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陪她吧
    周铭带着林慕晴和唐然一起回家,由于唐然的性格使然,让林慕晴完全无法对她生任何气,因此不仅没有预料当中的火星撞地球,反而她们还站在了同一战线批判起了周铭。

    到了家,周铭和林慕晴唐然先在客厅坐下,**在例行检查了一边房间以后就去他单独的房间休息了。他这是一方面不想掺和周铭的情感纠葛,另一方面也是要抓紧一切可以休息的时间进行休息,这是作为兵王的素养,也是他随时能保持充沛精力的最大秘诀。

    在客厅里,唐然接着车上的话题继续讲道:“慕晴表姐你都不知道,其实当初铭哥哥来旧金山找到我并在唐林那里听到我的身世时,我当时都被吓傻了,我怎么都不敢相信我居然会是什么一个传承一百五十年的家族的继承人,还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这根本是做梦我都不敢去想的。”

    从旧金山机场到家的一路上,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时间,但唐然也已经叽叽喳喳的把在这边发生的事都告诉了林慕晴,从最开始的被唐林软禁逼婚,再到后来去到泉安岛,以及接手杰科公司这些,听的林慕晴啧啧称奇,甚至都惊呼出声。

    林慕晴深表理解的diandian头:“这真是太过传奇了,别说是然然你了,就算是我,当我听到周铭这么和我说的时候,连我都被吓了一跳呢!那么然然你第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也很正常,怎么突然自己的父母就成了一个另外国家的人呢?不过看然然你现在的样子,这说明然然你的心理素质还是很棒的。”

    唐然摇摇头说:“慕晴表姐你就不用帮我说话了,我自己也很明白的,与其说我有什么心理素质,倒还不如说我根本什么都不懂,我不懂这个唐氏家族是什么,我不懂我这个顺位继承权有什么用,更不懂铭哥哥为什么要拼尽全力帮我争夺这个继承权。”

    唐然小心翼翼看了周铭一眼然后迅速低头下来说:“我只知道铭哥哥是不会害我的,而且我也想真正和铭哥哥成为身份匹配的人,我想追上铭哥哥的脚步,所以才会不断的去学,铭哥⊕】ding⊕】dian⊕】小⊕】说,.2↖3.o≌s_;哥不管说什么我都全力支持!”

    林慕晴笑了,她拉起唐然的小手轻拍两下道:“不管怎么说,至少你的决定是对的。”

    “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了。”唐然坚信道,但随后她又叹了口气,“不过直到昨天我在泉安岛上真正看到了唐氏家族的所有产业资料,以及唐氏家族所涉及的机密时,我才真正明白,铭哥哥这么拼命究竟为我争取到了什么。”唐然说着看着周铭,眼里满是浓浓的感动和爱意。

    “所以我当了一回骗子。”周铭耸耸肩笑着说道,“我骗了唐钰和其他的唐氏家族继承人,我骗他们说就算继承了家族最多只是继承唐人银行的绝对股份,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却忘了这么大一个唐氏家族所拥有的能量。”

    对于周铭的自嘲,林慕晴却摇摇头说:“我想并不能这么想,周铭你不是唐氏家族的人没想到这dian可以理解,但他们作为唐氏家族的继承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我想他们是自认为争不过你所以才主动放弃的,毕竟你说的也没错,与其去争那个唯一的位子,还不如闷头赚自己的钱要更靠得住。”

    唐然这时突然抬头说:“好了不说我了,慕晴表姐你那边呢?我可听说布莱顿那边的情况要比旧金山更复杂呢!恐怕你身上的压力会更大吧。”

    “压力吗?”林慕晴看了周铭一眼,苦笑着说,“或许看布莱顿的情况,又要对抗亚当斯家族又要防着其他三大家族,但其实要真说到压力,恐怕我还不如在港城的时候压力大。因为自从周铭离开布莱顿以后,三大家族就接过了所有的事情,不管是法庭的起诉,还是针对s市场,我就成了一个完全自由的人了。”

    “直到亚当斯家族找来了洛克菲勒家族,利用资金优势给三大家族玩了一出釜底抽薪,他们才想起来找慕晴姐你对吗?”周铭接过林慕晴的话头问。

    林慕晴dian头说是,唐然紧握她的小拳头不满道:“这三大家族也太不要脸了,抢利益的时候要把铭哥哥和慕晴表姐你们排挤开,现在看自己不行了,才想起你们来,又要回头请你们回去。”

    周铭想了一下说:“其实要脸不要脸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些事情,不管我在不在布莱顿,他总会发生的。”

    唐然的眼睛顿时一亮问:“这么说铭哥哥你是早就猜到会这样了吗?”

    “我可不是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猜不到洛克菲勒会突然入场,我只是觉得亚当斯家族既然号称是美国的第一王朝,他不应该这么简单的被打倒才是。”周铭说。

    “所以周铭你已经想好了对策,会在时间刚好的时候回布莱顿对吗?”林慕晴突然问。

    周铭对这个问题很尴尬的搔了搔头说:“其实说到对策的话,我并没有一个很详细的大纲,只是有一个大概的思路方向,并且还要等到一些特定的事情发生以后才可以进行实施。”

    “我想这病不是问题,反正周铭你每次都是这样的,只要有一个想法,就一定能一步步的将他实施到位。”林慕晴很有信心的说。

    在这个时候,唐然左看看周铭右看看林慕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于是突然站起来对周铭和林慕晴说:“我想起今天还要继续去泉安岛查看唐氏家族的产业信息,我先走了,家族的船还在码头等我呢!铭哥哥你今天就好好陪陪慕晴表姐,她肯定很想你了。”

    说完唐然就不由分说的跑出了房间,只留下周铭和林慕晴俩人在客厅面面相觑。

    其实按照一般的剧情,男女恋人在分开一段时间以后再见面,肯定是非常激情的,但现在被唐然这么一闹,他们反而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周铭和林慕晴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好一会,周铭才先开口笑着说:“我没想到然然她会突然这样,直接就把我们给丢这里了。”

    有了周铭先开口打破了尴尬,林慕晴就恢复了过来,她没好气的瞪了周铭一眼说:“我怎么反而觉得然然会有这样的表现都是你教唆的呢?”

    周铭两手高举:“天地良心,我没事教唆她这个做什么。”

    林慕晴给了周铭一记白眼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教唆她,而且你还有良心吗?你要有良心你就不该对她这么单纯的女孩下手了。”

    面对林慕晴的指责,周铭真是欲哭无泪了,因为他和唐然的关系还得追溯到南江的时候,并且如果周铭觉得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还是唐然向自己表的白,希望自己能和她谈对象的,自己可真没对她下过什么手的,反而一直是她在对自己下手。

    不过这话周铭最后还是没说出口的,毕竟自己作为男人,已经占了女孩的便宜还说这话,尤其还是在本来就很不爽的林慕晴面前,那不是找不痛快吗?周铭尽管不懂女人,但这dian常识还是明白的。

    正是这样,周铭只好默认了下来,林慕晴也没有不依不饶,而是站起来回房间道:“真是让人恶心的男人,我困了先回去休息了,懒得理你。”

    其实林慕晴这话是半真半假的,毕竟布莱顿到旧金山这种横跨美国东西海岸的航班也叫红眼航班,就是要在空中飞一晚上,所有乘客走下航班都是红着眼睛处于没休息好的状态。尽管说起来可以在飞机上休息,但谁又能真的休息好呢?更不要说是思念周铭心切的林慕晴了。

    当然还是有那半假的,怎么说作为女人,面对自己的男人总还是要傲娇一下的。

    重生几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的周铭自然也明白这dian,于是他马上也厚着脸皮站起来说:“慕晴姐辛苦了,我陪你一起去休息吧。”

    一边说着周铭一边三两步的过去直接把林慕晴给抱进了房间。

    “周铭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林慕晴惊呼道,同时挥舞着两只粉臂不住的捶打着周铭,一双修长的美腿也在乱踢着。

    不过作为男人,周铭当然不理会林慕晴这种故作姿态的抵抗,抱着她进了房间就丢在了床上,然后撤掉自己的上衣就压了上去。

    “周铭你这个流氓,你究竟想干什么?快从我身上下去……唔嗯!”

    林慕晴挣扎着抗拒着,但周铭却双手捧住林慕晴的俏脸,对着她红艳艳的芳唇就强吻了下去,将她所有的抗议都堵了回去。

    有句俗语说的好,男人对女人有时候就得硬一dian,因为只有你硬了她才会软,而一旦男人软了,那就代表肾不行了。

    年轻力壮的周铭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于是在周铭霸道的强吻中,林慕晴渐渐迷失了,她所有的挣扎和抗拒渐渐减弱,最后整个人都软在了床上,软在了周铭的怀里,从被动的接受渐渐变成了主动迎合,原来推搡周铭的粉臂,也搂住了周铭的脖子。

    从芳唇亲吻到天鹅般白皙的脖子,往下一颗颗解开她衣服的扣子,最后脱掉她的长裤和高跟鞋。

    打量着在自己身下如水蛇一样扭动的女人,周铭嘿嘿笑道:“前扣式的文胸,还有下身在长裤里穿丝袜,慕晴姐你这是准备好什么了吗?”

    听到周铭的问题,林慕晴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娇艳欲滴,懦懦的咬牙对周铭说:“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坏蛋,跟了你这么久,难道我还不了解你的喜好吗?”

    “我的慕晴姐,那是你不知道你这身制服装扮究竟有多迷人,而且这也是岛国那边评选出来最有诱惑力的装扮之一哦!”说到这里周铭又嘿嘿笑了两声,“至于我的喜好,恐怕慕晴姐你了解的还并不透彻。”

    “还不透彻?难道你还有什么更变态的……哦!”

    林慕晴的话说到最后变成了惊呼,因为她看到周铭拉起她的丝袜嘶啦一下就给撕碎了。

    而这种破帛的撕裂声又如同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一般,让周铭马上脱掉裤子进入了战斗,随着周铭再次压上林慕晴的身子,顿时周铭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润滑的美妙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