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第三第五和第一
    整个旧金山就是一个在半岛上建立起来的城市,因此他的东西方向都是海,唐人街在旧金山的东北方向,而唐人街再往东,就是非常著名的内海码头。

    这个内海码头在最初是和渔人码头连在一起的,但后来由于码头分别被两个不同的家族占据,就逐渐分开成以渔业外贸为主的渔人码头,和以内海货运商业为主的内海码头了。和已经成为景dian的渔人码头不同,内海码头到现在仍然在照常使用。

    下午四dian半,周铭和唐然一起驱车来到了内海码头的第36号码头。

    走下车看着人来人往的第36号码头,周铭和唐然都不免有些惊讶,因为原本以为这所谓的第36号码头,就算不是不存在的码头,也至少是一个不对外开放的私人码头才是,毕竟是要在这里才能坐船去泉安的,可却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一个热闹非凡的轮渡码头。

    唐然对此很疑惑:“铭哥哥,这里真的是那个三十六号码头吗?咱们不会走错了吧?”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抬头看了一眼36号码头的路标然后说:“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三十六号码头的话,我想就应该是这里了。”

    “可是这里为什么那么多人呢?难道他们都是要去泉安的吗?可那里不是唐氏家族的宗祠所在,只有唐家和被唐家认可的人才能进入的吗?这么多人一起上岛,那不成旅游景dian了吗?”唐然又问道。

    周铭摇摇头说:“这我也不清楚,或许唐家还有别的考虑,对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唐林过来,他作为唐氏家族顺位第五继承人,他会给我们想要的问题的答案。”

    经周铭这么一说唐然才反应过来:“对呀,现在都已经四dian钟了那个讨厌的家伙怎么还没有到,他是不是故意骗我们,他自己实际并不敢来啦?”

    “应该不会,尽管昨天我只是见了一面,但后来看他对我们还有胡佛的态度,他也算个人物,不可能会耍这种没有任何意义小聪明的,我们现在只要耐心等他出现就好了。”

    周5ding5dian5小5说,.▽.o→s_;铭的话一语成谶,几乎这边是他的话音才落,旁边一位码头的工作人员就过来说:“请问是唐然女士和周铭先生吗?很抱歉打扰了,那边潮汕茶楼有位先生说请你们过去,并且他让我告诉你们,去泉安的船再过一会就要开了,他要提醒你们尽快跟他上船。”

    说着他还给周铭和唐然指了一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周铭看去,果然看到了唐林正坐在茶楼窗边。

    周铭向工作人员道了一声谢,并给了他一百美元的小费,他很高兴的带着周铭和唐然过去了茶楼。

    仍然是唐林和胡佛两人坐在这里,唐林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微笑着和周铭唐然打招呼道:“正好四dian半,看来唐然表妹和周铭先生都是非常守时的人。”

    周铭向唐林道了一声谢,然后他们一起坐了下来,唐林又说:“我想你们来了,是不是也觉得这第三十六号码头和你们想象当中的并不一样呢?这是因为这个码头原本就是内海码头的一个旅游出海口,所有去往泉安的船都会混在其他的游轮中一起出发。”

    “隐藏一滴水的最好方法,就是把他混在其他的水中;看来你们为了隐藏泉安,也是煞费了不少苦心的。”周铭说。

    “没办法,过去华人在美国并不处于主流地位,如果不用这种方法,恐怕唐氏家族隐藏在泉安的财富就会要被洗劫一空了。”唐林说。

    “原来是这样呀,我还以为唐家真的是非常大的家族,这里的人都是唐家的人呢!现在看来这里面恐怕有一大半都不知道什么是泉安的吧?”唐然说。

    唐林对于唐然的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随后又过了一会,当一阵特殊的汽笛声响起,他才给茶楼结账,说是唐氏家族的船来了,随后他带着周铭和唐然一起通过一个特殊的p通道,在经过了检查以后来到了码头,在这个码头上,相比外面就冷清很多了,由于时间的关系,当他们到这里码头上除了工作人员,其他一个人也没有。而在这里,他们也才看到了那艘唐氏家族来接他们的船。

    那是一艘大航海时代样式,全木质结构的风帆船,船并不大,就是这个样子很像是从历史画卷里开出来的一般。

    “这艘船名叫志远,意思是志在远方,志远号是一百五十年前,唐氏家族的第一代先辈们漂洋过海来到旧金山发展所乘坐的船。而保留这艘船下来,作为唯一允许航行去泉安的船,也是先辈们为了让后代记住先辈的苦,谨记自己是外来者,需要不断努力才能在这片土地上生存。”

    唐林一边给周铭和唐然解释着,一边带着他们登上了志远号,如果说看到这艘船会让他们有种见证历史的感觉,那么登上这艘船,就真的有种置身历史的错觉了。

    志远号不仅整艘船还保持着一百五十年前的设计风格和全木质结构,并且船上和甲板内的设施也都保持了一百五十年前的样子,不仅除了风帆没有使用一dian其他的动力,甲板上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甚至船舱内也没有通电,都还是用着煤油灯。

    对于被刻意保留下来的志远号,周铭隐隐也能理解唐氏先辈们的想法,这并不是傲娇和矫情,而是这么一艘条件艰苦又随时会碰上任何意外的风帆船,才更能体现一个人的领袖潜质,毕竟一个娇生惯养不敢面对意外的人,是不能带领家族走向更大辉煌的。

    不过比起这个,能保留下来这样一艘船,也是唐氏家族财富的体现,毕竟木质船不比铁船,他更容易受到海水的侵蚀,因此这一百五十年的保养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再加上其他动力船的出现,能保留下来这么多懂得操控风帆的水手,也是很不简单的。

    显然,相比中东那些见到什么就想买什么的暴发户土豪,唐氏家族这样的才是真正家族底蕴的体现。

    随着时间的一dian一dian过去,登上志远号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尽管知道都是唐氏家族的人,或者是像胡佛这样的受到认可的外人,但他们却并没有相互打招呼,而是三五成群的各自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个的小团体。

    周铭默默看着这一切,他很能明白这就是争继承权闹的,大家都把对方视作敌人,哪能和和美美一家亲呢?

    突然,码头上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让甲板上顿时一片哗然。

    唐林在听到以后也皱起了眉头,感到有些头痛的说:“又是那个家伙,他叫唐毅,是唐氏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平时就很喜欢显摆,这一次唐叔叔的突然离世,他又是第三顺位继承人,就更变本加厉了。”

    在唐林说话间,一个两百斤的胖子就走上了甲板,同时大声道:“嗨!各位没有继承权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好,有继承权的唐毅上船了,你们放心,只要我继承了家族产业,我也不会把你们都赶出去的,仍然会让你们成为家族的蛀虫,不过你们都要交出你们手上的股权就是了!”

    面对唐毅的嚣张话语,有人气不过出来说:“如果我没记错你只是顺位第三的继承人对吗?那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见有人敢反驳自己,唐毅饶有意味的打量了那人两眼说:“我没资格难道你就有资格了吗?很抱歉我并不记得家族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你不会是从哪里混进来的危险分子吧?船员在哪里,请立即把这个人赶下船,天哪多看他一眼我都觉得脏……”

    听着唐毅的嚣张,周铭转向唐林问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那么船上有这样的人,你这位第五不管管吗?”

    唐林回头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反问:“你觉得我该管吗?”

    “我不知道,不过我只知道就算你不管,以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等他处理了那个人以后就该轮到你了。”周铭说。

    唐林沉默了,他想了一会,然后长出一口气朝唐毅走去,抓住了唐毅准备扇耳光的手,同时对他说道:“好了唐毅,请适可而止吧。”

    唐毅这是嚣张到正爽的时候,旁边也没人敢打扰他,这时突然被人拦住了,这让他十分恼火,他转头准备破口大骂,却见拦住自己的是唐林,他却又笑了起来:“原来是唐林表哥呀,怎么你这个顺位第五的家伙,也能有本事来管我这个顺位第三了吗?”

    唐林皱着眉头甩开唐毅的手说:“所谓顺位第几,那都只是一种继承的顺序,并不是家族等级的排位你懂吗?”

    唐毅撇撇嘴:“说的跟真的一样,如果你那么不在乎你大可以排到第一百零五上面去,我想整个唐家都会很高兴的,你觉得呢?”

    “你简直不可理喻!”唐林怒道,他觉得唐毅根本就是个神经病。

    不过当唐林准备转身离开,不管唐毅的时候,他却突然又笑了,他转身回来问唐毅:“是不是你觉得只要在继承顺序排名靠前的,就可以那么嚣张,不管对排名靠后的怎么样都行?”

    “那当然!排名靠前就代表更有机会继承家族,而我只要表哥死了,就是我来继承了。”唐毅说,“而唐林你,要想继承家族,就看你下辈子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当然是无所谓了,不过有人却可以狠狠扇你的巴掌了。”唐林说。

    唐毅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他先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想起了什么才说:“唐钰你这个家伙可别想骗我,我知道唐钰那个家伙他自从上次家族会议以后,就一直没有出过泉安,一直在几个老家伙那里泡着,想要继承家族,他怎么可能今天还要上船呢?”

    唐林两手一摊说:“我可从来没说过唐钰表哥也在船上,我说的是其他人。”

    “其他人?你是想给我讲故事,说是志远号的船魂,还是家族先辈们的英灵呢?”唐毅饶有意味的问。

    “很抱歉都不是。”唐林摇头说,“我相信唐毅表弟你应该还记得上一次在家族会议上,唐爷爷说过的唐叔叔的女儿,咱们唐氏家族的顺位第一继承人吧?”

    “当然记得,但那不是老家伙年纪大在给我们讲故事吗?”唐毅说。

    “很抱歉,我要告诉你的是唐爷爷说的是真的,那位顺位第一继承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就在这艘船上。”唐林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了唐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