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鞠躬感谢“墨小寶”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恭喜“墨小寶”成为本书第一盟主,打赏太给力了!)

    “啊!快跑,手雷要爆炸了!这个该死的周铭,他就是个恶魔!刚才叔爷不是已经和他说好了,而且他自己不是也已经答应了吗?这样子为什么他还要扔出来呢?为什么他不能扔远一dian,为什么不能朝别的地方仍呢?混蛋你不要推我,你快dian走啊……”

    随着周铭把手雷扔到了地上,整个大厅内的人们都像疯了一样四散逃开,嘴里歇斯底里的怪喊尖叫着,拼了命的要远离周铭,仿佛周铭丢的并不是一颗手雷,而是一颗核弹一般。而周铭就这么静静看着这一切,然后饶有意味的转头看着唐景胜说:“看来唐氏家族的人也并没有想的那么优秀嘛!”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记记耳光一般,狠狠打在了唐景胜的脸上,让他十分难堪,他环视了大厅一圈,这里的情况也的确很让他感到恼火。

    最后唐景胜忍不住用力拍桌子,用力的咆哮道:“都给我住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唐景胜的威望还在,但此刻所有人都已经被吓破了胆,因此一开始他的咆哮并没有用。唐景胜于是接着用力又喊了好几遍,直到最后几乎都声嘶力竭了,才让大厅内的唐家人逐渐安静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有的人都已经跑到大厅门口,正在和护卫队做斗争要夺门而出了。

    这样的情景让唐景胜气到浑身发抖,他抬手指着所有人说:“你……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遥想当初我们唐家先辈们冒着台风的危险穿越万里太平洋,当初他们所要面对的是饥饿疾病以及随时可能发生的任何意外,更有对异域他乡的未知恐惧,可是他们都无所畏惧,但你们现在呢?一个假手雷就把你们给吓成这样了?你们还有没有哪怕一丁dian唐氏家族的精气神,你们告诉我,你们怎么还配姓唐?”

    听唐景胜这么说以后,所有人这才猛然被dian醒,他们回头看向周铭,只见他还站在原地面带微笑,那个手雷还在地上,安静的像个死人一样→ding→dian→小→说,.︾.≠os_;,哪里会有一dian要爆炸的样子。

    “周铭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欺骗我们,我们要打死你!你这个骗子,我要你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咒骂着,同时他们又再朝周铭涌去,一个个气势汹汹,显然他们都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这是恼羞成怒了。

    面对这些气势汹汹的唐氏宗亲,一直坐在周铭身旁的唐林先站起来劝解:“大家都请冷静一下,周铭先生他只是给大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其实是非常尊重大家的,今天来参加咱们的家族晚宴也并没有任何恶意,我们也要表现出我们唐氏家族的风度好吗?”

    至于唐钰唐毅和唐婉儿这些顺位继承人,他们则都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纷纷起哄要打死周铭,誓死捍卫唐家名誉。

    看着周围不断朝自己逼近的愤怒的人群,唐然也很紧张和害怕的握住了周铭的手问:“铭哥哥,我们不会有事吧?”

    周铭很自信很轻松的笑道:“当然不会有事,你忘了以前老师教过我们的吗?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他们当然也不例外。”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当周铭的最后一个字音说完,他就再一次掏出了手枪,直接打碎了旁边桌面上的一瓶酒,红色的葡萄酒飞溅的到处都是,让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周铭环视一圈笑着说道:“我的手雷是假的,但我手上的枪可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谁想先上来试试味道呢?”

    “你别在这里虚张声势,有本事你就开枪呀!这里是泉安,是我们唐氏家族的私人岛屿,在这里的全是我们唐氏家族的人,你们跑不掉的!”

    一个站在最前面的人对周铭大声道,他的话引来了旁边其他人的赞同,甚至所有人都还借着这句话悄悄的往前了一步,不过也就只有这一步了,随着周铭举枪对准了他,他就又拼命在往人群后面挤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周铭不能不感到好笑道:“你跑什么呀?我这不是还在泉安,你觉得这是家族的私人领地,我不敢动你吗?那你还怕什么呢?”

    这个时候唐景胜严肃道:“到此为止吧!”

    唐景胜一边说着一边走出自己的座位拨开人群来到了周铭面前,他看着周铭,周铭也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如果眼神导电的话,那么只怕当他们对视以后就已经电闪雷鸣了。

    最后唐景胜主动避开了周铭对其他人说:“大家都回去吧,今天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了,唐家的人都不许因此在去找周铭的麻烦!”

    有了唐景胜这句话,所有大厅内的人们才都愤愤不平的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去,周铭也才把枪交给保镖**,他也才把枪都放回到了腰间。而唐景胜默默看着这一切,他看到**腰间的特制枪套,眼睛不由眯了一下,然后才说:“为了今天的家族晚宴,看来周铭先生可做了不少准备。”

    对此周铭则说:“这也是没办法的,既然唐氏家族是这样的家族,如果我不想办法事先多做一dian准备的话,只怕我别说安全离开泉安了,甚至我都没办法完整的说完一句话,表达自己的意思不是吗?”

    唐景胜哪能听不出来周铭这话就是在讽刺他们唐氏家族不是个玩意,要换成别人,唐景胜早就没兴趣再谈下去,直接找人把他们给扔下海了,但是面对周铭,他却明白自己决不能这么做,哪怕这是在泉安,哪怕对方看起来就只有三个人也是一样。

    唐景胜无法说出这是为什么,这只是一种直觉,他也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深吸一口气,唐景胜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以后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对于唐景胜的问题,周铭笑了,只是他的笑容在唐景胜看来是如同来自地狱深渊的魔鬼一般让他感到恐惧。

    “你是唐然的叔叔,那按辈分算我也就叫你一声叔了。”周铭说,“那么叔,我想你好像是误会了什么,一直以来都不是我究竟想怎么样,因为我的想法完全是毫不遮掩的,我就是希望能帮助唐然继承唐氏家族,仅此而已,是你们一直在阻挠我,是唐氏家族的宗亲们在一直莫名其妙的对我们冷嘲热讽,怎么你现在反而还来问我了呢?你不觉得这有dian本末倒置了吗?”

    听完周铭的话,唐景胜沉默了好一会才说:“的确如此,那么就让我们回归到正常的轨迹上来吧,唐然想要继承家族产业,首先必须要经过考核。”

    说完唐景胜又刻意补充一句:“当初唐然的父亲也是经过这个程序的。”

    “我没有任何异议,”周铭随后问,“只是不知道你们准备如何进行考核呢?”

    “我会安排唐然接管一家公司,然后对你们一定时间内所做出的成绩进行分析,再拿来和其他继承人进行横向对比。”唐景胜想了想又说,“当然,我们也会考虑到你们接管公司的短期问题,以及你们对旧金山情况并不了解等其他问题,这些都是会被考虑在成绩里的。”

    唐景胜最后说:“至于具体会接管哪家公司,很抱歉这得我们宗祠族会内部讨论以后才能决定,所以我现在还无法回答你。”

    听完这番话,周铭微笑着向唐景胜伸出了手:“没问题,我非常期待考核的来临。”

    唐景胜没想到周铭会突然要握手,当他愣愣和周铭握了手以后才恨不能打自己两耳光,因为这样子不就等于承认他和自己平等的身份了吗?

    在这以后,唐景胜就回去了自己的座位,当然在经过这一番事情以后,这个家族晚宴也无法进行下去了,因此唐景胜只能选择散会,所有来岛的唐氏宗亲可以选择离岛还是就住在岛上。一般来说,参加家族晚宴如果没有特殊事情,大多数人还是会留在岛上过夜的,毕竟大晚上的出航总感觉没那么安全。

    可是这一次,当大家得知周铭会留在岛上以后,其他人纷纷要求离开。因为在他们看来,晚上出航再怎么不安全,也比不上周铭这个疯子要危险。

    不过周铭可并不在乎这些,在结束了晚宴以后,他就和唐然一起跟着唐氏家族的仆人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周铭的示意下主动把枪交给了护卫队,护卫队还想搜身,周铭却说:“劝你们还是放弃的好,你们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真想藏东西,凭你们那dian搜身的本事,是不可能搜出来的。”

    一席话让唐氏家族的护卫队们羞臊的面红耳赤,他们也知道自己估计是搜不出东西就放弃的离开了。

    当护卫队离开以后,唐林过来质问周铭:“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好好争取继承权,不和其他人发生任何形式的冲突吗?你为什么刚才还要那样做,又是枪又是手雷的,我的上帝,你这是要干什么?变身成为一个带有严重暴力倾向的杀人狂魔吗?这和我们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面对唐林的质问,周铭却依然很轻松的说:“我觉得唐林你应该好好冷静一下,其实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不想惹事,但如果有人都打到家门口了,那我一定会好好教他做人的。”

    唐林有些无奈的说:“我的周铭先生,你为什么要去管唐毅那个白痴呢?他就是那样一个没有大脑的人,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他在家族里非常嚣张,船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他那样的人你不管他就好了,你越在意他他会越来劲的,而且你为此也犯了众怒,这就更不应该了。”

    听着唐林的话,周铭笑着反问:“我的唐林先生,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认为那个唐毅真就是那么一个任性嚣张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人。”

    这话让唐林当时就愣住了,他有dian不确定的问:“周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说他是故意装出来的吗?”

    周铭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给你说个事情,就是在刚才在大厅里,从我开枪到拿出手雷最后拔掉保险扔掉手雷,整个大厅里除了我们就只有不到十个人没动,而他唐毅就是其中一个,其他几个分别是唐景胜唐徽茵,还有唐钰和唐婉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