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八方关注
    中午一dian,一架满载着乘客的747大型客机从首都国际机场的跑道上腾空而起,向着西南方向飞去。

    这是一架隶属于国航的航班,他此次飞行的目的地是巴基斯坦,而周铭正在这架飞机上,他要在巴基斯坦做短暂的停留以后再搭乘另一班次的航班飞往中东。

    周铭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周围放眼望去全是平头,因为尽管是坐飞机,但**和他的沙漠小队仍然牢牢把他围在中间,忠实的执行着保护的命令,不让周铭有任何一dian受危险的可能。周铭对此尽管觉得没有必要,但也不想伤了这些战士的好心。

    地面机场里,苏涵看着巨大的747客机逐渐消失在天际,她的头一直高高扬起在那,仿佛周铭的飞机一直挂在天空中没有离开一般。

    旁边的杜鹏看不下去了:“我说小涵,既然你那么在乎他,为什么不跟他一起去中东呢?有**那个沙漠小队的保护,我想应该不至于会出什么问题的才对。”

    苏涵轻轻摇头说:“他去中东并不是去游玩的,并且中东那片地方也是即将要爆发战争的,甚至我还听说那里是对女人极其不尊重和友好的地方,所以我不希望他本来就那么难了,还要来为我分心,我只能成为他的助力,绝不能成为他的累赘!”

    “唉!不能不说周铭这小子运气真的挺好的,能有小涵你这么个全心全意为他的女人。”杜鹏感慨道。

    “其实我更觉得是他拯救了我,我能知道,如果没有他,我这辈子可能会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生活,所以即使我把这辈子都给他,只怕也是还不完的。”苏涵说。

    与此同时在中南海的静元阁里,杨定国和杜中原正在下棋,林泽康走了进来。

    “杨老,杜主席,就在十分钟前,周铭所乘坐的航班已经飞离了首都机场,根据飞行安排,他的飞机将在今天晚上七dian左右到达巴基斯坦,在巴基斯坦经过短暂停留以后改乘海湾航空的航班直飞沙特,**的沙漠小队跟随周铭为他保驾护航。”林泽康向杨定国和∫ding∫dian∫小∫说,.≠.△os_;杜中原汇报说。

    听了林泽康的汇报,杨定国和杜中原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而是等了好一会以后杨定国才抬头问道:“中原同志,你有什么想法吗?”

    “如果他能成功的话,这对我们来说绝对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不仅可以让我们摸清美国人的虚实,更可以在他们国内制造一些麻烦,同时我们的军火也可以远销海湾,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杜中原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说,“如果说唯一需要担心的,恐怕就是他能不能在这几天的时间内,说服那些人了。”

    林泽康接过杜中原的话头说:“是呀,挑拨离间然后坐山观虎斗这种话说起来简单,但真要凭着一张嘴做到,真是比登天还难了,至少我自问没那个本事。”

    杨定国笑了笑,他拿起一枚棋子在手上把玩着说:“不过如果他真的有本事做到了的话,那么不管我们还是美国还是伊拉克,可都被他当成是棋子咯!但更为关键的是,我们这些棋子还就得照他说的那么去做不可,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呀!”

    杨定国的话是很开玩笑的,但听在杜中原和林泽康的耳朵里,却无疑像是一记晴天的惊雷一般:能把一场战争当做棋盘,把几个大国当成棋子来博弈,这究竟要一颗怎样的心脏和怎样的能力呀!

    不过更让他们心惊的是,他们是看着周铭成长起来的,明明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的多优秀,或许心理素质不错,眼光也比一般人高了那么一些,但总体来说却并称不上是一个天才的,可问题他就是能一路过关斩将,直到现在进行到了这一步。

    “有了这样一个人,全世界才不寂寞了,或许他能完成我们都看不到了的理想,看到外面的世界了也说不定。”杨定国说。

    ……

    在美国旧金山的别墅里,林慕晴正在厨房洗菜,尽管从超市买回来的菜都是经过精心挑选过的,但林慕晴却还是要放在盆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清洗。用一句后世很时髦的话来说,她这洗的不是菜而是寂寞;毕竟对她来说,才见到周铭没几天他就又跑了,尽管林慕晴心里很支持他,但总还是会有dian失落的。

    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是唐然跑了进来,林慕晴转身,就见唐然非常高兴的对她说:“慕晴表姐,刚才我接到国内发来的电子邮件啦!”

    这个消息让林慕晴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她很高兴的问:“是苏涵发来的吗?她怎么说?是不是周铭那边有什么新消息啦?”

    唐然用力的dian头说:“没错,就是铭哥哥的消息,涵姐姐她在电子邮件里说铭哥哥刚刚乘坐飞机离开了燕京,正式踏上去海湾的路途啦!”

    林慕晴原本很高兴的心情,在听到唐然这么说了以后顿时又提到了心口上,这让她也马上放下了手上正在洗的菜,跟着唐然就奔着书房过去了。

    而在别墅的客厅里,唐然的养父唐军就很无奈了,他看着身边沙发上的行李,不免心中悲叹女生外向,明明自己都是要离开的人了,唐然也还认自己这个父亲,但现在当自己就要离开的时候,她居然还不想办法先让自己吃饱饭,反而都很关心那个周铭。

    贴心的小棉袄有时候也并没有那么贴心了嘛!

    唐军在心里非常无奈的这么想着,不过他这位父亲倒也不是真的在和周铭吃醋,毕竟看到周铭那么优秀,他也在为自己女儿能找到幸福感到高兴的。

    ……

    麻州布莱顿白山庄园里,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克里斯托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他看着屋外的皑皑白雪,心里和头ding上的天空一样漆黑,突然他的管家进来告诉了他一个消息让他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他摆摆手让管家出去,随后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在电话被接通以后道:“卡尔,我认为我们真的应该尽快结束国会里那毫无意义的争吵了!”

    面对克里斯托的话,那边卡尔很诧异的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说这是毫无意义的争吵,难道你不知道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高科技战争吗?这场战争的开支将会是巨大的,如果不把摩根还有加利福尼亚的那些傻瓜骗上船,我们就要为此多支付上百亿美元的军费,你明白吗?”

    “但我们也将是最终的获利者不是吗?”克里斯托强调道。

    卡尔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问道:“我的朋友克里斯托,你别告诉我你如此着急的原因还是那个中国佬周铭。”

    “我很抱歉的告诉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克里斯托说,“我刚刚收到了消息,他在昨天已经乘坐飞机回国了,就在国会里那些该死的议员反对分担军费的时候,这太不寻常了,我想他肯定是有针对我们的计划,如果我们不尽快发动战争,就肯定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后果,我敢肯定!”

    “我想是你想的太多了朋友。”卡尔说,“我认为那个中国佬或许只是因为想家了呢?你知道他们这些东亚文化圈子总是对土地怀有特别留恋的。”

    克里斯托斩钉截铁的说:“这不可能的,我的朋友卡尔,请你相信我,我们一定要尽快发动战争,否则一定会出问题的,我以亚当斯家族的名义起誓,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卡尔再一次沉默了,他明白克里斯托以家族的名义起誓已经是非常严重的了,那么他肯定就不会是在开玩笑,于是卡尔想了一下说:“那么好吧我的朋友,你都已经起誓了,我只好答应你了,只是想到摩根还有加利福尼亚那些家伙得意洋洋的丑恶嘴脸,我就能恶心到吃不下饭!”

    得到了卡尔的答案,克里斯托这才松了口气,他看向窗外,心里却依然紧张:希望现在还能来得及吧!

    不过克里斯托和卡尔都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弗吉尼亚的某处庄园里,一位姓氏摩根的人,他的手里也拿着一份关于周铭的行程单,他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这可真是一个有趣的中国人,居然想着亲自去伊拉克说服那个战争疯子?这份勇气让人敬佩,不过就看你究竟能做到怎么样吧!”

    ……

    周铭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那么多的关注,当然就算他知道了也会无所谓的。

    他这个时候正躺在座位上睡着大觉,毕竟他是从旧金山飞了十五个小时到燕京的,在和苏涵短暂相聚了以后,就又马不停蹄的飞往中东,可以说他在两天内飞越了大半个地球了,那种疲惫不可言喻。

    六个小时的飞行到了巴基斯坦,周铭走下飞机活动了一会,才又登上了飞往中东的航班。

    然而周铭并不知道,在所有关心他行程的人当中,却还有一个足以改变他未来的人,那就是美国总统沃尔什。

    这边当周铭才登上飞往中东的航班,那边在白宫里,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伦特就立即给沃尔什送来了一份报告:“那个中国人周铭的航班已经被我们锁定,总统先生我们是否需要采取行动?”

    沃尔什手里拿着那份报告,他敲了几下桌子问:“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还是你觉得他真的很有可能改变这场战争?”

    布伦特苦笑着摇头说:“很抱歉总统先生,我恐怕并回答不了您这个问题,因为您才是总统,而我只是您的安全事务助理。”

    “但是你却有权发表你自己的意见不是吗?”沃尔什又问。

    布伦特知道躲不过了,他想了想然后回答:“那好吧总统先生,我想他既然能通过爱德华州长说动其他财团一起在军费的问题上给我们施压,那么他现在那么自信去伊拉克,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手段,虽然我并不认为他真的能帮助伊拉克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但我们却有必要消除一切可能影响战争的不利因素。”

    听完布伦特的答案,沃尔什dian了dian头,随后他转身拿起桌面上的电话:“给我接海湾前线总司令诺曼底将军,我命令他立即出动空军拦截一架由巴基斯坦飞往伊拉克的航班,具体数据会立即发往前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