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是真的投降
    让我来带你们实现这华丽的逆转?

    随着周铭这句话,现场所有人当时就全都被惊呆了,大家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周铭,就连周围的空气都突然安静了下来,搞不清楚周铭怎么就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还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原本会跟过来也是父亲要我带着库德人最精锐的游击战士要来实现圣战梦想,去和美国人战斗的,但是现在萨尔姆自己坚持不下去选择了投降,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蕾雅直视着周铭说,“我们库德战士的生命,不是用来随意挥霍的!”

    大使林洪也说:“我认为这位蕾雅同志说的很对,我知道周铭同志你为了这场海湾战争计划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你很不甘心失败,但现在是萨尔姆已经宣布了投降,是他选择了放弃,我们还能怎么办呢?只能趁着美军还没有完全进来之前赶紧先撤离才是上上之策。”

    “蕾雅公主还有林洪大使,我承认你们都说的很有道理,但也仅限于在道理上。”周铭说,“首先我并没有任何想要挥霍库德人战士生命的意思,其次我并非是不甘心失败,而是我根本就没有完全失败。”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继续往下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刚才究竟有没有仔细听林洪大使的话,萨尔姆并没有宣布无条件投降,而是宣布接受联合国的第660号决议,在保证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从科威特撤军,简而言之这就是一种有附加条件的投降。”

    “那这种投降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投降。”蕾雅不解的问,在她看来,什么无条件投降和有附加条件的投降,这不都是投降吗?

    对于这个问题,都不用周铭回答,林洪就先说道:“我明白了,周铭同志你的意思是说萨尔姆宣布投降并不是真的想要投降,而是一种缓兵之计,在正面战场已经陷入绝境的时候,妄图造成既定事实。”

    听着林洪的解释,蕾雅还是不明白的问:“什么缓兵之计,什么不是真的想要投降?难道说这投降还f□dingf□dianf□小f□说,.△.o※s_;有什么讲究吗?”

    面对蕾雅的疑问,周铭为她解释的反问她道:“如果是你,你会接受萨尔姆带有附加条件的投降吗?比如说,他依然要求保留对科威特的占领,或者是对科威特的利益等等。”

    “当然不可能接受!你萨尔姆都是战败者,凭什么向我们这些胜利者提条件?”蕾雅毫不犹豫的说。

    周铭这时两手一摊:“所以了,美国人自然也不可能接受,更别说他们所进行的这场战争,目的就是要恢复科威特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那么现在美国人既然没办法接受萨尔姆提出的条件,所以结果呢?”

    “结果就是战争继续,萨尔姆的投降就等于没有宣布。”蕾雅顺着周铭的话往下说道。

    对于周铭和蕾雅的话,林洪听了似乎也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说:“没错,如果周铭你这么分析的话,那么今天萨尔姆命令他的导弹部队分别向以色列和沙特等海湾国家发射飞毛腿导弹的事情就可以理解了。”

    “没错,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向全世界证明自己仍然还存在着反击的力量,但他却并不知道实际他这样的做法,就等于告诉了全世界,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否则一个正常国家是不会随意到处发射导弹的。”周铭评价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这些华夏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要马上进巴迪纳吗?”蕾雅问。

    周铭对此想了想回答:“现在的形势已经决定我们没有再进入巴迪纳调整的时间了,所以蕾雅公主你和你的游击队必须马上开赴前线,部署在巴士拉一线,拖住美军在每一座城市进行巷战,你们能做到吗?”

    “虽然辛苦一dian,但作为真主最忠诚的仆人,我对我的战士很有信心。”蕾雅随后又问,“那么你呢?”

    “我要去巴迪纳,不管萨尔姆那边只是一个缓兵之计还是真的害怕想要投降了,我都必须要弄清楚,甚至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我都要把他给控制起来,才能让这场战争继续下去。”周铭说。

    得到了周铭的命令,蕾雅并没有立即执行,而是先上下打量了周铭好几眼说:“说真的,你真的只是一个商人吗?”

    对于蕾雅的这个问题,周铭愣了一下,然后dian头回答道:“我想我还是能算的,都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政治则是经济的延续,那么说战争是经济的延续也没什么不对,就是眼下我们所亲身经历的这场海湾战争就是美国的两大财团所挑起来的,那么既然他们可以参与战争,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蕾雅笑了:“原来如此,说实在的,在认识你之前,我以为战争就只是两个人之间的矛盾,看的顺眼的就是好朋友,不顺眼了就是能打到死的敌人,并不知道一场战争里面原来还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蕾雅说到最后低下头似乎有些腼腆和羞涩的说:“我非常感谢真主能把你带来我的身边,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但是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

    说完最后一句话,蕾雅就带着她的库德人游击队离开了,只留下周铭有些莫名其妙的还在原地,倒是林洪看出了一dian端倪问:“周铭同志,那位库德公主不会是爱上你了吧?”

    “应该不至于吧?因为我好想并没有做出任何调戏她的事情,反倒是从马哈德到巴迪纳,她都挺讨厌我的,因为是我把整个库德族给拖进了这场海湾战争中,尤其还是站在了萨尔姆这个绝对弱势的一方,我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大。”周铭说。

    林洪则笑着对周铭说:“那你肯定没有听过一句来自沙乌地的老话,爱情就像是一场绿洲的暴风雨,到来的时候猛烈又毫无征兆。”

    林洪这句玩笑让周铭有些无奈,不过想想好像又有那么一dian道理的样子。

    最后周铭摇摇头,还是选择先把这些事情给放在一边,毕竟眼下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周铭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问:“林大使,现在巴迪纳的局势怎么样了?”

    林洪当然明白周铭问的是哪方面的局势,他也没有过多的八卦心,因此他很清晰的回答道:“非常糟糕,萨尔姆已经是铁了心要投降了,之前他的表弟也是伊拉克的二号人物马吉德劝他都没用,反而还被萨尔姆的直属卫队给抓起来关在总统府旁边的私人监狱里了。”

    “该死的,看来那次空袭已经让他吓破胆了。”周铭说。

    “我想应该就是这样了,那么周铭同志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林洪问。

    周铭对此想了一下然后说:“林大使你知道那位马吉德先生被关押的确切位置吗?我想我们很有必要先找他谈谈了。”

    可是马吉德是萨尔姆重dian关押的对象,如果在没得到允许的前提下贸然去见马吉德,会引起萨尔姆不必要的猜疑。

    原本林洪想这么劝周铭一句,不过在看到周铭坚定的眼神以后就没说出口了,开玩笑,这位周铭先生可是连伊拉克总统萨尔姆已经向全世界宣布投降了的局面都要扳回来的,现在只是在没得到许可去见马吉德,这比起他之前所做的事情来说,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林洪带着周铭向萨尔姆的特别监狱进发了,在半个多小时以后到达了目的地。

    这个萨尔姆的特别监狱实际就是一个地下仓库,之前是用来存放食物的,后来萨尔姆通过政变建立了独裁政权以后,为了打击自己的反对势力肃清队伍,就将这个地下仓库改成了他的特别监狱,专门用来关押那些反对他,或者是激怒了他的人。

    这个特别监狱的守卫自然是很森严的,不过林洪通过自己伪造的特别通行证很顺利的带周铭他们进去了。说起这份特别通行证其实也是一个巧合,原本这个通行证是林洪为了避免形势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护送周铭离开伊拉克用的,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在监狱守卫的带领下,周铭他们非常顺利的就来到了关押马吉德的牢房。

    这是一个单独的牢房,里面有华丽的床和沙发,还有专门的洗漱间和电视,或者说相比‘牢房’,‘套间’这个词更可以很好的形容。

    无疑这是军警卫队知道马吉德的身份,但他们不知道马吉德和萨尔姆这俩兄弟究竟闹了什么矛盾,碍于萨尔姆的命令,就只好先把马吉德安排在这了,这样既执行了萨尔姆的命令,又没有过分的得罪马吉德不担心马吉德在恢复权位以后的算账,也算是小人物的一套处世哲学了。

    “马吉德先生你好,看来我们对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因为你在这里看样子过的还挺惬意的,除了没有自由以外。”

    隔着探视用的小窗户,周铭对马吉德调侃了一句,而马吉德听到周铭的声音也马上站起来了,他三两步的跑到小窗户旁边,惊讶的看着周铭道:“周铭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总统他终于想通了吗?可是我刚才看了电视,他已经通过媒体向全世界宣布投降了,这还能怎样呢?”

    对于马吉德的纠结,周铭笑着对他说:“在牢房里所能看到和听到的东西终归是有限的,如果马吉德先生你真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你就从牢房里出来不就好了吗?”

    “出来?总统已经想通要放了我吗?”马吉德疑惑的问。

    周铭却饶有意味的问:“怎么?难道萨尔姆不下命令,你就不能走出这间牢房了吗?”

    眼见马吉德还有些犹豫,周铭随即正色道:“马吉德,你可知道你是一个男人,怎么能被一扇破门就拦住你自由的脚步呢?还是你觉得就应该要按照萨尔姆的方式去做,低头向美国人认输,然后被迫接受那些屈辱的条约,接受制裁,最后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们整个家族被从权力的宝座上推翻下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周铭的一字一句仿佛黄钟大吕一般敲打在马吉德的心上,最后他做出了决定:“好吧,为了我的家族为了这个国家,我要出去!”

    得到了答案的周铭微笑道:“恭喜马吉德先生您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