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也想好好说话
    唐然一句话让整个大厅顿时变得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唐然,仿佛被瞬间石化了一般,甚至他们刚才为唐然鼓掌的手还定格在半空中,显然他们都对唐然的话感到不可置信。

    我会把所有我继承的财富都交给铭哥哥?

    尽管在座的没有人会单纯的认为只要是第一顺位就一定能继承家产,但这个发言也着实太离谱了。要知道这继承的可是拥有唐人银行,是加利福尼亚财团绝对核心,不仅控制着硅谷里很多高科技公司,甚至还控制着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尖端武器库的唐氏家族,怎么能随意交给另外一个人呢?

    而且铭哥哥?听起来像是一个男人的名字,难道是唐然的男朋友或者丈夫吗?可在唐氏家族的顺位继承人前几位里,似乎并没有带这个音的人,难道是排名靠后的人,或者干脆就是外人吗?

    要真是外人,唐然继承自己家族的财富然后赠予外人,这样的行为不成了疯子吗?就算你唐然过去二十年没有生活在旧金山,也没有享受唐氏家族的财富,但至少你现在可以继承这笔财富了,你要如何挥霍至少都还是家族里面的事,可你直接送给别人算怎么回事?都说女人在爱情中是盲目的,但也不至于盲目到这个程度吧?

    当然,这完全有可能只是她的发言而已,是并不打算实施的,可这个说法却更站不住脚了,因为完全没有必要,更别说是在所有唐氏家族的人面前了,那不是直接要让他们群情激奋来反对自己吗?

    相比这些被疑惑搞的脑袋都要炸了的唐氏家族宗亲们,只有周铭知道唐然会这么说只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仅此而已。

    或许这个想法在现场所有人听来是极为疯狂的,但这种所谓的疯狂是建立在他们极端自私的贪欲的基础上的,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是不可以背叛的,只要价码足够。然而在唐然这里却没有这个顾虑,她是全身心相信周铭的,哪怕是继承的唐氏家族,反正这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过更重要的是,她同样相信周铭。

    4ding4dian4小4说,.2︾3.√os_;对于周铭来说,虽然他能了解唐然的想法,但却仍然吃惊不已,因为唐然这是把她的全部都压在自己身上了,这样的信任和托付,不能不让人感动。

    同样吃惊的还有周铭身旁的唐林,相比大厅内的其他人,他是要算最了解唐然和周铭的人了,他也能肯定唐然所说的铭哥哥就是周铭,也正是由于知道,才让他更加凌乱了,因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或者爱所能解释的了,至少已经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了。

    最先回神回来的是唐景胜,作为唐氏宗祠会首,他先咳嗽一声,dian醒了其他人以后才问唐然:“你是景荣的女儿,我可以叫你然然吧,我想你刚才或许说错了话,也或者是我们理解有分歧,又或者是你不了解唐氏家族,更不了解如何发展一个家族,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认为我有必要知道你说的这位铭哥哥是谁?”

    “铭哥哥当然就是铭哥哥,他是最厉害的人,如果你们让我继承家族然后给他,就算我不了解唐氏家族是什么,但我相信他也一定能让唐氏家族变得更厉害的!”唐然坚定的说。

    唐然的话尽管还是很让人惊讶,但也就片刻的工夫,所有人又都哈哈笑了起来,就连作为威望最高的唐景胜也都露出了笑容,他摇摇头轻声道:“然然,你说你都不知道我们唐氏家族是怎么回事,你就觉得他能让唐氏家族变得更厉害,你这话未免有dian太孩子气了一dian,至少在现在这个场合是很不合时宜的。”

    面对唐景胜很委婉的质疑,唐然坚持道:“可是铭哥哥他真的很厉害,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的。”

    随着唐然的坚持,大厅爆发出一阵嘘声,所有人或笑或轻蔑的吹着口哨,甚至还有人对唐然比着各种鄙视的手势,对她极尽可能的嘲讽着。

    “第一顺位继承人原来就是这样一个白痴吗?你叫什么唐然对吧?我看你还是滚回国内去吧,旧金山这个地方和你有根本性的区别,你就像核弹一样的可怕,会把整个唐氏家族给炸到灰飞烟灭的!我不知道你在国内是干什么的,但想来你也并不知道什么叫公司什么叫家族产业吧?对了,恐怕你连茶叶蛋都没有吃过吧……”

    除了唐然,更有人把矛头也对准了周铭,相比唐然,他们对周铭这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态度更是不堪,辱骂也更加恶毒。

    “那个什么铭哥哥你是靠着女人的小白脸吗?你为什么会从从国内来到唐氏家族?肯定这些话都是你逼她说的吧?你这个恶心的大陆人,真是老子裤裆没管紧,就把你给露出来了,你知道唐人银行的资产要以亿为单位,你知道唐氏家族究竟是什么,你知道我们手底下还有臭鼬工厂吗?只怕你了解了就要尿裤子了吧!你这个恶心的混蛋……”

    对于整个大厅越来越难听的辱骂,周铭饶是再好脾气也忍不住了:“都特么给老子闭嘴!”

    一声爆喝,同时还有一声巨大的枪响,当时就把大厅内所有人都震蒙了,大家都愣愣的看着周铭,看着他仍然举在半空的手枪。

    枪?他为什么会有枪呢?不是每个人在进来前都要经过仔细检查的吗?

    这是所有人心头首先涌出的疑问,对此周铭慢慢放下手轻声道:“这说明你们所谓的检查至少在我这里并没有用……”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唐景胜就愤怒的拍案而起指着周铭说:“你是什么人?我不管你是怎么带枪进来的,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唐氏家族的禁令,我需要请你出去!护卫呢?护卫队都到哪去了?快dian把这个危险份子给赶出去清理掉,马上,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

    护卫队一直都守在门口,事实上在唐景胜说话前他们就已经动了,等唐景胜下了命令,他们几乎是跑着过来冲向周铭,可他们在距离周铭还有一张桌子的时候却又同时都停下了脚步。

    唐景胜破口大骂:“你们为什么停下来了?都没有吃饭吗?你们这群……”

    唐景胜的话骂到这里就停住了,因为他也看到了周铭手上的东西,让他顿时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恐惧。

    那是一颗手雷,然后周铭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拔掉了上面的保险,‘叮’的一声脆响,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索魂冥音一般让所有人不由浑身一颤。

    相比周遭的恐惧和紧张,周铭却很无谓的握着手雷:“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周铭的话仿佛带着某种无形的力量,让所有人不自觉的都后退了一步,他们看着周铭手里握着的手雷,一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唐景胜不愧是唐氏家族的宗祠会首,他首先沉下气来问:“你就是唐然口中的铭哥哥吧,你想谈什么?”

    周铭看着唐景胜微笑道:“唐景胜先生你好,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周铭。”

    现在谁特么要听你自我介绍?谁特么想知道谁又在乎你叫什么名字了?

    唐景胜在心里大喊,但表面上却仍装出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以至于他的额头滑落的两颗豆大的泪珠他都来不及去擦。

    “周铭先生你好,其实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换一种平和的方式来谈话,而不是搞成现在这样的箭弩拔张,这不管对你对我还是对唐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你觉得呢?”唐景胜说。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耸肩说:“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现在问题在于就刚才那种情况下,除了这种办法以外我不认为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唐景胜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还是谈正事吧,刚才是你让唐然代表自己发言的,那么她也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在这dian上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的确没任何问题,毕竟如果她真的继承了唐氏家族,那么她把家产赠予也是她自己的行为,但在另一方面,我也只是提醒她这是并不可取的,因为她并不了解唐氏家族,也不懂如何发展一个家族,就说要把继承来的财富交出去是很不合理的,我同样也没问题。”唐景胜说。

    “那么依据呢?咱们说话是要凭依据的,而不是唐景胜先生你一拍脑袋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的。”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紧盯着唐景胜的眼睛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而在此之前你其实并不了解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有唐然和我这么个人,既然你不知道,你为什么就能断定我们不了解唐氏家族,也不懂如何发展一个家族呢?还是只因为我们的年纪,就让你们可以不尊重了?”

    唐景胜摇头说:“对此我表示非常抱歉,不过请你相信我们并没有任何不尊重你的意思,我们只是太过于依赖经验了。”

    “那么我想你就可以和你所谓的经验说拜拜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一坨狗屎,我和唐然是有能力管好唐氏家族的,如果唐然能最后继承的话。”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见他们虽然还害怕自己手上的手雷,但在他们眼底,却仍然有一丝轻蔑和不屑。

    这个时候,唐景胜也说:“周铭先生,请允许我借用你刚才对我说过的话,咱们说话是要凭依据的,并不能拍脑袋想到什么说什么,那么现在,周铭先生你又凭什么说你有接管好唐氏家族的能力呢?就凭你手上的东西吗?你要知道他并不是万能的,他也不可能杀死我们所有的人。”

    周铭笑着dian头说:“的确,别说一颗手雷,就是再多来两颗,我也一样没办法摆平这里的所有人,不过我也并没打算拿这个来威胁你们,因为我很清楚你们不相信,就算换成我我也同样不会相信,但你们却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可以先给我们一个公司考验我们什么的,这种方式不比盲目的dian头和摇头要更好吗?”

    说完周铭想了一想,他接着又补充一句道:“我知道唐氏家族有对继承人的考核要求,我想着就可以算是对唐然的一种考核不是吗?”

    “如果没有你手上的那个东西,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我会很乐意答应你的。”唐景胜说。

    而听唐景胜这么说,周铭当时就笑了,然后就听周铭说了一句‘这好办’,就把手上的手雷给啪嗒扔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