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疯了疯了
    2月日上午,周铭在总统府的地下防空洞里玩着游戏机,因为在古巴尔惨败以后,美国就开始了对伊拉克的报复性袭击,从早上六点钟开始,到现在下午快五点了,空袭就几乎没停过。八≯一 ≥ ﹤≦<.≦<≦﹤≤.≦c≦o<m≤

    天知道哪些愤怒的美国人这一天的时间里在伊拉克投下了多少炸弹,周铭感受着整个房间受到剧烈爆炸产生的不时震动,让他还真有了一种回到了当年战争年代的感觉。

    突然房间的大门被打开,代总统马吉德匆匆走了进来,并且嘴里还不停在说着“疯了”。

    周铭放下游戏机饶有意味的抬头看着他问:“什么疯了?美国人的轰炸吗?我早告诉你了,胜利是有代价的,我们在古巴尔灭掉他一只六千人的步兵团,他们肯定会报复的,毕竟这可是开战以来他们从来没有过的失败,他们哪可能善罢甘休呢?”

    但马吉德却摇头道:“不是的周铭先生,对于美国人的空袭我有当然有心理准备,我也早就安排所有的部队躲避空袭了,把损失降到了最低,我说的不是空袭,而是石油!周铭先生您应该还记得您之前让我动用家族的财富去投资国际原油期货的事情吗?”

    周铭想了一下,自己的确在杀虎行动前让马吉德去投资石油期货的,目的就是为了能从他手上抠点军火费下来。

    虽说沙特王室那边还有军火费没付,不过总让一个毫不相干的国家来支付这笔军费总不那么回事,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有机会能从伊拉克这边再拿一大笔钱,也并不是不能接受的。怎么说自己在这边为了伊拉克的战局拼死拼活,要点钱并不过分。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点了头说:“的确有这么一回事,按照时差,美国的期货市场该开市了吧?”

    对于这个问题,马吉德像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说:“早在一个小时以前就已经开市了,并且油价从开市开始就在不断暴涨,到现在的涨幅已经过了百分之三十了,我听了纽约财经广播的分析,说有可能创造一天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级涨幅!”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那么你或者说你的家族在里面投资了多少钱?”周铭问。

    “十亿美元!”马吉德高兴的回答。

    “的确不错,如果按照你听的评论分析一天级涨幅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话,你今天就能收益过五亿美元了,这笔钱至少也能支付一部分的军火费用了。”周铭说。

    周铭的话对马吉德来说无异于是一盆冷水直接泼在了他的头上,让他瞬间就从赚钱的狂喜中清醒了一点,的确他的投资并不是自己现的,而是周铭为了索要军火费用才特意告诉自己的,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里所赚的钱也基本都是要作为军火费支付给他的。

    见马吉德的情绪有点萎靡,周铭接着说:“不过现在既然国际原油的期货价格高到了这个程度,伊拉克作为一个石油出产大国,难道还愁没钱赚吗?”

    周铭看马吉德仍然一脸迷茫,只好接着解释道:“所谓的石油期货,其实就是指一种交易所的特殊合约,简单来说就是我现在要收购石油,而你要开采石油,我们之间签订一份一个礼拜后你负责给我多少数量和品质石油的合约,就是石油期货。”

    “当然,期货里面的具体操作步骤和方式都有他特定的方式,但大体来说就是这个意思。”周铭说。

    面对周铭的解释,马吉德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愣愣的问:“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我要用自己出产的石油来进行这种期货交易吗?”

    周铭微笑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毕竟期货不管如何变动,最后都一定要有实物交割的,为此我相信在之前油价下跌的时候,很多石油公司就偷偷买回了很多期货合约的,为的就是要在未来能以低价格拿到自己想要的石油。”

    “那么既然期货最后是要进行实物交割的,那么现在反过来,你有实物,再加上现在期货价格的暴涨,我想肯定会有人会愿意帮你把实物变成期货的。”周铭接着说,“那么这样一来,只要你把石油弄成期货的卖出去,钱不就自然而然的进账了吗?”

    马吉德拼命的点头说没错,可紧接着他又疑惑的问:“可现在伊拉克是处于一个受制裁的阶段,谁还能来帮我呢?”

    “这点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能准备好符合标准的石油就好。”

    周铭说完就让马吉德离开了自己的房间,随后周铭在美军的空袭稍稍停歇的时候,就转移到了地面拿出了卫星电话,拨通了林慕晴的号码。

    电话马上被接通,随即林慕晴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请问是周铭吗?”

    尽管林慕晴已经故意掩藏自己的情绪了,但周铭还是能听出这句普通问话背后的关心。

    周铭对她点头说是,林慕晴的关心立即炮语连珠的传来:“周铭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听说美国针对伊拉克展开了大规模的报复行动,一天之中就出动了过两千架次的飞机,射了过三百枚导弹,其中有将近三分之一都是针对都巴迪纳的,你没有在袭击中受伤吧?”

    或许听起来林慕晴说这些话都是非常着急,甚至很多话都是没有逻辑的,要是周铭真的出了事,哪还能给她打电话呢?但人在关心的时候,哪还能去考虑那么多的逻辑。

    并且周铭不仅在电话里听到了林慕晴的声音,他还听到了唐然的声音,显然是她们在一起,当唐然听到是自己的电话,便也跟着林慕晴一起朝电话里说话了。

    想着在地球的那一边还有两个女人那么惦念着自己,周铭心里是感到很暖的,于是周铭先向她们报了平安:“放心吧,慕晴姐还有然然,我在这边好着呢,一点问题也没有,今天美国人轰炸的凶,但我现在是在总统府里,这里是有地下防空设施的,我一直躲在地下,所以现在才打电话给你们。”

    听周铭这么说,林慕晴和唐然在那边才松了口气,一直提着的一颗芳心也终于放下了。

    这时周铭又说:“我现在是在外面通过卫星加密电话打给你们的,我不知道美国人的下一轮轰炸会什么时候开始,就长话短说了,我给你们打这个电话是想问你们现在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的原油期货价格怎么样了?”

    “像疯了一样的暴涨。”林慕晴回答,“现在交易所的场内竞价才开始不过两个多小时,轻质原油期货价格的涨幅就已经过了百分之四十,一刻钟以前突破了三十美元大关。”

    “那么慕晴姐,你觉得这样的涨幅是不是有点很不对劲呢?”周铭问。

    “非常不对劲!”林慕晴毫不犹豫的回答,“的确,这场古巴尔战役的失败会延长海湾战争的时间,因此也会对国际原油期货价格造成很大的影响,但现在两小时四十个百分点的涨幅真的太夸张了,这仅凭我们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肯定还有其他的热钱也进来一起推高了价格。”

    林慕晴随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怀疑是亚当斯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因为先他们才有这么雄厚的财力去推动,同时他们手上也有很多可以抛售的合约,可以支撑他们在这次的暴涨中赚很多的钱。”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他们是美国的老牌财团家族了,手上掌握着非常雄厚的资源,并且由于战争的特殊性,消息出来的时候正好是美国的凌晨,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调整,在这个前提下,要他们完全不从市场的变动中受益,是根本不可能的。”周铭随后又说,“不过我们却可以陪他们玩一次。”

    对于周铭的这个说法,林慕晴还没来得及表态,唐然就先过来说道:“好呀!我最讨厌有人居然敢借着铭哥哥你的想法赚钱,那我们要怎么陪那些坏人玩?是铭哥哥你准备了接下来的打算,是再要让我们抛售石油期货,让石油价格全降下来吗?”

    “我可没有大到能和全球市场进行对冲的能力。”周铭笑着说,“不过我却可以给那些人制造一些麻烦。”

    周铭随后问:“我现在有一个想法,是关于伊拉克石油的,慕晴姐你看有没有哪个财团有能力在美国禁运的制裁下,帮伊拉克把石油运出来的。”

    林慕晴有些莫名其妙周铭的想法:“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现在那边正在打仗,恐怕不会有公司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我觉得倒是可以找爱德华他们试一试,我觉得他们会很愿意帮忙的。”周铭说。

    说完这句话,周铭就急急忙忙的挂断了电话,跟着**一起返回了地下防空洞里,而当门才被关上不到五分钟,就有几颗重磅炸弹掉落在总统府的院子里,轰轰的炸出了几朵蘑菇云出来。

    而在旧金山的别墅里,林慕晴和唐然则是面面相觑,唐然问:“慕晴姐你说铭哥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是为了跟洛克菲勒抢石油市场了吗?”

    “这是肯定不可能的,洛克菲勒可是全世界的石油大亨,要想和他抢石油市场是根本不可能的。”林慕晴想了一下又说道,“况且刚才周铭也说过了,他也只是想陪他们玩玩,并不会真的要和洛克菲勒家族抢市场的。”

    “那铭哥哥这样安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唐然奇怪的问,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打算回答,她接着道,“哎呀不管了,反正是铭哥哥提出来的方案,他是不会骗我们的,所以我们赶紧帮他实现就好啦!”

    林慕晴对此有点无奈的看着唐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