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富贵险中求
    只听咚一声闷响,尼尔森倒在了地上,如同一摊烂泥。

    周铭没有去看尼尔森一眼,他继续朝唐钰走去,正当他的手几乎可以碰到沙发的时候,那个一直没出现的黑人壮汉走下了楼。

    “谁在这里大吵大闹的?真是扰人兴致!”

    那黑人壮汉语气很不满的说,他一边走下楼梯他的双手还一边抓着那个叫小雨的女孩不停的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套.弄着。

    放眼看去,那个女孩在黑人壮汉的手中就如同一个充了气的娃娃一般,毫无思想任他摆弄,而女孩的身上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触目惊心;不难想象这个可怜的女孩之前究竟遭到了怎样的虐待,就连现在黑人壮汉狠狠的揉捏着她敏感的胸脯,她连痛都呻吟不出来了,只有如同小猫一般的细微声音。

    随着黑人壮汉打了一个冷颤,他把女孩如同用过了的套子一样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周铭和**尽管不认识那个女孩,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同胞,他们也为这种事情愤怒不已,这个黑鬼简直是个人渣!

    不过黑人壮汉却嘿嘿的咧嘴一笑,他提上裤子环视了一圈,最后看着地上的尼尔森说:“可悲的鬼面狼蛛,看来也就这么回事了,平时牛气的不行,遇到硬茬就傻b了吧?很抱歉的告诉你,我可是不会打扫垃圾的,向上帝祈祷吧我的朋友,下辈子别当垃圾了。”

    在对尼尔森告别以后,他又看向了周铭和**:“看来你们就是唐钰先生要对付的人了,很抱歉的通知你们,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了,你们这些黄皮猴子,我要像方便面一样捏碎你们的骨头,觉悟吧渣滓们!”

    说完他就张牙舞爪的朝**扑来,他壮硕的身躯仿佛每迈出一步都能让大地震颤一般;而相比气势汹汹的黑人壮汉,**却淡然许多,他就只是站在那里,一dian也没把对方当回事。

    见此黑人壮汉朝他怒吼:“快动起来啊你这个废物,用出你的中国功夫来给我看看,我要让你知道你们中国的功夫在我看≈◆ding≈◆dian≈◆小≈◆说,.※.+os_;来都是垃圾,我曾亲手打碎了三个自称宗师的华裔的脑袋,那种脑浆迸裂的感觉真是比吸毒还要让人上瘾,但是今天我决定要打断你全身的骨头!”

    “废话真多。”**淡淡的说,同时还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把手枪打开保险对准了他,扣动扳机,砰砰就是两枪。

    两枪打在黑人壮汉的膝盖上,让他当场就跪下来了,**对他说:“这两枪是让你对所有的被你侮辱了的华裔赎罪的,不过也并不只有这两枪,还有剩下这些。”

    **说着又连续扣动扳机,随着砰砰砰的一阵枪响,一朵朵血花在黑人壮汉的身上绽放,直到最后一枪,**才打爆了他的脑袋。

    最后黑人壮汉也如同破布麻袋一般的倒在了地上,而这时那个一直麻木了的女孩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的爬了起来,对着已经死了的黑人壮汉疯狂的撕打着,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人渣魔鬼,我要杀了你!”

    对于这个可怜的女孩,周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让她先找衣服穿上离开了。

    随后周铭坐在了唐钰面前,这个时候唐钰就像入了魔一般瞪大眼睛看着周铭,嘴里喃喃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他们可是田德隆区最厉害的打手,怎么会就这样被干掉了呢?”

    对此周铭说:“面对现实吧,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是在田德隆区那种地狱里被优胜劣汰出来的打架机器,但终归上不了台面,面对真正的战士,还是不够看的。”

    唐钰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周铭,要把周铭给生吞活剥了一般,咬牙切齿的对周铭说:“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还会继续找人弄死你的,既然鬼面狼蛛不行,我就再找别人,总有人可以的!”

    周铭搔了搔头,似乎有些为难的说:“你总这样没头苍蝇一样的找是不行的,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吧,‘死神’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吗?”

    “你是说那个在国际上非常有名的杀手组织?据说他们经常能暗杀成功各种国家政要,如果我能找的到他,恐怕你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只是比起死亡我更愿意见到你痛苦……”

    唐钰的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恐惧的问:“你这么说难道你请到了‘死神’吗?”

    周铭故作叹息的说:“很抱歉就是这样的,否则你以为你的人都是怎么死的呢?其实这都是‘死神’组织里狙击手们的作业,他们就在附近不超过两百米的地方看着这里,只要看到危险分子,他们就会开枪。”

    周铭说着还指了指楼上还有外面,对于周铭的话,唐钰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摇头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请的到‘死神’出手呢?他们不是国际上最神秘的杀手组织,并且只接受特定的任务吗?”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了耸肩,他指了指身后的**说:“没什么不可能的,因为一些原因,‘死神’欠了我朋友一些人情,所以我朋友能很容易请动他们。”

    唐钰的眼神闪烁,不断在周铭和**的身上来回扫视,最后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周铭大声道:“你想吓住我,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很抱歉,其实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今天过来只是有些话想和你聊聊。”

    周铭理了理自己的思路然后问:“我知道你被剥夺了继承权以后非常恨我……”

    “我恨不能要把你抽筋碎骨!”唐钰恶狠狠的说。

    周铭做手势要唐钰稍安勿躁,他接着问:“那么我很想知道,你想要这个继承权,你究竟是想要继承什么呢?”

    “你是白痴吗?当然是继承这个唐氏家族,继承这个无比巨大的家业了,像你这样的垃圾是永远不会明白的!”唐钰说。

    “或许我的确是不明白吧,不过有一dian我很好奇,因为你所谓的继承,其实只不过是继承唐人银行的绝对股份而已,而其他的企业,该是谁的还是谁的,你只不过是拿着核心股份有一定的号召力,仅此而已,好像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吧。”周铭说。

    唐钰定睛看着周铭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其实你有没有继承权都无所谓,因为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只要我们能合作。”周铭说。

    “说的好听,可是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唐钰问。

    “无非就是金钱和权力了,权力你就不要想了,原本唐氏家族的继承就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部继承,他只是继承了唐人银行的绝对股权,这样就能通过从资本的控制,让族长对其他家族成员具有号召力而已,这样能真正有多少权力我想你自己也清楚。甚至如果族长的能力不够,还会出现被人赶出来的情况。”

    周铭看着唐钰接着说:“当然唐钰先生你或许不会这样,但有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说不好的,毕竟我看唐毅和唐婉儿他们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唐毅,我并不认为他就像看上去那么莽撞。”

    “所以你想说如果我真的继承了唐氏家族,也有可能会出现控制不住局面的情况是吗?”唐钰问。

    “我只是说了会有这个可能,毕竟随着家族产业的越来越大,控制力变得薄弱也是正常的,这和能力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相对而言,可以选择一种更加简单的方式。”周铭说。

    “和你合作?”唐钰紧盯着周铭问。

    周铭dian头微笑道:“没错,虽然族长的权力我没法给你,但我至少可以保留你全部的财产,你可以继续看着你的企业,利用家族的人脉发展壮大,变得越来越有钱,等你有钱了你可以去竞选市长州长甚至是总统都可以,那时候你就可以拿钱去购买权力了。”

    唐钰看着周铭:“这绝对是一种走钢丝一般的冒险行为,你就不怕我想办法发展起来以后第一个就把你和唐然给干掉吗?”

    “富贵险中求,老祖宗很早就告诉了我们这条哲理。”周铭说,“并且我也不认为这有多冒险,因为唐钰你会闲着无聊拿刀捅自己的心脏玩吗?”

    唐钰皱起了眉头,周铭接着说:“很抱歉的告诉你,我这个人和人合作有一个习惯,就是一定会让合作者得到他的那一份利益,更重要的一dian就是我所有的合作,都是以我为核心的,就像是你的心脏一样,你全身的血液都是我供给的,你没有任何要干掉我的理由。”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唐钰问,“你为什么要找我合作?不要说你是不想千日防贼什么的屁话,因为以你能请到‘死神’的能力来看,你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我是非常轻松的,你没必要走这么一条最难的路。”

    “看来唐钰先生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笨,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周铭说,“因为我看中了你手上的那只‘臭鼬’。”

    唐钰倒吸了一口冷气,很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周铭对他说:“你不要激动,也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更不要问我要做什么,因为我现在都不会回答你,而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一dian,就是在你抛弃‘臭鼬’以前,我们都还是处于合作的状态,我会让我们的合作赚很多很多钱的。”

    唐钰沉默了,好一会以后才又说:“看来你也是这样说服唐毅和唐婉儿的了?”

    “并不完全一样吧,不过但凡是我的合作者,都会得到自己相应的利益,这是绝对的。”周铭说。

    “那么程前呢?看来他也被你策反了。”唐钰突然问。

    周铭却摇摇头说:“很抱歉,我只知道他是受人指使的,但我却并不知道他是谁的人,那时候我刚接手杰科公司,正是缺人的时候,我就留下了他,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做出背叛我的事。”

    “他的确没有背叛你,因为你身上的帝王气概完全征服了他。”唐钰感慨道。

    周铭对唐钰道了一声谢然后问:“这么说来咱们的合作你是同意了?”

    “我并没有同意,但是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试一试的。”唐钰说。

    “没问题。”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