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要投降
    (鞠躬感谢“不语”的月票支持!另外很抱歉的说,今天下午小方片要去医院做牵引,是上周颈椎病的持续康复治疗,因此很有可能晚上无法更新,小方片非常抱歉。)

    夜幕下的波斯湾平静深邃,一如周围的海湾地区民族一样,信仰纯粹和忠贞。

    两艘伊拉克渔船悄悄在海面上捕鱼,毕竟白天各种航母和巡洋舰等巨大的舰艇在海面上巡航,空中也不时能有各种飞机飞过,根本没机会出来捕鱼,因此只能晚上等那些大型舰艇都回港休息了以后,他们才悄悄出海捕鱼,还要防着偶尔巡视的巡逻舰。

    这种行为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且不说多国部队针对伊拉克也有夜袭,尽管在两次大规模空袭夺得制空权以后,这种夜袭少了很多,但也还是有的。更别说还有很多铺撒在海面的水雷,尽管在美国航母进来之前已经被排空了很多,但如果真主没保佑被碰上了,那连人带船到要被炸翻了。

    不过尽管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伊拉克的渔民依然还是得出海,这是因为在多国部队的全面封锁下,伊拉克失去了一切物资的进口,这些渔民为了生存,就只能冒这个险了。

    两艘渔船都是非常小的船,他们小心翼翼的在海面行驶着,靠着他们的经验去往鱼群较多的区域,然而当他们才航行不到一海里,就感觉海流突然发生了非常怪异的变化,这让船上的渔民顿时慌了:难道是海底地震了吗?还是在海底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要破水而出?

    随后,伴随着沉闷的引擎轰鸣,一艘全身漆黑的核潜艇慢慢浮出了水面,然后前面的导弹发射孔被打开,嗖嗖的发射了三六枚导弹,然后才又潜回了水里。

    两艘渔船仍然还漂在海面上,浑身被浪花打湿的渔民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与此同时在四百公里外的伊拉克首都巴迪纳,几支军队正在进城,这些军队都是在多国部队空袭中被打散了的残兵败将,他们是回到首都来进行调养和救治的。这些人,他们有的缺胳膊断腿,有》∷ding》∷dian》∷小》∷说,.◆.△os_;的只能躺在担架上,他们都是垂头丧气的,没有任何精气神。

    由于多国部队在掌握制空权以后持续不断的轰炸,伊拉克军队的任何行动都必须放在晚上,尽管也不能完全避免多国部队的空中打击,但至少能借助夜幕的掩护,有效的减少自身的伤亡。

    至于反击……这dian伊拉克士兵已经不去想了,随意朝天上放两枪就可以算做是抵抗了,要知道空军都不战而逃了,他们这些地面部队还能怎么办?

    亚希恩和贝克也在其中的一支队伍里,由于他们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因此他们只是跟着队伍走,并没有坐车的待遇。

    “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首都,但我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了,你说接下来美国人不会也来轰炸这里吧?”一边跟着队伍走着,贝克一边对亚希恩说。

    “你又想说你到哪,美国人的飞机就跟到哪对吗?”亚希恩说,“不过我希望你这次的预感能是真的,好歹巴迪纳作为首都,还是有很强劲防空火力的,美国人的飞机要是真的来了,我相信咱们的防空阵地是能为我们一直受到的屈辱报仇的!”

    可有些事情却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正当亚希恩和贝克跟着队伍继续前进,经过二十分钟,当他们终于到达位于巴迪纳南郊军营的时候,突然天空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呼啸,拥有丰富被空袭经验的残兵败将们当即就听出那是战斧导弹的火箭推进器。

    随着导弹来袭,原本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士兵们顿时像又被激活了一般,一个个四散逃跑着尖叫起来:“啊!那些美国人又来了,难道我注定逃不过死亡的命运吗?为什么我们的雷达阵地又没有发出预警,所有的预警人员都应该要被拉出去枪毙!投降吧,那根本就是恶魔的军队,不是我们所能战胜的!”

    还有人已经放弃了求生,就跪在地上哭喊着做起了祷告:“无所不能的主啊,您忠臣的仆人正在遭到异教徒的屠杀,求求您帮帮我们,赋予我们打败他们的能力吧!我不想死呀,我能升入天堂吗?”

    相比那些已经崩溃,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奔跑和放弃求生只知道扑倒在那里等着虚无的真主搭救,亚希恩和贝克倒还冷静许多,只见他们马上远离房屋,到尽量空旷的地方去。通过多次的空袭他们也明白,不管美国的武器多么先进,在夜幕下他们的目标选择也很有限,只能以房屋和人群居多。

    正当人们喊着叫着的时候,六枚战斧式导弹到达上空,并在制导系统的识别下,分别钻入了机场调度台、跑道,还有军营内的雷达站和营房中。

    导弹过后,美国的轰炸机群也随之来到,一颗颗重磅炸弹下雨一样从空中落下,掉在军营里顿时让这里变成了一片火海。

    随着美军的轰炸,驻守巴迪纳的防空部队也在疯狂的对空中开火着,哒哒哒的防空炮响了一个晚上,但却就是没有打下来哪怕一架飞机。

    第二天早上八dian,萨尔姆在总统府的餐厅里吃着早餐,他的脸色很不好,不仅眼睛里有血丝,就连黑眼眶也有了,显然昨天晚上美军对巴迪纳的突然空袭也让他没有睡好觉。

    伊拉克二号人物也是萨尔姆的表弟马吉德正在对面向萨尔姆做着汇报,没有别的,主要就是讲讲看他们所受的损失。

    “总统,在美国人不断的空袭下,我们的防空系统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已近乎瘫痪,我们的雷达已经无法有效的侦测来袭的美国飞机,甚至对方都无需出动隐形飞机,直接15和16进入超音速的巡航状态,我们就找不到他们了,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雷达现在还不如士兵的耳朵。”马吉德说。

    听着汇报,萨尔姆抓起盘子里的羊排塞进了自己嘴里,然后问:“听说昨天遭袭的是南郊的军营,那里原本是要作为后方医院的?”

    马吉德dian头说是:“由于前方部队的状态太差,必须要有一个后方医院的存在,昨天也是好几支部队刚到那里,美国人的攻击就到了,恐怕是对方的侦查早就发现了这个情况,才会在昨天夜里发动的攻击。”

    “该死!”马吉德的话音才落,萨尔姆就痛骂道,“我们的空军和防空部队的军官都应该要被处死!就是因为这些猪狗的失职,才会导致我的部队被敌人这样屠杀!”

    对于萨尔姆的话,马吉德并不发表任何言论,他只是默默的沉默,然后提出建议道:“总统,我认为您很有必要今天去军营里慰问一下那些士兵,因为根据报告,昨天遭袭的部队已经崩溃了,也导致其他部队都失去了斗志,不过我相信只要总统您的出现,是能够凭借您的个人魅力让所有人重新振作起来的。”

    萨尔姆吐出嘴里的羊排:“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居然要我去慰问那些全都应该下地狱的渣滓?”

    马吉德dian头说:“这是必须的,而且我认为现在也是最好的时机,毕竟那些美国人的攻击能力有限,昨晚他们才发动了空袭,我想今天他们或许会休息的。”

    “那好吧,我今天就去那个军营里走一遭吧,希望那些白痴能够重新拿出他们的勇气来。”萨尔姆说。

    就这样,在马吉德的劝说下,萨尔姆决定去一趟军营,于是在上午十dian钟,萨尔姆和他的保镖们终于来到了军营,一切都和新闻联播里的一样,护士和士兵们在门口迎接,两位小孩分别为萨尔姆和马吉德送上了花篮。

    随后在马吉德的安排下,萨尔姆来到了一间帐篷前,这里站着两个士兵,马吉德为萨尔姆介绍:“总统,这位是我们的王牌飞行员亚希恩,就是他在面对美军的空中伏击时,率领自己的编队展开反击,并在击落了敌军的三架飞机以后全身而退的,只是后来由于燃油耗尽才被迫降落在沙漠里的。”

    听着这个介绍,萨尔姆用力的握住了亚希恩的手对他说:“你真是我们伊拉克不可多得的飞行员,如果人人都能像你一样,我想我们一定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亚希恩立正对萨尔姆回了一个军礼:“请总统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在战场上,证明我们伊拉克战士,并不比任何人差!”

    “这个精神头非常棒,我也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萨尔姆微笑着说。

    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一位国防部的秘书匆匆跑了进来向萨尔姆汇报道:“总统先生不好啦,刚才边境传来消息称侦测到美国机群的起飞,方向是朝巴迪纳飞来,而且分析很有可能还是这个军营!现在美军的飞机已经距离巴迪纳不到一百公里啦!”

    什么?

    这个消息让马吉德一下没跳起来,他马上匆匆结束这次慰问行动,要带着萨尔姆先回总统府,可他的动作还是太晚了,或者说美国的空中打击来的太快了一些。

    当萨尔姆才走出帐篷,十架16战斗机编队就出现在了军营上空,抬头看去,就见几发导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就朝地面冲撞过来。

    16的飞行员没法辨认萨尔姆,但看到下面那么多人围在一起,傻子也能猜到那是个重要人物,于是所有人的都把活力集中瞄准了萨尔姆,顿时无数爆炸在萨尔姆身边响起,萨尔姆被第一时间扑到在了地上,不过他刚才巡视的帐篷却被掀上天了。

    “快!保护萨尔姆总统,防空部队呢?快组织对空反击,把这些美国人赶走!”

    马吉德大声呼喊着下达命令,而随着他的命令,另一边的防空阵地也发挥了作用,所有防空炮都对准了空中,哒哒哒的疯狂扫射。

    第二轮的空袭冒着地面活力就飞了过来,轻巧的略过,在飞行员的控制下,一发发导弹和重磅炸弹不要钱的砸向了地面。

    轰轰轰!

    几声剧烈的爆炸,就像是有一道闪电就在耳边一般,那巨大的冲击波和声响,都几乎要把萨尔姆给震聋震懵了。

    萨尔姆愣愣的转头想看看蓝天,但突然又一声爆炸,一只血淋淋的断手突然掉到了他的脸上,萨尔姆全身剧震,然后不可抑制的发抖起来,他惊恐的叫喊出声:“投降,这场和美国人的战争我们已经失败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战争不要再进行下去了,我要向美国人投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