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简单复杂的困惑
    (鞠躬感谢“心有安墨轩”的捧场支持!祝大家粽子节快乐!小方片原本昨天晚上要更新的,结果喝多了点酒,醒来就是今天中午了,抱歉抱歉。(广告)≯>﹤≦≤.<≦﹤≤≤.﹤-!)

    3月3日清晨六点,当第一缕阳光挣扎着从地平线下被照射出来,为巴士拉这座沙漠城市的寒冷早晨增添了些许暖意。

    几只蜥蜴从河边的洞穴里缓慢的爬出来到石头上,懒洋洋的准备接受来自太阳的温暖,不过突然的,它感觉到地面毫无征兆的震动了起来,这些可怜的小家伙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被吓的赶紧用尽冰冷身体的最后力气爬回了洞穴,小心翼翼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在它们的眼睛里,就见很多铁壳子的庞然大物还有很多人排着整齐的攻击队列朝河对岸进,这些就是开始对巴士拉东岸开始进攻的美军装甲部队,可部队在到达桥边以后就停止了前进,这让很多士兵感到莫名其妙。

    “嘿!老兄,谁能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难道是某位指挥官突然现自己上厕所没擦屁股,所以让我们在这里等他回去换条内裤吗?”

    一名士兵靠在坦克上向着战友调笑道,对此一位谨慎的战友猜测道:“我想或许是担心伊拉克军队在河对岸有埋伏吧,毕竟曾经沙漠之虎可是在伊斯拉吃过大亏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名士兵给打断了:“那是远征军第一装甲师的耻辱,又不是我们6战一师的,想当初我们在长津湖面对三个华夏集团军的重重包围却依然突围出去了,那可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光荣,也是6战一师的光荣,现在只不过是大娘们一样的伊拉克军队,这还怕什么呢?”

    他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没错,至少我一路过来可没有见到过有哪支伊拉克军队能稍微举起枪抵抗一下的,要我看我们现在来巴士拉,只不过就是要再给6战一师的旗帜上增添新荣誉的!”

    “谁说不是呢?我看了今天的报纸,全世界都在呼吁我尽快的结束这场操蛋的战争,我想我们不应该让他们失望的。”

    “我想或许我们应该向长官请命一下,我们先摸到对岸去,就可以向全世界证明那边就只有一群拿着枪炮的妇女和儿童而已。”

    这些士兵骄傲的调笑着,丝毫不把对面的伊拉克守军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对面伊拉克守军所能给他们制造的困难,或许还不如这条底格里斯河。

    这样的想法并非是轻敌,而是6战一师的骄傲,作为美军资历最老的海军6战队,他参加过二战以来的非常多重要战役,甚至在长津湖面对世界轻步兵巅峰的志愿军优势围困,依然突围成功。(广告)尽管装备和寒冷帮了他们不小的忙,但他们本身优秀的战斗素养也不容小觑,为此6战一师获得很多次的总统嘉奖,甚至还获得了总统优秀部队的殊荣。

    正因如此,对于6战一师所有人来说,拿下巴士拉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唯一无法预料的,就是战斗会在两天还是三天内结束了。

    而巴士拉作为底格里斯河的入海口,拿下这里然后排空水雷,就可以让航母进来了,然后各种战斗舰艇,沿河一路北上,就可以完成直捣都巴迪纳的最终战略目标了。

    可就是这么一支信心满满可以结束这场沙漠战争的部队,在即将动进攻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撤退的命令。

    “我的上帝,这是为什么?难道是我们的将军被人变成了白痴吗?对面可是我们唾手可得的战果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选择撤退呢?下这个命令的人是敌人派来的逗b吗?”

    对于撤退的命令,原本战意高昂的6战一师上下无不非常惊讶,因为这个命令根本不可理喻呀,但所有的指挥官却都在重复着同一个命令:“这是中央军总司令四星上将诺曼底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必须执行!”

    当然对于6战一师这种纪律严谨的部队,既然下令撤退,那么不管多不可理喻,他们都会执行军令的,只是大家都很不理解,诺曼底将军为何要下达这样的命令,自己放弃了几乎已经到手的胜利。

    其实并不仅是6战一师的官兵们感到无比困惑,其他关注这场战役的人也都很困惑。

    美国总统沃尔什才睡下就被克里斯托的电话给叫醒了,克里斯托直接在电话里质问沃尔什:“总统先生,我无意质疑您的智商,但现在的局面我不明白你为何会做出让6战一师撤出巴士拉的决定,或者说是你选错了指挥官?还是你的指挥官背叛了你?”

    对于克里斯托的电话,沃尔什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记得自己在睡觉前给诺曼底的命令是拿下整座巴士拉城,怎么现在自己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进攻的命令就成了撤退呢?

    如果不是自己的助手提示他克里斯托的话是真的,6战一师的确在撤出巴士拉,他都在怀疑这是一个非常恶劣的玩笑了。

    没办法,沃尔什只能先稳住克里斯托,说自己需要时间调查一下,而他在挂了克里斯托的电话以后就立即让自己的助手去准备和诺曼底的电话了,而在几分钟后,沃尔什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通了中东的电话。

    “总统先生,自从给6战一师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以后,我就在等您的电话了。”诺曼底先说。

    这句开场白让沃尔什感到有些惊讶,不过作为老政客,沃尔什当然不会轻易表露出任何情绪,他只是很冷静的问:“这也是我从床上爬起来给你打这个电话的最重要原因,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因为整个巴士拉战役根本就是敌人给我们设计的一个阴谋,但我们却对此毫无察觉,一头就栽了进去。”诺曼底说。

    “我想你可以说的再明白一点。”沃尔什建议。

    “就在我向6战一师下达了对巴士拉全面进攻命令的同时,鲁迈拉油田遭遇了袭击,根据情报,那是伊拉克侯赛因家族所控制的巨型油田,也是这次石油换食品计划中石油的提供油田。”诺曼底说。

    这个答案让沃尔什感到自己瞬间头大了,因为这个石油换食品计划可并不仅仅只是一次人道主义援助那么简单,而是一次被国内民意绑架的人道主义援助。

    之前由于有媒体曝光了伊拉克国内平民的生活,国内民意表示萨尔姆动的战争不应该让普通民众偿还,于是在国际红十字会的主导下才开始了这场石油换食品计划。

    沃尔什不是不知道这所谓的石油换食品计划是由谁在背后策划的,也不是不知道随着现在油价的不断攀升,这些主导计划的财团究竟能从这个计划里赚到怎样一笔财富,但现在对他的问题在于全国的民意都在盯着这个计划,自己只能必须小心翼翼的保证计划的顺利实施才行,否则自己也要被扣上“暴君”的帽子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伊拉克进行石油换食品计划的油田遭到袭击了,这无疑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查清楚是谁做的了吗?”沃尔什问。

    “目前还没有,只是推测很有可能是从北面来的库德人武装,但问题在于,他们所使用的都是美式武器。”诺曼底说。

    诺曼底的答案无疑把沃尔什心底最后一丝侥幸给砸得粉碎,因为如果袭击鲁迈拉的是苏制武器,那么他们还可以把责任给推到伊拉克政府的头上,说是他们自己在阻挠这项计划,但显然敌人并没有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会给他们留下那么大的破绽。

    思前想后,沃尔什夸奖诺曼底道:“将军,你放弃继续进攻巴士拉的决定是正确的,然后马上着手调查鲁迈拉油田的遇袭事件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要派我们的军队去守护这些伊拉克油田,不管事情最终的结果如何,我们总是要给媒体一个交代的。”

    “我已经在做了,总统先生。”诺曼底回答,他随后又想了想问,“有个问题,这些事情都是那个人的影响吗?所以你才命令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拦截到他,那个叫周铭的华夏人。”

    “实话实说,那天的拦截其实我也是受到了某些财团的压力,否则他们就会拒付军费。”沃尔什有些无奈的说,“原本我只以为那是一场极其恶劣的玩笑,或者是一场严酷的私人恩怨,却没想到那个华夏人居然能做到这一步,说服库德人武装加入战争,利用舆论起石油换食品计划,不断的给我们制造麻烦……”

    说到最后沃尔什也说不下去了,于是只好重重的叹了口气。

    “总统先生,我觉得现在伊拉克的问题或许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诺曼底向沃尔什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其实在最近参谋部最近对那天晚上的拦截来看,或许那个华夏人周铭的飞机能突破上百架飞机的拦截最终顺利到达巴迪纳,并非是一种巧合,而是人为造成的结果。”

    “因为昨天调查人员在对两架那天晚上坠毁的两架战斗机进行调查的时候现,他们并非是因为天气原因坠毁的,而是被自身的导弹所摧毁的。”诺曼底说。

    这个消息让沃尔什顿时皱起了眉头,过了好一会以后才问道:“这说明了什么?”

    “调查组给出了一个很有趣的猜想,是其中一架飞机击毁了另一家,再射导弹,同时操纵飞机通过音飞行越到导弹前面,最后再让自己被击毁,制造因天气原因造成导弹爆炸的事故现场。”诺曼底说。

    沃尔什并没有急着表什么意见,而是先沉声问道:“这样的方式可行吗?”

    “理论上是可行的,不过需要飞行员高的飞行技巧,但是很不巧,由于当天晚上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所有出动的飞行员都是准王牌飞行员,包括那两位失事的凯文迪和哈曼。”诺曼底说。

    得到答案的沃尔什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半晌以后非常严肃的对诺曼底说:“这个调查结果就到你这里为止了,我不希望再有其他的任何人知道这个消息,明白吗?或许这将关系到联邦的稳定。”

    “我明白的总统先生,所以我才说或许这场战争背后的问题,要远比战争本身要复杂的多。”诺曼底说。

    “或许吧,”沃尔什长出一口气道,“或许我该找个机会和那位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好好谈一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