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另外的女性继承人
    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门口几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不过作为非常有雄心要争继承权的唐钰和唐林,他们当然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声音的身份。

    唐钰首先说:“叔叔很抱歉,我没有帮您守好门,打扰了您在宗祠的祭祖活动。”

    唐林也紧随其后:“叔叔这都是我的错,没有按照您的方式正确处理好和唐钰表哥之间的矛盾,结果还打扰了您的祭祖。”

    当他们的话才说完,几位老人就走出了宗祠,不过和想象的并不一样,这几位老人并没有满头白发,而仍然都是黑发,只是发色都已经有些发白了,但最多也就是两鬓斑白了,想来就会因为合理的膳食营养搭配,再加上在宗祠里修身养性的结果。

    看到这几位老人,周铭和唐林都想起了一路上唐林的介绍,想来这些人就是宗祠族会的长辈们了。

    宗祠族会说起来是唐氏家族一个很特殊的存在,由于当初家族规定了继承人的年龄,超过年龄的人是无法继承家族财产的,这是为了保证家族永远的年轻化,更是为了警惕有哪一脉垄断某个产业的事情发生,要让整个家族产业有机会注入新鲜的血液,不至于腐朽。

    不过其他没能继承家族的长辈,就只能进入了宗祠族会,充当对家族的监督和引导作用。简单说来,就是在平时的时候看着家族的各项产业,在族长做出错误决定,或者做错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对事情进行纠正,甚至可以废除族长;而当族长在突然离世,没能来得及指定继承人的时候,宗祠族会就会出来主持选出新的继承人。

    正是这些权力,可以说这个宗祠族会就是唐氏家族最后的保障!

    “你们刚才在门口的话我们几个老家伙在里面都已经听到了,看来在继承这个问题上,我们唐氏家族也不至于后继无人呀!”

    老人开了一句玩笑,他随后上下打量了唐然几眼问:“你就是景荣遗留在国内二十年的那个女儿唐然?”

    面对这个问题,唐然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这时唐林很着急的给他解释:“这是唐景胜唐叔叔,他是我们唐氏家族现在所有人当中辈分最高的长辈,也是宗祠族会的会首,不仅所有涉及宗祠祭祀方面的事情都归他管,甚至当家族长突然离世,寻找并指定继承人的事情也由他来做。”

    听着这番解释,唐然这才恍然点头然后对唐景胜说:“唐叔叔好,虽然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亲生父亲的事情,但我知道我就叫唐然,从我记事以后我就叫唐然。”

    唐林也在唐然的自我介绍以后跟着说:“唐叔叔,唐然表妹知道自己没来过旧金山,因此今天第一天来就专程过来向您问好……”

    唐景胜伸手制止唐林接下来的话:“问好什么的就不必了,我们唐家不在乎那些虚礼。”

    说完他又对唐然说:“唐林已经给我打了电话,我已经知道你的事了,经过na鉴定,可以完全确定你就是景荣的女儿,我很欢迎你回来继承家业,你作为景荣唯一的直系后代,是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最有这个资格,不过在我们唐氏家族,从来没有排位可以说明一切的,你要想真正得到继承权,你就

    必须告诉我们你有这个能力。”

    “可是我怎么才能告诉你我们有这个能力呢?总不能现在我们对你说吧?”周铭这时插话问道。

    对于周铭的问题,唐景胜先是一愣,他上下仔细打量了周铭两眼很不客气的说:“很抱歉我并不认识你,本来你没有任何和我说话的资格,不过你既然是帮唐然说话的话我也不妨告诉你,我是不会说的,因为如果你们连这点都猜不到的话,那么我想你们也没有必要再争继承权了。”

    说完,唐景胜不管其他,直接离开了宗祠,只留周铭唐然还有唐钰唐林几人。

    唐钰看着周铭微笑着说了一句丢人,然后站头问唐然:“你确定不和我结婚吗?你是第一我是第二,只要我们俩能结合,这继承权是谁也不可能威胁到的,而那个家伙他只能给你带来无止境的耻辱。”

    “我不准你这样说铭哥哥!”对唐钰的辱骂,唐然当即不干的大声道,“我告诉你,铭哥哥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比你这种神经病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了!”

    唐钰非常惋惜道:“我真是替你感到惋惜,因为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个白痴,不过这也无所谓,随后马上要进行的家族晚宴会议,我想你就能看清那个白痴的真面目,到时候我们再结婚,一样能拿到继承权,所以请你相信我,我会包容你原谅你的错,直接你回心转意愿意嫁给我。”

    唐钰指着唐然说完他也离开了宗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唐然很莫名其妙的说:“铭哥哥,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呀?我都完全不认识他,他就过来要跟我说结婚什么的,而且还是那么一种我一定会答应他的语气。”

    周铭笑着拉起唐然的小手说:“没办法,这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装的逼多了,会有点忘了自己是在装b了,最后就会闹了笑话。”

    随后周铭又对唐林说:“既然宗祠的长辈们都已经离开了,我们也就没了在这里的必要,我们也先走吧。”

    唐林没有意见,他们随后就来到了唐家老宅,这栋老宅就是唐氏家族真正的城堡。

    晚宴在城堡的大厅里举行,当周铭他们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当然这里的情况也和在船上一样,所有人都按照各自的小集团坐在一起,分属不同集团的人几乎都不会有任何交集,周铭和唐然由于刚来这里,并不认识任何人,因此就只能坐在唐林这一桌了。

    但这个安排,却让唐然敢到很不自在,突然她拍了一下背后,周铭好奇的问她怎么了。

    唐然很不好意思的回答说:“周围的人都很奇怪的在看我们,感觉跟我背后被人恶作剧的贴了什么纸条一样。”

    周铭笑了,对于唐然说的情况,周铭当然早就察觉到了,可以说几乎就从他们坐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全场的人就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当然不会有人那么无聊,而且你背后如果可能会被贴什么东西,我也会第一时间把他撕掉的,你完全不用担心;至于现在的情况,只是因为我们是整个晚宴的焦点,想不被人看不被人讨论都是不可能的,你可别忘了你是唐氏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周铭说。

    “可是现在整个唐家都知道了吗?唐

    林不是说给我们保密了吗?是他出卖了我们,真是垃圾!”唐然生气道。

    对于唐然的猜测,唐林很无辜的辩白了一句我没有,周铭笑着让他稍安勿躁:“我想这和唐林先生并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在船上的事闹的太大了,这些人又是为了各自老大的继承权什么消息都能共享的,所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并不奇怪。”

    正当周铭和唐然唐林说话的时候,就听周围突然响起一阵惊讶的倒吸气声。

    这让周铭和唐林感到有些奇怪,他们转头看去,就见一位老人在一位年轻女孩的搀扶下来到了周铭他们身旁:“看来你们这里挺热闹的嘛!”

    一句话让唐林心头一惊,他马上站起身来问好道:“唐阿姨好,唐瑶表妹你好。”

    随着唐林的话,周铭和唐然立即知道了来人的身份,根据事先唐林告诉他们的消息,她就是宗祠族会里的长辈之一唐徽茵,她是唐然的表姑,也就是她在上一次的家族会议里提出还有唐然这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而她身旁的唐婉儿,则就是唐氏家族顺位第四的继承人了,也是除了唐然以外,前十顺位里另外一名女性。

    正是这样的身份,才会让其他人那么惊讶,显然在现在这个谁都想继承唐氏家族的情况下,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突然出现,原本就让大家非常敏感了,现在第四还主动来拜访第一,就不能不让大家都想一下了。

    难道说唐然就是唐徽茵和唐婉儿带到旧金山的吗?为的是要给他们继承更多的家产。可如果是这样,唐然为什么会和唐林坐在同一桌上呢?还是唐然就是唐林带来的,唐徽茵这么做是想让唐林怀疑唐然,又或者是他们三脉为了继承权,都已经放下了各自的成见,要一起争了……

    不过对于周铭和唐然来说,他们却并没想那么多,周铭只是觉得既然得知了她们的身份,就让唐然先起来和唐林一样问好。

    唐徽茵上下打量了唐然几眼很满意的点头说:“不愧是景荣表哥的女儿,和他长的真是太像了,把你留在国内二十年真是让你受苦了,不过你也不要怪你父亲,他当年孤身回来继承家产,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置他于死地,此外还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

    唐然微笑着说:“非常感谢唐阿姨告诉我这些,但实际上我在国内过的很好,我并不怪我亲生父亲。”

    唐徽茵挑了下眉说:“这样就好,我知道你这次是来继承家产的,你也是我在上一次的家族会议里提出来的,所以原则上我还是很希望你能继承你父亲地位的。”

    唐徽茵随后又说:“不过我相信你也已经看到了,现在的形势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我就不多在这里了,免得其他人又多出了什么没必要的幻想,以后有时间我会再陪你好好聊聊你父亲的。”

    说完唐徽茵就离开了,但唐婉儿却并没有马上跟着离开,而是主动伸手给唐然说:“非常高兴能见到你唐然表姐,我真没想到居然在我之外还有你这么一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在继承的问题上,我们始终是处于一个非常弱势的地位,所以我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机会再多聊聊。”

    留下这句话,唐婉儿也跟着唐徽茵离开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