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将遭受重创
    当凯文迪控制降落伞落在沙漠当中的时候,另一边周铭的飞机也已经安全降落在了伊拉克首都的萨尔姆国际机场。

    这个机场的名字就是根据伊拉克总统的名字所命名的,这dian也能从另一个方面说明这个国家的**体制。

    周铭走下飞机,他能看到在萨尔姆机场的停机坪上停了大大小小很多架各种型号的飞机,不过这些飞机都是清一色的货运飞机,有很多工人正在往外搬着货物。

    只是一眼周铭就明白了,这些飞机都是发战争财的投机商,由于现在伊拉克遭受联合国的制裁,全世界都对伊拉克实施一切物资的禁运,现在伊拉克的食品药品等很多必须品相比战前都上涨了超过五十倍的价格,因此才会有很多阿拉伯商人铤而走险的在夜间往伊拉克运物资贩卖以赚取暴利。

    没空去可怜这些伊拉克人,周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走出机场出口,还有人等在这里,他就是中国驻伊拉克的大使林洪以及他身后的武官和警卫人员。

    由于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因此他们很快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林洪快步上来给了周铭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上下打量周铭几眼感慨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周铭同志你居然真的能平安到达萨尔姆国际机场,我很难想象你究竟是如何突破美国人的空中拦截网的。”

    听了林洪的解释,周铭这才知道就在一个半小时以前,美国宣布伊拉克及其边境地区两百公里内的上空都被设为禁飞区了,任何飞机的进入都有可能招致美国的空中打击。也是由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禁飞区,原本晚上还较为繁忙的机场,也已经有超过两个小时没有飞机降落了。

    这个消息让**他们皱起了眉头:“禁飞区?可是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警告。”

    “我说了,或许有人为我们释放了一朵欢迎的礼花。”

    周铭的话结束了这番谈话,当然**和林洪都还会有疑惑,但却不会也没必要再提起了。

    随后林洪带周铭它们上了车,相比在】∝ding】∝dian】∝小】∝说,.︾.+os_;沙特那边,伊拉克这里就凄惨多了,林洪为周铭它们准备的只是一辆普通的中巴车。

    坐上了使馆准备的车以后,周铭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自己这一路从巴基斯坦飞到沙特再飞到巴林,最后从巴林乘坐私人飞机飞往伊拉克,这无疑是一条弯弯绕的行程,但就是这么个绕的行程,却依然把整个美国在海湾的军事情报力量都调动了起来。

    就为了抓我一个人就把整个伊拉克变成了禁飞区,连那些投机商都不放过了,至于吗?

    周铭在心里有些无奈,随后这辆车开往巴迪纳市区,巴迪纳就是伊拉克的首都,也是中东地区历史最为悠久的城市之一,早在公元前18世纪全世界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就曾提到过这个城市,在古波斯语当中,巴迪纳的意思就是神的赠赐。而在随后的几千年的时间里,巴迪纳尽管多次易主,但也从来没改过名字。

    “周铭同志,现在已经是凌晨两dian钟了,我先接你们回使馆去休息,明天一早我就会请求与萨尔姆总统的会面。”林洪对周铭说。

    周铭对这个安排没有任何意见,事实上周铭认为自己也的确需要休息,毕竟自己又不是精力无限的超人,现在自己已经连续飞行了超过24个小时了,辗转了无数个国家,面对自己计划的最后一步,自己怎么样都要保持最好的状态来迎接面对。

    于是周铭和**的沙漠小队就都在使馆睡下了,而到了第二天上午,林洪就来告诉周铭萨尔姆同意接见的消息,周铭就立即跟他去了总统府。

    萨尔姆的总统府就在底格里斯河的岸边高地上,是一座非常宏伟的园林式建筑,当然也有非常富有中东气息的小圆ding。不过要是严格说起来,这总统府外围的黄色围墙,还有里面仅仅只有五层楼高的房子,远远比不上后世周铭所见过的国内一些县政府,但在伊拉克,这里就是全国的中心。

    通过了门口的检查,周铭跟着林洪走进了总统府,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宽敞的接待室。

    “周铭同志,待会萨尔姆总统来了我先和他介绍你,然后你再说你的事,因为他这个人的脾气并不是太好,所以表达最好都能委婉一些。”林洪小声的给周铭最后嘱咐着一些注意事项。

    而坐在总统府的沙发上,周铭心里还是有dian激动的,毕竟自己接下来就是要见到萨尔姆了的,那可是国际上的风云人物。

    根据周铭的记忆,萨尔姆自十二年前发动政变成为伊拉克总统以来,他就一直主宰着这个国家,并且他对战争有着非同寻常的狂热,登基时发动了大清洗,第二年又发动了持续八年的两伊战争,在战争结束以后不过两年,就又主动挑起了海湾战争,最后在伊拉克战争中被美国抓获处以绞刑。

    不能不说,就伊拉克所在的地理位置,以及他所蕴藏的石油资源,如果不是萨尔姆发动的战争,那里本该是会和沙特一样成为石油富国的。但从另外说来,也由于这些战争,让他也成为出镜率非常高的国际人物,至少在国内,哪怕是从来不关注国际政治形势的广场阿姨,也会听过萨尔姆这个名字的。

    现在自己就要见到这位鼎鼎大名的人物了,总还是会有些小激动的,不过就现在周铭的养气造诣已经非常深厚了,因此外表上一dian也看不出来。

    过了十分钟,萨尔姆才走进这间接待室,周铭和林洪起身和他握手问好,周铭上下看了他几眼,今年53岁的他由于保养的原因显得特别年轻,不过他那一抹标志性的胡子,还是让人难以忘怀。

    在一阵客套以后,萨尔姆请周铭和林洪都坐下,由于萨尔姆曾在国外留学,因此他的英语也是很流利的,至少正常的交流并没有问题,因此在几番交谈以后,大家就都用英语交流了。

    林洪对萨尔姆说:“总统先生,首先我很抱歉今天打扰了您,不过这片土地即将迎来战火的摧残,我们对这里的情况也十分关心,因此这位周铭先生就是为此来的。”

    听林洪这么说,萨尔姆饶有意味的目光看向了周铭说:“你是为我带来了什么可以致胜的武器吗?听说你们卖给了沙特很多枚导弹,而伊拉克和中国的建交是要早于沙特的,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把这种导弹也卖给我们呢?这样我就可以轻松击沉美国佬停在波斯湾上的航母啦!”

    周铭摇头说:“很抱歉萨尔姆先生,我可并不是军火贩子,并且我今天带来的,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我希望你能有所心理准备。”

    萨尔姆对周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铭对他说:“现在海湾地区的战事一触即发,我是昨天晚上从巴林飞过来的,在飞机上,我看到你把军队大都部署在边境线上,以图阻挡多国部队的进攻,我认为这样的部署是非常危险的,最好能把部队都撤回到国内来,放美国的陆军进来再打。”

    萨尔姆笑了,他询问周铭道:“我很好奇,你是中国的将军吗?还是国家的参谋,或者是使馆的武官呢?”

    “很抱歉这些我都不是,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商人,这一次来伊拉克也是为了一桩更大的生意,所以我非常希望你的国家能赢下这场战争。”周铭说。

    “既然你希望我能赢下这场战争,那你还不为我祈祷,反而希望我将防线都撤掉,那不是放任敌人进来了吗?而以美国人的装甲部队就能很轻易的推进到巴迪纳了,这是多么费解的逻辑。”萨尔姆说。

    周铭接着劝他:“萨尔姆总统,根据我对美军的了解,他们会在开始战争的时候疯狂的进行制空权的争夺,在拿到制空权以后会对所有地面目标进行不间断的轰炸,而你若是把部队都部署在边境线上,那会非常容易成为敌人的靶子,最后被一个个拔掉,我想不出一个月,你的部队将遭受重创,届时防线一样也不复存在了。”

    萨尔姆沉默了一会然后说:“知道吗?来自中国的周铭先生,如果你是我的将军,我一定会送你上军事法庭的,然后你可能会面临最严酷的刑罚,你知道吗?”

    “所以萨尔姆总统你才孤注一掷的一定要选择在边境线上立防线吗?”周铭问。

    “在军事上,我从我回国策动革命以来,我已经打了很多年仗了,因此我非常清楚,现在美国人在处于攻势,我们既然是防守,当然就要建立起自己的防线,要将敌人挡在边境线上了。”萨尔姆接着说,“中国的年轻先生,既然你并不是将军,那么我想我们还是谈谈其他方面的事情吧,比方说你要做的生意。”

    “可是我要做的生意,必须是在萨尔姆总统先生你的军队能挡住美国人进攻前提下的。”周铭解释。

    萨尔姆听到这句话他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你这么说的意思是认为我的军队一定会失败对吗?”

    见这个情况,林洪马上插话说:“总统先生,他并不是这个意思,他其实是想说你的防线还可以变得更好,他是受到了您的启发才想到的,否则以他那种完全不懂军事的样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林洪这么说显然是想帮周铭给圆回来的,但周铭却并不领这个情,他dian头对萨尔姆说:“你的军队当然会失败,而且会败的很惨,我能相信你的战士非常勇敢,但在多国部队持续不断的轰炸下,我想不管是多坚定的信念都会动摇,最后会变成山崩海溃一样的崩溃。”

    萨尔姆狠狠的拍了桌子,他对林洪说:“我今天是给你或者说给中国一个面子,我要你马上把这个人带走,我不要在见到他了,否则我不确定自己会做出其他什么决定!”

    林洪急忙dian头说好,然后拉着周铭起来,不过周铭一边被拉出去一边还给萨尔姆留下一句:“我就在大使馆里,如果有什么想法我都欢迎萨尔姆总统先生能来找我,可别等到重创以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