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把戏唱大
    “周铭先生,她是潘文锦,杰科公司一直以来的副总裁,听说她的家世很不简单,所以才能这么年轻,在没有任何资历的情况下就被摆在副总裁的位置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是公司的副总裁,也有很厉害的后台,在公司里却经常什么事也不管,不过只要她一旦开口了什么事,董事会就一定会听她的。杰科公司在我之前的那一任总裁就是因为和他闹了矛盾,第二天就被罢免了。”

    当她突然出声叫停了周铭和付涛的对话,程前就小声把她的情况告诉给了周铭,尽管这些信息昨天周铭就已经都知道了,但现在还是感到有些惊讶;

    周铭很清楚的记得,昨天自己在第一次见到这位年轻漂亮姑娘的时候,周铭都很怀疑她是付涛的情人了,后来才了解她的身份;另外,潘文锦在周铭眼中又实在太安静了,不管是昨天还是今天,周铭听她说话就不超过五句,似乎她就想保持自己高冷的形象,成为杰科公司的监督者。

    并且还有一dian非常重要,就是她姓潘,这是当年和唐家一起移民到旧金山的巨富家族,从她有能力罢免前任总裁的事情来看,她肯定会是家族的直系后裔。

    不过在惊讶之余,周铭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小庆幸的,因为只要这位潘文锦小姐说了话,周铭就有办法搞清楚她究竟是哪头,或者带有什么样目的的了。

    而随着潘文锦的出声,会议室内其他人也都安静了下来,他们都等着潘文锦的表态。

    潘文锦对这样的情况比较满意,她靠在自己的椅子上说:“周副总还有付经理,我刚才一直都在听,所以我认为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不管客户重新分配也好,还是按原来继续那样,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我相信你们争吵的本质也是希望能让杰科的业绩更上一层楼,因此我希望有些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潘文锦说着问周恒:“你说你在之前的公司一直都是负责的教育行业,现在来杰科以后就安排你负责地产行业,所以你对你现在的情况很不满对吗?”

    “9ding9dian9小9说,.≤.▽os_;我没有很不满,只是我之前一直负责教育行业,现在却突然要我转而去负责其他行业,我会非常不习惯,之前的客户还有可能的订单都无法带给我任何的优势,我认为这对我非常不公平。”周恒回答说。

    潘文锦转向付涛那边问:“我需要知道你让他负责地产行业的原因。”

    付涛对此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回答:“只是地产行业那一块刚好缺一个人,我看他有过类似的销售经验,所以才派他负责这一块的客户。”

    潘文锦diandian头又对周恒说:“你听到了,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付经理也并没有针对你什么,只是因为公司缺一个负责这个行业的人,才把这个行业全权交给你来负责的,而且这是工作,你不能因为他和你原来负责的不一样就能骂骂咧咧的。”

    “至于你说不公平?”潘文锦饶有意味的笑着问道,“我想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任何事,难道让付涛把自己手中亲亲苦苦建立起来,随时可能产生订单的客户全部交出来给你,你就认为这样就公平了吗?还是说你觉得你之前是负责教育行业的,其他人就理应要给你让位置呢?那么付涛经理负责过全行业,是不是整个市场部都要交出各自的客户到他一个人受上呢?”

    “这……”

    面对潘文锦的有理有据,周恒被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这时潘文锦又说:“当然了,既然你的确对教育行业很有信心,公司现在也处在一个非常时期,我认为可以让你试一试。”

    潘文锦想了想又说:“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想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周恒你和付涛经理一起负责这些客户,毕竟付涛经理是咱们杰科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是从普通销售一步步干上来的,他的营销经验非常丰富,我相信这样能让你们从客户那里拿到更多的订单,或许真能达到周恒你说的十五万也说不定。”

    说完了周恒,那张美艳如花的俏脸就又转过来对周铭说:“然后是周副总你,我认为你刚才的做法真是太失礼了!付涛经理是我们杰科公司的ding梁柱,正如他自己所说,公司的绝大多数订单都是由他完成的,如果公司失去了付涛经理,每个月甚至二十万的业绩都没有办法完成。”

    说到这里潘文锦顿了一顿又说:“当然,我也很明白周副总你的想法,作为一个临时救场接班的副总裁,你需要杀鸡儆猴来为自己立威。”

    潘文锦随后转了话锋说:“但是我想说你选错了对象,付涛经理他可不是你可以随意擅杀的猴子,而是公司的ding梁柱,所以我需要你收回你刚才的话,并在这个会议室里向他道歉,马上!”

    潘文锦一字一顿的对周铭说着,尤其是最后一句马上,几乎都是冰冷到了骨子里一般,让会议室里其他人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周铭当然没有照她说的去给付涛道歉,而是饶有意味的和她对视着,潘文锦见周铭不就范,她的眼神更加锐利起来,这让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降到了冰dian。

    这个时候付涛站出来说:“潘总,非要周副总给我道歉就不必了,毕竟他也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嘛,心急一dian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刚才我自己也是有一dian心急了的,否则也不会让周副总那么生气。”

    “周副总,你好好学一学付涛经理的大局观,就你刚才的做派,我认为你根本就没有成为杰科公司副总裁的资格!”潘文锦说。

    周铭乐了,他笑看着潘文锦说:“你们是德云社出来的吗?一唱一和在这里讲相声呢?”

    随着周铭这话说出口,会议室里顿时一片死寂,包括程前在内的杰科公司所有人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周铭,他们无法想象周铭怎么会对潘文锦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他真不知道潘文锦的后台吗?可就算不知道后台至少也能看出付涛和潘文锦是在给他台阶下了,他怎么还这么ding呢?这不是要故意制造矛盾吗?

    “周副总,你知道你刚才是在说什么吗?”潘文锦咬牙切齿的问,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忍在话语当中的怒气。

    这个时候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德云社是什么,但从后面的一唱一和他们也能猜出来那绝对不是任何夸奖他们的好话。

    道歉啊!趁着潘总还没有真正爆发出来赶紧低头道歉认错,事后再多说几句好话哄哄,并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尊敬她会服从她的一切命令就好了,如果真惹恼了潘总,那可是天大的灾难呀!

    所有杰科公司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周铭,心里很着急的在给周铭出着主意。

    不过周铭显然并不会读心术,或者说周铭压根就没打算这么做,只见他很随意的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有些好笑的说:“我为什么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呢?反而潘副总你和付经理你们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吗?”

    潘文锦眼睛十分危险的眯了起来:“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潘副总刚才所说的话了,你又是把周恒的客户分给周恒和付涛经理两个人一起负责,又是要我给付涛道歉的,你不觉得你这个逼装的有dian过了吗?而我这个人又是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装b的。”周铭说,“而且你似乎忘了自己也只是杰科公司的副总裁,而且还是并没有任何实权的副总裁。”

    “真是粗俗无礼的男人!”潘文锦咬着银牙冷冷道,“看来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件事了,在我手上握有杰科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并且还是有投票权的股份,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我比只握有百分之十五股权的总裁在杰科公司要更有话语权。”

    “至于你说我没有任何实权?”潘文锦很轻蔑的笑道,“那只是我不想管事而已,如果我想的话,这位靓女总裁可保不住你。”

    面对潘文锦的轻蔑,唐然很不客气的说道:“我一定会保住铭哥哥的,保不住的我看是你这个女人!”

    潘文锦紧握粉拳:“真是一个蠢女人,本来我还想放你一马的,但是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了,就让你和你的男人都见鬼去吧!”

    “看来今天这出戏想不大都不行啦!”周铭感慨一句,然后对潘文锦说,“那么潘副总,要不我们来一起玩个游戏吧?咱们一起打电话给董事长,看看他最后会怎么决定,就让公司的所有人一起做个见证。”

    潘文锦冷哼一声:“有没有人可以帮忙把接下来要用的电话准备好?”

    听到潘文锦这句话,付涛腆笑着起身,带着除了周恒外的其他人去帮潘文锦准备电话了。

    “看来所有人都很不看好我们呢!然然你怎么看?”周铭调侃的问唐然。

    对于这个问题,唐然当然是坚定的相信:“铭哥哥你一定不会输给那个女人的!”

    而这个时候程前则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几分钟以后,付涛把电话准备好,由潘文锦亲自拨通了董事长的电话,等电话接通以后唐然说:“唐董事长您好,我是唐然。”

    那边也向唐然问好道:“是唐然总裁呀,你好,你现在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问题吗?”

    “非常严重的问题,我和副总裁潘文锦没有办法一起在杰科公司,我和她必须有人要离开杰科公司,唐董事长你会选谁?”唐然说。

    唐董事长那边当时就懵逼了,显然他怎么也想不到唐然上任第一天就给他抛出了这么一个难题,唐董事长想了想然后说:“唐总裁,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在一起难免会产生一些摩擦,但是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要不这样,中午我请你们吃饭,我们一起……”

    那边的话还没说完,潘文锦就打断他道:“唐叔叔,我也很想和他们和解,但可惜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蠢猪,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会选择他们,我认为还是让他们滚蛋的好,我知道唐叔叔您平时都很疼我的,您一定会答应我的对吗?”

    潘文锦的话让付涛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显然从潘文锦对董事长的称呼和语气来看,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唐然和周铭,是输定了的!

    唐然不理会付涛的得意,她在周铭的鼓励下也对电话说:“董事长,事情并不是简单的摩擦,而是我无法和潘副总一起工作,所以我们之中必须要有一个离开。”

    唐然说完,周铭随后补充一句道:“唐董事长,我是周铭,是陪着唐总裁共同上任的第一副总裁,我想我需要和您说一下,现在全杰科公司的人都在电话这头,就等着您的抉择,所以希望您能慎重考虑。另外我们也知道您握有公司超过半数的股权,所有公司的事情,您是有权力一言而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