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太子唐然
    看着唐婉儿和唐徽茵的离开,唐林小声对周铭和唐然说:“唐徽茵表姑和婉儿表妹的话你们随便听听就好了,千万不要太当回事。”

    周铭和唐然都对唐林这突如其来的话感到很惊讶,唐林随后又解释道:“我承认唐然表妹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确是表姑在上一次家族会议上提出来的,不过她这么做只是想保证婉儿表妹的继承权而已,因为那时在所有排名靠前的继承人当中,就只有婉儿表妹一个女孩。否则如果不是这样,她为什么在提出第一顺位继承人以后,却从来没有去找过唐然表妹你,都是只有我在找的。”

    唐林说到这里又仔细想了想说:“而且我更认为她现在突然找上门来也是不怀好意的。”

    对于唐林的话,周铭微笑着对他说:“唐林先生你请放心吧,所有的事情我们都有分寸,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坐在你身旁不是吗?”

    听周铭这么说唐林才露出了笑容,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随着唐景胜带着所有宗祠族会的长辈们进来,才宣告家族晚宴的正式开始。

    和西方上层社会一般以自助为主的宴会方式所不一样的,唐氏家族的晚宴带有非常浓重的中式风格,所有参加宴会的人都不用站起来到处走来走去,只需要坐好在自己的椅子上,就会有穿着漂亮旗袍的服务员,端着盘子将菜肴送到每一张桌子上。

    眼见菜都上的差不多了,唐景胜作为唐氏家族的宗祠会首,也是现在家族最有威望的长辈,他先站起来发言道:“各位唐氏宗亲和其他外亲们大家好,首先我很欣慰你们都能准时到达泉安,来参加这一次家族晚宴,同时我也相信你们大家都应该了解这一次家族晚宴的目的了。”

    “半个多月前,我的族弟也是前任族长唐景荣突发脑溢血在医院抢救无效身亡,这对唐氏家族来说是一个最最糟糕的消息!但更糟糕的是,现在半个月已经过去了,我们却始终没能选出一个继承人,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的消息,也绝不是一个正常家族该出现的情况!”

    唐景胜≥ding≥dian≥小≥说,.£.o⊥s_;随后又说:“所以今天大家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就必须要拿出一个说法,否则都别离开了。”

    说完,唐景胜打出一个手势,四周早已准备好的仆人纷纷将门关上。

    随着大厅的八扇门被同时关上,大厅内立即变得死一般寂静,大家都愣愣看着这一切,谁都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

    当然这样的寂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仅片刻之后大厅内又掀起一片哗然,许多人叫着喊着,就像是突然患上了幽闭恐惧症一般:“天呐!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关在这里?这是什么阴谋吗?不就是选新的族长出来吗?那就关那些继承人呀,为什么要连我们一起关呢?反正怎么选都选不到我们的啊!我知道了,这里所在的都是家族的核心宗亲,只要把我们都杀了,会首那一脉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家族产业……”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紧张担心的叫喊着,也有很多人保持着冷静,其中就包括周铭。

    “铭哥哥,你说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关起来呢?难道那个什么会首真要对付我们吗?”唐然小声问道。

    对此周铭笑着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想这位会首还不至于要做的这么绝,因为这可不是过去混乱的时代,而且在座那么多人,他们很多都是各个企业的高层人物,一旦要是都出事了,那将会带来难以估量的灾难,就算那位会首再如何心狠手辣也不能不考虑的。”

    “至于今天关我们在这里……”周铭接着说,“我想应该是几位继承人的争夺,其他人互相拉帮结派,吃相非常难看的做法,让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吧。”

    说着周铭转头看了唐林一眼,唐林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周铭又环视了大厅一圈,然后皱起了眉头。

    面对下面吵嚷的样子,唐景胜忍不住的拍桌子怒道:“都给我安静!”

    凭着长辈的威望和十多年锻炼出来的气势,随着唐景胜一声喊,让大厅逐渐安静了下来,随后唐景胜一边伸手dian着所有人一边说:“当初家族是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从国内来到这个当时处在战争一线的地方,创造出来的奇迹,可是你们再看看你们现在,都像什么样子?你们好好问问自己,你们都还配姓唐吗?”

    大声骂完,唐景胜喝了几口水,喘了好一会以后才又接着说:“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你们都好好想想吧!”

    唐景胜说完这才愤愤的坐了下来,大厅内也再一次安静下来,大家都面面相觑,觉得唐景胜说的很有道理,却又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第二顺位继承人唐钰站起来说:“我认为唐叔叔的话很有道理,不管怎么说,今天让唐叔叔这么生气,我们这些晚辈总是难辞其咎的,所以我想我应该代表大家向唐叔叔还有其他长辈说声抱歉,也要向他们说声感谢,不为别的,就为他们这段时间以来对我们的迁就和照顾。”

    唐钰说着就向唐景胜深鞠一躬,唐景胜向他摆了摆手,唐钰接着又说:“景荣伯父的去世,无疑是我们唐氏家族最大的悲痛,但唐氏家族毕竟是要往前走的,所以我们必须要面对继承这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唐钰的话才说到这里,唐毅就站起来打断他道:“唐钰表哥此言差矣,我从来都不认为有人会要绕过继承的问题,而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是谁来继承,不是吗?”

    “我们都是学过西方历史的,都知道在过去每一次当有国王驾崩,就会引发一次王位继承战争,甚至严重的还是多国混战,我们国内的封建王朝没有那么直接,但明争暗斗也非常激烈,至于我们唐氏家族,虽然比不上王室,但所拥有的财富和权力,也足以让任何人垂涎欲滴了……”

    不等唐毅说完,唐钰也打断他道:“所以你想说还是你来当这个继承人对吗?”

    面对唐钰这个问题,唐毅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说:“看来唐钰表哥你也真是一个白痴了,或许你也该收收自己那装b的性格了,因为你今天终于失败啦!”

    说完唐毅随手指了唐然的方向说:“你忘了唐然表姐了吗?她可是咱们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咱们唐氏家族是王室,那她就是太子,是储君了,那么既然有她在这里还轮得到我来争什么继承人吗?还是在唐钰表哥你眼里就压根没有继承顺位,你只想着自己继承呢?”

    当唐毅的话音才落,唐婉儿也附和道:“我非常赞成唐毅表弟的话,而且在上一次家族会议的时候母亲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唐氏家族还有一位流落国内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在这位继承人之前谈继承都是非常自私的行为,那么现在她既然已经到了泉安,只要她的身份能得到确认,那么我认为她就应该有权在继承问题上发言!”

    唐钰唐毅和唐婉儿都已经发言,这时所有人就都看向了继承顺位第五的唐林。

    面对四面八方的目光,唐林询问的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微笑的对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不用顾忌我什么,这个时候如果你不说什么才奇怪了。”

    唐林diandian头然后站起来说:“我知道你们都想听我的想法,但我只想说,我这个时候恐怕是最不适合说话的,因为唐然表姐……也就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她就坐在我的旁边,而且她也是我找到的,她和景荣叔伯的na亲自鉴定也是我帮忙完成的,就是说她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

    尽管关于唐然的身份,在此之前很多人就已经知道了的,但现在唐林又确认了一遍,还是让现场一片哗然。

    为此,唐林这里顿了一下才又说道:“首先我可以确定的是唐然表姐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至于最后的继承问题,我认为还是应该由族规说了算,由宗祠族会进行裁决。”

    说完唐林便坐下来了,他歉意的对周铭和唐然说:“很抱歉我想我只能这么说了。”

    周铭笑着说:“你说的很棒,就现在这个局势,我们可不想站到风口浪尖上。”

    可现实仿佛就是要和周铭作对一般,当周铭说出了这句话以后,其他的唐氏继承人纷纷站起来表达自己的观dian,他们都很赞成的推荐了唐然这个第一顺位继承人。

    千篇一律的听了很多发言以后,唐景胜抬手制止了小辈们的随意发言,他转而对唐然说:“既然大家都这么推崇你,就请你出来代表你自己说两句吧。”

    面对唐景胜的突然dian名,唐然被吓了一跳,她下意识抓着周铭的袖子显得很害怕。

    周铭拍拍她的小手安慰她说:“没关系的,既然他们都想听你说话,那你就说给他们听好了。”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呀!”唐然说。

    “想说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想说的,就算说错了也没关系,我还在这里呢!所以你只要放开了说就可以了。”周铭说。

    唐然这才放下了心,她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说:“其实我并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不懂什么唐氏家族,也不懂什么顺位继承顺序这些,我只是一个在生活在国内的普通人,我只是来旧金山散心的,却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在这个城堡里面说我是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开始唐然说话还很谨慎,但到了后来她就很放开了,接着她摊开双手往下说:“老实说,我根本不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不过你们既然说我是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说有一大笔财产等着我来继承,那么我就会说好,既然你们抢来抢去的谁都说服不了谁,就干脆都别抢,给我算了,我会保证这些财富会有更好的未来!”

    随着唐然这句话,大厅内先是一阵寂静,然后不知道谁先带了头,然后所有人都开始跟着一起鼓掌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让唐景胜顿时眼前一亮,他喃喃自语道:“这个场景我怎么好像那么熟悉?对了,那就是二十年前的情景再现,当初唐然的父亲景荣表哥就是这样,只凭几句话,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掌声,都说虎父无犬子,虽然唐然是女孩,但也巾帼不让须眉呀!”

    唐景胜心中很是感慨,可当他正要说dian什么的时候,唐然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他大跌眼镜。

    “因为我会把所有我继承的财富,都交给铭哥哥。”唐然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