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清理垃圾而已
    旧金山湾是一片温暖宜人的海湾,即使是在一月份,也依然不会出现任何能冻死人的寒冷,因此在旧金山湾海边,建起了成片的别墅群。

    无论哪里,能住得起别墅的,无不是彬彬有礼的成功人士,只是在靠近旧金山国际机场的一片别墅群中,有一栋别墅却似乎并不相同。

    这就是唐氏家族那位第二顺位继承人唐钰先生很多别墅中的一栋,由于这里的别墅群都是统一修建的,因此这栋别墅和周围的其他别墅在外观上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只是这栋别墅里面的情况,却并不像其他别墅里那么有条有理,而是一片乌烟瘴气的。

    一楼大厅的地上桌子上,散落着无数的各种酒瓶,包括一些价值几十万的名酒,此刻也仿佛几块钱的啤酒一般被随意丢弃,就算没喝完也无所谓,任由那些酒液四下流淌,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酒味。

    唐钰坐在沙发上,而在他对面,是两个正在给自己注射的壮汉,见唐钰在看着自己,他们询问唐钰道:“贵公子,你要不要也来dian?”

    唐钰还没说话,就听另一声骂传来:“滚你娘的蛋!你们自己想死就去死好了,别找咱们贵公子,他和我们不是一个阶级的,哪会和我们同流合污呢?”

    随着声音,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壮汉走下了楼,在他的脸上有一条非常恐怖像蜈蚣一样的刀疤,这个人就是唐钰从田德隆区找来的鬼面狼蛛尼尔森。他教训完那两个瘾君子,随后又对唐钰说:“抱歉,这些混蛋就是这么不懂规矩,你不要理会他们就是了。”

    只是尼尔森嘴上说着抱歉,但实际上却并没有任何带有歉意的表现,仍然吊儿郎当的过来坐在了唐钰身旁,拿出一支烟放在了嘴上。

    唐钰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对尼尔森的抱歉表示无所谓,还是在扇让他很不舒服的劣质烟草味。

    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女孩的惨叫,随后一个披头散发,身上还裹着几片布料和碎布条样子的丝袜跑出来对楼下喊道:“先生,唐钰主人,求求你救救我◎︾ding◎︾dian◎︾小◎︾说,.£.o√s_;,我只服侍你,你要我怎样服侍你都行,我就是求求你别再让他们碰我了,他们都是魔鬼……啊!”

    一声尖叫,一只大手从后面探出,勒住了女孩的脖子,让她发不出声音。

    随后一个黑人伸头出来朝唐钰说了声抱歉,尼尔森很不满的抬头说:“怎么回事?怎么还让她跑出来了呢?真是太丢我们的人了!”

    唐钰则抬头对女孩说:“小雨,你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女仆,不过今天就好好陪陪他们吧,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只要你没死的话。”

    听到这话,女孩的眼里顿时露出了绝望的神情,晶莹的泪水从眼眶无声的滑落。

    尼尔森摆摆手,楼上的黑人dian头把女孩重新拖回了房间,那女孩尽管身材高挑,但和强壮的黑人比起来,还是如同婴儿一般,不难想象等待她的将会是怎样的折磨。

    “不能不说,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光还是没得说的,就你那个叫小雨的女孩,皮肤嫩的都像是可以掐出水来,如果不是你告诉我她有二十岁了,我都相信她只是一个初中生,只是发育的太早了而已,而且那柔软的身子想怎么玩都可以,真是太爽了!”

    尼尔森满脸婬笑着说道,他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似乎还在回味之前自己骑在她身上所享受到的快感。

    “所以小雨是我最喜欢的女仆。”唐钰淡淡的说了一句,他随后又咬牙切齿道,“不过比起这个,我想更早能蹂躏死那个周铭!”

    尼尔森伸出自己的大手拍拍唐钰的肩膀:“放心吧我的贵公子,既然我已经答应了这笔交易就一定会做到的!我们可是从田德隆区那种地狱里活下来的人,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弟兄们不管骑了多少女人,但只要出手,他们都是最矫健的猎豹,一定会杀死你所想杀死的任何猎物。”

    “比如那个正在骑你的小女仆的人猿泰山。”尼尔森伸手指了指楼上说,“他住的街区可是非常乱的,到什么程度呢?谁家有小孩,只要大人不注意,就会有可能被街边的豺狼给叼走,杀人打架更是家常便饭,可以说如果哪天早上那里没有死人的话,那一定是上帝保佑!”

    尼尔森又指了指对面:“还有那两个家伙,他们可是在死亡率高达80以上的地下角斗场连胜超过一百场的怪胎!”

    尼尔森说到最后丢出一封信给唐钰,唐钰莫名其妙的打开信封,当即皱起了眉头。

    像是解说一般,尼尔森对他说:“这是一封用鲜血写的恐吓信,并且我还在信封里装了一颗子弹,并且抽空我还会去帕罗市他的公司给他送去鲜红的恐吓涂鸦。这样的恐吓,就算是田德隆区里那些不要命的王八蛋,见到都会被吓尿的,我想那位先生只会更害怕吧。”

    “那么这个时候,害怕的周铭先生会怎么做呢?是要离开旧金山,还是找很多保镖呢?”

    尼尔森咧开嘴,表情残忍的笑着说:“不管他是要离开旧金山还是找保镖,这都没用,我都一定会出现在他面前,然后用嘴残忍的方式带走他,最后把他活着交给我的贵公子您来处置。”

    “不仅是那个周铭,还有他身边一个叫唐然的女人,也要给我带来。”唐钰补充说。

    尼尔森饶有意味的哦了一声:“看来贵公子先生你也有在男人面前干他女人的癖好吗?不过这的确是很好的报复手段,到时候别忘了让我也沾沾……”

    尼尔森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立即看向大门。

    唐钰有些奇怪,不过还没等他询问尼尔森怎么了,就听门铃被人按响了。

    “是你的朋友吗?”尼尔森皱着眉头问唐钰。

    唐钰摇摇头表示自己这栋别墅是绝对私人的,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尼尔森又说:“那看来有可能是麻烦找来了。”

    被酒精麻醉了神经的唐钰还来不及反应,别墅的大门就被打开了,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前面的那个走进来便说:“很抱歉了唐钰先生,我估计你一时半会也不会过来开门了,所以我就自己先进来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唐钰看向门口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一对眼珠都要瞪出眼眶了一般,双手紧紧的握拳,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周铭,你居然敢到这里来!”

    进来的人就是周铭和他的保镖**,面对恨不能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的唐钰,周铭如闲庭信步一般走了进来,浑然没把他还有其他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人当回事,只是对房间内的气味有所不满:“我说唐钰先生,你好歹也是唐氏家族的人,能不能注意dian呢?这里的味道简直太难闻了,你自己难道没感觉吗?”

    当周铭说话时,尼尔森站了起来:“看来这个就是我的任务目标周铭了,看来是个胆子不小的家伙,不过胆子要是和能力不相匹配的话,那仍然是个笑话。”

    几乎是话音才落,尼尔森就挥了挥手,那两位刚才还在给自己注射毒品的人就马上朝周铭扑了过去,身手快的就像是两只捕食的猎豹。

    然而他们快,有人比他们更快,正当那边才开始动作,周铭就感觉身边一阵风过,随后就见**飞快的挡在了周铭身前,伸出双手抓住了那两人握着针头的手,随着**用力一掰,两个针管就掉在了地上,**最后抬腿踹出两脚,猛踹在两人膝盖,两个人应声倒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能一招就打败他们,我承认你的身手很好,只是你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一声呼喝,尼尔森挥舞着一把湛蓝的匕首刺向了**,原来尼尔森原本就没指望那俩人真能阻止得了周铭,毕竟他既然敢只身来到这里,肯定是带了高手来的,因此必须开始就迅速制服他们。

    当**转头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看到尼尔森因为狞笑而露出来的牙齿了。

    尽管今天也喝了不少酒,甚至还在唐钰那个女仆的身上发泄了好几次,但他对自己的瞬间爆发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因此他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匕首刺进对方身体里的感觉了,尼尔森很有信心,就算对方能避开致命的部位,但只要自己随便再划拉一下,就能划开他的身体了。

    “我可是好久没有看到别人的肚子被划开,肠子流满一地的样子啦!”

    尼尔森狞笑着继续朝前刺去,但就在他的眼前,他看到**先是侧身避开了要害,然后**的身体突然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又躲开了尼尔森的致命攻击。最后在尼尔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的手如同鬼魅一般又回来抓住了尼尔森的手腕。

    看到了刚才**的反应,尼尔森再没有了先前的淡定和自信,颤抖着问:“你……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清理垃圾而已。”**淡淡的说。

    **的淡然让尼尔森感到了一种由心底发出的恐惧,尼尔森随后大喊道:“快来打死这个杂碎!”

    随着尼尔森的呼喊,二楼突然一阵枪栓拉响的声音,然后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全都伸出来对准了周铭和**。

    “哈哈!你怕了吧?告诉你,这里全都是我的人,他们是敢在这里开枪杀人的!”

    尼尔森冲着**大喊怒吼着,不过**却仿佛没听到一半,对尼尔森微笑了一下,只是这个笑容,在尼尔森眼里,就是恶魔的微笑。

    随后就一阵重物噼啪落地的声音,尼尔森放眼看去,楼上兄弟们的武器全都掉下来了,那么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的弟兄们已经全都死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难道会什么让人神秘死亡的魔法吗?

    这样的想法让尼尔森感到恐惧,他又对**喊道:“很抱歉,我错啦!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认识那个唐钰,我不想参与你们之间的一切事情,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拜托啦大人!”

    但**却摇了摇头说:“我想我也得对你说一声很抱歉了,因为有些垃圾是必须要进行清理的。”

    说完**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了他放在手上的匕首,然后一刀插入了他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