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恶劣的复仇交易
    最后周铭和迪士尼公司达成了63%的票房分成协议,由于院线的存在,这个63%并不可能是总票房的63%,而是在扣除了各种税款和电影院那一部分的分成以后剩下的票房。

    也就是说,假设上映第一天的票房是一百万美元,先扣掉各种税款大约七万美元,再按照迪士尼和院线方面的发行合同,票房要分给院线方面大约33万美元,剩下的60万美元才是周铭和迪士尼公司分的,按照63%的分成协议,最终周铭到手的钱约在38万美元左右。

    对于这个算法,唐然感到有些不太理解,她问周铭:“铭哥哥,这部电影明明是乔布斯的彼思动画工作室做出来的,并且电影的买断费用是你一个人出的,就连宣传也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后来有人阻挠观众观看,也是我们去泉安剥夺了唐钰的继承权才解决的,为什么最后到手的才只有这么一dian钱呢?”

    周铭对此则笑着说:“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中间很多钱都是必须要被分掉的。”

    “的确,在玩具总动员这部电影上,无论制作还是宣传,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同时我们还为这部电影的发行出了很大一笔的买断费,现在还要给他们分钱,这太不合理了。”

    说到这里周铭突然一转话锋继续说道:“但是有一dian然然你好像忘记了,就是我们自己并没有任何发行能力,简单来说就是无论这部电影多优秀,我们都不能把他直接变成钱,所以我们才要选择和迪士尼进行合作,而既然是在商场上的合作,进行资金分钱也是理所应当的,不管迪士尼有没有出钱制作和宣传。”

    唐然似懂非懂道:“铭哥哥你的意思是我们由于缺少发行渠道,因此得租用迪士尼的发行渠道,那么既然是租用,因此我们就必须要付给他们钱,只是在分多分少上的区别对吗?”

    周铭微笑着dian头告诉她:“就是这个道理,尽管现在他们的要求很无力,我们也完全可以拒绝他,但是并没有这个必要,至少现在在这个事情上没必要,不仅迪士尼拥有最大的动画『¤ding『¤dian『¤小『¤说,.£.o≦s_;电影发行经验,他们也为此做了很大的让步,双赢才是最好的结果。”

    唐然默默的dian头表示记住了周铭的话,她想要追上他的脚步,他当然也不吝惜教她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随后就在当天晚上,迪士尼的总裁就从洛杉矶直接飞到了旧金山和乔布斯签署合作协议了。

    而当玩具总动员的重新签约仪式在莱特数码艺术中心进行的时候,对同样在旧金山的另一个人就不那么友好了,这个人就是被取消了继承权的唐钰。

    唐钰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尽管他在名义上只是排名第二的顺位继承人,但由于第一位的继承人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因此他很名正言顺的把自己当成了第一的顺位继承人,一直以来他也都是以一个继承者的身份在思考,在做着相关的一切事情。

    他谦逊有礼貌,不仅将自己的企业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还参与了各种不同的慈善活动,登上过许多名流杂志的封面,可以说把自己的口碑塑造的非常不错。

    当家族晚宴前,他被宗祠族会的会首唐景胜单独先叫去了泉安老宅,几个长辈和他谈了一下午,当晚他激动到睡不着觉,因为他几乎都觉得自己已经抓到了唐氏家族族长的王冠,可以继承这个强大而古老的家族,然后这个家族就在他的领导下变得更大更强。

    可这一切都因为那天家族晚宴时突然到来的周铭和唐然给打乱了,从那天开始,他们接手烂到不能再烂的杰科公司,然后通过福泰科技展提升公司品牌价值,谈妥和赛福克公司的五百万大订单,这一件件事所展现出来的,都是让家族长辈们赞不绝口的优秀。

    这让唐钰感到无比的恐慌,因为不是只有他才是唐氏家族的继承人吗?那唐然和周铭算什么东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种,他们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然而就是这种恐慌让唐钰开始不断的联合唐毅和唐婉儿对周铭和唐然的事情进行阻挠,起初他还很克制,所有的事情都只交给他们来做,但随着事情越来越超出预计,他开始自己介入进来,最后甚至都找人在路人拦截所有要去看玩具总动员这部电影的人。

    最后周铭和唐然去了泉安找宗祠族会举报了这件事,然后族会决定剥夺了他的继承权。

    当唐钰听到自己父亲来向自己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从来都是以继承者的身份自居的,不管是做任何事情,还是指使唐毅和唐婉儿做事都一样,现在突然告诉他他的继承权被剥夺了,这样的消息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接受的。

    “愚蠢!家族的那些老家伙都是最蠢最无知的杂碎疯子!居然剥夺我的继承权,我可是继承人,他们凭什么这样做!难道他们都收了那个周铭还有唐然的好处吗?还是唐然那个小婊子的床上功夫特别厉害,在床上把那群老家伙都给征服了?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粪坑里的臭虫!”

    唐钰不住的大声咒骂着,同时他还挥舞着酒瓶,任由瓶子里面的黑褐色的酒液倒在自己的头上和身上,这个时候他再也不在乎自己继承人的身份了。

    骂的累了,唐钰就把这种过去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劣质朗姆酒,对着嘴巴就咕咕灌了下去,似乎也只有那种喉咙的灼烧感,能让他多清醒一些。他睁开眼睛,顿时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映入了他的眼帘,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色彩,一个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侍应女郎在不断挑逗着男人最心底的**。

    是了,这是在田德隆区的一个地下酒吧里,如果说田德隆区是整个旧金山最穷最烂犯罪率最高的区,甚至被称为是遭到上帝唾弃的婊子集中营,那么这个酒吧就是这个集中营里最为肮脏的厕所。

    到这里来的,有最为廉价的妓.女,有瘦得只剩皮包骨的瘾君子,有来买醉到天亮的酒鬼,有腰间挎着砍刀和微.冲的打手,还有身上肌肉虬结的黑拳角斗士……就是这些人,代表着这里就是没有法律,很可能一言不合就拔枪相干打到你死我活的毫无王法的放逐之地。

    这里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那是最劣质的酒精和吸毒失禁以及买春过后留下套子这些气味混合在一起的东西,又腥又臭又骚令人作呕。

    在过去,自命高贵的唐钰只怕一秒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但是现在,这种味道却让他感到有种莫名的兴奋。

    “该死的周铭,我要报仇,一定!”唐钰咬牙切齿的说。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唐钰拿起来接通,但只是一会,他的脸色就变了,对着手机怒骂道:“特么的你是什么东西?告诉你要不是我,你就是街边的一条烂狗,是我给了你一口饭吃,但是你现在告诉我你要背叛我吗?我就应该早dian把你丢到垃圾堆里去,滚吧,去当那个周铭的狗吧,他会给你骨头的!”

    唐钰越说越激动,最后狠狠的把手机给甩烂在了地上,然后又狠狠灌了自己几口酒,凶狠的骂道:“妈蛋的杂碎,我就说怎么一直针对那个周铭的计划都这么容易失败,肯定是这个杂碎背叛我的结果,这种出身低贱的杂碎果然都是不能相信的,哪怕他叫的再好听也是一条狗,哪怕他还有名字叫程前,被自己支持成为杰科公司的前总裁也一样。”

    这个时候耳边匆匆脚步声响起,唐钰抬头只见一位约摸三十岁的年轻人跑了过来,他一身西装笔挺,很有白领贵族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不属于这个酒吧的。

    这是唐钰的最忠实的小弟唐玉,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改的,按照他的说法就是比唐钰少了dian东西,会永远是唐钰跟班小弟,像玉一样不会起二心的意思。

    唐玉拿手帕捂着鼻子过来,直到唐钰面前才慌忙把手帕放下,强忍着恶心对唐钰说:“老大,您等的人来了。”

    随着这句话,唐钰抬头向他身后看去,只见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壮汉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他的脸上有一条斜劈的刀疤,仿佛一条肉蜈蚣一样趴在他的脸上,并且随着他的嘴巴在不停蠕动着,既恶心又恐怖骇人。

    “他就是绰号鬼面狼蛛的尼尔森,是田德隆区最大的雇佣组织,在他手下不仅有最能打的角斗士,还有最厉害的杀手。”唐玉给唐钰介绍道,只是他显然被尼尔森的恐怖造型给吓到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尼尔森径直过来坐在唐钰的面前问:“听说就是你找我谈生意?”

    相比害怕的唐玉,唐钰却很淡定的dian头说:“没错,我要你帮我搞死一个人,用最残忍最血腥又最让人兴奋的方法,你能办得到吗?”

    尼尔森挑了一下眉:“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业务水平?”

    随着尼尔森的挑眉,他脸上的“蜈蚣”仿佛瞬间活过来了一般张牙舞爪的,唐玉当时就被吓的惊叫出声。

    而就在这时,尼尔森突然站起身来同时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唐玉就砰的开了一枪。

    一朵绚丽的血花在唐玉的眉心绽放,随后唐玉就那么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他的双眼大大的瞪着,死不瞑目。

    尼尔森的这一枪如同信号一般,当他的枪声才落,他身旁的几人也迅速的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微型.冲锋枪,对着唐钰身旁的几名保镖就是几记dian射,伴随着爆豆一般的枪响,那几名保镖还来不及拔枪就一个个的倒下了。而这时尼尔森上前对唐钰说:“很抱歉了高贵的先生,这是对于你不信任我的惩罚。”

    唐钰的脸色涨红,他看着倒在猩红血泊中的唐玉还有几名保镖,闻着空气中新加入的火药味和血腥味,他露出了近乎癫狂的笑容:“很好,这些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你们的身手让我非常满意,我也很感谢你们杀了他们,因为我的身份很特殊,这件事不需要他们知道。”

    尼尔森又坐回到了椅子上,他饶有意味的对唐钰说:“看来我并没有吓住你。”

    “因为我知道你不可能会杀我,你杀了我就没有钱了,不是吗?”唐钰说。

    “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我想我喜欢上你了。”尼尔森笑着说,“那么言归正传,你的要求不管多难我都可以想办法帮你完成,当然同样的,我对酬金的要求也非常高。”

    “只要你能帮我完成我的要求,钱对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唐钰说着抛出一根金条到尼尔森面前,尼尔森看到金条眼前猛的一亮,他抓起金条咬了一下试试纯度,然后咧着嘴回答道:“那么成交,我的贵人!”

    就这样,唐钰和尼尔森在这个杂乱脏差的酒吧里达成了协议,而死了的唐玉还有那些保镖,至始至终都没有人去管……哦不对,不是没有人管,而是在这个没有王法的放逐之地,每天都会有人在这里打架砍人甚至是枪战,死人尽管不是天天发生,但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

    因此对于他们ding多只会有人被刺激到了肾上腺激素的分泌而兴奋的嚎叫以外,或者多买一瓶酒一克‘药’,或者性致勃勃的多在女人身上来一炮以外,并不会有人对此大惊小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