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们的业绩目标
    (鞠躬感谢“1702”的六张月票给力支持!)

    “唐总裁很抱歉,我想我需要先接一个电话,这非常重要。△小,o”

    伴随着手机铃声,一个人举手站起来对周铭和唐然说,这个人周铭认识,他就是公司的市场部经理付涛。

    唐然对这个情况完全没有准备,所以她下意识的转头想问周铭该怎么办,但这个时候付涛却一边说着抱歉一边走出了会议室,直接把周铭和唐然就晾在那了。

    这让周铭和唐然感到十分惊讶,要知道今天可是唐然这位新总裁第一天开会呀,哪有人第一天开会就把领导给晾那自己出去接电话的?这也太没有规矩了,但更让周铭惊讶的是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他们仍然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谁都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仿佛这根本是一件根本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铭哥哥,这就是中美之间的文化差异吗?”唐然小声问。

    对此周铭苦笑着摇头道:“我想这更应该是杰科公司特有的文化差异了。”

    周铭的话说的比较委婉,不过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尽管东西方文化之间的确有一些差异,但那也仅仅停留在强调个性和共性上面,在尊重上司和个人方面都还是一样的,不能因为你有个性就能不尊重他人了,尤其还是在新总裁第一天开会的时候,这不管在哪都说不过去的。

    不说开会的时候必须手机关机静音,就算真有什么事难道就不能等开完会以后再说吗?

    这个情况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受到了谁的指使,故意要给唐然这个新领导人一个下马威;而另一种,则就是周铭之前最担心的问题了。

    过去,由于杰科公司领导人的频繁更换,让领导人在员工心中早就失去了高高在上的威严,在他们看来,反正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罢免了,你一个领导人的职位还没他们这些员工稳固,那尊敬这种东西就没必要那么较真了,随便糊弄一下就好了。

    周铭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付涛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只是下马威倒还好办了,但要是第二种那才是真的糟了。

    毕竟要说一个公司的发展就像军队打仗一样,要想打赢就必须要做到认真负责和令行禁止,因为要是一个奸细间谍那直接赶走就好了,可要是这些员工真这样懒懒散散的,真的一dian没把公司领导人给放在眼里,比一盘散沙还一盘散沙,这样的队伍还要怎么去打仗争胜呢?尤其还是要打一个让杰科彻底翻身的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两种情况都有,那才更是雪上加霜了。

    当周铭这么想着,旁边程前向他建议道:“周铭先生我很抱歉,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们还是接着开会吧。”

    唐然对程前的建议感到很惊讶:“难道我们不等付经理回来了吗?少了一个经理还叫什么全体会议呢?”

    “唐总,我认为我们还可以一边开会一边等付经理回来的,而且现在不是还有公司其他人在这里吗?一样可以算全体会议的,要不然我们不知道要等多久的。”程前很委婉的向唐然表示了付涛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他们等在这里会很尴尬的意思。

    唐然没了主意,她转头看向周铭,周铭想了一下帮唐然决定道:“那就等等吧,就看我们的付经理这个重要的电话能打多久。”

    随着周铭的这个决定,他们就在会议室里等了一刻钟,付涛才回来,他推门进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浑然不觉刚才他离开的举动有什么问题,还很茫然的问:“现在会开到哪啦?”

    “会议还没有开始,我们都在等付经理回来。”周铭对他说。

    “是吗?”付涛有些惊讶,“那真是很抱歉了,我刚才是一位客户打来的电话,他可能会为公司带来超过十万的大订单。”

    周铭看着付涛,能看出来他虽然嘴上说着抱歉,但实际上心里却一dian道歉的情绪都没有。

    “原来如此,看来付经理不愧是公司市场部的经理,真是时时刻刻心系工作呀!”

    唐然按照之前周铭的安排随意夸了付涛一句,才开始会议道:“好了既然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我希望你们都能集中精神开会了。”

    说到这里唐然故意顿了一下,她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很给面子的看向她以后才继续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虽然我们昨天都已经见过面了,但今天我认为我们还是有必要再介绍一次,我叫唐然,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杰科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随着唐然的话,程前带头鼓掌说唐总好,而后其他人也跟着鼓掌向唐然问好。

    唐然随后又推出了周铭:“这位是周铭,我将聘请他为公司的第一副总裁,拥有和我对等的一切权力,包括处理公司的一切事务和对外决定。”

    这个决定让所有人都惊讶异常,尽管他们都明白既然新总裁带了人过来,是肯定要安插在要害位置的,事实上之前几任总裁也都干过这样的事,但她却直接任命成了和自己有一切对等权力的第一副总裁,这种信任已经不是推心置腹那么简单了,难道是夫妻店吗?

    来不及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唐然又介绍道:“程前先生,相信你们都是老熟人了,我也就不用多做介绍了,原本要从公司离职的他现在已经被我返聘回来做公司的总经理。”

    简单的做了人物介绍,唐然就把话语权交给了周铭,周铭微笑着说了一句:“我是一个工作狂,因此我开会就只有工作了。”

    一边说着,周铭一边摊开了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在来之前我已经看过公司的业绩报告还有你们的个人简历了,我只想说,你们做的真的很差劲。”

    “周副总,我想你搞错了吧,真正差劲的人都已经离开公司了!”

    面对周铭的批评,市场部的经理付涛当即发出了抗议,而随着他的抗议,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起来。

    周铭听着会议室内你一言我一语的声音,他一言不发,直到他们都说完以后才说:“原来差劲的都走了吗?你们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那是在两千年前,孟子和梁惠王的谈话,说在战场上,有两个士兵害怕厮杀所以逃跑了,一个人跑了五十步,另一个人跑了一百步,跑了五十步的人就会笑话跑了一百步的人是懦夫。”

    听到周铭的故事,会议室内所有华人都沉默了,会计苏珊却说:“两个士兵都是懦夫,他们都逃跑了,不能因为少跑五十步所以就不是懦夫了呀!”

    周铭很高兴居然还有人接话:“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在听到有人说真正差劲的人已经离开公司的时候,我是非常惊讶的……”

    “周副总,请你先好好认真的看看我们的业绩,而不要漫无目的的指桑骂槐,我们已经很努力了,你不能单纯的因为公司的业绩不好,就说我们都很差劲,这是没有道理的!”付涛很不满的打断周铭道。

    对于付涛突然的打断,周铭并不生气,而是微笑着说:“如果真是漫无目的的指桑骂槐当然是没道理的,但究竟是不是,我想你们自己要比我更清楚。”

    付涛愣住了,他随即要解释什么,但周铭却先说道:“不过我今天并不是来和你们争执谁更差劲的,我说过我是一个脑中只有工作的人,所以这次会议我需要说的是公司未来的工作计划。”

    “不管你们如何争执,都无法改变公司糟糕业绩的事实,而我来给你们带来改变,首先就必须要改变你们糟糕的业绩,所以我给你们定下了一个目标。”

    周铭说着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身后的黑板上,拿起粉笔写下了一个数字,而随着这个数字被写出来,会议室里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大叫天呐,而付涛更是再次抗议道:“周副总,我希望这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否则你就是一个愚蠢的混蛋!”

    周铭笑了,他摊开双手说:“我想你可以骂我是愚蠢的混蛋了,因为我是非常认真的,并没有在开任何玩笑,我们从现在开始,到下个月的三十号以前,必须要完成两百万的业绩。”

    虽然这个数字周铭已经写在了会议室的黑板上,但当周铭真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百万?周副总你这是疯了吗?还是根本没有看过我们上个月的业绩,才只有二十万呀,这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么高的业绩,分到我们每个人手上得多少呀?这完全就是要逼死我们的节奏……”

    听着下面你一句我一句的抱怨,周铭似乎嫌给他们震撼还不够大,接着又说道:“我告诉你们,就这两百万的销售额,还是我在和程总经理商量过以后所得出的数字,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想要至少达到这个数字。”

    周铭说着又在黑板上写下了一千万的数字,再一次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甚至这一次他们都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整个会议室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面对周铭写下的数字,包括付涛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好了,不过周铭却仍然面带微笑,他在环视整个会议室一圈以后说:“这个家伙一定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疯子,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都在心里这么想我。”

    “你们会这么想,那是因为你们已经习惯了一个月二十万的业绩,习惯了去当一个失败者,如果你们上个月的业绩是两千万呢?你们就会觉得这一千万的业绩根本就是在看不起你们,你们完全应该拥有更高的追求,而不仅仅只是一千万!”周铭说。

    随着周铭说完,这一次又是付涛站起来说:“周副总,你的道理我们都懂,可问题是你说的看不起是建立在两千万的基础上,然而我们并没有这个基础,我们上个月的业绩只有二十万,你却给我们定两百万甚至是一千万的目标,这都已经不是强人所难所能表述的了,应该是逼人发疯才对。”

    “是吗?可如果我告诉你们这是可以完成的呢?”周铭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