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让他们闹吧
    旧金山联合广场,一个剧组正在这里拍摄一组镜头,突然一辆悍马咆哮而至,让这个剧组不得不暂时停拍,悍马大笑着离开最后停在高档停车场里,唐毅走下车,走进了旁边的豪华商厦。

    一刻钟以后,唐毅来到了圣拿私人餐厅,他跟着服务员来到了里面的豪华包厢,打开门,唐钰和唐婉儿都在这里。

    见唐毅进来,唐钰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而等到唐毅坐下以后,唐钰才质问他道:“唐毅,现在迟到已经成为你习以为常的习惯了吗?还是你根本没有重视我们的聚会?有时候我真希望我能听到你迟到的原因,是因为你在路上出了车祸,而且是非常严重的车祸。”

    面对唐钰的诅咒,唐毅轻轻笑道:“那恐怕要让唐钰表哥失望了,因为我是一个很怕死的人,所以我就是害怕车祸,才会把车开的很慢,最后迟到的。”

    说到这里唐毅顿了一下,又对唐钰说:“不过说到车祸,唐钰表哥你这么性急,难道就不怕吗?”

    几乎是唐毅的话音才落,唐钰就重重的拍了桌子,手指着唐毅恼怒道:“唐毅,你在说什么?你这是在诅咒我吗?”

    唐毅高高举手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说了一句不敢,另一边唐婉儿也拉住唐钰的手劝了几句,唐钰这才收住了怒火,他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说:“既然都已经到了,那么接下来就说正事了,相信昨天在斯坦福酒店发生的事你们肯定也知道了,杰科公司和赛福克公司还有艾派公司签了一个三方协议。由赛福克公司出钱,由杰科公司指导艾派公司完成所有设备的生产和维护,整个交易金额在五百万美元。”

    说到最后,唐钰的语气变得非常阴沉:“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一个礼拜,我完全是天天约你们到这里来,每一次我都告诉了你们要你们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他,可你们都干了什么?为什么一个月营业额只有小小二十万的杰科公司,也能参加福泰科技展,也能签五百万的合同?”

    唐钰来来回回指着57ding57dian57小57说,.←.o※s_;唐毅和唐婉儿,一字一顿的问:“我要你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对于唐钰的质问,唐婉儿赔笑着说:“唐钰表哥这你可不能怪我们,这都是因为我们也是继承人,我们的干涉也不能太明显,我们的关系和能力也都有限……”

    唐婉儿在说着,唐毅则反问唐钰道:“表哥,我认为这个问题可并不完全归咎于我和婉儿表姐吧?你才是唐氏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你都不急,我们还急什么呢?反正对我们来说,最后继承的是你还是唐然表姐,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

    唐钰当即拍案而起,不过最后他的暴怒却强忍住了,他紧咬着牙关说:“你是猪脑子吗?他们是外人!”

    唐毅不屑的笑了:“说的好像你就是家人一样,那么既然是一家人,那如果唐钰表哥你继承了家产,能不能分我和婉儿表姐一些呢?也不多了,一半就好。”

    “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话当成是一句玩笑。”唐钰说。

    作为继承权的竞争对手,他们几个当然都很清楚对方的性格特dian,因此唐毅对唐钰会有此回答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唐钰这个人喜欢扮酷装b,但实际格局眼光是很小的。在现在这种急需盟友的情况下,面对唐毅的家产要求,他连个饼都舍不得画,就这小气的样子,怎么争得过那边大张旗鼓的周铭和唐然呢?

    想到这里,唐毅只能无奈的摇头耸肩的随意道:“你就当成是玩笑好了。”

    唐婉儿也摇了摇头,但她想了一下还是说:“既然是玩笑就一笑而过好了,不过在玩笑之外,唐然和周铭的问题也的确是需要我们去考虑的。”

    “这是必然的!”唐钰说,“所以这一次你们就不要再考虑其他东西了,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不管是收购赛福克公司,或是逼他们放弃这个项目,还是干脆直接干掉那个周铭,总之你们必须要拿出对策来知道吗?”

    在给唐毅和唐婉儿交待了一番以后,唐钰就起身离开了餐厅。

    唐钰离开后,唐毅和唐婉儿面面相觑,唐毅很不屑的撇了撇嘴说:“我都知道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他假装答应我说可以分家产不就好了吗?可他居然还那么严肃的说当我是玩笑?后面还命令我们做这做那?凭什么呀?难道他认为自己是顺位第二的继承人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吗?就他这样的还想继承家产?真不自量力!”

    唐婉儿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的确如此,唐钰表哥的眼光的确不够长远也不够大方,不过他有些话还是说到了重dian上的。”

    “我知道,是唐然和周铭嘛,尤其是那个周铭,真是太令人意外了,没想到他居然能一下子拿出两千万来,看来他恐怕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唐毅一边很感慨的说着,一边看着唐婉儿,唐婉儿很明白唐毅的意思,于是对他说:“长辈那边他们也认为周铭是个不确定的麻烦,我想我们在针对他这一块,宗祠族会那边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也算是去掉了我们身上的一副镣铐了。”唐毅说。

    “所以你的想法,还是要想办法对周铭动手了吗?”唐婉儿问。

    唐毅叹息道:“那当然,除非婉儿表姐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如果没有,我们就只能想办法找一些人好好谈谈了。”

    到这里,唐毅和唐婉儿的饭局也结束了,随后他们都拿出了手机,各自联系着各自的人,然后找这些人一起当天晚上就在联合广场的酒店里开了个会议,由于并没有任何会议记录,因此没有人能知道会议究竟开了什么,但随着这次会议的结束,杰科公司就立即感到到了全世界的恶意。

    ……

    91年12月31日晚上,当很多人都在迎接新年到来的时候,周铭和唐然却还在公司里眉头紧锁。

    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程前也走进了办公室,他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脸色凝重。

    “所有的统计都已经出来了,截止到今天为止,已经有超过三十家公司中止了和我们的合作,预计损失超过六十份订单,其中包括赛福克公司的订单。”

    程前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周铭一眼,周铭摆摆手告诉他这和他并没有关系,他才接着说道:“今天下午我们接到了赛福克公司的律师函,他们以我们在交易中存在欺诈行为为由,不仅要求立即终止合同,并且还要求我们返还已经支付的两百万订金。”

    “什么?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呢?合同当初都是面对面在酒店签好的,现在却又来反悔,真是太不要脸了!”唐然气鼓鼓的说。

    相比唐然,周铭显然淡定很多,他只是默默的dian头,然后想了一下才问:“那其他公司呢?也都是赛福克公司一样给我们发了律师函吗?”

    程前diandian头说:“是的,已经付款的客户都要求我们返还所有款项,没有付款的客户则都要求终止合同拒不付款。”

    “这是在全方位的针对我们呀。”周铭笑着说道。

    就好像是要证明周铭的话一样,当这边他的话才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就立即响了起来,唐然拿起接通,脸色马上就变了。

    那边说完就挂了,唐然还很惊讶,她来不及放下电话就对周铭说:“这是唐董事长打来的电话,他说杰科公司有很多投资人这几天都在讨论撤资,要求对杰科公司进行停业清算,并拍卖所有公司资产。”

    “难道是他们知道了我们客户的突然反悔吗?”程前惊讶的问。

    周铭笑了:“如果只是这样那倒还好办了,恐怕这都是一个故事的。”

    “都是有人在背后故意针对我们?”唐然接过周铭的话头说。

    “唐总裁周副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公司里这几天的情绪很不好,由于所有的客户都集体反悔,这样的事情他们从来没经历过,大家都很焦躁。”程前问。

    周铭想了一下对他说:“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首先安抚他们的情绪吧,实话实说告诉他们公司受到了针对,不过也让他们不要着急,还是耐心和客户保持接触,但千万不要过于急躁的去激怒客户。同时还可以试着去开发一些小客户,或许会有不错的收获。”

    程前dian头表示明白,周铭随后让他回去了。

    等程前离开,唐然立即对周铭说:“铭哥哥,这一定是其他继承人的阴谋对不对?”

    “恐怕这已经不是阴谋了,”周铭笑着说,“如果阴谋,那应该是和过去一样,偷偷摸摸的在背后搞dian小动作而已,就像在福泰科技展前,我们被保安拦着不让进去,还有赛福克公司最初对我们的态度那些,都只是增加了我们的业务难度而已,但是现在,他们居然直接让客户反悔和我们的交易了。”

    “铭哥哥你的意思是我们把他们给逼急了吗?”唐然问。

    “看来是这样了,过去他们只敢在背后搞小动作,恐怕是担心他们恶意针对其他继承人的做法,会让他们失去继承权吧,毕竟作为一个大家族,继承人为了继承权闹的太厉害也的确很不像话。不过后来随着我们这边的形势越来越好,就让他们都坐不住了,拼了命也要拦着我们了。”周铭猜测着回答道。

    “这些该死的坏蛋!”唐然气鼓鼓的骂了一句,“铭哥哥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周铭宠溺的揉了揉唐然的小脑袋说:“还能怎么办,他们要闹就由着他们去闹好了,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

    “铭哥哥你的意思是说家族那些长辈是能看到我们被针对,还是能从事情里看到我们的努力和价值的对吗?”唐然问。

    周铭摇头说:“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其他继承人的突然肆无忌惮,背后难保没有那些人的纵容和暗示。我的意思是说,我原本就没打算把宝全压在这些订单上,毕竟我可是投资了两千万的,而那些订单,别说中间可能出现的问题,就算最后全成了,也才不过八百万左右,还不到投资的一半呢!”

    唐然拧着秀眉想了一下,突然道:“铭哥哥,你的意思是乔布斯?”

    周铭微笑着dian了dian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