继承权已经闹的不可开交,眼看整个家族就要分崩离析了,所以族内几个长辈为了尽快平息动乱,就要我秘密出来寻找顺位继承人,之前我也是才去了一趟南江的,无功而返回来在渔人码头散心却碰到了她。”

    “至于唐然小姐怎么会在南江,这个问题就要说到二十年前了。”

    胡佛说:“唐氏家族是发源于中国岭南的大家族,解放后当时的族长由于一些原因并没有跟着族人一起逃往美国,在二十年前,唐氏家族内部同样因为遗产继承问题找到了唐叔爷,他为了家族回到了美国,由于这次旅行是风险很大的,所以他就把当时才出生不久的唐然小姐给了当地家族一个旁支家庭抚养。”

    “所以现在家族再一次面临了继承问题,我唐叔爷由于当年的一些事情,没有留下任何子嗣,几个顺位继承人也闹的很不像话,族内长辈就想到了还留在岭南的唐然了。”胡佛最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