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明天,家族晚宴
    唐林颓然的坐在了沙发上,他双手揉着自己的头发,显得十分焦灼,过了好一会以后他才抬头问周铭:“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吗?你要知道二十年前的情况和现在并不一样,我承认唐叔叔创造了一个奇迹,但奇迹毕竟只是奇迹,唐然并不是她父亲……”

    周铭并没有兴趣听这些,直接打断他道:“奇不奇迹的无所谓,但有些事情如果不试一试就说不行……很抱歉,这并不是我的作风。”

    唐林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周铭抬手看了一眼时间马上又说:“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需要离开这里,所以需要唐林先生尽快做决定。”

    “我现在脑子+很乱,可以让我一个人静静想想吗?”唐林问。

    “我很能理解唐林先生,但是很抱歉并不可以。”周铭说。

    “是担心我会在自己思考的时间内对大厦进行紧急布置吗?”唐林定睛看着周铭问道,试图通过这种问题来激周铭。

    周铭很坦然的点头道:“没错,毕竟这座大厦是叫唐人银行大厦,而唐林先生你又是唐人银行的高级执行官不是吗?我想如果换成是我,只要给我时间布置,要把一个人留在大厦内并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现在我在你的地方要是再不小心一点,就有点太看不起你了。”

    谁要你看得起了?我就是要你看不起我,有本事你就看不起我呀!

    唐林在心里疯狂叫喊着,只是这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也太贱了一点。他只能用力的咬了一下牙关然后站起来说:“好吧,我可以答应你,我们合作,我会帮助唐然继承家族遗产的。”

    “非常感谢唐林先生,我相信这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周铭说,“不过请恕我多心,我们毕竟不是唐氏家族的人,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会帮助唐然来继承唐氏家族的遗产,而不只是开出了一张空头支票呢?毕竟说出来和做出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既然已经答应了周铭,那唐林在这个问题上也就没了隐瞒的必要,他回答周铭道:“明天晚上家族会有一个晚宴会议,包括唐氏家族的所有继承人以及其他重要成员都会出席这次会议,到时候只要唐然来一同出席了这次会议,在所有家族长辈面前亮出身份,就能被证明继承人的身份了。”

    说完唐林想了想又补充提醒了周铭一句:“二十年前唐然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叔叔,他就是这么做的。”

    周铭对此默默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明天这个家族晚宴的时间和地点呢?”

    “时间是明天晚上六点半左右,地点是在泉安,那是东面内海上一座完全属于唐氏家族的屿,由于是私人屿,因此在旧金山地图上并找不到,只有内海码头唐家自己的船被允许停靠。”唐林说,“明天下午四点半左右,我会在唐人街东面的内海码头第三十六号码头等你,因为那里只有被证明是唐氏家族的人才有资格进入。”

    “原来如此,我想我们明天会准时到那里的,那么告辞了,明天见。”

    给唐林留下这些话,周铭带着唐然离开了房间,而唐林就这么目送着他们离开,一言不发,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视野中以后,他才又坐回到了沙发上。

    目送周铭他们离开,胡佛马上对唐林说:“先生对于这件事我非常抱歉,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如果先生您并不甘心的话,我认为我们依然可以通知大厦保卫处,我想时间是足够在他们到达一楼前拦下他们的。”

    面对胡佛的建议,唐林却摇头说:“不必了,就让他们去吧。”

    胡佛还想说什么,唐林却先问他道:“你和那位周铭先生很熟吗?”

    “是之前在布莱顿碰到的客户,只能算认识,并不算特别熟悉。”胡佛很谨慎的回答。

    “那你给我仔细讲讲,这个周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唐林说。

    对于唐林的要求,胡佛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因为他完全不明白唐林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他更害怕唐林是为了突然出现的周铭要拿他是问了。

    提出要求的唐林这时也想到了什么,他随后安慰胡佛道:“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单纯的想从侧面了解一下这个人,因为我有预感未来我们和他打交道的日子还很长,像今天这样的亏我们可不能再吃了。今天的事情也并不怪你,我自己也有些疏忽,没想到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这样的人。”

    胡佛为唐林的宽慰弄的非常感动:“不先生,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给先生您介绍这个周铭,才害您吃了这么一个亏。”

    说到这里胡佛想了一下说:“先生,我想我就把当初我见到周铭的事情给您叙述一遍吧,因为我担心自己的评价会带有很多我自己的主观意识,会干扰了您的判断。”

    唐林微笑着点头说:“没问题。”

    得到唐林的答复,胡佛这才侃侃说起了自己在布莱顿时见到周铭的事,唐林也凝神很认真的在听,他们都很专注,因此谁都没有发现当周铭的保镖离开座位以后,留下了一个很不起眼的黑布团……

    这当然不是一个普通的黑布团,而是一个窃听器,是领事馆的人奉命交给**的,他离开前就顺势留在了他坐的沙发上,由于他只是一个保镖,比并且刚才的情况又比较突然,窃听器本身又很不起眼,还是被**放在沙发缝隙里的,因此唐林胡佛直到他们走了以后都没有发现。

    此时在电梯口,**正带着耳机在监听着房间里面的情况,毕竟这是在唐林的地盘,他们还是会担心这位唐氏家族的少爷转头翻脸的。

    终于,当**摘下了耳机,已经憋了许久的唐然立即炮语连珠一般的发问道:“怎么样啦?里面到底什么情况?那个娘炮到底有没有派人在下面堵我们?我们如果不坐电梯还要怎么下去?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面对这些问题,**把刚才房间里的情况简要的给周铭叙述了一遍。

    听完**的叙述,唐然立即痛骂道:“这个胡佛真是个王八蛋小人!”

    周铭牵起唐然的小手,轻拍两下示意她冷静然后说:“既然他们并不准备堵我们在这里,那么我还是先离开吧。”

    说完周铭按下了电梯,带着唐然离开了唐人银行大厦,他们先去唐人街给唐然的朋友小雪报了一个平安,然后他们才去酒店开了房间,为了确保安全,周铭选择的是唐人街旁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但却并没有要总统套房,而是只要了一个海景套间。

    搬进了房间,周铭先拿电话给林慕晴也报了一个平安:“慕晴姐,我现在已经接回然然,你可以让她的父母放心了,不过还是先不要她的父母到旧金山来,因为这边发生了一些非常复杂的情况,我一时半会也和你讲不清楚,总而言之就是我当初的预感对了,然然的身份和她的失踪,这些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周铭想了一下又说:“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个体量和亚当斯相当的大家族,情况或许并不比我们在布莱顿的时候简单……你放心,事情还没有糟到什么地步,我认为还是有很大转机的,至少面对的是华人家族会让我有种亲切感,你知道旧金山的华人大都是从岭南那边迁来的,说的都是粤语,会让我想起了我们在港城的时光……我知道,在这边我会照顾好然然也照顾好自己的。”

    当周铭说完挂断了电话,突然听到身后的声音,转头就见唐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周铭微笑着招手让她过来。

    唐然怯生生的走过来懦懦道:“对不起铭哥哥,是不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对于唐然的道歉,周铭故作严肃道:“你当然给我添麻烦了,还是很大的麻烦。”

    唐然被吓住了,不过随后周铭却转了话锋:“你给我惹的最大麻烦就是你惹了麻烦不告诉我,还要我从你慕晴姐那里才知道!”

    “可是那不是铭哥哥你之前都没联系我,我并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吗?而且我不是也找了你留在国内的合伙人向她发了求救信息吗?难道她没有帮我转给你吗?我是真的不知道呀!”唐然着急的解释。

    这个解释反倒让周铭尴尬了,因为仔细想想好想的确是自己之前刻意没联系她的结果。

    “好了,我的联系方式现在给你,以后可要记住了,如果有什么事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周铭说着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唐然。

    唐然用力的点点头,并且赌咒般说:“我一定会的!”

    随后唐然坐在了周铭身旁,并小心翼翼的靠在了周铭的肩上,一边靠着一边小姑娘还很小心的注意着周铭的脸色,生怕他会有什么不满。而周铭就这么静静看着她,看她这么胆小好像出洞觅食的小老鼠一般的样子都要笑出来了,哪里还能生气呢?

    唐然见到周铭露出了笑容,她才胆子大了起来,很舒服的靠在周铭的肩上。

    “铭哥哥,明天我们真的要去那个什么内海码头,去那个叫泉安的上吗?”唐然问。

    周铭点头说当然,然后他低头又问:“然然你害怕吗?”

    面对这个问题,唐然骄傲的挺起自己的小胸脯回答:“当然不怕!不管那是什么地方,只要是铭哥哥要去的地方,我就一起去!而且铭哥哥你不是说那里是什么唐氏家族的地方吗?而我又是唐氏家族的顺位第一继承人,那我就应该是那里的主人才对,等我见到了家族里那些长辈,等我继承了所有的遗产,我就先把那个唐林还有胡佛都给从家族里除名了,再把家族所有的财富都送给铭哥哥你好不好。”

    “能这样当然好啦,你都不知道你铭哥哥可是一个大财迷的!”周铭笑着揉着唐然的秀发,不过周铭思路却已经在想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了。手机用户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