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懦夫还是英雄?
    “员工?难道这是因为这些员工仗着自己在杰科公司的时间很长,是资深员工,所以就倚老卖老故意出工不出力,才导致杰科公司的情况每况日下吗?”唐然问。¢£¢£dian¢£小¢£说,o

    程前对唐然的问题感到有些惊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们可并不像日系企业一样是采用终身雇佣制的,如果有人故意出工不出力,是带着某种别有用心的想法,那我一定会请他走人的;这里是硅谷,我随时都可以找到其他替代的员工,没有人是不可以被代替的,而且我才上任一个月,也并不会有任何情感负担。”

    经程前这么解释,周铭和唐然才恍然想起来,这里并不是在国内,也没有事业编制这么一说,在私人企业里,如果有人敢倚老卖老,那么老板为了提高效率,可以随时让他走人。

    “原来如此,可如果不是员工倚老卖老的问题,那还能有其他什么问题吗?”周铭问。

    程前diandian头说:“其实我也能理解你们的想法,而且就杰科公司现在的情况,也的确是老员工占了大多数,他们并没有出工不出力,但也没有一dian努力工作的意思,可就又因为他们老员工的身份才导致了杰科公司陷入了今天的困境……总之这个问题非常复杂!”

    程前说着很苦恼的挠了挠头,似乎有dian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而他说的不明不白的,让周铭和唐然也是听的一头雾水。

    突然,程前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身上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周铭,这个举动让周铭愣了一下,显然经过之前这一番的接触,他也看出来究竟谁才是做主的人了。

    周铭自然毫不客气的收下了,程前对此解释说:“这是一份关于公司这个月的业绩报告,原本我是打算传真回董事会的,但既然你们先来了,你们也要了解公司的情况,我就先拿给你们看好了。”

    周铭默默的diandian头,然后打开程前给的文件和唐然一起看,唐然看了两眼就说:“虽然我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但你这二十万美元的业绩,也着实少了一dian,恐怕这还不够办公室的房租吧。”

    唐然的评价让程前感到十分尴尬,他只好接着说:“这个业绩其实是有原因的,你们可以把关注dian放在那些还在公司的老员工身上,业绩不好的新员工我都已经裁掉了,而老员工我刚才在公司都已经给你们介绍过了。”

    跟着程前的介绍,唐然找到了那些熟悉的名字,她很好奇道:“他们的业绩相比其他人都很不错呀,这好像没什么问题吧。”

    程前摇摇头:“他们的业绩是不错,也的确是比那些新员工的业绩要好,但问题恰恰也就在这里,我想这个问题你们肯定是猜不到的,这……”

    不等程前说完,周铭就说:“如果我猜错的话,你在上任的时候应该是给所有员工划定了一条是否被裁员的基准线,就是每个人的业绩,而这些老员工的业绩都恰好等于或稍稍高于你规定的业绩基准线对吗?”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份文件上面好像并没有列出来我给他们的基准线。”程前感到很诧异的问。

    “的确没有,不过我看这些老员工的业绩基本都差不多,所以才会这么猜的,看来是被我蒙对了。”周铭接着又说,“那么再让我猜一下吧,既然是员工的问题,而又不是出工不出力的问题,那么是不是他们明明可以产生更多的订单,但却都压下来了,只刚刚好达成你规定的业绩,以确保自己不会被裁员就可以了,并不想尽可能的多产生订单呢?”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猜测还只是让程前感到惊讶的话,那么现在就是让他震惊了,程前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感到极度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可是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发现的这个情况,没想到周铭只是看了一眼业绩报告就看出来了,这怎么样的一个人呀!

    当然,程前也明白周铭现在有了自己的提醒,手上也拿着有公司的业绩报告,但就凭这些就能发现,这种洞察力也仍旧恐怖。

    “难怪董事会会把公司交给你们来管理,看来你们的确是有这种能力的,尤其是你,周铭先生,你太让人惊讶了。”程前由衷的说。

    “非常感谢你的夸赞,虽然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你给我这份业绩文件的作用,我只是简单读取了上面的信息而已。”周铭自谦了一句,然后接着说,“不过说起来这个问题也的确很不好处理,因为他们并没有出工不出力,他们也确实是公司业绩最好的一些,你不能因为怀疑他们刻意压了订单就解雇他们,这样一定会遭来官司的,那么程前先生不知道你对这种情况有想到什么对策吗?”

    面对周铭的问题,程前苦笑着摇头说:“如果我能想到办法,董事会恐怕就不会再找你们来了。”

    “我想程前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我们会来杰科公司是涉及到了另外的事情,和你的能力并没有关系,或者来说,我们也并不想和你抢饭碗。”周铭说。

    程前有些莫名的看着周铭:“我并不明白你们的意思,不过我也的确没办法,我之所以会准备传真文件,就是希望能听听董事会的意见的。”

    说话间,餐馆的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周铭给自己和程前分别开了一瓶酒,给唐然要了一瓶牛奶,然后对程前举杯道:“程前先生,我非常感谢你今天给我们讲的这些,让我们了解到了杰科公司的真正情况,我敬你一杯。”

    说完周铭仰头先喝一杯,程前则叹息道:“其实我也就是有dian不甘心呀,毕竟我来到杰科公司是希望能把他带出困境的,这是我第一次独立领导一个公司,我很希望自己能真正做出一番事业,我也很希望自己能创造奇迹,但是显然我有dian想多了。”

    程前说着苦笑耸了耸肩,接着对周铭说:“不过我相信周铭先生你一定可以的。”

    周铭随意的笑了笑,对这个问题不置可否,唐然主动帮周铭倒满一杯酒,周铭举杯又敬了程前一杯问:“不知道程前先生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程前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我会去投简历,想办法再找一份工作吧。”

    周铭挑了挑眉问:“程前先生为什么这么说呢?难道程前先生并不是家族的重要经理人吗?”

    “如果我是,恐怕我就不会短短的一个月就要被赶走了。”

    程前苦笑着说,随后他说了自己的事情,原来他只是另外一家科技公司的业务代表,由于他的业绩非常优秀,因此才被猎头公司相中,被高薪聘请来了杰科公司。

    “要是当初我不被杰科董事会的高薪诱惑,恐怕我现在就还是非常优秀的业务代表。”程前非常感慨的说,“看来人还是不能太贪心的,我就只有做自己业务的能力,却还妄想领导一个公司,还是有dian太过自负了,不过只希望我的营销能力不要被一起带走了才好,至少我还指着我的营销能力找另一份饭碗呢!”

    听着程前的话,周铭默默dian头,虽然程前的话带有很多自嘲的成分,但周铭也听明白了。

    看来程前的确不是唐氏家族的重要经理人,甚至可能还不算是唐氏家族的人,这恐怕是唐氏家族用了其他的办法都没办法让杰科扭亏为盈,其他职业经理人看着杰科的情况都不想过来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唐氏家族就只能从外面挖一个人过来了;而从账面上来看,杰科公司的问题似乎是出在业绩上,因此唐氏家族才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程前。

    周铭一边在脑中想着这些信息然后问程前:“那么你愿不愿意继续留在杰科公司呢?”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程前完全愣住了,唐然也很惊讶的看着周铭,程前怔怔看着周铭说:“周铭先生请恕我直言,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可我并没有开玩笑。”周铭说,“我知道我的邀请非常冒昧,但是听程前先生你刚才的话,你似乎并不会回去原来的公司,那么与其重新找公司,我认为不如就留在杰科要更好,我能保证你会得到和原来一样的薪水,如果程前先生不相信,我可以立即开支票给你。”

    周铭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支票本写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交给了程前:“这个数够吗?”

    看着面前支票上的那一串零,虽然或许这有可能是一张空头支票,但程前有一种预感,这的确就是真的。

    想到这里程前抬头看着周铭问:“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一个了解杰科公司同事也有很强业务能力的人帮助我,而程前先生我相信你就是这个我要找的人!”

    周铭非常坚决的说,他随后又反问程前:“而且我相信你自己也很不甘心吧?”

    面对周铭的反问,程前沉默了,周铭这时接着说:“或许我们之间的接触并不深,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你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和责任心的人,你来杰科公司,更多的也是为了能伸展自己的抱负,是为了能让杰科公司起死回生,而不仅是为了这些钱。”

    “如果只是为了钱,那么我相信凭你的业务能力完全可以去找那些大公司,那样或许你一个月就能轻松拿到十万二十万的奖金,然后通过升迁到更高的位置拿到更高的薪酬甚至是股份分红。”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可是你并没有选择这样,而是选择来到了杰科,我不知道猎头是如何跟你谈的,我也不知道杰科的董事会是如何看你的,但是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头渴望证明自己的饿狼,你不会炫耀自己猎捕了多少食物,你只会向所有人证明你能战胜一头雄狮,是草原上最厉害的统治者!”

    “而且程前,你在杰科已经一个月了,也就是说你已经努力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你付出了多少努力没人知道,那么现在放弃你甘心吗?”

    周铭紧盯着程前的眼睛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你是想就此像个懦夫一样的承认自己的失败,还是跟着老子再他娘的干一次,成为拯救杰科的英雄?”

    懦夫还是英雄?

    面对这个问题,程前红着眼睛喊出了自己的答案:“英雄,我要当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