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装b的秘诀
    “据我所知布朗先生,哈姆雷特好像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周铭苦笑着说。

    “是吗?不过正如周铭先生你自己所说的那样,我的话同样也不存在所谓的褒义或者贬义,只存在你究竟是如何判断的。”

    布朗哈哈笑着的调侃了一句,随后他正色道:“不过在我看来,我还是非常喜欢你的,因为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每个人都争着去当其他人眼中的哈姆雷特;就像你的这位朋友一样,我说什么他就相信了什么,浑然不去自己思考,忘记了每一个哈姆雷特都是有自己最与众不同特dian的。”

    程前面对这话感到有些脸红,不过布朗却又对他说:“你并不需要为此感到难过,因为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这位周铭先生才是真正看透了这个世界,真正能做到不与肮脏同流合污的人!”

    对于布朗这一句又一句的夸赞,饶是周铭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了,他对布朗说:“我认为自己只是性格偏执了一dian,还并达不到任何的高度,尤其还是看破红尘的高度,并且我今天和程前约布朗先生出来,也的确是有问题需要布朗先生来帮我们解答的。”

    “不过在我看来周铭先生你这并不是偏执,而是一种对真理的执着!”

    布朗说完坐回到了座位上,过了一会才接着说:“至于周铭先生的问题,我想我知道是关于我们后勤部信息库的设备和软件系统进行整体更新的项目吧?”

    周铭并不惊讶布朗能如此直接的说出来,毕竟就算是在硅谷,两百万的项目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肯定会有很多公司要竞争,而布朗作为这个项目最重要的直接经手人,自然成了各个公司的首要突破对象,那么在无数吃饭聊天的信息轰炸下,他自然形成了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周铭diandian头说:“没错,正式认识一下吧布朗先生,我是杰科公司的新任第一副总裁周铭,不知道您觉得我对这次项目究竟有多大希望。”

    布朗饶有意味的挑了挑眉:“看来你还真和其他人有很大的不一样,至少到〗←ding〗←dian〗←小〗←说,.◇.o↖s_;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人在见到我的第一面就问我他有多大希望的,这太胡来了!”

    布朗嘴上在斥责着周铭的没有规矩,但却并没有生气,还很乐呵呵的说:“不过请恕我直言周铭先生,如果你只是这么坐下来和我聊,那么我可以肯定你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因为首先你的竞争对手太多,其次在这个项目里,我只有建议而并没有任何的决定权,你的文件并不能我直接拍板。”

    “这就是我今天专程约布朗先生您出来的最重要原因。”周铭问他,“我非常想认识你们公司里的其他人,包括你们真正做决定的总裁先生。”

    面对周铭的问题,布朗抬头凝视了他几眼然后说:“为了哈姆雷特,我可以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但是你不要想我会因此出卖公司的利益,和你做任何肮脏的交易。”

    周铭微笑着说了一声感谢,布朗随后告诉了周铭赛福克公司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周铭通过其他渠道所了解的差不多,这个公司是一家大型的投资公司,他的董事长和总裁并不是同一个人。

    希莱是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所有重大事务的最终裁决人;而利博腾是公司的总裁,或者说称呼他执行总裁会更为贴切,他负责公司所有的日常事务,如果碰到事关公司战略走向的重大事务,他虽然有临时处置权,但最终还是要提交董事会,也就是让希莱做最终决定。

    “除了希莱董事长和利博腾总裁,还有一个名字是非常重要的,他就是卡姆。”布朗提醒道。

    “财务总监?”周铭脱口而出问。

    显然周铭事先对赛福克公司做过一定的研究,至少已经把几个主要的名字记在了心里,布朗对此并不意外,他dian头说:“他是财务总监,但也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他管着公司的所有资金,如果没有他的同意,就算是利博腾总裁,他所能调动公司内的资金也非常有限。”

    布朗想了想又说:“公司还有很多其他的人,不过相比他们,其他人对公司重大决策所能施加的影响太小,尤其这个项目只是针对信息库而言,很多部门都是根本不参与的,因此主要就是这三个人。”

    周铭对布朗道了一声谢,通过布朗的介绍,他已经基本可以在脑中想象出赛福克公司的情况了:希莱董事长如君王一般,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所有公司的员工,也就是他的臣民,而利博腾总裁和卡姆财务总监则像左相和右相一样各司其职又相互制衡。

    “谢我倒不必了,我也就是对哈姆雷特的喜欢而已,并且我也只是给你们提供了一些你们都能查得到的消息。”布朗又说,“不过还有一dian我想我必须提醒你们,就是这一次信息库设备还有软件的升级更新,就是因为之前的处理过于缓慢,所以你们的方案务必要保证整个项目的稳定和先进,也必须要保证和之前设备的兼容问题。”

    周铭dian头说:“我想这dian布朗先生你大可放心,这一定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说话间,周铭给了程前一个眼色,程前很明白的让小提琴艺人又演奏起了那首卡农,随后在悠扬的乐曲中,周铭和布朗一起吃完了这次晚餐。

    “不知道杰科公司是否也会参加三天后的科技展呢?因为届时利博腾总裁会亲自去展览会进行考察,或许他就会利用这次机会,选出他认为最适合的公司和方案,到时候我也会一起随行,我非常期待周铭先生还有杰科公司到时的表现,再见。”

    留下最后这句话,布朗和霍伊斯就坐上车离开了餐厅,程前愣愣看着布朗和霍伊斯乘坐的车子消失在道路尽头有些感慨的说:“我真的不敢相信,没想到这位布朗先生居然最后还透露了这么重要的消息!”

    随后程前转了话锋接着说:“不过这一次也多亏了周副总您,我一直以为自己这几天一直在恶补古典文学,就已经有了不错的造诣,但却根本不被布朗先生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程前自嘲的笑了笑说:“看来这临时抱佛脚终归还是假的呀,也幸好周副总您是对古典文学真正了解的,否则我们这一次恐怕很难和布朗先生坐下来聊天了,更不要说得到这么重要的信息了。”

    “古典文学?你说的是哈姆雷特吗?我想说我并不知道你信吗?”周铭说。

    程前当时就愣住了,一副看到外星人一样的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刚才布朗先生不是都说周副总您就是真正的哈姆雷特吗?而且您还对他说了那么多哈姆雷特当中的经典对白,如果您不是真的对哈姆雷特熟记在心的话,怎么可能随口就说出来呢?”

    “我是真的不了解什么哈姆雷特。”周铭想了想反问程前,“我说的那些对白,难道程前你不觉得熟悉吗?”

    面对周铭的反问,程前又愣住了,他完全不明白周铭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只能不明所以的回答:“似乎是有dian熟悉,这些好像是我也记住了的……”

    没等程前说完周铭就对他说:“不要这么没有信心,我在布朗先生面前说的那些对白就是你挑出来的那些经典对白。”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这些句子我都很熟悉……”

    程前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他一脸惊恐的看着周铭,一副想说什么却又不敢相信的样子。

    周铭笑着对他说:“看来你也已经猜到了,我的确不懂什么哈姆雷特,我之所以会说出这些对白,其实就是我只知道这些对白。”

    尽管刚才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dian,但当现在周铭自己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因为他没办法去想像,一个明明并不懂哈姆雷特的人,怎么就能凭着几句自己临时抱佛脚来的对白,征服了一个对古典文学很了解的人,这个逻辑根本就说不通嘛!

    周铭看出了程前的疑惑,于是他突然问:“你知道装b的秘诀是什么吗?”

    面对周铭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程前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完全跟不上周铭的节奏了,刚才不是还在探讨哈姆雷特和古典文学吗?怎么突然就扯到装b上面去了?还什么装b的秘诀,这个东西还有什么秘诀吗?对于这些问题,让程前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就和一个小学生一样弱智了,只能愣愣的摇头。

    这一次周铭没有给程前卖关子了,他告诉程前说:“装b最重要的就是在该装b的时候装b,不该装b的时候别瞎装b。”

    周铭的话有些绕口令,不过却让程前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周副总您的意思是我之前说的太多了。”

    周铭dian头说:“没错,你从见到布朗先生的第一眼开始,就在他面前不停的标榜自己对古典文艺多么热衷,甚至还主动拿出了珍藏版的哈姆雷特,这太假也太虚伪了,是个人就能看的出来。而且你本来对哈姆雷特就并不了解,那么你在他面前说这些,岂不是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吗?”

    “但我就没有这样做了,我只是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用哈姆雷特的台词留下了他,仅此而已。”周铭说。

    “可就只有这么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就可以了吗?”程前还是无法理解。

    “你要记住,你面对的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客户,你也不是给他做演讲的大学教授,他不会也没心情去听你的长篇大论,你必须要学会在一句话或者两句话之内给他最大的冲击和惊喜,让他对你有那种眼前一亮,想要更多的和你聊天的**,否则你将很容易失败。”周铭对程前说。

    周铭的每一字一句都像是晨钟暮鼓一般敲打在程前的心头,让他有种醍醐灌ding的感觉。

    “我记住了,非常感谢周铭先生!”程前非常郑重的对周铭说。

    的确,面对未知的客户不能像演讲那样长篇大论,必须用最精炼和简单的语言直指重dian,才能最有效的抓住客户的心,可这道理说起来谁都懂,但真正做起来却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了。

    而今天周铭抓住布朗的话,程前更相信那是周铭用自己的智慧和魅力征服了布朗,哈姆雷特只是他套在外面的伪装而已,因为如果没有自己的底蕴,仅凭哈姆雷特那几句干巴巴的台词,是无法说服一个人的,或许如果没有真正的底蕴,他都不敢说出这几句话来,就像自己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