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狂乱盛宴
    是夜,整个阿瓦利军营随着时间的推移都进入了睡眠,在巡夜军官的检查下,各个士兵的房间都传出了或大或小的鼾声,不过当巡夜军官的例行巡查结束以后,有一个房间的士兵却突然坐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就是住着钱军和他的13人小队的房间,白天在见过哈比准将,并将制导子弹的重要情报汇报给了哈比准将以后,这位准将就将这个小队安排在营区住下了,并表示会安排他们明天去利亚基地,直接向美军总司令四星上将诺曼底汇报这个消息。

    如果钱军是一位真正的美军士兵,那这无疑是一份巨大的殊荣,但现在自己只是一个潜入的‘敌军’,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当然钱军也想过如果自己直接将计就计去见诺曼底,然后直接实施一项斩首行动呢?

    按照现在的尿性是有很大几率能成功的,但问题在于这肯定是一项注定一换一的行动,而且像美国那样的国家,就算杀掉一个主帅,他换一个就是了,战争也并不会因此被改变,ding多就是自己全世界成名了,而且华夏参与战争的事情也会因此曝光,这就得不偿失了。

    正是这样的想法,钱军最后还是决定就在今天夜里,按原计划行动。

    钱军和他的沙漠小队成员几乎都是同一时间起来的,当他们起来的时候,其他人都还在沉睡,尤其是翻译,还在说着向美军求饶的梦话。

    这能很明显的体现出双方素质的差别了,钱军叫醒了他们,当听到他们真的要实施行动以后,他们就又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不过好在那个叫亚希恩的军官低声说了一句:“都怕什么?我们都是已经经历了无数空袭,是早就该死的了,现在只不过执行一个伟大的任务,他们帮忙的华夏人都不怕,我们还怕什么?”

    在听了亚希恩的话以后,其他伊拉克士兵这才都平静了下来,随后在钱军的带领下,他们走出营房,小心翼翼的从厕所方向朝战俘营那边摸去。

    这是钱军早就规划好的路线,白天他在向哈比准将汇报了7ding7dian7小7说,.☆.o@s_;情报以后,就在整个营区内转悠,记下了这里的建筑布局,并规划出了最佳路线。

    约摸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就穿过了营区非常顺利的到达了战俘营,当他们最后穿过被剪断的铁丝网,这才忍不住的长出了一口气,可这时一阵夜风吹过,让他们感到一阵阵寒意,忍不住的哆嗦一下,他们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都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

    “继续前进,成败在此一举了!”钱军低声吼道,然后身先士卒的冲向战俘营,其他人也都跟上。

    几分钟后,当他们来到战俘营的牢房前,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先有人说话道:“长官,求求你多给我们一些被子吧,沙漠的晚上实在太冷了,按照现在的月份都到零下了,我们晚上都被冷的睡不着觉了,求求你们了,看在主的份上。”

    最开始钱军他们都被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后才明白过来,这是里面的伊拉克战俘把自己当成了是美军巡查了。

    一边这么想着,钱军一边大着胆子用万能.钥匙打开了牢房的大门。

    随着门被打开,里面几个伊拉克战俘立即跪到了钱军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呼喊着:“长官求求你多给我们一床被子吧,我们是真的冷的睡不着觉了!长官我们是真的没有任何不遵守纪律的意思,求求您饶了我们!”

    听着这些伊拉克战俘们近乎精神分裂般的话语,让钱军他们感到有些惊讶,而亚希恩却突然说:“法尔尼上尉,是你吗?我是亚希恩呀!”

    听到亚希恩的话,跪在地上的伊拉克战俘们这才停止了说话,他们愣愣的抬起头来看着亚希恩,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在这里看到熟悉的战友并不奇怪,毕竟都是被抓来的战俘嘛,但看到一个穿着美军军服,并且不是被关押着的战友,就很不可思议了。

    随后钱军关上房门,在亚希恩和法尔尼的聊天中钱军了解了这边的情况:根本没有人道主义可言。

    “对那些美国人来说,我们被俘虏的伊拉克士兵就根本不是人,他们可以随意的鞭打虐待,甚至还会在我们的脖子上套上绳索让我们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甚至还有人为了取悦自己邪恶的癖好,还命令我们同性之间进行会被真主唾弃的可耻行为。”

    这是战俘法尔尼亲口对亚希恩说的,他还说美军根本不给他们吃饱穿暖,只是让他们在这里不死就行了,至于当不当人看,那就无所谓了。

    也正是这样,法尔尼才会在听到外面有人来以后想求多一床被子,要知道沙漠的夜晚是极其寒冷的,尤其是在这个月份,夜晚的最低温度甚至都能降到零下,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伊拉克战俘就只穿着单衣,盖着一床毛毯,当然是要被冷的睡不着觉了。

    “既然那些美国人不把你们当人,那么你们要不要杀了他们逃出这里,回到能当人的地方去?”说到最后,钱军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法尔尼浑身震了一下,他惊恐的看着钱军:“你们是要来带着战俘造反的?”

    钱军笑了,露出了六颗大白牙:“造反这个词我觉得用的并不正确,因为那些美国人既然这样虐待你们,你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尊严进行反抗而已,这很正常。”

    “我完全同意这位华夏军人的话,你想想你在这个该死的战俘营里,每天被那些该死的美国人逼着做那些事情,难道你就不怕会引来真主的震怒,你死了以后是上不了天堂的吗?还是该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真主,去和那些美国人拼了?”亚希恩也附和钱军劝道。

    “所以,你决定是要像狗一样毫无尊严的活着,还是像先知那样的英雄一样的去战斗?”钱军最后问。

    “我当然要当先知那样的英雄,我要战斗!”法尔尼脱口而出道,但他随后却又犹豫了,“可是我们该怎么才能打得过那些美国人呢?或者说我还有战斗的勇气,但其他人却都没有了。”

    “战斗意志这个东西,有时候不逼一逼是出不来的。”钱军说,“那么法尔尼,你听说过营啸吗?”

    所谓营啸直白来说就是炸营,是当士兵在军营里的精神极度压抑,当有一天某一个士兵突然崩溃的尖叫发狂,继而影响到了其他士兵的崩溃发狂,所有士兵在这种疯狂中都会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互相漫无目的的殴打厮杀,这种情况就是营啸。

    而无论古今中外,营啸都是所有军队最害怕的事情,因为一旦发生了营啸,很容易造成整支军队的崩溃。

    钱军这次的目的就是要在阿瓦利制造一次营啸,一方面是为了制造混乱,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唤醒伊拉克士兵的战斗意志。

    就像法尔尼之前说的,他们之所以会成建制的投降,就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失去了抵抗意志,在这种情况下,要钱军一个一个去说服他们反抗美军是根本不现实的,他也没那个时间,因此为了最方便的驱使他们战斗,就只能鼓噪出一场营啸,让他们在不正常的状态下去战斗了。

    一般来说,营啸在古代军队中是很容易发生的,而到了现代,由于各种科学管理方法和军队心理辅导的引入,就可以将营啸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了。

    不过这也是一般情况,而且是对美军来说的,而对伊拉克战俘来说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首先他们在战俘营里由于缺衣少粮,晚上就连被子都盖不好,这就让他们的精神状况很差了,那么再加上他们平时在战俘营里会遭到美军士兵的肆意欺凌殴打虐待,就更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愤怒和压抑了。这种压抑平时面对美军士兵的枪械他们不敢造次,但却是营啸的基础。

    “那么我先去开门,然后你们就在一个小时以后开始发疯。”

    钱军留下这句话以后,就拿着钥匙去一个个的打开牢房的房门了,毕竟要发生营啸,不让这些犯人出来可不行。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法尔尼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越发的紧张起来,毕竟是要鼓动营啸啊,那可是五万人的集体疯狂,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一旦一个不留神,很容易自己就很容易死在里面的。

    “法尔尼你不要那么紧张,来喝dian酒壮壮胆吧。”亚希恩给法尔尼一瓶酒。

    法尔尼接过狠狠喝了几口,最后把酒瓶往地上一摔,尖叫的跑出了房间。

    法尔尼是一个开始,但随着他的尖叫,其他牢房内也接二连三的传出了尖叫,并且和法尔尼的尖叫所不一样的是,那些尖叫并不是单纯的尖叫,仿佛是在诉说什么,又好像是从胸中挤压出来野兽般的嘶吼,总之根本就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一样,歇斯底里。

    钱军这时仍在开门,他听到这些尖叫以后也不由被吓到了,他虽然没有经历过营啸,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随后钱军马上丢下钥匙朝他们约定好的汇合地dian跑去,因为营啸是一场集体不可控的疯狂,为了能最好的控制这场营啸,钱军必须和战友们在一起。

    而所有的伊拉克战俘们,原本他们由于寒冷就都没有睡的很深,在听到这些尖叫声以后都立即被惊醒了,惶恐的互相靠在一起,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紧接着,无数的牢房门就被推开,数以千计的战俘冲了出来,他们都红着眼睛,喉咙里发出仿佛从地狱深渊里传出的嘶吼,疯狂的互相扭打在一起,他们冲进了其他的牢房,让更多的战俘加入了这场疯狂。

    “都是那些美国人在虐待我们,为了真主,我们一定要杀了那些美国人!”

    不知道从哪里喊出了这么一句话,所有的战俘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他们疯狂的涌向铁丝网那边,推倒了那些铁丝网围栏。他们毫不在意自己的手上被铁丝网划出多少道口子,也不管自己身上是如何的鲜血淋漓,他们就只是如同出笼的丧尸一般嚎叫的向前冲着。

    随着铁丝网围栏被一面面推倒,狂乱迅速的蔓延开来,所有人都仿佛眉头苍蝇一样的四处乱窜,如果稍慢一dian,就可能摔倒在地,然后被踩成肉酱。

    于是在死亡和疯狂的驱使下,有更多的人加入了营啸,这些密密麻麻的人群到处奔跑着,不管是有没有理智的人都挤成一团,互相的践踏残杀着对方,有人想逃离这场狂乱,但却让这股人潮更加的歇斯底里。

    钱军他们并没有加入这场狂乱盛宴,只是冷冷的看着下面,等待着下一步的时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