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眠夜
    “快!快把坦克装甲车全开过来,围成一个圈,集中所有能找到的机枪榴弹枪还有迫击炮,我们只要能撑到天亮,就能在空军的帮助下全部消灭那些狗.娘养的了!”

    哈比准将大声的下达着命令,而在他的命令下,几十辆坦克装甲车开进了军营,迅速把哈比的部队给围起来了,所有美军士兵则依托坦克装甲车为掩体,握着手中的枪,静静等待着那些失却理智的伊拉克战俘的到来。

    哈比准将此刻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透过窗户他能看到那些装甲车以自己的营房为中心围成的一个圈,看着那些已经严阵以待的美军士兵,他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向不远处眺望,只见到处都是通红一片的火光,哈比知道那是营啸的伊拉克战俘攻破了武器库以后的结果。

    尽管从没经历过营啸,但哈比也明白,营啸时的那些人就是毫无理智的,现在他们有了武器,就变得更加疯狂了,他们漫无目的的炸着营房,端着机枪随意的扫射着,见人就杀,也不管是敌人还是友军,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喊叫被传过来,在哈比听来,那简直就是从最深渊地狱里传出来的绝望呐喊一般。

    “上帝,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是韩战以来最丢人的美国将官了!”

    哈比嘴里骂骂咧咧的,他的手握拳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整个人显得非常懊恼,毕竟在后方,因为战俘的管理不善而引发营啸,最终导致全军崩溃,就这一条,足以把他钉在美国的耻辱柱上了。

    此刻他已经可以想到今天结束以后自己可能会遇到的嘲笑和怒骂,以及来自国会和军事法庭的调查,自己无论如何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了。

    现在围在哈比营房周围的美军士兵只有不到三千人,这已经是他在发现营啸以后所能组织起来的最多人了,而其他的士兵要么就是在面对营啸的第一波冲击中被打死了,要么就是自发的组织起了防御,只是被密密麻麻的伊拉克战俘隔绝开来,暂时无法汇合。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自近代以来,美**队就几乎没有遇到过有营啸这样的事情,因此渐渐的,一些防御营啸的手段就有所缺失了,比如在各个营房之间除了铁丝网围栏外就再没有其他任何的障碍了,军火库又在战俘营触手可及的地方,这些无疑都是军营的大忌,但在阿瓦利都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突然,如同爆豆一般的哒哒声,还有迫击炮和榴弹枪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哈比知道,那是自己的士兵正在和伊拉克战俘们交火。

    站在窗口从上向下看去,就见无数密密麻麻的人影在火光的照射下朝自己的防线扑来,哈比知道那都是一个个的伊拉克战俘。依托坦克和装甲车守卫的美军士兵迅猛开火,随着机枪那疯狂吞吐的火舌,那密密麻麻的人影一个个就如割韭菜一般倒下,但后续的人却对此毫无畏惧,依然悍不畏死的往前冲着。

    “真是一群失去了理智的疯子,虽然可怕,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哈比松了口气,他抬头看着天空,由于地面的爆炸和燃烧,大量的烟尘遮住了天上的星星,这让哈比下意识的皱起了眉,低声呢喃道:“今夜注定会是一场充满了疯狂和无助的不眠夜了,只希望能尽快天亮吧。”

    单纯的祈祷显然是无法左右战争进程的,当无数失去了理智的战俘们如同没有思想的丧尸一般前赴后继的扑向美军防线的时候,在哈比看不到的战俘营里,钱军和亚希恩已经组织起了两万多清醒过来的伊拉克战俘。

    集体的疯狂很容易让人迷失,但那更多的是因为身在集体中的缘故,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失去理智的狂乱,很容易自己也跟着一起狂乱,这就像是在现场看球的球迷们一样,一旦有人开始呐喊,很容易全场的气氛都被调动起来,两方球迷就很容易酿成大规模暴力冲突了。这也是足球暴力盛行的重要原因。

    不过如果只要把人带出集体,失去了集体的氛围,这些疯子很容易就能冷静下来了,而钱军和亚希恩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他们先少部分的去把看到的军官带出来,然后让这些有经验和威信的军官去慢慢把陷入疯狂的士兵一点点给从狂乱中带出来,只要有了这第一批冷静下来的士兵,后面才会慢慢的把更多的人带出来,很快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钱军他们就带出了两万多士兵。

    “各位真主的战士们,我知道你们在美国人的战俘营里受到了猪狗不如的对待,他们会逼你学狗叫,逼你吃猪肉,他们就是要把你们变成他们的奴隶!所以承蒙真主的召唤,现在我们都从牢房里跑出来了,是真主听到了他的子民的呼唤,才拯救了我们的!”

    亚希恩此刻站在一辆坦克上面,在向面前这两万多伊拉克战俘们大声诉说着,这时一个美国士兵被拉上了坦克,亚希恩抓起了美国士兵的头发,向所有人说:“看呀,这就是平时奴役你们的美国士兵,他很有可能捅过你的屁股,也有可能对着你的脑袋撒尿,那么现在他落在了我们的手上,我们应该怎么做?”

    “杀了他杀了他!”所有伊拉克战俘们红着一双眼睛大吼道,仿佛亚希恩的话又让他们回忆起了之前在牢房里被虐待的事情。

    “那么就如你们所愿。”亚希恩一边说着一边挥舞起一把刀,砍下了美国士兵的头,现场顿时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欢呼。

    这时亚希恩又说:“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美国人,他们也会哭也会求饶,被砍了头以后也会死的,所以我们不能被这种恶心的民族奴役,我们要回到真主赐予我们的国家,我们要重新找美国人算账!”

    最后亚希恩指向北方,他对所有人大喊:“现在我们的朋友正在攻打古巴尔,我们现在就回去和他们汇合,为了最后再打回来,我们也要去捅那些美国人的屁股,我们也要对着他们的脑袋撒尿!”

    随着亚希恩一句高过一句的呐喊,现场的欢呼声已经到了顶点,仿佛一个个的又陷入了比营啸还要疯狂的疯狂。

    在思想工作之后自然就是离开了,毕竟对于美军那样的火力装备,不管多少人都是不够他杀的。现在美国人之所以还没有动静,无非就是在夜里,空军无法分辨敌我,不敢轻举妄动;然而要是到了白天,在美军三位一体的火力打击下,这些只是从军火库里抢到一点武器的伊拉克战俘,就只能成为活靶子了。

    于是这两万多伊拉克战俘在钱军的带领下离开了阿瓦利,朝着古巴尔的方向前进。

    站在阿瓦利军营的门口,钱军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仍然还在燃烧嚎叫着的军营,似乎在漫天的火光中,还能看到那些战俘们疯狂的影子。

    钱军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心里为那些战俘们默哀了一会,毕竟那些战俘都要这样被放弃了,他无法想象在天亮以后等待那些伊拉克战俘的会是怎样的结果。

    虽然说不管任何军事行动都会有牺牲,但问题在于这些伊拉克战俘,他们并不是主动选择的牺牲,而是因为自己鼓噪出营啸的结果。可以说他们是被自己选择作为牺牲品的,尽管钱军明白这次行动不可避免的要有人成为牺牲品,但看到这些人被自己亲手推向地狱,钱军还是感到于心不忍的。

    幸好这种事情是发生在伊拉克而不是华夏吧。

    钱军最后这么想着,然后坚定的跟上了队伍的脚步,朝着古巴尔的方向前进过去,而与此同时在巴士拉城里,那里的伊拉克军队也并没有闲着。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夜里的十一点多钟了,但在最高作战室里依然没有熄灯,邹越依然还守在作战地图前,一双眼睛熬的通红。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自己的副官带着一位伊拉克军官进来,这位军官向邹越汇报巴士拉所有的伊拉克军队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邹越点点头,想也没想的马上下了命令:“很好,马上出发!”

    这条命令让伊拉克军官感到有些惊讶,他小心翼翼的问:“现在就要出发吗?可南边阿瓦利那边还并没有消息。”

    “兵贵神速,等那边传来消息就已经晚了,别忘了从巴士拉到古巴尔可有超过三十公里的路程,而我们需要在天亮以前结束战斗,因此必须提前出发。至于古巴尔那边,我相信我的兵拼了命也能完成任务!”

    邹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又补充道:“另外记住,巴士拉最精锐的部队全都拉上,尽可能多的带足弹药,毕竟对方是美军,我们必须拿出超过百分之五百的力量,才能确保全歼对方。”

    “请将军放心,保证完成任务!”那伊拉克军官答应着出去传令了。

    邹越的副官并没有跟着一起出去,他而是劝邹越道:“将军,根据时间推算,不管是阿瓦利的战俘部队还是巴士拉出发的装甲部队,到达古巴尔的时间都至少要在两个小时以后,您可以先休息一会。”

    面对这个建议,邹越无奈的摆了摆手:“大战在即,现在的我哪可能还有休息的心情?别说我才一天没睡觉,就是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我也必须要撑下去!这个话就不用再说了,你密切注意古巴尔和阿瓦利的消息,如果有消息传来一定要马上向我汇报!”

    说完邹越来到了窗边,他看着漫天的繁星叹口气道:“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了,只是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狂欢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