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旧金山市的联合广场,随着一阵刺耳的轰鸣,一辆非常夸张的越野车停在了联合广场的停车场,唐毅走下车,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宾利还有一辆玛莎拉蒂,然后才走进旁边的大厦。

    唐毅这一次的目的地仍然还是那家非常奢华典雅的圣拿私人餐厅,到了楼层电梯门打开,就听一阵喧闹传来,是圣拿餐厅门口有人在吵闹。

    “讲道理的说,总统餐厅明明是我提前半个月预订的,而且我还是已经付过保证金了的,在我没有说不要之前,你们怎么可以随意把他给别人呢?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一dian诚信了?”

    “对此我们餐厅表示非常抱歉,作为补偿,我们可以为您提供另一间豪华包厢,并且我们还可以免除您这一次的所有就餐费用,您看可以吗?”

    “免除费用?难道你看我的穿着很像是一个乞丐吗?还是你觉得我就是为了你们这一顿饭钱的?我是为了我自己的权益,我不能到这里来白白被你们戏耍!或者你把那间包厢的客人叫出来,你说他们的身份尊贵,那我倒要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旁边听了一会,唐毅已经很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原本他准备离开,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他笑着过来插了一句嘴说:“很抱歉,就是我抢了你的总统餐厅,你有什么意见吗?告诉你,这就是身份的差距,我管你是提前一个月预订还是提前一年预订,但凡要预订的家伙在我面前都是连个屁都算不上,知道吗?”

    那人完全没想到唐毅会突然跳出来,当时就愣住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指着唐毅怒道:“你是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有种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

    “你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我叫唐毅,是唐氏家族的继承人!你知道了吗?如果知道了就快滚吧!”唐毅冷笑着说。

    那人先并不相信,不过随后在餐厅经理告诉他以后,他当时就懵逼了,在向唐毅道歉以后灰溜溜的离开了。唐毅对此很不屑的啐了一口说:“真是渣渣!居然连反抗都↖ding↖dian↖小↖说,.¤.o↗s_;不敢,相比之下那个家伙就勇敢多了,不过也更让人头疼到恨不能杀了他了。”

    唐毅咬牙切齿的自语了一句,随后他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朝包厢走去,路过免费报刊时他停了一下,顺手拿了一份今天的加州科技报,然后才走进了包厢。

    和往常一样,唐钰和唐婉儿都已经等在了这里,不过今天,当唐钰还没开口责备唐毅前,唐毅却先说道:“你今天先别忙说我,我今天是真有事情,你们好好看看这份报纸吧。”

    说完唐毅就丢出了一份报纸在桌子上,那份报纸上面在头版非常醒目的位置有一条‘bbs现玩具灵异事件’的新闻标题,唐毅指着这条新闻说:“知道这条新闻吗?他上面说的是有人在bbs上大肆宣传玩具有灵魂的事情,还引起了非常广泛的讨论,不过这据说都是周铭他们推出电影的阴谋。”

    唐钰瞟了一眼冷哼一声道:“我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让人惊讶的话呢,看来是我还是不应该高估你的智商。”

    唐婉儿则小声告诉唐毅:“这就是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

    唐毅恍然明白的一边dian头一边坐下然后说:“原来伟大的唐钰表哥你已经知道了吗?那为什么你不赶紧想办法去阻止他,反而还要先找我们来吃这个饭呢?是你准备接着把这个事情交给我和婉儿表姐去解决,还是我们不在你就不会思考了呢?”

    唐钰皱起了眉头,显然唐毅的话让他显得非常不爽,他抬头看着唐毅,非常严肃的对他说:“你最好说话注意一dian,我非常不喜欢你这种口气,真不明白叔叔那么文雅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蠢货儿子!”

    “另外,”唐钰接着说,“我想要告诉你们的一dian就是,咱们三个人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你们必须给我想办法!”

    “真是笑话,自己没办法就直说,哪来那么多屁话!”唐毅很不屑的说。

    眼见唐钰的愤怒正要爆发,唐婉儿很适时的站出来说:“其实我想唐毅表弟他也是对这个事情很关心的,我认为我们目前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才是正题不是吗?”

    有了唐婉儿在中间的调节,餐桌上的气氛被很快被缓和了下来,唐钰又哼一声说:“关于这个事情我已经得到消息了,是周铭投资了彼思动画工作室的一部叫玩具总动员的电影,由于这部电影目前还在制作当中,为了保密却又宣传,所以他才想出了这种利用bbs进行宣传的办法。”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这个周铭还挺聪明嘛,他想着动画电影没有制作完,没有进行审核,他的宣传没办法透露太多的内容,所以就用这种引导的办法,不仅完美的避开了这些问题,甚至还节省了非常多的成本。想来当网上的讨论氛围到达了以后,他再顺势推出这部电影,肯定能获得不错的票房。”唐婉儿感叹道。

    对于唐婉儿的称赞,唐钰却说:“bbs上的言论还能算数吗?据我所知网上的评论都是那个周铭自己花钱雇人给他造的势,这种虚假的东西有用吗?”

    唐毅却很不给面子的说:“唐钰表哥,那要不我再告诉你一件事?目前在斯坦福大学还有加州大学,很多人都在谈论bbs上关于玩具灵魂的东西,在我来的路上,我看到有教会组织在利用玩具灵魂宣传他们的神学,甚至连纽约电视台都准备要做一期关于玩具还有灵魂的专题节目了。”

    “你知道纽约电视台对于时事方面是非常敏感的,并且他还在东海岸那一边,现在连他都要做专门的节目了,你还觉得那些虚假的东西没用吗?”唐毅接着说,“在我看来或许最开始那个话题在bbs上的人气的确是虚假的,但只要人气够旺,并且持续的时间够长,谁说这些虚假的人气不能变成真的呢?”

    “不过就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办法而已,而且又碰巧有一堆不长脑子的家伙愿意去相信这种愚昧的谎言!”唐钰说。

    “在我看来这不就和选举一样吗?”唐毅很随意的说,“通过自己许下的美好诺言,再加上党派雇的支持者们的举旗造势,不就能带动更多的选民给自己投票了吗?还是唐钰表哥你真以为那些总统和州长们的选民,都是真正理智能明辨是非的智者吗?”

    唐钰有些恼火的拍了桌子,很不满的对唐毅说:“我真的很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姓唐了。”

    唐毅对此莫名其妙的耸了耸肩,这时又是唐婉儿站出来说:“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我们总是不能坐视不理的,周铭那边究竟是运气也好还是其他东西,我认为我们总是先要想办法对付这个事情的不是吗?”

    说到最后唐婉儿问唐钰:“既然今天是你约我们出来的,想必你肯定已经有想法了吧?”

    “我当然有了。”唐钰回答,“我的想法就是直接戳破这个谎言,我们直接通过媒体发布消息,告诉所有人bbs上的消息,根本就是那个周铭的骗局,是他想要通过这种办法推出自己电影的!”

    唐钰的话音才落,唐毅很不客气的对他说:“你有病吧!那个周铭他显然就是要通过这个手段来推出玩具总动员的电影,你现在这么做不等于是帮了他吗?”

    “这总是一个方法的,而且我们操纵的是电视报纸这类大型媒体,这些媒体的影响力无疑是肯定要比那种bbs的投机取巧要强很多的。”唐钰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更重要的是,这至少能代表一种态度,我不可能像你们一样什么也不做的。”

    “我们什么都不做?我真是哔了狗了,我想唐钰表哥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还是你脑袋里面装的全都是大便呢?”唐毅骂道。

    “唐毅!”唐钰恼火的拍案而起,他伸手指着唐毅说,“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这个人整天除了脏话就不会说dian别的东西了吗?还是你的脑子里都是一些不知所谓的垃圾呢?”

    唐毅好笑的回敬他道:“我说唐钰,真正的垃圾应该是你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整天对我和婉儿表姐指手画脚的,你以为你是谁?第二顺位继承人就可以上天了是吗?有本事你去和唐然还有周铭正面一对一单挑啊,整天拉我们来这里吃饭是个什么习惯?拉了屎等着别人来帮你擦屁股吗?”

    唐钰被唐毅气到浑身发抖,他咬牙切齿道:“不知所谓,简直没有教养!”

    当唐钰和唐毅对骂的时候,见劝不下去了的唐婉儿则暇有闲心的坐在那里喝起了茶来,就那么瞪着眼睛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演。

    ……

    而当这几位唐氏子弟在圣拿私人餐厅里狗咬狗一嘴毛的时候,在泉安岛上唐氏家族的老宅里,几位唐氏家族的长辈也得到了消息。

    书房里,唐徽茵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这时一直看向窗外的唐景胜终于回过头来问她:“你有什么想法吗?”

    “非常聪明的想法!不仅避开了自己的问题,而且还将成本降到了最低,现在他的造势才不过开始了一个礼拜,就有了这样的效果,如果是一个月,那么我简直无法想象。而在这样的宣传攻势下,只要那部电影不是太烂,我相信就会有很不错的票房。”

    唐徽茵接着往下说:“想想他靠着几万美元的宣传,如果能拿到几千万的票房,那他绝对是大师级的手笔了!”

    唐徽茵语气感慨的说:“如果这个周铭没有其他什么目的,而未来唐然又能和他结婚的话,我倒是非常支持让唐然这个第一顺位继承人,让他们来继承家族的,因为就他显露出来的这些本事,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能把唐氏家族带上另一个高峰。”

    “但关键就在于我们谁都无法确定这一dian!”唐景胜说,“不管是从国内还是北俄,就是从麻州布莱顿的情况,我都可以完全确信一dian,就是这个周铭绝不是那么甘于寂寞的人,他绝对是那种要自己当老大的人,但是我们却绝不允许唐氏家族以后会有姓周的任何可能。”

    “所以这才是最麻烦的。”唐徽茵说,“不过现在三个孩子都已经在一起讨论关于如何阻止周铭的办法了,尽管他们比起周铭差了很多,可他们加在一起,还有我们在背后的纵容,他们总是能出dian成绩的吧。”

    说到这里,唐徽茵突然问:“我这么说是不是有dian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唐景胜无奈的摇头说:“如果只是这样倒还好了,毕竟那个周铭再高看他也没什么问题,但相比之下我更担心的是孩子们会针对玩具总动员,会把所有心思都集中在上面,这反而是上了他的当。”

    唐徽茵突然心里一惊:“你是说那个周铭他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