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注定高调
    唐林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般,随着他这句话说出口,立即震惊了船上的所有人。

    那可是传说中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呀!这要放在皇室就是储君的地位,不能不让人惊讶。

    船上所有人都是有资格上泉安岛,也参加过上次家族会议,听说过第一顺位继承人的故事,可那个继承人不是据说遗失在国内,家族曾派人寻找最终也无果吗?怎么就会突然出现在去往泉安的船上呢?难道也是和她的父亲一样,是得到消息以后专门来继承家业的吗?

    尽管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储君未必能最终继位,同样第一顺位也不一定最后继承,否则唐毅唐林他们几个就用不着争继承权了,但这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突然出现,无疑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在船上的大多数也并不是排名靠前的继承人,他们都知道自己继承无望,但有机会看前面几名顺位的继承人这样你来我往的互殴,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事情。

    唐毅当然也被唐林的话惊呆了,他愣愣的随着唐林所指的方向看去。

    唐毅看到了唐然突然又笑了起来:“你告诉我那就是咱们传说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我说老兄你不能因为第一顺位继承人不存在就这么不用心呀!难道现在随便在路上找个人,就能说是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吗?那咱们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太廉价了一dian……”

    说到最后唐毅又故意对唐林补充了一句:“甚至比你这个第五都要廉价。”

    对于唐毅这最后一句嘲讽,唐林却只是摇头笑笑:“你可真是一头猪脑子,别告诉我唐叔叔才过世不到半个月,你就忘记他的样子了,难道不是和她一样吗?”

    唐毅张嘴想说什么,但唐林却先他一步问:“你是不是想说这个世界上有相似的人并不奇怪,或许明天你也能从大街上拉回来一个和唐叔叔很相似的女孩?那么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还可以给你更大的一份惊喜。”

    唐林一边说着一边变戏法一般的拿≯♂ding≯♂dian≯♂小≯♂说,.2●3.⌒os_;出一份文件接着说:“这是一份关于唐然女士和我们唐叔叔的na亲子鉴定报告,出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或许唐毅表弟你会有些陌生,那么我可以给你解释,这个na鉴定报告综合了遗传学和生物学,是目前世界上最权威关于亲子鉴定方式,又是出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那么可以几乎肯定他不会存在任何误差。”

    “所以你想知道结果吗?”唐林故意这么问了唐毅一句,让他感到有些烦闷。

    “你要说就说,少废话!”唐毅不耐烦的说。

    唐林微微一笑道:“我非常乐意告诉你,根据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的鉴定结果表示,她就是唐叔叔的亲生女儿,也就是咱们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怎么样?要不要认识一下?”

    面对唐林的话,唐毅突然就爆发了,只见他一把抢过唐林手里的鉴定报告,撕碎了狠狠扔在地上,并对唐林说:“我告诉你,你的这dian小把戏不要在我面前玩弄,什么唐叔叔遗失在国内的女儿,什么第一顺位继承人,都是子虚乌有的狗屁事情!”

    “唐林啊唐林,你真是把所有人都当白痴了吗?你以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婊子就能说她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吗?那我明天也去租个鸡回来,是不是也可以说是你母亲了呢?”唐毅很不客气的叫骂道。

    对于唐毅的谩骂周铭皱起了眉头,不过他看了唐林一眼想了想才并不着急说话。

    而另一边,直面唐毅辱骂的唐林也是怒不可遏,只听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你特么真是条狗,真杂种!”

    骂完以后,唐林才重重吐出一口气,很无奈的摇摇头道:“很抱歉,我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呢,我想告诉你那鉴定报告只是一份复印件,你就算再怎么撕掉也不可能改变任何事情,包括她是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事,好吧,接下来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咱们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吧。”

    说到这里,唐林眨眨眼睛又说一句道:“还是你想示范一下以后大家可以如何对你?”

    唐林说完就朝唐然招手,随着唐林的动作,船上所有人也都一齐看向了唐然。

    唐然哪里见过这阵仗,立即被吓得躲到了周铭身后:“铭哥哥他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大家都看着我呢?我不想当这个什么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周铭笑着握住了唐然的小手让她放心,然后回头对不远处有些尴尬的唐林说:“既然确定了她是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么按照你们刚才的规矩,不是应该你们主动过来打招呼吗?尤其是那位第三的同志。”

    听到周铭最后那句话,唐林也随之笑了起来,他也对唐毅说:“对呀我的唐毅表弟,如果按照你的逻辑,你这个第三顺位的继承人见到了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不过去问声好是不是有dian说不过去了呢?还是说你觉得以后家族里其他人都可以不用这么做,也可以不把你的顺位当回事了呢?”

    唐毅紧握着双拳,心头怒火狂烧,他恨不能把唐林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杂种给打死,但他现在却并不能这么做。

    最后挣扎了许久,唐毅只能放下了拳头,随着唐林一步步的走过去到唐然面前说:“你好唐然表妹,非常高兴你能来旧金山,我代表唐氏家族所有人欢迎你的到来,我最真诚的向你问好。”

    唐毅说这话是咬牙切齿的,因此他的表情也有些狰狞,让唐然感到有些嫌弃和害怕。

    “这位……同志,你确定你真的是唐氏家族的人吗?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是杀猪的呢?”面对唐毅狰狞的问好,唐然懦懦的说。

    一句话,整艘船上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唐林都笑了起来,显然是这位唐毅同志平时的嚣张脾气就不讨喜,现在见他吃瘪,大家自然都非常开心了,只是这个开心是建立在唐毅的痛苦之上就是了。

    作为所有人嘲笑的中心,唐毅简直是气到肺都炸了,要知道过去他作为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一直都是很嚣张的,就连第二顺位的那位为了在长辈面前摆出好印象,也不会和自己计较,现在没想到上来就被她这样侮辱。他现在是真的很有一种一巴掌扇在唐然那张漂亮脸上的冲动,哪怕她现在是非常无辜的看着自己。

    但更让唐毅要疯掉的是他还偏偏不能那样做,因为那样等于就是自己亲手打破了自己塑造起来的特权,以后还怎么嚣张呢?

    可是如果什么也不做却又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这样的纠结让唐毅有种要吐血的冲动,不过最后他还是紧握着拳头忍住了,只是咬牙切齿的对唐然留下一句“你真的很优秀”,就黑着一张脸离开了。

    而随着唐毅的离开,甲板上顿时爆发出了更大的欢呼,仿佛就像是听到了世界大战的胜利一般,就连唐林也都一脸不可思议的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只有周铭会在心里为唐毅叹息一声,因为包括唐毅在内的所有人都会认为唐然是故意那么做要打唐毅脸的,但周铭却知道唐然并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有啥说啥的单纯性格,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当然她的这些单纯话语有时候的确会让人尴尬难堪就是了,没办法,谁让她就是这么一个天然黑的呆萌女孩呢?

    对唐然来说,唐毅的事情是在意料之外又是在意料之中的,意料之中是因为在去往泉安的船上,肯定只有进入唐氏家族晚宴的核心人物,很容易碰上其他排名靠前的继承人;而意料之外就是没想到唐毅会有这么嚣张的脾气了。

    但这个插曲却让唐然一下就变成了整艘船上的明星了,不断有人过来和她打招呼向她问好,夸赞她的漂亮,也让她不要为父亲的离世难过。

    可以理解这些人这么做是希望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毕竟这可是现在家族里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不管成功继承的概率有多大,留下一个好印象总是没错的,这就是所谓的多dian投资,万一她成功了呢?现在先搞好关系,总是比临时再去抱佛脚要好的。

    然而他们的想法是好的,但他们这么做却让周铭觉得那是多此一举了,原因很简单,唐然的父亲在她还没记事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她完全是在养父养母家长大的,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亲生的,从来不知道什么唐氏家族和什么亲生父亲的事情,她对这些完全没有概念,就别谈什么好坏印象了。

    随着两个多小时的航行,一个并不算大的小岛出现在了周铭的视野里,不过由于周围的雾气,让人并看不清楚。

    “这里是旧金山湾,由于这里的特殊气候,雾气本来就很重,但是这里的雾气更重,几乎是全年都存在的,所以最初家族发现这个岛就把宗祠建在这里了;泉安这个岛并不大,只有不到两个平方公里,上面就只有被坞堡围起来的唐家宗祠。”唐林给周铭和唐然介绍说。

    又过了约摸半个小时,志远号才停靠在泉安的港口,周铭和唐然跟着唐林下船,抬头就能看到岛上唯一的建筑唐家坞堡了。

    那是一个有着不规则凹凸面的棱堡,根据唐林的介绍,坞堡是为了保护唐家宗祠所建,原本是四方形的,但后来由于不堪海盗的袭扰,甚至有一次都攻破了外层的坞堡,唐家才依照西方的棱堡重新修建了外面的坞堡,又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加工,成了现在的样子。

    尽管到了近代以来旧金山湾早没了海盗,但唐家宗祠的坞堡却仍然保存了下来,并且每年还有固定的修缮,以保证坞堡的稳定性。

    “看来唐家还是很懂得居安思危这四个字的意思嘛!”周铭笑着评价道。

    周铭唐然跟着唐林走向坞堡正门,而在正门口,有一位穿着燕尾服,看上去十分绅士的人微笑道:“非常欢迎各位回到泉安,我们都是唐氏家族的一份子,所以我希望大家无论在外面有着怎样的成见,到了这里大家就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几乎是他话音才落,唐毅那嚣张的声音就叫嚷起来:“嘿小子,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告诉你,咱们唐氏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来了!”

    听到这话,周铭立即皱起了眉头:看来自己和唐然是注定没法低调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