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
    随着周铭的抱歉,唐林和胡佛当时就愣在了那里,一副“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的惊讶表情看着周铭。

    实在周铭的做法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或者说他们也想到了周铭或者会用撂挑子的方式来谈判甚至是逼迫他们妥协,可那是在双方谈判到关键时候才亮出来的底牌才对,哪有一上来就说的?这不是和斗.地主一上来亮王炸一样,是很诡异很没道理的吗?

    周铭却并不管这些,他只是非常平静的看着他们问:“你们还有其他事情吗?如果没有我们就先告辞了,再见。”

    说完周铭就带着唐然一起站起来了,唐然很高兴的说好,显然她并没有受到周铭那句话的影响,或者说她原本就对唐人银行和唐氏家族继承什么的感到反感,因此现在周铭要走,她当然是最开心的。

    周铭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不过两位女保镖却挡在了门口,周铭回头皱眉问唐林:“如果唐林先生没有其他事情要商量的话,还请你叫你的人让开一下吧。”

    看着门口周铭和两名女保镖的对峙,唐林这才回神过来说:“周铭先生,我希望你听过一个词叫适可而止,这就是我现在想和你共勉的,如果你有什么条件大可提出来,而不要这样一言不合的撂挑子,难道你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人觉得幼稚吗?”

    “原来唐林先生是这么认为的吗?那么很抱歉,不管你信或不信,我是真的要离开,而不是在要挟你什么。”周铭说。

    “口说无凭,要挟与否并不是你说的。”唐林说着笑了起来,他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说,“既然周铭先生你真的铁了心要走,那么就请自己想办法吧。”

    周铭怎么会猜不到唐林在打着看自己演戏的主意,于是周铭看了**一眼,**对周铭dian了dian头,然后向前走了两步。

    而随着**走上前,两位女保镖立即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她们弓着身子摆出了各自的格斗姿势,并且眼神凶狠的看着**,就像是两头正在捕猎的狼一般;然而可惜的是这两头狼是在张+ding+dian+小+说,.︽.o◇s_;林的步步紧逼下不断的后退,因为相比她们,**更像是一只在自己领地巡视的百兽之王,看淡生死睥睨一切,根本没把那两个挡路的女保镖放在眼里。

    终于,**已经走出了好几步,都快要走出房门了,这时唐林再也忍不住的大叫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拿了我的钱,难道连拦住他都不会吗?”

    唐林的命令无疑是压垮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唐林的声音,两个女保镖同时爆喝一声然后朝**冲去。

    两个女保镖不愧是退役佣兵,尽管是女性,她们的动作却非常富有攻击性和爆发力,就算周铭还隔着一段距离,他也能感受到他们动手时带起的风声呼啸。

    她们一人举手化刀劈向**的咽喉,另一人则抬腿踢裆。

    不能不说她们的动作非常同步,并且也非常实用,别说一般人,就算是专门练过的练家子碰到她们只怕一秒钟以后就站不起来了。

    但可惜她们这次碰到的对手却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当然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他先抬腿接下一个女佣兵的撩阴腿,并用力把对方的脚给踩在地上,同时他还伸手接住了另一个女佣兵的手刀。

    **整套.动作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在唐林还没有看清究竟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到了两位女保镖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这让唐林和胡佛顿时目瞪口呆,胡佛还惊叫道:“这怎么可能!她们可并不是什么绣花枕头,而是非常厉害的佣兵,并且近身格斗是她们的强项,就连退役的特种部队士兵都不是她们对手的呀!怎么会……”

    后面的话胡佛已经说不出口了,因为这两个女保镖被打败他们并不奇怪,他们才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无敌的人,可现在她们却是被见面秒的,这就让他们无法淡定了。

    周铭可没空理会惊讶到嘴里能放下一个鸭蛋的唐林和胡佛,他们走出门去,却又被人拦下来了,这次拦住他们的是唐林带来的保镖,是一个穿着太极服的中年人和一个壮硕的年轻人。

    周铭回头问唐林:“这两位应该是唐林先生你的人吧?确定还要他们拦着我吗?”

    唐林这下不得不从座位上站起来了,他先摆摆手示意两位保镖退了下去,可以明显看到俩人松了口气。

    这让唐林皱起了眉头,显然自己的保镖也没有信心能打赢周铭的保镖。

    该死的,这家伙究竟带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出来?

    唐林在心里破口大骂,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很平静的说:“周铭先生你要走我没有意见,但是你不能带走唐然。”

    唐然当时就不乐意了:“为什么?你的人又打不过铭哥哥的人……”

    这话如同一记巴掌一般狠狠打在了唐林的脸上让他非常难堪却又无法反驳,不过好在周铭这时对他说道:“很抱歉,虽然我并不想说,但是你好像确实没有把我们留下来的手段,还是说你准备关了整栋大厦的电梯,或者用其他方式来威胁我们?就像当初骗唐然过来的时候一样?”

    唐林很想说是的,但他更明白周铭既然这样直接说出来了,就肯定有防范的手段,而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他的确没有强留下他的办法。

    最后唐林只能叹口气道:“我不明白,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不是你让胡佛叫我过来谈合作的吗?”

    周铭dian头说:“没错,我的确是想要和你合作的,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

    几乎周铭的话才说完,唐林就说道:“这就是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呀!”

    周铭定睛看着唐林问:“你真这么确定吗?”

    原本唐林是非常自信的,但当他听周铭这么问了以后却又变得很不自信起来,周铭接着对他说:“所谓平等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双方的开诚布公,但是这dian好像唐林先生你并没有达到,还记得我刚才问了你什么吗?你争唐氏家族继承权的目的是什么。”

    周铭接着又说:“为了结束现在族内的继承闹剧,好让家族能尽可能快的恢复元气,这就是你的答案。”

    唐林摊开双手很无辜的反问:“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不是吗?”

    “从话语来说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是很可惜,这和唐然还有我都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甚至在三天前唐然都不知道她还是什么唐氏家族的继承人。”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说,“因此对于我们来说,什么继承闹剧,什么恢复元气,我们都不在乎,而唯一能让我们在乎的就只有唐人银行,因为他有很多很多的钱。”

    周铭的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他定睛看着唐林最后问:“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唐林dian头说:“可以,这是没有问题的,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的钱,一百万美元一千万美元……”

    周铭笑了,他打断唐林的话道:“如果这些钱可以买下唐人银行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所有权股份,那我想我是很愿意接纳的,甚至我想我可以买下整个唐人银行了。”

    唐林皱起了眉头,这时胡佛凑到他耳边对他介绍了一下周铭的情况,唐林很惊讶的看着周铭一眼说:“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身份,看来如果你介入这个事情,恐怕如果我不拿出足够分量的东西,是无法满足你了。”

    周铭dian头回答:“没错,所以我才说我们之间需要的是真真正正的合作,至于那一百万一千万美元,你还是捐给慈善基金会吧。”

    唐林沉默了好一会然后问:“那你究竟想要多少?”

    周铭摊开双手说:“我不知道唐氏家族继承人究竟能继承多少,但我想唐人银行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股份应该是……”

    不等周铭的话说完,唐林就坚决打断道:“这不可能!”

    “是不可能,还是唐林先生你不愿意呢?”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唐林被这个问题给一下问住了,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才回答说:“是不可能我也不愿意,因为按照唐氏家族的规矩,所有继承人要想继承家族产业,就必须表现足够带领家族继续向前的能力才行,否则如果没有任何在家族产业的工作记录,或者只有失败的记录,即使是顺位第一的继承人,也不具有继承资格。”

    听着唐林的回答,周铭diandian头说:“非常好的规矩,这能帮家族过滤掉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草包,始终保持精英掌权。”

    周铭说着突然一转话锋道:“那么如果是这样,唐林先生你非要找唐然回来是为什么?”

    “因为我是在家族产业做出了很大成绩的,我也是因为这些成绩才被升为顺位第五的继承人,那么只要我能和唐然表妹结婚,凭我在唐人银行的工作记录,再加上唐然表妹顺位第一继承人的先天优势,我们就足以打败一切竞争对手!”唐林很有自信的说。

    但很可惜,唐林自信不过三秒,当他说完就听唐然说:“吹牛吧?如果你真的那么厉害,在唐人银行作出了非常优秀的成绩,难道你这个第五还怕前面三个不成?”

    唐林的表情有些尴尬:“并不是这样,我这么打算只是为了能更稳妥的继承……”

    周铭打断唐林的话道:“你用不着解释,这些和我们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的,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什么方式?”唐林很紧张的问,这时他心里感受到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就是我们合作,让唐然成为名正言顺的第一继承人,然后我们平分家族的继承遗产。”周铭说。

    “这不可能!”唐林摇头说,“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家族的规矩,一个没有任何成绩的人是不可能继承的,更不要说现在除了家族几个长辈还有我们几个排名靠前的继承人,甚至都没有人认识她,她根本不具备任何顺位第一继承人的资本,你的合作简直是天方夜谭!”

    周铭却笑了:“唐林先生,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二十年前的情况也是这样,唐然的父亲也是一直在国内,然后得到家族的消息才来的旧金山,如果按照你说的规矩,没有在家族做出成绩的他,也同样没有任何继承的机会才是,可他最后不是也成功继承了家族不是吗?”

    “所以,”周铭最后说,“所谓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我相信任何事情都会有其他的做法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