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石油掌控者
    中东时间的凌晨四点,在伊拉克都巴迪纳的总统府内,伊拉克代总统马吉德脚步匆匆的走过长廊最后来到周铭的房间门口,马吉德才喘匀自己的气正准备敲门,作为周铭贴身保镖的**就先打开了门,警惕的看着马吉德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马吉德先被突然出现的**吓了一跳,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说:“这位**……同志您好,我是马吉德,我想您应该认识我,我找周铭先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他汇报。 ≦”

    马吉德是说的英语,而**陪着周铭在美国那么长时间,自然也能熟练说英语了的,因此他说:“是关于那支沙漠之虎步兵团的消息吗?”

    马吉德忙不迭的点头:“没错,就在刚才,巴士拉传来捷报,说在古巴尔战役中,沙漠之虎步兵团被全歼!”

    在说这话的时候,马吉德都激动到全身抖了,不过那边的**却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冷冷回了一句:“我知道了,我去向周铭先生汇报,请代总统在这里稍等片刻。”

    说完**就关上门回去向周铭汇报情况了,把马吉德给关在了外面,这让马吉德当时就傻了眼,这什么情况?自己可是伊拉克的代总统,尽管还达不到萨尔姆那样的高度,但也是现在伊拉克的第一人了,怎么还能被人关在门外呢?马吉德知道**并不是故意的,可无心之失却比有意为之更让他抓狂。

    原因很简单,这就是他们并没有把他这位伊拉克代总统当回事,然而让他感到崩溃的是,由于现在伊拉克的局势还掌握在周铭手上,他还是只能对周铭陪着笑脸。

    这样的感觉都已经让马吉德有些怀疑人生了,究竟现在自己脚下的,还是不是伊拉克了,自己也还是不是这个国家的代总统了,怎么感觉里面那位才是真正的统治者一样。

    过了好一会,房间的门再一次被打开,马吉德被邀请进去,就见周铭穿着睡袍站在客厅,见马吉德进来微笑着邀请他进来坐下。马吉德诚惶诚恐的上前和周铭握手,正要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不用那么着急,咱们先坐下,不管什么都可以慢慢说。”

    说着周铭就带马吉德一起坐下来了,然后周铭问他:“能让你这么晚来找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前方传来了捷报吧?”

    马吉德点头说:“没错,一切都和您最初的部署一样,钱军在阿瓦利动了营啸,然后带着两万战俘北上,邹越将军在巴士拉配合战俘军出击,将后撤到古巴尔的美军沙漠之虎步兵团全歼啦!”

    周铭挑了挑眉:“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有了这场胜利,马吉德代总统你可以放心了,那么接下来你所要做的,就是把这条消息向全世界公布。”

    马吉德表示他马上去做,周铭随后又表扬他几句马吉德就起身离开了,当周铭房间的门被关上以后,马吉德才突然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根本就是下级面对上级时候的嘛,可是马吉德所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面对萨尔姆都没有这样的表现,怎么对周铭就这样了,就好像他身上有些不同寻常的气质一样。

    对于这个问题,马吉德并没有深究,他只是无奈叹了口气,然后就去做他的事了。

    于是在约摸一刻钟以后,伊拉克的新闻言人就向全世界宣布了伊拉克的胜利,而这条新闻随着媒体的传播震惊了全世界。

    在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纽约邮报评论说:这是一场通过投降来实现的阴谋。伊拉克就是骗子,他们通过二十万人的投降欺骗了美军,成功的渗透到了美军后方,并在昨天夜里爆叛乱,从美军的军械库里抢走枪械,在背后狠狠捅了沙漠之虎步兵团一刀。

    作为美国最忠实的盟友,英国的泰晤报则毫不留情的评论:伊拉克军队都是背信弃义的卑鄙小人,沙漠之虎无论多勇猛,却永远敌不过来自背后的刀子。

    相比英美,法新社的评论则要中肯很多: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法,伊拉克军队通过古巴尔一战都狠狠打了骄傲的美国人一耳光,告诉美国人他们才是中东的主人,虽然美军的飞机可以在伊拉克上空肆无忌惮,但回到了地面上,伊拉克却也不会束手待毙的。

    而在阿拉伯世界,他们的报纸则都在隐晦的狂喜:这是一场近乎神迹的胜利,伊拉克在他们已经全线败退的情况下,依靠着自己的韧性和智慧,终于取得了战争开始以来的第一场胜利。

    当全世界都在惊诧这场不可思议胜利的时候,市场也做出了自己最忠实的反应:全世界的原油期货价格都在疯狂上涨。

    美国失败的新闻在全球范围内广为传播的时候,正好也是新加坡期货交易所开始交易的时间,不过就在开市以后的一个小时内,来自中东的酸性原油期货价格就上涨了过百分之二十。无数的投资热钱都在拼了命的收购任何所能见到的石油期货合约,甚至在烟市上,石油期货的合约价格甚至都上涨了过百分之四十。

    作为全球金融和期货贸易中心的纽约,自然也不可能对这么大的事件无动于衷。

    尽管由于时差的关系,当沙漠之虎步兵团被歼灭的消息在全世界广为传播的时候,纽约还在半夜,但无数投资者依然聚集到了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门前。

    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要知道按照现行的规定,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实行的是白天早八点到下午四点的场内交易,下午六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的场外交易这种交替交易制度,因此当古巴尔惨败生时,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并没有开放交易,但这些投资者却依然聚集在了这里。

    原因很简单,就这个年代的网络条件,场外交易由于限制太多,并不能实时完成交易,同时还会由于种种原因衍生烟幕交易,再加上也并不是每个投资者都有电脑,所以更多的人宁愿来交易所门口等着,等到期货市场开市以后争取第一个冲进去买到原油期货合约。

    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上的户外大屏幕,此刻也在播放着一条纽约财经临时播放的新闻:由于沙漠之虎在古巴尔的失败,可以预见的是伊拉克仍然具有防守甚至是反击的力量,这样海湾战争的时间就会无限期的延长,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回落以后,会重新进入高增长的态势,根据本台评论员预计,这一次的增长可能会比之前更加猛烈,甚至有可能突破七十美元大关。

    随着新闻主持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交易所门前广场上的人群顿时一片哗然。

    “阴谋,这肯定是联邦政府和伊拉克配合演出的一出完美戏剧,目的就是重新推高油价,据说沃尔什家族的背后就是石油财团,因此他动这次海湾战争以及现在的古巴尔惨败,都是为了石油的利益!”

    不知道是谁在广场上大喊了一声,立即引来了周围无数的赞同:“没错,联邦政府就是那些财团的走狗,为了利益他们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古巴尔战场上死去的美军亡灵啊,请你睁开眼看看这丑恶的世界吧,你们都只是被政客和资本家出卖的可怜人,去把他们都杀死吧!”

    当这些投资者在广场上怒骂的时候,在布莱顿北部的白山森林庄园里,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克里斯托也在怒骂着不停:“混蛋!沃尔什和诺曼底都是全天下最愚蠢的白痴!我都已经告诉他们了,那个华夏人周铭绝对会是这场战争当中最大的隐患,一旦没有成功的拦截,就要时刻担心他,为什么没有人听没有人相信?”

    此时此刻他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他的手里拿着一部专线电话,电话的那头则是洛克菲勒家族的族长卡尔。

    在听了克里斯托一番怒骂以后,卡尔也说:“难怪从中午开始,唐氏家族和肯迪尼家族他们所控制的投资公司都在拼命的购买原油期货合约,原来他们早就料到那个周铭会在伊拉克给他们带来这么一场胜利了吗?虽然我相信这就是事实,但也太荒唐了一点。”

    “所以说那些人他们都是不可理喻的疯子!”克里斯托想了想又说,“嘿卡尔,你觉得沃尔什那个家伙会不会也做了什么?”

    “你是觉得是他故意策划了这场古巴尔惨败吗?我的朋友,你的想象力好像有点过于丰富了。”卡尔说。

    克里斯托却坚持道:“卡尔你不要忘了,他的家族也是和石油有很大关联的,所以他就算没有直接策划,但至少也会有所纵容,否则五万战俘怎么会被放在阿瓦利那样一个敏感的地方,沙漠之虎步兵团又为什么要一天后撤二十公里?这不都在为伊拉克军队创造条件吗?”

    “我的朋友,我认为你现在应该要理智一点,不要太去钻牛角尖了,否则你会把自己给逼疯的。”

    卡尔劝他道:“而且其实对我们来说,现在油价继续攀升对我们来说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克里斯托惊讶的问为什么,卡尔回答:“这很简单,因为我们洛克菲勒财团的根本就是石油,我就是掌握石油最多的人,尽管在之前油价最高点的时候,我抛出去了很多,但我手上仍然还保留有很多期货合约,借着这次机会再抛一些也没什么。”

    这个提议让克里斯托的眼睛一下亮了:“好的卡尔,这一次我会跟你一起行动,我们亚当斯家族尽管不是石油起家的,但借着这次海湾战争,我们也掌握着很多石油,我都会抛出去的!”

    “看来你也不想错过任何提取收益的机会呀。”卡尔笑道。

    “当然。”克里斯托接着说,“那个该死的周铭,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谁才是石油掌控者,这个期货市场,不是他的这点小聪明就能玩的转的,在我们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的那些小聪明就只能为我们提供收益!”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