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下)
    12月日是福泰科技展的第二天,不过这一天周铭却并没有去斯坦福会议中心,反而去了相反的方向。这一来是科技展第二天的重要性相比第一天差了很多,因为随着第一天的人流,所有该看的该考察的和该展示的都进行了,大多数人对谁家有什么科技概念也都心里有数了,剩下还有没来的也是少数了,留程前在那足够应付了;二来也是这边有更重要的客户要搞定。

    周铭坐在自己的车里疾驰在加州大街上,杰科公司的技术部经理刘强就坐在他身边。

    “刘经理,我们现在就是要去赛福克公司,你是我们的技术部经理,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负责对他们之前信息库的设备和软件以及存储和使用情况进行评估,你知道该怎么做吗?”周铭问。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刘强当即愣住了,他完全不明白周铭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因为评估不就是把赛福克公司的信息库情况掌握清楚,然后按照他们的要求列出相应合适的清单来吗?自己都做这个工作十多年了,怎么还会不知道该怎么做呢?

    从刘强的眼神,周铭知道他肯定不明白,于是周铭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在赛福克公司做评估检查的时候,他们肯定会要问你一些评估情况的……”

    听周铭这么说,刘强一个激灵道:“周副总我明白了,我肯定说无可奉告!”

    周铭摆摆手:“其实也没有什么无可奉告的,想说就随便说吧,不过你要把咱们的价格翻个三四倍报给他。”

    刘强很惊讶:“翻这么多倍,那总价很有可能会达到七八百万的高度,周副总,这难道不会把他们给吓跑了吗?”

    “这就不是你要管的了,你这么说就对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做。”周铭说。

    刘强愣愣的dian头,他最后还是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这么做,在他看来,既然他们是小公司,要想拿下这么大的项目,不就应该调低报价吗?过去公司里其他人都是这么做的,怎么现在这周副总还要往上报三四倍呢?或许现在他们有⊕≠ding⊕≠dian⊕≠小⊕≠说,.2★3.o≡s_;艾派公司的技术,但那毕竟是狐假虎威,这周副总这么年轻,不会是有dian想当然了吧?

    刘强这么想着,他心里也在纠结该不该劝劝这位年轻的周副总,劝他吧,担心他恼羞成怒,不劝吧,又担心过后出了什么问题又甩锅到自己身上。

    刘强的表情就和便秘了一样,周铭当然很容易猜到他此时心里的想法,周铭对他说:“放心吧,他们ding多只会和我讨价还价,要放弃,他们昨天在展会上就已经放弃了。”

    “这是为什么呢?”刘强愣愣的问,脑袋就和装了浆糊一样迷糊。

    “很简单,如果你是消费者,当你进去一家店铺,店铺的老板对你态度很不好,你会怎么做?”周铭问。

    “当然就不在这家店消费了啊。”刘强想也不想的回答。

    周铭说:“这就是了,要是我我也会扭头走人的,毕竟这个世界上的店铺又不会只有你一家,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就在昨天的展会上,当赛福克的公司董事长过来我们展台时,咱们的唐总裁就说了他几句,我能看得出他非常生气,但却并没有离开,所以我判断他肯定是非咱们不可了。”

    “周副总,这样子判断会不会太过武断了一dian?”刘强小心翼翼的问。

    刘强会这么问让周铭不免感到有些吃惊,周铭对他说:“你会这么问我很高兴,因为你这就是的确在为公司着想的,不过今天还是按我说的做吧,我有信心。”

    有了周铭这句话,刘强只能dian头说好,随后过了几分钟,他们来到赛福克公司所在的写字楼下,他们下车上楼,来到了赛福克公司所在的楼层。

    作为赛福克公司的总裁,希莱亲自在门口迎接,在一番寒暄以后,刘强就跟着后勤部主管布朗一起去检查信息库了,周铭和希莱则在门口喝茶聊天,到了中午还请周铭去写字楼旁边的餐厅吃了最好的海鲜。

    时间到了下午四dian,刘强拿着自己那个写满了各种专业术语的笔记本回来了,脸上满是放不出屁来的纠结表情,他来到周铭身边小声对周铭说:“周副总,刚才我对他们的信息库设备做了检查,发现他们的设备尽管确实有两年没有更新换代了,但至少也还能用的。”

    这个答案让周铭非常惊讶,当即脱口而出道:“什么?”

    周铭的惊讶吓了希莱一跳,他急忙追问周铭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刘强是很小声对周铭一个人说的,他并听不到。周铭让他稍安勿躁,也小声问刘强:“那他们之前说存储设备很早就满了是什么意思?”

    “那是因为在那些存储设备里堆放了海量的垃圾文件,这些垃圾文件占用了大量了存储空间,所以后续的信息资料才难以存储进去,但其实只要把这些垃圾文件清理干净了,我觉得至少在两年内,如果在没有什么大的信息变动的前提下,现在的信息存储设备还是够用了的。”刘强说。

    刘强给出的这个答案让周铭感到有dian天方夜谭的感觉,周铭转头问希莱:“你们信息库过去是由其他公司进行维护的对吗?”

    希莱dian头说:“之前一直有公司在负责进行维护,可就在三个月前,那家公司的董事长因为涉嫌内幕交易被抓起来,后来那家公司就倒闭了,那家公司倒闭以后,我的信息库就失去了日常维护。怎么是信息库的设备还是软件出了什么问题吗?”

    周铭的大脑飞速运转,作为后世的重生者,周铭很清楚,随便一个大学生都知道电脑运行慢,多半是系统盘里垃圾文件过多,这时候只要从网上下一个杀毒软件全家桶,那么就能一键解决了。

    可这是在近三十年前,这个年代连个人电脑都没有普及开来,内存还是可怜的32的年代,懂电脑的都是高科技人才了,那么希莱连电脑垃圾文件清理都不知道,尽管听上去很扯淡,为了能一键处理的垃圾文件,居然要多花几百万重新更新换代,但也还是有可能发生的。

    既然如此,那我要是不给你好好上一课,岂不是太对不起读者观众了吗?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很严肃的对希莱说:“刚才我的技术经理告诉我,由于赛福克公司信息库过于老旧,因此要升级更新的设备有很多……”

    周铭的话才说到这,就被希莱很不满的打断了:“周铭先生,你这话不对吧?尽管我承认我们公司的信息库需要升级更新,但老旧这个词我并不认为是准确的,至少我们的信息库在三年前就曾经过一次大规模的更新换代,怎么可能会过于老旧呢?”

    对于希莱这话,周铭当即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周铭对他说:“希莱先生,我想你一定没听说过摩尔定律吧?”

    希莱愣愣的摇头,周铭告诉他:“所谓摩尔定律,讲的就是每十八个月,同一块集成电路上的元器件数量就可以增加一倍,性能也会随之增加一倍,这个定律所揭示的就是信息技术的提升速度。”

    周铭讲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继续道:“所以希莱先生你信息库的设备,都已经三年没有更新了,在这三年时间里,信息设备根本已经经过两次彻底的更新换代了,难道你还坚持自己的设备不老旧吗?”

    希莱下意识看了布朗一眼,布朗知道希莱的意思,对他dian了dian头。

    希莱的眼神凝重起来问:“那也就是说,我们公司信息库的设备都要彻底更换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回头看了刘强一眼,刘强立即很明白的小声对周铭说了几句话,周铭对希莱说:“刚才我的经理告诉我,也并不是所有的设备都要更换,毕竟有些不那么重要的终端设备,就算过于老旧也仍然不妨碍使用,但是一些核心部件却必须更换,尤其是你们的存储设备。”

    希莱无奈的diandian头:“既然如此,那也只能选择更换了,不过周铭先生,你的杰科公司必须负责我信息库的维护工作。”

    “这个工作我们责无旁贷。”周铭说,他对希莱的这个要求简直太高兴了,因为从刚才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个公司显然对电脑知识非常差劲,那么也只有自己不断的维护,才能得到源源不断的利益。

    “那么你们的初步报价是多少?”希莱又问。

    面对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刘强很快计算好递并将自己估算的价格交给了周铭,周铭接过刘强递过来的纸,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然后对希莱竖起了五根手指:“五百万。”

    这个报价险些没把希莱给吓到椅子下面去,希莱瞪大了眼睛道:“怎么会要这么多钱呢?我最初的预算也只有两百万呀!你不会是在故意骗我吧?”

    周铭笑了:“希莱先生,在杰科公司,你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分钱一分货的,我不知道希莱先生你是否还记得,你当初就说过你想要那种在展会上看到的马克型的电脑,还有那些独立研发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我当时也就告诉你了,这样算下来会超出预算。”

    “可我当初也没想到会要这么多钱,这也超出太多了,很抱歉我接受不了。”希莱说。

    “那么我想希莱先生肯定没有听过一个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故事。”周铭说,“那是在很久以前,一个村子经常遭受狼的袭击,不仅咬死了很多家畜,甚至还叼走了好几户人家的孩子,村子的人很苦恼,就想捉住这只狼,但狼很狡猾,村民们无论怎么尝试做陷阱,狼却始终都不上当。”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停住了,他问希莱道:“你知道那村子的人最后是怎么做的吗?”

    “他们拿出一个孩子当诱饵,然后狼就上钩中了村民的陷阱,最后被村民给捉到了。”希莱回答。

    周铭笑着说:“没错,就是这样,拿小孩当诱饵去捕捉狼,这无疑是非常残忍的,但却也是必须的,就像赛福克公司的设备一样,如果你舍不得钱,你就不会有好设备,只有你舍得花钱,才可能得到最好的设备,那么希莱先生,你能告诉我你最后的答案吗?”

    希莱咬着牙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同意你的报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